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九十三节 开船!
    纪东莱根本没有想到,在这弦界之舟上,居然还有为韩乐出头的人。

    那人来的极快,速度太猛,旁人是劝也劝不住!

    她竟然根本不给纪东莱开口的余地!

    呼吸之间,那一拳便狠狠地砸在了纪东莱的胸口上,若不是他反应的快,恐怕这一拳就要被打穿了!

    饶是如此,纪东莱也惊得一身冷汗。

    他声音嘶哑:“你……林影?你这是要造反吗?”

    他靠着船舷,有些心惊胆战。

    这个女人简直不讲道理,自己针对一下韩乐,她便发了疯似的冲过来。

    也是他倒霉,不知道林影和韩乐的关系。

    林影和蒋东云是与韩乐一批进入的弦界,这不过这两位大牌是踩着点来的。

    临到了开船的时候,他们才到。

    谁知道一来,她便听到纪东莱要针对韩乐,自从宗帅帅死去之后,再也没人能压住她的火爆脾气。

    哪怕在后面姗姗来迟的蒋东云,也只能苦笑着看着这一幕!

    “造反?造谁的反?”

    “纪东莱,你很威风嘛!欺负一个传奇不到的乐师,来跟我比比啊?”

    林影霸气十足。

    她的眼里,战意无穷。

    这个女人本来就是超级暴力狂。

    而旁观的传奇高手们终于回忆起,在和宗帅帅成亲之前,那个令整个龙城甚至连周边地区都闻风丧胆的超级武道天才少女!

    如今的东云山,风云变幻。

    她回来了。

    这次要进弦界,本来就是很稀奇的事情。毕竟大家都知道,林影是可以拒绝云乐的征召的。

    很多人都在揣摩林影的意图。

    毕竟在这之前,她便隐隐有成为龙城第一武道高手的味道。后来多年隐居不出,青铜门事件之后,她突破了瓶颈。

    实力非常惊人。

    刚刚那一拳,吓得纪东莱差点将自己的天地法相都开出来了!

    所谓天地法相,乃是天人武神的最强形态。

    林影随意一拳,便能逼出他的天地法相,足以证明这个女人的实力已经恐怖到了什么地步!

    “你和韩乐什么关系!要这么护着他?”

    纪东莱咬牙道:“我是这次进军弦界的主帅,你要是对我动手,自然是造反!”

    他恨的牙痒痒。

    所有人都看着呢。

    这里可没有普通人。

    林影这一拳,搞得他连台阶都没的下。

    他不敢恨林影,因为那一拳已经证明了自己绝对不是她的对手。

    他只能将这笔账,全部记在韩乐身上!

    似乎是看到了他的眼神变幻,林影忽然冷笑道:

    “你是不是觉得,不是我的对手,便准备将这股气全部撒在韩乐身上?”

    纪东莱沉默不语。

    其余人更是看热闹。

    他们看热闹不嫌事大,如果因为林影和纪东莱的战斗,这次弦界之行中断了那就再好不过了。

    他们才不想去给云乐打下手,到了这个层次,谁都知道一些雅典娜和半神们的关系。

    林影的强势,超出了纪东莱的预料。

    他只能干巴巴地说:“云乐大人需要……”

    “知道你家大人需要援军。”林影打断道:“所以,立刻给我开船!”

    纪东莱心里憋屈到了极点。

    他甚至有不顾一切和林影一战的冲动。

    但是他是一个极为隐忍的人。

    他知道,云乐此时还在等待着这批人!

    弦界之战,将会关系到这个世界未来命运的走向!

    据说,其余主城的半神和传奇乐师也在关注着这场战斗。

    两界山一旦有失,如果是因为败在他和林影的意气之争上,他绝对难逃其咎!

    耍流氓的就是老大啊!

    纪东莱不知道林影的动机,当下只能忍气吞声。

    他瞪了韩乐一眼,却发现韩乐根本没有在看他,反而乐不释手地抚摸着弦界之舟的船舷,仿佛找到了心爱的宝贝似的。

    那场景,似乎根本就没有担心过自己会被针对。

    纪东莱仿佛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他咬着牙:“好!”

    “大事当前,我不和你们计较!不过林影,你再厉害,也不可能是云乐大人的对手。”

    “等到了弦界之中,我看你怎么和他解释!”

    弦界之舟开始缓缓地移动。

    这件秘宝是云乐赐予纪东莱的,是人类一方能够来往于弦界和云州大陆的唯一交通工具。

    纪东莱每一次都用的很小心。

    面对纪东莱的威胁,韩乐都没放在心上,更遑论林影了。

    众人看到这一幕,倒是啧啧称奇。

    反倒是那个跟着林影一同上了船的中年大叔,满脸苦笑之色。

    在场之人,倒是没有几个认得他。之前林影提前报备的时候,只是提到会带一个朋友一起去弦界。

    伴随着弦界之舟驶入迷雾之中,纪东莱看着那憨厚的中年大叔,忽然心生一计。

    他走了过去,对中年大叔说:“阁下面生的很,莫非是林影的父亲?”

    他想要摸清楚对方的底细,也想知道林影的意图。

    但林影本人油盐不进,只能从其他人入手了。

    这个中年大叔看上去蛮好欺负的,他便试着问道。

    谁知道这话一出口,那原本面善的中年大叔勃然大怒:

    “你这人会不会说话的?”

    “好好开你的船不就行了?”

    旁边传来有些憋不住的嗤笑声。

    纪东莱脸色一沉。

    这些人真当自己是软柿子不成?

    整艘弦界之舟上,他扪心自问,也只怕林影一个人而已!

    这个中年人,看上去面善,谁知道如此嚣张!

    看起来不给他一个教训是不行了。

    我惹不起你林影,还惹不起这中年人么?

    “我需要你的个人资料!”

    纪东莱厉喝道:“之前报备的时候,你们的手续本来就不全。谁知道你们进弦界是干嘛的!?”

    “如果是术士的奸细,我刚好除掉!”

    “术士?”中年男子露出一丝嗤笑之色:“我的确会一点术士的手段。”

    众人微微一愣。

    在这风口浪尖,这人不是找死?

    纪东莱面色一喜。

    他对其余几名传奇道:

    “这人居然自己承认是术士!快快将他捉拿起来!林影,你也别想着庇护他,带着一名术士上船,你自身都逃不了嫌疑,若是被云乐大人知道了……”

    他的话还没说完,整个人便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中年大叔平静地问:

    “除了这只蝈蝈,还有谁会开船么?”

    一众传奇,纷纷沉默。

    龙城士兵们更是倒吸一口冷气!

    这里是什么地方?这是弦界边缘,任何曲境都无法使用!

    纪东莱也是天人武神中最顶尖的实力,被林影压制也就罢了,竟然被这个面善的中年人随手拿下!

    这份实力,也是恐怖到了极点。

    这尊大神,又是什么来历啊?

    “这样啊!”

    中年大叔遗憾地摇了摇头。

    啪!

    空间裂缝撕开,纪东莱狼狈地摔在地上。

    在那一瞬间,他感觉到无数目光聚集在自己身上。除了传奇们,还有自己的部下……以及韩乐毫不掩饰的幸灾乐祸。

    “你是……”

    他惊疑不定地想要询问中年人的来历。

    却被一句不耐烦的“快开船!”给顶了回去!

    可怜的纪东莱在惊恐之中,只能默默操控着弦界之舟,往弦界驶去。

    ……

    而自始至终,韩乐都没有出手或者开口说些什么。

    有林影和蒋东云两尊大神顶前面,他根本不需要画蛇添足。

    他在感受弦界之舟的脉动。

    与此同时,他正悄然使用着平荒天师的共鸣技巧,试图和这件法器产生共鸣。

    只不过这件法器似乎有些特殊,共鸣起来并没有那么简单。

    “再试试其他技巧。”

    “既然是大罗山的东西,自然就是我的东西。”

    作为大罗山最后传人的韩乐,在经历了祖树金刀的洗脑之后,思想也变得霸道了很多。

    他开始疯狂抚摸船舷,感受其中不同寻常的共振。

    而在旁人眼里,韩乐的动作多少有些怪异了。

    只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韩乐的怀里突然传来一阵奇异的抖动。

    他不由有些诧异地取出一只盒子。

    打开盒子,是一双白色的眼睛。

    只是此时此刻,那双好看眼睛的四周围,竟然有不少黑线缠绕。

    这个盒子,是韩乐离开地下基地时,陆妍交给他的。

    余长歌的眼睛。或者说,箜篌本体。

    韩乐微微一愣,下一秒,他毫不犹豫地用右手盖了上去。

    浩然的本源之力瞬间压制上去。

    ……

    浩荡的弦界中。

    小舟划过万重山,终于抵达了这个奇妙的世界。

    遥远的两界山耸立。

    渔夫摘下帽子,露出惬意的笑容。

    余长歌有些惊讶地看着自己体内的六大子曲境,全部钻了出来!

    那六大曲境围绕着她不断旋转,但却有一种要离她而去的感觉。

    “这到底是哪儿?”她终于又问了一句。

    “这是弦界。”

    渔夫哈哈大笑道:“你身上有我要的东西,既然你我遇见,便是有缘。”

    “你的东西,我就不客气收下了!”

    说话间,那六大曲境仿佛受到了一股极强的吸引力一般,被拉扯着。

    余长歌本能地控制着自己的箜篌曲境!

    但诡异的弦界规则她根本就摸不透。

    渔夫冷笑着看着她做着徒劳的挣扎,嘴里呢喃道:

    “有了箜篌曲境,再加上其余那些废物的曲境,弦界中我的力量又会增强许多。”

    “再加上祖树金刀,阿布纳索尔必败无疑!”

    “天网之中,我拥有仅次于主宰的权限,所有曲境,都将归我调遣……”

    “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