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五十九节 决战!
    突破!

    此时此刻,韩乐的脑海里,只有突破两个字!

    大量玄奥的知识自那一页荒天书之中冒了出来,融入了他的血液之中。

    很多技巧,瞬间成为了他的本能!

    平荒天师的突破,本来就讲究机缘!

    机缘一到,便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韩乐的本源之力,经过多次积累,其实已经比较雄厚了。再加上和其他平荒天师相比,韩乐坐拥各大曲境,能够为他远远不断地提供本源之力。

    所以他在修炼上的速度自然要快很多。

    祖树调动大罗仙境最后的本源之力,强行注入韩乐体内,本身就是帮助韩乐踏出那临门一脚。

    六大玄关打开之后,只差这一页荒天书!

    哗啦啦!

    恐怖的气息自韩乐体内爆发,他的衣服竟然瞬间全部撕裂甚至他的皮肤,都变得血肉模糊,然后又迅速再生!

    剧烈的痛苦和极致的痒感刺激着韩乐的神经。

    他不仅仰天长啸!

    轰!

    他一脚踩在地上,竟然在大罗山的地上踏出了一个巨大的坑洞!

    成了!

    三阶平荒天师!

    此时此刻,韩乐心中,无悲无喜,有的只是一种天人合一一般的宁静。

    到了三阶,很多小技巧,已经不再重要。

    更重要的是对天地的理解,对本源之力的领悟,以及对荒之力的克制!

    如果说,之前他能驾驭剑匣中的剑气,不过一两百道的话。

    那么现在的韩乐,足以驾驭六千道剑气!

    这就是二阶和三阶的区别。

    这也是普通武者和平荒天师的区别!

    汹涌的本源之力在韩乐体内流转。

    而这一刻,一直压制着韩乐的大罗山,终于放弃了对他的压制。

    他能感受到一种来自大山深处的认同。

    有那么一瞬间,他产生了这里便是自己的家乡的错觉。

    ……

    “哟?速度挺快的嘛!”

    阿青依然笑得很甜,面对韩乐的晋级,她似乎根本不紧张。

    因为在她看来,场面已经被她牢牢掌控住了。

    那化身金刀的祖树,赫然已经被她握在手中,露出了神兵的原型!

    祖树看上去只是一把普普通通的刀。

    但韩乐知道,这是无坚不摧的古神兵!

    任何人,任何荒兽,如果被这古神兵直接斩到,都会灰飞烟灭!

    当然,类似夏虫那样的超级另类多半又是除外的。

    韩乐没有和阿青废话。

    他开始用沟通之术,联络祖树。

    他希望能唤醒祖树的魂灵。

    然而祖树沉默了。

    阿青的动作太快,她已经彻底压制住了化身古神兵的祖树!

    “是不是很失望?”

    “那老家伙没办法再帮你了呢。”

    阿青笑了笑:“恰恰相反,他还必须眼睁睁地看着我用它,斩杀你的身体!”

    “这个场景对他来说,一定非常残酷吧。”

    她冲着韩乐,一步步走过来。

    她走的每一步,看似都很小,其实却能拉近一大段距离!

    大罗山的禁法消失之后,受益最大的人,其实还是阿青!

    她所畏惧的那些力量,已经被祖树注入韩乐身体里。

    然而韩乐,一时半会儿绝对不可能将这股力量消化掉的!

    哪怕他天资再聪颖,人类的领悟能力,终究是有个极限的。

    而在这个过程中,足够阿青将他杀掉上百遍了。

    “还记得当初我给你那张黑卡的时候么?”

    “瞧,为了不暴露自己,我删掉了你那一部分的记忆。”

    “现在,还给你吧。让你做个明白鬼。”

    阿青仿佛一个正在调戏猎物的猎人,忽然挥了挥手。

    韩乐只觉得眉心一痛。

    那段被诡秘手段封印的记忆,终于浮现出来。

    那是韩乐还没有穿越的时候,这身体的原主人在凤凰公司的支持下,参加的一次小型比赛。

    他发挥的很出色,赢得了比赛。而在颁奖的时候,他身边坐着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儿,那个女孩,就是阿青。

    当时韩乐上台领了自己的黑卡,阿青露出了很羡慕的表情,然后提出想要看看那张卡。

    天真的原主人将黑卡递了过去,阿青从容地在他眼皮子底下完成了掉包。

    一个针对大罗山的计划,就这么完成了。

    阿青消失了,韩乐的记忆也被封印了,他只记得这张黑卡,却忘记了颁奖时身旁的那个女孩。

    ……

    “那个时候,我就看好你。看好你能成长为张天柏达不到的地步,没想到你真的做到了,而且屡屡有惊人之举。”

    阿青笑眯眯地说:“我真的很感谢你,否则,我根本无法摆脱云州智脑的枷锁!”

    说罢,她高高举起那金刀,往自己身后狠狠地挥了一刀!

    无声无息之间,仿佛有什么东西碎裂了。

    而神兵界外,昏迷不醒的陆妍陡然惊醒,不可思议地看着远方。

    “居然……断了……”

    “她真的,做到了……”

    她的脸色阴晴不定,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只是这个时候,一个人忽然从虚空中走出来,来到了陆妍身旁:

    “怎么?羡慕她?”

    陆妍脸色大惊,慌忙摇头说:“没有,我只是诧异……”

    “没什么好诧异的。”那人冷笑说:“我在五洲战场,故意传播了一些对自己不利的消息,下面的人便要蠢蠢欲动了。”

    “正好一个个收拾过去!”

    陆妍将头,埋到了最低处。

    哪怕高傲如她,在这一位面前,也只能沦为蝼蚁。

    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名。

    有时候他会化身为雅典娜。

    但更多时候,人们茫然地高呼着他的名字:云州智脑。

    ……

    大罗山。

    斩断枷锁的阿青冲着韩乐步步紧逼。

    韩乐身前,三件法器悬浮而起,自动护主。

    除荒铃。闷棍。煤油灯。

    三大法器在大罗山似乎显得额外活跃,仿佛如鱼得水,然而在阿青强大的气息面前,仍然显得有些单薄。

    “徒劳的抵抗是没有意义的。”

    “放手吧,别给自己增加痛苦了。”

    阿青劝到。

    她手握金刀,宛如天神。

    然而韩乐却摇了摇头。

    他一把抓住了短棍,面容严肃:“总是要试试看的。”

    “再者说,我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他的目光,看向了阿青的背后。

    在那里,无数白骨仙人,翩翩起舞而来。

    有一位老僧,也喊着佛号,踏空而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