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一百节 装完、逼、就跑
    一剑斩夏虫!

    尽管人们对余长歌的实力已经有了足够的评价,但是当她搭配非白剑展现出如此威势的时候,别说避难所里的众人,就连云乐都不由为之侧目!

    他额头有冷汗涔涔!

    不久之前,他还试图用曲境漩涡吸收箜篌曲境,抹杀余长歌的存在!

    而现在,对方竟然有能力对自己造成威胁了。

    一切原因,都在那把剑。

    否则,就算余长歌自我蜕变,彻底压制箜篌,也无法做到这一点。

    余白衣,一个谜一样的传奇,在多年之后,只用了一柄剑便证明了当年的强大。

    他是和何庆芝一个时代的人物,两人堪称绝代双骄,很多人都以为两人早已陨落。没想到剑神殁于东海,而传闻中令人闻风色变的余家惨案却没能将那位手眼通天的人物除去。

    那这些年来,他的假死究竟是为了什么?

    他本人,现在又在何处?

    只有云乐心里大约有个底,但是他不愿意那么猜想,因为如果真的如他猜测的话,那么现在的余白衣,已经强大到无法想象。

    或许,在五洲战场上,也是最顶尖的三五人之一,有资格去争夺最初的机缘。

    也就是传说中那场大爆炸的机缘。

    ……

    有非白剑在,云乐不敢妄动。他做好了坐山观虎斗的准备。虽然他的内心深处非常失落——这次从五洲战场返回,他的很多计划都被打破,遭遇了太多的变数。

    像他这个级别的强者,在融合了雅典娜之后,拥有天网最高权限,按理不至于出现这些变数。

    那么唯一的问题便在于,天网之内,出现了叛徒。

    想到这里,云乐的眼神有些凌厉。他知道很多雅典娜并不认同他的做法,这种独特的荒兽群体有其自身的进化路线。

    但是云乐一直不在乎。

    “看来今日之后,是时候清理门户了。”

    云乐喃喃自语。他带着避难所众人,撑起曲境漩涡,远远后退。

    避难所里,有人大胆问道:“云乐大人,我们真的不出手吗?”

    “我们今天来这里,难道不是为了除掉夏虫和术士之王吗?”

    云乐冷冷地扫了那人一眼。其余人都露出了担心的神色。

    此人的名字叫做蔺衢航,原本也是天龙榜上有名的角色,仅仅排名在韩乐之后。

    进入弦界之后,他也被云乐培养成了传奇乐师,拥有了自己的曲境,只是事到如今,他却站了出来。

    天龙榜的其他乐师也有类似的疑惑。只有那些原本就是传奇乐师的老家伙们,选择了沉默不语。

    他们试图给蔺衢航使眼色,后者却毅然地站了出来。

    或许,他的传奇地位是云乐给的,但是他真的看不懂,为什么余长歌都出手对付夏虫了,而伟大的云州智脑大人,却在后退!

    “你很好,很有勇气。”

    云乐淡淡地说。

    蔺衢航皱眉说:“我只是疑惑。大人开天龙榜,召集我等进入此界,难道不是为了击杀那邪魔的吗?”

    云乐点头:“的确如此……但这里,我说了算!”

    “击杀阿布纳索尔和夏虫,本来就是我的目标,但不是谁都可以指手画脚的!”

    他的脸上浮现一丝狰狞之色:“别忘了你们的力量是谁赐予的!”

    蔺衢航沉默。天龙榜上的几个人拉住了他。

    云乐眼底的杀意一闪而过,最终还是忍住了。

    这些人,现在还有些利用价值的。

    只是原本团结一心的避难所里,众人心思隐约发生了变化,整个弦界似乎都出现了轻微的松动。

    而掌控一半弦界的云乐自然一目了然。

    他冷哼一声,用曲境漩涡将半边弦界封锁的更死了。

    他不允许大罗山的传人再次出世,韩乐今天必须死!

    而借助阿布纳索尔的手杀死韩乐,是他最乐意看到的事情!

    ……

    吼!

    夏虫巨大的身躯被砍成了两断,坠落于尘埃之中。

    术士之王仰天长啸,咒法连连,轰杀向余长歌和韩乐两人。

    但韩乐有不死之躯,而非白剑光辉照耀之处,咒法不侵!

    韩乐露出一丝惊喜之色。

    然而下一秒,他就变了颜色。

    “我只能挥出这一剑。”

    “这还是父亲跨界而来的力量,这柄剑,实在太强大了……”

    “此剑过后,我也没办法在阻止他了!”

    余长歌的声音有些焦急。

    韩乐隐约感觉到,非白剑上,有一丝熟悉的气息。

    “可恨!弦界被完全堵死,我根本没有机会进阶!”

    韩乐咬牙切齿:“还好那夏虫已经死了,剩下一个术士之王……”

    “不!夏虫没有死!”

    余长歌和祖树金刀异口同声道。

    后者沉声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更遑论夏虫。这一剑的确惊天动地,但是……还远远不够啊!”

    下一秒,那庞大的身躯从尘埃中挣扎出来,被一剑两断的夏虫竟然化为两头荒兽,各自化为两大分身,相互撕咬起来!

    阿布纳索尔冷眼相看。

    很快的,其中个头大一点的那头夏虫,吞噬掉了另外一头,似乎变得更加强大了!

    这个过程虽然短暂,但是凶残血腥无比,看得众人头皮发麻!

    “夏虫是杀不死的,我也是。”

    阿布纳索尔冷冷地看着韩乐:“你今天死定了,大罗山的人没有遵守当初的约定,那么你们就没有了存在的必要!”

    “你作为大罗山的传人,就替你的前辈们还债吧!”

    韩乐猛然站了起来,三大法器爆发出强大的力量。

    平荒诀快速旋转,永生之果光芒大作。

    辟邪!

    下一秒,韩乐周身神光流转,这是煤油灯的本源力量,神光护体,咒法不侵!

    除荒铃陡然飞起,铃声迎风摇动,刹那间,百万亡灵灰飞烟灭,半边弦界竟然出现了轻微的抖动!

    “竖子敢尔!”

    阿布纳索尔瑕疵欲裂,他的咒法在短时间内竟然对韩乐无效了!

    韩乐眼底神光绽放,右手轻轻一点。

    平荒一剑!

    这是他掌控的最强大的平荒术!

    这一剑,和非白剑不同。后者朴实无华,效果却惊人。

    而韩乐的平荒一剑,却声势浩大,光影效果堪比灭世大招,整个避难所的人都看呆了!

    “华而不实,远不如刚刚那一剑。”云乐心中冷笑。

    术士之王更是仰天长啸:“哈哈哈!”

    “又见到平荒一剑了!上一次敢向我挥动平荒一剑的那个男人,现在已经变成了大罗山里的冤魂!”

    “外强中干的平荒术,能奈我何?!”

    他就站在那里,硬生生地吃了一剑!

    这一剑,在普通曲境中,足以开天辟地,但是在术士之王面前,还远远不够看!

    避难所里的龙城众人都露出了黯然之色。

    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在天龙榜上被韩乐坑过;他们很多人都看韩乐不爽。

    但是在这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竟然觉得非常悲凉和难过!

    韩乐的背影,竟然有了些悲壮的意味!

    “这都没办法杀死他么?”有人低声轻叹。

    “韩乐,这个绝世天才,就要陨落于此?”

    “蔺衢航,你不要妄动了,出去了也是送死!”

    一时间,避难所里竟然有些混乱。

    ……

    余长歌咬牙,眼底露出一丝悲观之色,正要上前,却被韩乐拉住了。

    韩乐的脸上浮现一丝笑意。

    “昏睡百年,果然有些脑子不灵光了。”

    他嘲讽道。

    阿布纳索尔大怒,他刚想说些什么,谁知道背后暗风袭来!

    那是一根短棍!

    天下第一棍法!

    韩乐隐忍多时,之前所有的铺垫,都是为了这一棍!

    他知道,平荒一剑绝对伤害不了阿布纳索尔,于是便故意将其弄成了外强中干的样子,用来迷惑阿布那索尔。

    特别是那光影效果,看似只是蒙蔽视觉和听觉,其实暗地里藏了平荒术中屏蔽感知的法门!

    阿布纳索尔刚刚苏醒,感知本来就没有巅峰时代那么强大,他哪里猜得到,韩乐居然还有这么一手!

    那短棍也是平荒天师的法器,内藏所谓的天下第一棍法,其实是一种玄之又玄的闷棍诀!

    砰!

    天地一片宁静,众人都听得真切,韩乐这一棍,结结实实地砸在了术士之王的后脑壳上。

    那一瞬间,阿布纳索尔的眼神有些涣散,虽然没有直接被打晕,却让那一半弦界出现了破绽!

    “就是现在!”

    祖树金刀怒吼。

    双方早已做好了一切准备。

    这一记闷棍,只能暂时让术士之王露出破绽。

    而刚刚余长歌的那一剑,才是关键。非白剑在弦界中斩出了一条缝隙。

    祖树金刀调动起大罗山最后的底蕴,带着韩乐和余长歌,凭空消失在弦界之中!

    术士之王苏醒过来,仰天怒吼!

    云乐也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切,他没想到韩乐竟然能在这天罗地网之中,成功逃生!

    “追!”

    这是他的第一反应。

    只是他来到弦界外,居然发现根本找不到韩乐存在的半点痕迹。

    他仿佛凭空消失了!

    而失去大罗山的弦界,竟然开始自动崩塌!

    避难所里的众人看得目瞪口呆。

    “这韩乐,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风格。”

    “装完-逼就跑,真刺激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