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九十六节 大净化术
    “你真的要那么做?”

    一个幽幽的身影出现在她身后。

    天龙榜结束之后,组委会中的另外一人便被她们联手驱逐。

    现在的地下基地里,除了雅典娜和陆妍之外,也只剩下一个人而已。

    阿月的俏脸带着一丝难以言喻的忧愁。

    “你可要想清楚了,走这一步的人有很多,但是大多数都万劫不复。”

    “我们六大家族虽然不及那些人,但保留自己意识和记忆的方式还是有一些的。”

    “如果你真的走出这一步,就再也回不了头了。”

    陆妍转身,平静地看着她:

    “你帮不帮我?”

    阿月苦笑一声,神色复杂:“我以为我已经很疯了。没想到你更疯狂。”

    “你真的无条件相信那个韩乐?”

    陆妍耸了耸肩:“我只是不想失去所有主动权而已。”

    “那样活着很没意思,不是么?”

    阿月沉默了一会儿。

    “好吧。”

    “我帮你。也让我看看,所谓的半神,到底是怎么诞生的。”

    ……

    龙城发生的一切,弦界中人自然不清楚。

    余长歌只知道,自己将那双眼睛还给了原主人。至于她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就不是她能主宰的了。

    在恢复了记忆之后,她当然知道自己欠了陆妍多大的人情。

    这个人情,看起来只有在离开弦界之后才能还了。

    当然,前提是她能活着离开弦界。

    虽然她很平静,也不畏惧死亡,但不得不承认,眼下的局势很艰难。

    曲境漩涡对她无效这是一个额外的好消息,但是云乐不可能只有曲境漩涡这么一个杀招。

    她只能见招拆招。

    “他在做什么?”

    “他出现在两界山上,一定有他的道理。”

    “他让我多撑一会儿,应该是有办法的。”

    余长歌若有所思。

    伴随着那双眼睛回归,韩乐附着在其上的一点信息也融入了她的脑海。

    他让她多拖云乐一会儿。

    对普通人来说,这或许是强人所难。

    毕竟那可是云乐,高高在上的云州智脑。

    但是对于余长歌来说,这只是一个挑战。这也充分表明了韩乐对她的信任。

    于是她主动回话道:

    “高级种?那是什么?”

    她的声音依然空灵动听,传遍了小半个弦界。

    包括在避难所里的乐师都听到了。

    他们震撼于余长歌的强大,不少传奇乐师的内心深处,第一次对云州智脑的力量产生了质疑。

    他们看得非常清楚,余长歌是新晋传奇,连她都可以正面硬接曲境漩涡。

    那么自己作为更为年长的传奇,为何不能做到呢?

    当然,这些暂时只是想法而已。

    箜篌之名,他们还是略有耳闻的。

    说不动是箜篌曲境的特殊性造成的。

    至于云乐脱口而出的那句高级种,其实他们也听到了,只是无人敢质问罢了。

    这个世界,有太多的秘密。

    到了他们这个层次,自然知道有些秘密不该知道。

    知道的太多,反而容易死。

    到了传奇境界,他们越发惜命,而那些被云乐利用弦界特殊能力强行提升为传奇的天龙榜众人就更不会去不识趣地打听云乐不想说的秘密了。

    他们的一切都是云乐赐予的。

    他们只需要默默服从。这也是云乐需要他们做的。

    ……

    云乐的确没有回应余长歌的疑问。

    因为他的内心深处,已经确定了箜篌的性质。

    说起来,当初余白衣和箜篌的那一桩悬案,他其实是了解的不深的。

    对于箜篌,他也只是看了一些历史资料,根本没有深入了解过。

    如此看来,他误判了箜篌的性质。他以为这头荒兽只不过是低级种中较为出色的那种罢了。

    “没想到能硬接曲境漩涡……”

    “天网法则对其无效,那必然是高级种无疑了。”

    云乐冷冷地注视着余长歌,杀意沸腾。

    他知道,避难所里,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他看。

    而两界山的另外一头,也有术士之王虎视眈眈。

    他必须杀鸡儆猴。

    如果不能速战速决,对他“云州智脑”身份的威望也会有所影响。

    所以这一刻,他决定直接祭出最强大的杀器。

    哪怕对于曲境,也是足以摧枯拉朽的恐怖宝物。

    古神兵。

    “祖树金刀,也该炼化好了!”

    “那个世界已经燃烧完毕,给我斩!”

    云乐厉喝一声。

    众人看得真切。

    曲境漩涡中,一个小世界飞了出去。

    火光熊熊,整个世界都陷入了一片火海。

    众人依稀能看见,那个世界生灵涂炭,无数人在火海中哭泣,他们的生命肉体连带着灵魂都被那恐怖的火焰吞噬。

    如果有术士在,他们肯定能看得出来,这种火焰,便是那大熔炉中煅烧术士之王近百年的可怕火焰!

    “不服者,死!”

    云乐冷酷无比地喊出这句话。

    整个弦界,似乎都因为这话而颤抖。

    避难所里,无数双眼睛盯着那个燃烧的小世界。

    刹那间,一把燃烧着火焰的金光长刀破开了那个世界!

    宛如婴儿从母体中诞生。

    又仿佛凤凰浴火重生。

    那把刀是如此的凌厉,它的刀锋恐怖到连常人看一眼都会觉得自己的曲境隐隐欲碎!

    古神兵的强大,在曲境面前体现的淋漓尽致。

    这也是云乐费劲千辛万苦也要得到祖树金刀的原因。

    阿布纳索尔有红尘剑,他如果没有古神兵相助的话,胜算极低!

    “哪怕你是高级种,在祖树金刀面前,也会死!”

    云乐信心满满。

    祖树金刀攻无不破,他亲眼看见那把长刀飞向了箜篌世界。

    如无意外,余长歌即将和她的曲境一同陨落。

    只是有些可惜了这曲境之力了。

    虽然被祖树金刀击碎之后,他依然可以吸收这股力量,但是那样的话,份量会大打折扣。

    可惜了。

    只不过他的意志没有丝毫的动摇。

    挑衅他的威严的人,都得死!

    ……

    在众人注视之下,祖树金刀宛如彗星袭月,势不可挡。

    那一瞬间,就连余长歌本人都觉得无法阻挡了。

    她想要逃离弦界,但是曲境漩涡虽然无法直接将她击杀,却足以将她留在原地。

    祖树金刀冲破虚空,眼看便要将其斩杀。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两界山上,传来一个定定的声音:

    “停!”

    众人微微一怔。那祖树金刀,竟然真的顿在了虚空。

    “归!”

    又是一声短促的呼喝。

    祖树金刀竟然不顾云乐的呼喝,冲着两界山飞了过去。

    “韩乐!是你?”

    云乐惊诧万分!

    在那一瞬间,他突然察觉到,自己居然失去了对祖树金刀的控制。

    他炼化了这么多年的古神兵,竟然被韩乐轻易夺去,这是他无法接受的。

    而避难所里,众人也非常惊讶地看着两界山上。

    不知从何时起,两界山顶部,端坐着一个年轻人。

    他盘膝而坐,低眉顺目,仿佛和整座山融为一体。

    祖树金刀划破虚空,却最终停在了他的面前。

    韩乐睁开双眼,伸手,握住了刀柄。

    刹那间,刀锋万丈,震的整个弦界都抖动了几分!

    “大罗山!”

    云乐咬牙切齿。

    其余人不明所以,他们只是对韩乐的出现感到非常惊讶。特别是天龙榜众人,他们还没搞清楚,出现一个和云州智脑对着干的余长歌也就算了,怎么连天龙榜首韩乐都跳出来了?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部分知情者选择了沉默,以他们的力量,自然是无法参与到这场博弈之中去的。

    他们要做的,只是静静选择自己的立场就行了。

    哪怕余长歌和韩乐有再多的惊世之举,他们依然相信,云乐是战无不胜的。

    毕竟,那可是云州智脑。

    ……

    只有云乐知道部分真相。

    弦界的两界山,便是大罗山。

    阿布纳索尔自负实力过人,在构筑弦界的时候,将大罗山和神兵界都融入进来。

    他自以为能控制住大罗山,但他错了。

    两大弦界巨头日夜在两界山血战,无数生灵死亡,那些力量,悄然被沉寂的大罗山吸收。

    而现在。

    韩乐身边,无数白骨仙人翩翩起舞。

    低眉顺眼的僧人敲打着木鱼。

    无数虚幻的法相若隐若现。

    大罗山,又回来了。

    ……

    韩乐也是准备在前往祖树金刀所在的小世界的时候,突然感受到了大罗山的苏醒的。

    在离开大罗山神兵界的时候,韩乐以为这座圣山已经死了。

    就连它的尸体都被术士之王用来构筑弦界,成为阿布纳索尔和云乐决战的战场。

    但是它没有。

    它只是沉寂下去,在默默积蓄着力量。

    韩乐循着大罗山的哭泣声,在冥冥中指引下来到了两界山顶。

    白骨仙人和老僧重新出现。

    他们虽然无言,却让韩乐看懂了很多东西。

    他端坐于两界山顶,三阶平荒天师的力量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他不断领悟着圣地的力量。

    和祖树金刀那一次强行灌顶不同。

    这一次,是韩乐主动汲取着圣地的知识。

    很快的,他的脑海里便多了一门全新的法诀。

    大净化术。

    而他的平荒诀,更是突飞猛进,精进到一个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估测的地步。

    就在刚刚,祖树金刀破界而出的那一瞬间。

    韩乐对着祖树金刀使用了一个大净化术。

    云乐的努力便付诸东流。

    这便是大罗山法门的霸道之处!

    “你、你……居然还敢回来。”

    云乐咬牙切齿地看着韩乐。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