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一百零一节 江湖再见
    韩乐是从容离开了。

    但是其他人却没有这么好的运气。

    从短暂眩晕中苏醒过来的术士之王陷入了暴走状态。

    夏虫同样变得暴躁无比。

    伴随着弦界的崩塌,两者的形态,竟然开始渐渐合二为一!

    “传说果然是真的!”

    有人惊呼。

    很久之前就流传着术士们的各种血肉融合手段,韩乐自然是见识过的,但是龙城众人,大部分却是第一次见识!

    血肉融合,乃是将一个人类的身体,融入荒兽的身体当中。

    在这个很多人畏惧荒兽的世界,居然主动和荒兽化为一体,术士们果然是最疯狂的存在!

    而已经失去人性的术士之王,自然是其中的翘楚。

    百年之前,他就看上了夏虫不死不灭的特性。

    他想要追寻这个世界的本源,而想要达到这个目的,就必须活下去!

    永远地活下去。

    长生不死。

    这个目标,哪怕是对于大罗山上的那些所谓的天师们,都是一个亘古难解的谜题。

    为了这个目标,当年惊采绝艳的阿布纳索尔曾经亲上大罗山,结果自然是无功而返。虽然他的强大向大罗山的人证明了术士之道的可行性,但是对他自己来说,那是一趟无用功的旅行。

    最后,他发明了血肉融合。

    人类的躯体实在太孱弱了,百岁光阴,眨眼便过,如何能探究世界本源?

    他决定将自己和一头强大的荒兽融合。

    而迄今为止,在云州大陆上出现过的最强大的荒兽,莫过于当年逞凶的九大荒兽。

    夏虫,便是其中之一。

    其实很多年前,他的血肉融合咒法便已经成功了,只不过被当年的半神们封印——其中也包括了云乐。

    虽然伴随着岁月的流逝,其余的半神们或者是消失或者是陨落,云乐成为了唯一掌控天网至高权限的半神,但是阿布纳索尔的仇恨不可能就此消解。

    弦界消失之后,他和云乐一样,根本找不到韩乐的痕迹。

    他只能疯狂地发泄自己的愤怒!

    毕竟,他失去了红尘剑那样至关重要的宝物。

    虽然他有信心,韩乐不可能真正炼化红尘剑,但对于他这样的强者来说,兵器被人抢走实在是一件非常耻辱的事情。

    所以,今日见证这一切的人,都要死!

    吼!

    夏虫虽然名为虫,本体实则为千里荒兽,之前被余长歌斩去的,其实只是化身和法相而已。

    阿布纳索尔的血肉融合完成之后,那恐怖的夏虫仿佛遮天蔽日的长城堡垒,盘桓在十夜丘陵之上!

    龙城众人,无不胆寒!

    “哼,不过一条小虫子而已,当年能将你封印,如今我同样可以做到!”

    云乐终于不再执着于寻找韩乐。

    他心中也很诧异,韩乐找不到也就算了,为什么连祖树金刀都没有感应到?

    但现在不是处理这些东西的时候。

    他知道,真正的大决战来临了。

    韩乐,只不过是一个意外。

    大罗山的人虽然厉害,但是始终无法摆脱那个诅咒的。

    云乐心中冷冷地想到。

    暂时不管他了。

    一个小卒子而已,给他些时间,也蹦跶不出什么名堂来。

    现在,是他和术士之王之间的决战了。

    这一战,只能胜,不能败!

    “全体传奇乐师后退!”

    “躲在我的曲境漩涡后面,用你们所有的战歌法则,攻击夏虫的灵魂。”

    “龙城军队听令,后撤三公里,在那里,我已经开启了粒子屏障!”

    “今日,我们决不能败!”

    云乐的声音也前所未有的高亢了起来。

    说到底,虽然他有私心,但他也是出自人族。

    如果他输了,那么今日之后,云州大陆将永无安宁之日。

    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一战有些讽刺——看似是两个人类强者的战斗,其实是两大荒兽的对决。

    但至少,雅典娜要比夏虫温和许多。

    如果让人类来选择的话,所有人都会选择庇佑他们上百年的云州智脑吧!

    轰!

    天空中,无形的战场上,战争已经爆发。

    云乐的躯体陡然变得无比巨大。

    那是来自于天网之中的神秘力量在支撑,这也是他在五洲战场上生存的本钱。

    而在面临夏虫这样的强敌的时候,他再也不能藏私。

    毕竟弦界消失了,在现实世界里能压制住夏虫的东西少之又少。

    “可恨的韩乐!”

    想到这里,云乐就有些恼火。无论是红尘剑还是祖树金刀,都是古神兵,是足以压制夏虫的存在。他炼制祖树金刀,就是为了对抗红尘剑和夏虫,没想到韩乐那小子横空出世,一口气卷走了两大古神兵。

    这下他和夏虫赤身肉搏,结果就很难预料了。

    唯一的好消息是,被封印了百年之后的夏虫非常弱。

    而在五洲战场不断磨练的云乐,比当年更强大了!

    轰!

    一只巨大的金色手掌从天而降,生生将夏虫的脑袋拍在了地上!

    云乐化身不可一世的巨人,仿佛天神,声音也宛如洪钟:

    “虫子!”

    夏虫猛然一个翻身,扑向了巨人,宛如一条蟒蛇一般,将云乐团团缠绕起来。

    冥冥之中,传来阿布纳索尔狰狞的吼声:

    “当年封印我的人,可不是你!”

    这一下,龙城的乐师们,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这个级别的战斗,哪怕是传奇乐师,也只能以传奇战歌干扰阿布纳索尔的灵魂。

    别的,他们根本做不到。

    他们的曲境一靠近,就会被摧毁!

    到了这个时候,他们才感受到云乐和术士之王的强大。

    更令人细思恐极的是,连传奇都不是韩乐,在面临这两人的时候,居然从容溜走了!

    他到底逃去哪了?

    ……

    某个全新的世界。

    破碎的山河重整之后,人类渐渐重新繁衍生息。

    大部分人都懵懵懂懂,他们不知道天地法则发生了什么变化,但是很多根本性的东西被改变了。

    比如新生的孩子,不再口衔剑胎。

    但是这个世界的好武之风,依然盛行。

    天伦山。

    大战之后少数的名山圣地之一。

    今日,天伦山下,人头攒动,群星荟萃。

    只因为山顶上那两个人——

    “忘尘兄,你我之间的决斗之约,已经被拖延了太久,今日,终于可以一分高下了!”

    其中一名紫衣青年星目剑眉,英俊潇洒,他腰间的长剑更是隐隐有龙鸣之音。

    “是这样。先是那鱼唇剑韩乐入魔,大肆屠戮寻常剑侠,引得江湖大变,你我只能暂时联手追杀那九大王剑之中的败类。”

    另外一名白衣剑侠亦是英姿飒爽:“然后又是那恐怖的天地大劫,若不是某个神秘的大能重塑天地,你我此生恐怕都难以分出个胜负了。”

    “大丈夫在江湖之中,自然要快意红尘。今天,我们总算能了却心头遗憾了!”

    吕忘尘。

    展凌罗。

    在原先世界中,都是不世出的超级天才剑侠。

    山下众人也是颇为感慨。

    这两人出道的时间差不多,可谓一时瑜亮,最后都进入九大王剑的行列,位列这个世界最顶尖的层次。

    相传两人之间的羁绊颇多,本来早就应该进行的决斗,一拖再拖,竟然拖到了现在!

    也不知道是机缘巧合,还是命运使然。

    “今日我等也算是幸运,能见证两位王剑的决战。这也是江湖之中一直期待发生的事情啊。”有老者拄着拐杖摇头叹息。

    “别磨蹭了,这两人这么多年了都没打成过,每一次都会遇上奇奇怪怪的事情,再拖下去,我怕今天也打不成!”

    有性子急躁的年轻人大喊道。

    旁边有人善意地拉住他:“既然都来了,怎么可能打不成,少年郎别着急,王剑之间的决战,自然有他们的规矩。”

    “是啊,你别忘了,那吕忘尘每次和人斗剑之前,都要喝一大壶酒,现在酒还没烫呢!”

    又有其他人提醒说。

    众人定睛一看,果不其然,在那天伦山的半山腰的亭子上,有眉清目秀的童子正在煎茶,也有一名少女正在细细温酒。

    “高手果然毛病多。”

    有人嘀咕道。

    众人暗暗发笑,却也不敢说出来。

    吕忘尘斗剑要少女温酒,展凌罗出手需童子煎茶,这也是九大王剑在江湖上人尽皆知的癖好。

    一炷香的功夫过去了。

    两人在山上倒是谈的正欢,颇有些惺惺相惜的样子。

    好在便在这个时候,那低眉顺眼的少女,轻轻提着酒壶上了山顶。

    不多时,那童子也带了茶具上山。

    吕忘尘喝酒。

    展凌罗饮茶。

    两人每抿一口,便要对视一眼,大笑三声。

    末了,毫无征兆的,剑芒出世!

    两人同时出手!

    只一瞬间,整个天伦山仿佛便被剑光笼罩!

    “剑光透红尘!这是仙剑的征兆!”

    “两个人都突破了!”

    “好厉害,这不是王剑的对决,这是仙剑的对决啊!”

    山下众人惊叹万分。

    山顶上,两大剑侠相视一笑,终于动手了。

    这是羁绊数十年之后的真正对决!

    两人化为两道剑芒,眼看就要相遇——这对纠缠数年的组合,似乎终于要分出个高下。

    然而便在此时,天地间陡然有异变生。

    高天之上,虚空裂开。

    黑暗的缝隙中,首先掉下来的,是一个少女。

    那少女看似有些懵懵懂懂,她手里随随便便地提着一口长剑。

    她轻盈无比地落在了天伦山上。

    众人顿时色变。

    “危险!”

    已经启动的两大仙剑剑光之中,纷纷传来有些懊恼的惊呼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