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五十一节 钥匙
    黑手的降临,出乎术士们的预料。

    但这并没有打消术士们营救伟大的王的念头。

    在黄衣人的呼唤下,大量的术士上前,开始贡献自己的诅咒之力。

    就连黑熊精也不例外。

    幸好韩乐溜的快,否则就要当场显形。

    他躲在暗处,默默地看着那些术士,无私地奉献着自己的诅咒之力,试图为阿布纳索尔减轻那么一点点的痛苦。

    至少这一刻,他们是有信仰的。

    这么一群人,真的如传说中那样邪恶么?

    韩乐心中默默摇头。

    他看着那黑熊精憨厚的背影,心中暗暗有了决定。

    他准备离开这里。

    关于十夜丘陵的事情,他已经了解了大概。

    接下来,他唯一感兴趣的就是大罗山了。

    只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一个和他一样,并没有上前贡献自己的诅咒之力的人!

    那人一身夜行衣,脸上居然还蒙着黑色的面纱。

    “韩二!”

    韩乐心中一紧,默默跟了上去。

    ……

    距离熔炉不远处的一座山峰上。

    六个衣着靓丽的男女战争那里,眺望着下方的盛况。

    “啧啧啧,真是令人感动的情谊啊。”

    “虽说是异端,但起码这份人情是真的。”

    一个穿着红色裙子的女子啧啧道:“为了阿布纳索尔,这群人都愿意去死吧。”

    另外一名面色冷傲的男子冷笑说:

    “不过是被术士之王洗-脑了的一群无知者而已。他们哪里知道什么是正义,什么是邪恶?”

    “当力量没有了约束,灾难就会降临。当初正是他们这群术士乱用力量,才招致了九大荒兽的降临。”

    “阿布纳索尔想要将功折罪,哪有那么简单的事情。”

    第三个抱着琵琶的女子说道:“云儿说的不错,阿布纳索尔包藏祸心,我们可不能让他们轻易得逞了。”

    男子的脸色很僵:“都说了很多次了,别叫我云儿。我有全名。”

    “哈哈。”一个一直在一旁看好戏的高瘦男子幸灾乐祸地说:“冷云,你就别摆谱子了,三姨是喜欢你才喊你云儿的,你看三姨什么时候这么喊别人过?”

    “好了好了,大家也别吵这些东西。”

    为首的人,乃是一个穿着黑色军装的男人。

    他冷冷地看着那熔炉里挣扎的黑影道:

    “这次的战斗,只能胜利,不能失败,否则,云州大陆便有可能要笼罩在术士们的阴影之下。”

    “如今我们六大传奇出手,但仍然不够保险。云州智脑本尊在五洲战场遭遇了巨大的麻烦,我们必须替他排忧解难。”

    “那只手,最多只能压制阿布纳索尔十天半个月,真正的决战,恐怕还是很快会来临的。”

    “不过在雅典娜到来之前,我们只需要观望,任何人都不允许出手,明白了么?”

    其余五人纷纷点头。

    恐怖的曲境之力,在山峰之上一闪而过。

    六大传奇。

    这样的阵仗,恐怕熔炉附近的术士们,是根本没有想到过的。

    不过哪怕他们想到了,他们也不会放弃。

    因为,熔炉里的那个男人,是他们的信仰。

    所谓信仰,便是要用生命去捍卫的东西。

    宁死不弃。

    ……

    十夜丘陵的另外一个角落里。

    痛苦的咆哮声从远方传来,哪怕在这山清水秀的小山谷里,也能清晰听见。

    十夜丘陵当然不会有如此美景。

    这里其实是一个小小的曲境。

    曲境里的东西很简单。

    一个温暖如春的小山谷,一栋小平房,小平房带着一个院落,院落里有很多流浪猫。

    流浪猫懒洋洋地趴在石桌上,桌子上还摆着一副凌乱的象棋。

    山谷外,两个女子款款走来。

    “没想到你还能找到这里来。”

    “真是小看你了。”

    院子里,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来,似乎有气无力。

    陆妍有些诧异地看了一眼阿青,不过什么话都没有说。

    对于这位前任的龙城圣女,她心中其实有太多的好奇和警惕。

    一方面,她很羡慕阿青能够拥有自己独立的思维和人格,这些日子以来,她渐渐感受到雅典娜已经在融合自己的意志力;而另外一方面,她则被赋予了监视阿青的任务。这次神兵出世,阿布纳索尔即将复活,阿青才是最重要的角色。

    但是面对即将出世的阿布纳索尔,阿青居然没有和那传奇六人组一同前往古战场,而是选择了在这个时间点,找到了这么一个奇怪的地方。

    对于陆妍来说,这一切都是很古怪的。

    更古怪的是,阿青之前还联络了韩乐。她到底想要做什么,陆妍真的是不知道。

    她只能一路乖乖跟着看着。

    山谷里居住着谁,她也是分毫都不清楚。

    阿青大大方方地走进了院落里。

    院子里,其实只有一个正抱着流浪猫的老婆婆。

    “秦舒,好久不见。”

    她随意地坐下。

    一只黑猫似乎受了惊,连续后退,最后躲到屋檐后面去了。

    老婆婆淡淡地说:“你吓着我的小宝贝了。”

    阿青耸了耸肩:“我要云州地脉的钥匙。”

    “不在我手里。”老婆婆说。

    阿青冷笑说:“你是云州守护,你丈夫死后,云州地脉的钥匙就被转给了你。”

    “你现在居然告诉我不在你这里?”

    老婆婆平和地说:“都说了,不在我这里。”

    “又或者,你想打架吗?”

    阿青的脸上浮现出严肃的神色。

    旋即她微微一笑:“那打扰了。”

    “我知道你秦舒从来不撒谎,既然钥匙不在你手里,那么一定在韩乐手里了,对么?”

    秦婆婆的眉头微微动了动,旋即平淡地说:

    “阿喵,送客。”

    一只胆大的白色的猫儿,跳了出来,张牙舞爪地威胁阿青。

    阿青转身离开。

    陆妍目睹了一切。

    两人离开了曲境。

    她才忍不住问道:“云州地脉是什么?还有那个什么钥匙,为什么又和韩乐扯上关系了?”

    阿青笑的很灿烂:

    “我怎么知道?”

    “说不定他就是传说中的主角呢?什么事儿都能掺一脚?”

    “不过这件事情,可不是那么好掺和的。”

    “弄不好,会死人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