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九十八节 天上、红尘
    一柄剑,就这么斜斜地插在了余长歌身前七寸的虚空中。

    刹那间,术士之王的脸色僵住了,他那前进的脚步瞬间被制止,反而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那隐匿于茫茫黑暗之中的夏虫也发出一声古怪的兽吼,原本来势汹汹的弦界另外一方,竟然就这么停下来了。

    众人不明所以。

    避难所里,很多龙城乐师自然而然地看向了他们心中无所不能的云州智脑。

    云乐的脸色阴晴不定。

    他没有任何动作。

    众人心头一震。

    此时此刻,云乐没有任何动作,就已经代表很多东西了。

    这柄剑,究竟是什么来头?

    它背后的主人,又是何方神圣?

    ……

    弦界虚空之中。

    余长歌痴痴地看着那柄剑,这柄剑,她再熟悉也不过。

    小时候,她甚至还挥舞着这柄看似普通的长剑到处玩耍过——那个时候,她还未曾被箜篌附身。

    那个时候,她只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而已。她从未想过,自己的人生在接下来的二十多年里,会被噩梦纠缠。

    如果说她还有什么美好的童年记忆,那么陆妍算一个,这柄剑便是另外一个。

    “是你吗?你还活着。”

    她的身体微微颤抖着,不由自主地靠近了那柄剑。

    虽说那长剑自带的威严气息令所有人不由侧目、后退。

    但是对余长歌,它却展现出了难以置信的温和。

    一道单单的白色光辉自剑体内发出,温柔的光辉包裹住余长歌的身体,那足以令人致死的剑芒,却仿佛一只心疼的手,正在轻轻少女的脸庞。

    众人看得震惊无比的同时,却也注意到,余长歌的眸子,竟然恢复了正常,只不过这个时候,泪水却不由自主地流下。

    在这柄剑超强的力量镇压下,那原本依然有些不服气的箜篌,竟然彻底销声匿迹。

    当然,她不可能被认为的消灭。

    她之所以躲起来,只是因为……害怕。

    害怕那个人的气息。

    余长歌根本无视了其他人,她突然抱住了那柄剑,仿佛抱住了什么至亲之人,生怕它再次突然离开。

    她开始痛哭流泪——自从陆妍将她体内的箜篌拔除之后,她就很少流泪了。

    但这一次不同。

    哪怕远在两界山之巅的韩乐,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他隐隐已经猜到,这柄剑的来历了。只不过他没想到,一柄剑而已,居然能惊退恐怖的术士之王。

    就连不可一世的云乐,都隐约有退避的意思——要知道,他手里可是有着曲境漩涡那样的大杀器,真正催动起来,哪怕升级之后的箜篌曲境再与众不同,恐怕下场依然难以预料!

    “莫非……他还活着?”

    一个荒唐的念头在韩乐心头浮现。

    虚空中,抱着长剑痛哭的余长歌擦去眼泪,目光坚定无比地喃喃自语:

    “我就知道,你还活着!”

    呜呜呜。

    那长剑发出铮铮之声,仿佛为了回应她的话一般。

    她的脸上露出天真的笑容,仿佛最纯真的孩童时代——

    二十多年前的庭院里。

    她无忧无虑地挥舞着非白剑。

    突然,一个有些严厉的中年人从槐树后走出。

    她有些顽皮地吐了吐舌头,似乎是看到了中年人眼里的责怪之色,虽然年幼但却聪慧无比的余长歌突然转移话题问道:

    “爹爹,为什么这把剑要叫这么奇怪的名字?”

    非白剑。

    一点都不如其他强者的宝剑来的霸气呢。

    她是这么想的。

    中年人笑了笑,不动声色地将那长剑收回,然后有些溺爱地摸了摸小女孩的脑袋:

    “剑名非白,是非黑白,如此罢了。”

    是非黑白。

    这就是多年前的天下第一强者随身长剑的名字来历。

    因为在他眼里,天底下的事情,便只有是非黑白。

    是便是是,非就是非。黑白亦如此。

    ……

    很显然,弦界大战陷入了一种奇怪的尴尬境地。

    一柄破空而来的非白剑,打断了双方的节奏。

    “余白衣。”云乐近乎咬牙切齿地念出了那个名字。

    他对余家的事情并不了解,但是现在他可以确定,余白衣并没有死。甚至,从破碎虚空的方向来看,余白衣现在身在五洲战场的某一处才对。

    虽说他常年在五洲战场战斗,但是五洲战场何其浩渺庞大,他一直没有遇到余白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一开始他还对这个后辈高手没有什么兴趣,但是看到那柄剑的那一瞬间,他便知道,对方的力量远在自己之上。

    这一剑哪怕跨界而来,他都不可能接的下。

    幸好,对方不想杀人,否则,在场的任何人都无法抵挡。

    包括他自己,乃至不可一世的术士之王。

    想到这里,双方互相看了一眼。

    彼此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心有余悸和震惊之色。

    越是强者,便越恐惧超级强大的力量。

    因为他们已经很强了,他们很久很久都没有体会过生命被威胁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他们发狂,但却必须乖乖压抑着。

    他们不知道余白衣跨界而来的这一剑究竟是为了什么,单纯地保护余长歌?

    说得通,但这未必是非白剑跨界而来的唯一原因。

    不管怎么样,他们现在都不可能去管余长歌和非白剑。

    所以,不约而同地,他们将目光移到了两界山上那个卑微的身影上。

    ……

    两界山顶,韩乐平静盘坐。

    他的身体四周围漂浮着不少的法器。

    内藏绝世闷棍的短木棍,此时表面居然散发出淡淡的金色光辉,一条条如龙的光纹若隐若现。

    外表造型土掉渣却拥有长生之果这样霸气名字的煤油灯更是光芒大作。被收拢在里面的人鱼公主的影像也近乎化为实体。

    最早追随韩乐的除荒铃更是叮铃作响,引得弦界远方无数衍生物纷纷自爆,若不是术士之王的力量撑着,恐怕弦界的另外一边,早就坍塌了。

    更可怕的是另外两件武器。

    祖树金刀、红尘剑。

    这两件武器一左一右将韩乐护住,就在余长歌吸引住两大巨头注意力的时候,韩乐正在全力炼化红尘剑。

    祖树金刀是一件新出炉的古神兵,虽然被云乐用邪法祭炼过,但是它的灵魂终究还在,迅速认可了韩乐大罗山传人的身份,所以不足为虑。

    但红尘剑却略有麻烦。

    韩乐晋级三级平荒天师之后,从平荒诀里掌握的大净化术对控制兵器拥有无上效力。

    无论是什么样的兵器,在大净化术下,直接会被抹去一切烙印,归为自己使用。

    这也是为什么,韩乐能直接从云乐以及术士之王手中抢来两大神兵的主要原因。

    但这柄红尘剑,有些不同。

    韩乐有些沉吟。

    “阿布纳索尔的术士烙印已经被全部解除了,但是这柄剑似乎仍然不能发挥出全部的效果。”

    “好像……还有一层封印。”

    “这红尘剑的灵魂,已经支离破碎了,应该是阿布纳索尔的荒术导致的……充满了杀戮的念头。”

    韩乐随便一看,便能看到无数惨死在红尘剑剑下的怨灵。

    他们全部都是死不瞑目的亡者,大部分都是百年前龙城郊外一战的战士们,韩乐曾经看到过他们的墓碑,他们声称是和邪兵战斗。

    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红尘剑的确足以被冠以邪兵之名。

    夏虫的杀戮念头已经彻底感染了红尘剑的灵魂,若不是阿布纳索尔藏私,试图取代夏虫的地位,自己和最强大的荒兽融为一体,并且掌控红尘剑的话,韩乐还没有办法抢走这把剑呢!

    “红尘剑、红尘剑……此时的你,已经变成了炼狱之剑。我的老友啊……”

    一旁的祖树金刀发出低低的感慨。

    他显然还记得,当初神兵界的最初十棵祖树彼此间的唠叨。

    这柄灵魂破碎的剑,曾经发誓化为最强大的神兵,镇压一方荒兽。

    它的确做到了。

    只可惜时光荏苒,百年不再,它已经永坠红尘,不再一如少年。

    韩乐始终无法彻底炼化红尘剑。

    这为他接下来要执行的计划增添了不少变数和冒险的因子。

    但在这个时候,他不得不要有所行动了。

    因为弦界的两边,两大巨头的目光,已经盯在他身上!

    “大罗山传人,死!”

    阿布纳索尔森然道。

    他背后,死灵遍地,几乎已经没有任何活物,半个弦界都沦为炼狱焦土。

    而云乐则大喝道:

    “还我祖树金刀!”

    避难所里众人都是心神一凛。

    他们知道,真正的大战,终究是要开始了!

    韩乐,能躲过一劫吗?

    ……

    另一个世界。

    一片荒芜的废墟中,一个男人带着一条明显是畸变过的流浪狗,踟躇前行。

    “不愧是五洲战场上最强者,不用任何防护设施,就敢接近当年那场大爆炸的中心点。”

    一个妩媚的笑声响起。

    前方的岔路口,一个穿着防护服的女人独自站立,似乎已经等待了很久。

    “你是在说它吗?”

    男人斜眼看了看那只流浪狗。

    流浪狗吐了吐舌头。它的确没有穿任何防护服。

    女子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走吧,既然你们组织不死心,就一起过来看看。”

    “我倒想知道,导致那场大爆炸的天启计划,到底是什么狗屁玩意!”

    中年人大手一挥,走入尘埃之间。

    女人若有所思地问道:

    “他们说,你向来剑不离身。”

    中年人随意道:

    “狗屁。”

    ……

    被【大复活术】拉起来了!这一次真的恢复更新,一直到完本。咳咳,放心,我只会断更,不太监的。断更的这些日子,我的良心饱受谴责啊!但是没办法,命途多舛,流年不利,这些天足足三场大病,现在仍然在感冒咳嗽。下一更下午五点,我先尝试每天两更稳住。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