<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一百零二节 你要当爹了
    仙剑者,向来在剑江湖中便只是一个传说。

    这方天地似乎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禁锢着强者的进化。

    之前的九大王剑,苦修多年都不曾有所突破,但是天地大变、世界重塑之后,居然连续有两大王剑突破,对于观战的众人来说,着实是一个巨大的惊喜。

    然而这份惊讶还没持续多久,突如其来的裂缝和从天而降的少女让这场决战变得诡异起来。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那白衣少女即将殒命于两大仙剑之手时。

    白衣少女轻盈落地。

    那一瞬间,仿佛时间停止了一般。

    两道剑光居然凝固似的定在了半空。

    “咦?”

    少女有些惊讶,她随手挥了挥那柄看似普通的长剑。

    噗!

    非白剑剑光吞吐,恐怖的气息瞬间席卷整座天伦山!

    哗啦啦!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那两大仙剑剑光尽数退散,露出了他们的本体!

    哇!

    吕忘尘和展凌罗都是不由自主地后退而去,原本的高手风度不复存在,他们的脸色惨白到了极点!

    “这……”

    山下众人看得是瞠目结舌。

    “难道这少女是不世出的超级高手?”

    “随手击退两大仙剑,这也太夸张了吧?”

    “吕忘尘和展凌罗……他们的衣服……”

    在众人尴尬的目光中,凌厉的剑锋竟是将两大仙剑强者的衣衫撕裂,若不是他们及时用护体剑气遮蔽住自己的身体的话,恐怕就要全-裸了!

    “阁下是……”

    吕忘尘面色凝重到了极点,他刚想问什么,在场几人忽然心生感应——

    高天上的那个裂缝,抖了抖,似乎有什么东西想要钻进来!

    所有人抬头,看着那个裂缝。

    包括那手持长剑的少女。

    下一秒,所有人都石化了!

    因为从那道裂缝里,居然掉下来一座大山!

    ……

    “快逃啊!”

    “见鬼了,从天而降的少女也就罢了,这好端端的天上怎么砸下一座山来?”

    “自从天地大变之后,怪事是越来越多了!”

    山下众人奔走仓皇,混乱无比。

    在他们眼里,那高山巍峨气象,比天伦山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这么一座山砸下来,哪里有他们的容身之所?

    至于山上的人……

    哪怕他们是仙剑级别的强者,若是逃不及时!恐怕也只能被碾死!

    “快走!”

    吕忘尘大喝一声,展凌罗也是点头。

    然而令他们有些惊愕的是,那少女只是怔怔地看着那座山,并没有离开。

    而与此同时,虚空中也传来一声恼火的叫嚷:

    “这就是你跟我说发现的一个小世界?”

    有人回答说:

    “嘿嘿!不错吧。这个世界是我无意间感应到的,好像是刚刚才成形,里面不会有什么高手。”

    “我们逃离弦界,马上进入这个世界,将大罗山安置于此,哪怕是术士之王也找不到!”

    祖树金刀得意洋洋。

    而韩乐则是无语到了极点。

    他很蛋疼地看着祖树金刀,后者似乎意识到了自己做错了什么,但他还是忍不住提醒说:

    “这山要砸下去,可是要死不少人的……”

    “我的力量可控制不住大罗山的下坠了……”

    说话间,那高山猛地脱离裂缝的控制范围,轰然向下砸去!

    韩乐瞪着祖树金刀,忽而打了个响指:

    “定!”

    刹那间,那巍峨无比的大罗山,竟然生生定在了半空之中,宛如一座漂浮的神山一般!

    祖树金刀狂喜:

    “难道你已经晋升到四阶平荒天师的境界了?居然能言出法随?”

    韩乐干笑一声:“四阶个屁!”

    祖树金刀疑惑:“那?”

    “这是我的世界。”韩乐无语。

    下一秒,轮到祖树金刀目瞪口呆了。

    ……

    韩乐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祖树金刀仓促间说的那个新世界,居然是他自己的炎黄界!

    大罗山降临炎黄界固然安全,但是在那一瞬间,韩乐就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问题!

    他自己本人进入炎黄界,又没有在云州留下任何空间标记——这就意味着,他们失去了前往云州大陆的入口!

    眼下是安全了,但是搞不好他们会永久地自我放逐在这片空间之中!

    这也是韩乐恼火的原因之一。

    祖树金刀听完韩乐的解释之后,也只能干笑几声。

    反倒是一直被韩乐压制的红尘剑,忽然苏醒了某些意识一般,对这个全新的世界充满了好奇。

    那种感觉玄之又玄,韩乐也只是感应到了一瞬间而已。

    “算了,先在这里躲着吧,等我彻底炼化红尘剑,将三阶境界巩固完毕,再想办法回云州!”

    事到如今,韩乐也只能如此。

    他是炎黄界之主,在这里,他的地位至高无上。

    他想让大罗山定在半空中,自然也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就在这个时候,沉默许久的余长歌突然抬头喊道:

    “韩乐,拉我上去!”

    ……

    天伦山上。

    混乱稍稍平息。

    大多数人都是一副劫后逃生的样子。

    他们看着那座高大的神山,心中忍不住升起崇拜的意思。

    这种感觉从何而来,他们也不知道。

    那神秘的白衣少女,那从天而降的神山,还有那奇怪的对话,都让人觉得怪异非常。

    人们散去了,关于神山的消息,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传遍整个炎黄界!

    不起眼的角落里,沦为配角的仙剑二人组嘴角微微抽搐。

    “忘尘兄……”展凌罗的面色古怪。

    “不用说了,我都懂。”吕忘尘看着天上那座山,也露出了苦笑之色。

    刚刚还意气风发的他们,此刻就像霜打了的茄子似的。

    本来是剑江湖中,最顶尖的对决,却被一场意外破坏。

    这倒也罢了,只是刚刚白衣少女展现出来的实力——或者说,是她那柄剑展现出来的实力,实在让两人心灰意冷。

    两人叹息一声,一个拎着酒壶,一个捧着茶杯,踉踉跄跄地准备离去了。

    那温酒的童子怯怯地问了一句:

    “那两位的决斗……”

    啪!

    可怜的童子脑门上挨了一巴掌,吕忘尘骂骂咧咧地道:“还决斗个屁啊!”

    展凌罗苦笑道:“别为难孩子了,这方天地,恐怕不得安宁了。”

    两人惺惺相惜,携手离去。

    剩下温酒的童子和那煎茶的女孩。

    看着两位大侠离去的背影,女孩突然坚定无比地说:

    “我就知道,两位大人是打不起来的。”

    童子茫然道:“为什么?今天不就差一点吗?”

    女孩抱着茶具:“不,你不懂。”

    童子摸摸脑袋,他的确不懂,于是他用请教的眼神看着女孩。

    女孩偷偷笑道:

    “因为啊,我觉得两位大人注定是要在一起的。”

    童子傻眼了。

    他再一眼看过去,那两个勾肩搭背的大侠背影,似乎有些变了意味。

    ……

    无论山下如何波澜,山上的韩乐在最初的蛋疼之后,倒是很快调整过来心情。

    这个世界对他毫无威胁,的确是最适合闭关修炼的地方。

    让他好奇的是那柄非白剑。

    只可惜非白剑非常强势,除了余长歌之外,居然不给任何人碰它的机会。

    “韩乐,我能感觉到,我爹还在。”

    余长歌的眼里第一次闪烁起希冀的光芒。

    韩乐点点头,两人互相走近,突然间,余长歌的身子微微一颤。

    箜篌曲境竟然自动浮现而出!

    “怎么?还想兴风作浪?”韩乐冷笑一声。

    现在的他,可不怕箜篌了。

    然而没有人回应他。

    余长歌主动取回眸子之后,六大曲境合一,箜篌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取而代之的,居然是一副奇怪的场景……

    但见那箜篌曲境中,出现了一对男女。

    只一瞬间,余长歌便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并且满脸通红!

    韩乐也是!

    因为那个片段,赫然是韩乐第一次进入箜篌曲境,在那十里坊酒楼里和余长歌颠鸾倒凤时的场景!

    “长歌,这是怎么回事?”

    韩乐惊讶。

    余长歌也表示茫然不知,箜篌曲境里的东西,完全是自动在浮现。

    便在此时,看出一丝端倪的祖树金刀突然大喝一声:

    “红尘剑!”

    嘿嘿。

    奇怪的笑声响起。

    韩乐猛然皱眉,本源之力全部压在了红尘剑上!

    进入炎黄界之后,这柄邪兵居然再次开始作乱!

    “已经晚了……”那笑声道:

    “我只是想试试昔年的能力还在不在,没想到弦界中都无法施展的能力,在你这个没有战歌法则的世界中却能使用!”

    啪!

    各种封印术压在了红尘剑上,那笑声戛然而止。

    韩乐面色凝重,他不知道红尘剑到底做了什么!

    难道他对箜篌曲境有什么想法?

    余长歌也是一脸茫然。

    在韩乐压制红尘剑之后,之前浮现的曲境片段突然崩碎,但是这些碎片,竟然全部融入到了余长歌的身体里!

    “长歌,有什么情况……”

    韩乐还没有问出口,余长歌忽然尖叫一声,整个人飞也似地消失在了韩乐面前。

    那非白剑也追随她而去了。

    韩乐一脸蒙蔽。

    半晌,那看了半天戏的祖树金刀盯着韩乐上上下下看了一遍,啧啧道:

    “没想到你小子还真厉害。”

    韩乐诧异道:

    “什么情况?”

    “说清楚!”

    祖树金刀老实道:

    “那个姑娘,有了。”

    “虚妄轮回,在滚滚红尘之力下,全部变成了现实。”

    “总而言之,你要当爹了。”

    韩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