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九十四节 把我的眼睛还给我!
    “这些苍蝇是什么东西?”

    “好难看啊!”

    船舱里,韩乐正襟危坐。

    自从发现了箜篌本体的异常情况之后,他便毫不犹豫地开始研究。

    他躲在船舱里,将那只盒子敞开。

    他能感觉到,箜篌似乎在反抗什么东西,只不过强大如她,居然也在畏惧!

    “能让箜篌畏惧的东西不多啊,难道是长歌遇到了什么事情?”

    韩乐有点烦。

    不管怎么样,他和余长歌之间总是有一些羁绊的。

    尽管她失去了所有的记忆,韩乐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她身陷险境。

    他看着白色眼睛附近的黑色丝线,这些丝线宛如毛线球一般一层层将眼球缠绕。

    的确和苍蝇一样凡人。

    韩乐以本源之力化为剪刀,一刀刀将其剪开。

    效果固然是有,但是似乎治标不治本。

    只不过,他一时半会也找不到更好的办法,只能持之以恒地这么做。

    黑色的丝线出现,就会被他剪短。

    如此周而复始,韩乐不亦乐乎。

    ……

    弦界之中。

    渔夫不淡定了。

    明明余长歌的六大曲境已经被弦界召唤了出来,为何迟迟不能融入其中?

    一般来说,进入弦界的传奇乐师,体内的曲境都会情不自禁地被召唤出来。

    当然,在乐师本人的控制下,这些曲境还是安全的。

    但是云乐却准备将这些曲境暂时掠夺,融入弦界之中。

    理论上,这是增加他和阿布纳索尔之间战斗胜算的最好办法。

    毕竟这个弦界,是阿布纳索尔一手打造的。这里是术士之王的主场,想要改变这一点,就是让他变成自己的主场!

    这也是为什么,云乐要征召那么多传奇乐师!

    他要将他们的曲境,融入弦界之中,从而增加自己的胜率!

    这么做虽然自私了些,但也不是全然有问题的。

    他向那些乐师保证过,自己不会掠夺他们的曲境。每个人都只能有一个本命曲境,云乐自己有,自然不屑其他人的。

    而且一旦这场战争获胜,弦界解体之后,那些融入弦界的曲境就会更进一步。

    传奇乐师们本人也会受益匪浅。

    在云乐看来,这是双赢的计划。

    之前的所有传奇乐师都或主动或被迫送上了自己的曲境。

    但是这一次,他显然遇到了棘手的问题。

    箜篌曲境,似乎没那么容易受控制。

    “不愧是余白衣的女儿。”

    渔夫看着余长歌的面容,似乎是回忆起了什么往事。

    旋即,他冷笑道:“但不管怎么样,只要你修炼的是战歌之道,便要遵循天网法则。”

    “没有人的权限比我更高,你迟早要献上自己的曲境的,别挣扎了。”

    “我们走着瞧!”

    说罢,渔夫的身影消失了。

    虽然这只是云乐的一个分身,但在大战之前,他有太多的事情要做了。

    不可能因为一个余长歌,就放弃其他事情。

    余长歌站在弦界边缘,感受着那股拉扯之力。

    她很清楚,如果不是一股外来的力量不断消磨着云乐的力量,箜篌曲境早就和弦界合二为一了。

    “是你么?”

    她的脑海里莫名浮现出那张面孔。

    那双眼睛,是在你手里么?

    自己放弃了那双眼睛,放弃了所有的过去,看似是寻找一条超脱之路。

    但说到底,也是一种逃避呢。

    她这么想着。

    于是她带着六大曲境,吃力地朝着远方走去。

    那里,便是两界山。

    术士之王和半神云乐的决战之地。

    曾经,平荒天师的圣地。

    ……

    “好烦。”

    尽管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韩乐知道,余长歌一定陷入了麻烦。

    否则箜篌不会出现这么大的反应。

    好在后来,那些黑线入侵的速度变慢了很多,韩乐才有精力腾出手来继续寻找控制弦界之舟的诀窍。

    终于,在抵达弦界之前,他找到了共鸣的频率。

    “每一件法器,共鸣的频率都不同。平荒诀里,内容颇为驳杂,但其实也就一个共鸣。”

    “战歌和音律,何尝不是共鸣?就连曲境世界、本源之力,都讲究一个和谐共振。”

    “共鸣虽然是平荒天师最基本的技巧,但看起来,似乎和很多东西都有关。”

    韩乐想到了很多很多。

    不过时间不容他多想。

    弦界之舟,已经靠岸了。

    穿越重重迷雾。

    弦界之舟在两界山下靠岸。

    韩乐悄然下船,根本没有人能发现他的踪迹。

    林影和蒋东云亦如是。

    原本想要好好找韩乐麻烦的纪东莱只能作罢。

    他将其余人带到两界山传奇大本营之中。

    韩乐暗中观察。

    接下来的一切,自然顺理成章。

    云乐要求所有人贡献出自己的曲境。

    而天人武神们,则负责在两界山上,对抗术士们操控的异兽的进攻。

    当然有人不服从,但是在云乐强大的实力下,他们只能将自己的曲境融入弦界之中。

    本来就很复杂的弦界,变得更加多层次。

    这融合了神兵界、大罗山、诸多曲境以及十夜丘陵而形成的独特世界,仿佛变成了一层层的迷宫。

    等闲之人走进去,都要迷路。

    幸好韩乐有宇宙真眼,能看透曲境之间的缝隙。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能自如游走于弦界之中,不受世界法则的影响。

    韩乐清晰地看到,在云乐的命令下,所有传奇乐师都贡献出了自己的曲境。

    他没有轻易出手。

    他游走于两界山附近,寻找祖树金刀的痕迹。

    只可惜,云乐似乎将祖树金刀放走某个非常隐秘的曲境世界炼化。

    韩乐找不到机会,也只能伺机待发。

    至于两界山的另外一边,他不敢过去。

    两界山的这边,都是曲境,所以他能如鱼得水。

    但是另外一边,是术士的地盘,轻易过去,搞不好就会被阿布纳索尔发现。

    这位术士之王到底是敌是友韩乐还不清楚。

    但是每一日,那些狰狞的怪物从黑暗中冲出,攻击两界山的场面,韩乐是看得很清楚的。

    如果说云乐不是好人,那么术士们也绝非善类。

    韩乐需要一个机会。

    祖树金刀不能被炼化。

    ……

    一周之后。

    韩乐仍然徘徊于两界山下。

    余长歌的困境仍然没有被解除,也多亏韩乐时不时分心帮忙镇压,否则她的箜篌曲境早就被弦界融合了。

    而这些日子以来,韩乐也感觉到了,余长歌似乎就在弦界之中。

    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

    宇宙真眼找不到她的存在,韩乐只能坐等。

    这一周里,他终于找到了祖树金刀所在的世界!

    值得庆幸的是,那并非是云乐的本命曲境;坏消息则是,炼化祖树金刀的是一个云乐死忠的世界!

    为了将这件古神兵成功炼化,云乐竟然残忍地将那个曲境作为燃料,里面的所有生灵,都成为了献祭的祭品!

    祖树金刀苦苦支撑,但意识已经非常模糊了。

    韩乐暗自着急。

    不过他知道,自己只有一次机会,否则就注定了要失败!

    ……

    在这期间,他也看到了很多熟悉的面孔。

    在纪东莱的帮助下,那些天龙榜上的人也来了。

    天龙榜具体排名,韩乐自然不清楚,但是这些人至少都是大乐师阶段。

    韩乐很奇怪云乐为何要找他们来。

    答案很快揭晓。

    云乐用了一种特殊的手段,能让他们快速构筑曲境!

    利用弦界的特殊环境,批量制造传奇乐师!

    一时间,天龙榜那数十人,都变成了传奇!

    不得不说,云乐的确是一个天才!

    且不说这种传奇是否会有弊端,但的的确确为龙城一方增添了许多力量。

    他们全新构筑出来的曲境,都被融入了弦界之中。

    两界山上的战斗越发激烈。

    术士之王似乎也知道,一旦拖下去,战局肯定是对自己不利的。术士们发动了更加猛烈的攻击。

    只可惜云乐命令众人拼死顶住。

    为此甚至不惜丢掉了一名天人武神的性命!

    战局之焦灼,可见一斑。

    终于,云乐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了。

    唯一的问题是,余长歌的箜篌曲境,仍然没有融入弦界。

    对他来说,反而成为了一个掣肘。

    如果不解决这个隐患,在最终决战时,他会遇到一些麻烦。

    此时,两界山上,所有乐师都知道,弦界里还有这么一个奇葩存在。

    进入弦界,居然又不愿意将自己的曲境贡献给云州智脑!

    这种人,何其自私?!

    很多人都过去围观。

    他们想要看看,大名鼎鼎的余长歌到底是如何在云乐大人手下支撑了这么久的?

    而此时此刻,背负着六大曲境的余长歌,终于走到了两界山下。

    韩乐也终于用宇宙真眼看到了余长歌。

    “果然。”

    他眉头紧皱。

    事情又多一重变数。

    如果箜篌被同化,云乐的力量又会增强许多。

    天知道自己夺取祖树金刀的计划是否还能成功。

    不过他也意识到,这似乎是一个机会。

    他看了看手里的盒子,咬牙做下了决定。

    ……

    “你还不肯臣服吗?”

    云乐的声音从云端上传来,仿佛高高在上的神祗:

    “本来就是双赢的事情,为何要如此倔强?”

    一双双眼睛也看着余长歌。

    他们知道,这个女孩子,是进入曲境之后唯一一个不愿意将自己的曲境融入弦界,而且是坚持到现在的人。

    很多传奇乐师都没有勇气这么做,或许也做不到。

    当然,要排除那个据说一进入弦界便消失不见的天龙榜首韩乐了。

    “我不喜欢被强迫。”

    余长歌平静地看着两界山上,忽然道:

    “把我的眼睛,还给我吧。”

    “自由清闲的日子,我已经过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