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四十九节 荒兽之王!
    在小柔的掩护之下,韩乐顺利地混入了那术士们的聚集地之中。

    在外围观察的时候,他还不觉得这些术士能成多大的气候。

    只是在里面转了一圈之后,韩乐心中才暗中吃惊!

    十夜丘陵,居然聚集着如此之多的术士!

    要知道,生活在城市里的人的认知里,这个世界上术士极少,有,也是传说。

    现在想来,但凡敢在城市周围露面的术士,都被云州智脑给消灭了。

    而十夜丘陵,则是一个例外。

    因为这里是术士的地盘。

    强大如宇宙之脑,也只能派遣军队驻守这里。

    ……

    韩乐在人群中随意穿梭着。

    他有些诧异于这些术士们的表现。

    因为有过人鱼公主和樊虚的接触,在韩乐的眼中,术士往往都是阴暗无比,戾气很重的存在。

    但是一圈下来,他发现类似黄衣人这样的术士非常之多。

    甚至术士群体中,只有极少数一部分人性情古怪,戾气很重。

    其余人,似乎并没有受到荒之力影响的样子。

    “难道是我先入为主,被偏见影响了吗?”

    韩乐心中带着这样的疑惑,在一个临时搭建的小茶馆里坐下。

    茶馆提供免费的酒水,显然是十夜丘陵的术士早有准备。

    外面的临时帐篷也是如此,只要是术士,都有资格挑选一顶。

    对于术士们来说,这一次十夜丘陵的神兵出世,似乎是一件大事件。

    茶馆里,许多术士们滔滔不绝地讨论者。

    到了这一刻,韩乐才意识到自己之前的认知究竟有多么肤浅。

    ……

    刚刚在山岗上眺望的时候,韩乐觉得这附近的术士也不会很多,最多几十个人。

    事实上,那只是人形态的术士!

    到了里面之后,他才发现,很多术士都舍弃掉了人类的形体。

    类似樊虚那样,使用血肉融合之术,将自己的灵魂和某些植物或者动物融为一体,从而获得更高的寿命,似乎是这群术士常用的手段。

    比如现在,韩乐桌子旁边就坐着一头两人高的黑熊。

    这家伙看着气质非常凶狠,但是其实却是一个憨厚可爱的话唠术士。

    韩乐还没和他聊几句呢,他就把自己的老底全部搭出来了。

    这让韩乐对术士这个群体,有了重新的认知。

    ……

    “哎呀,韩老弟呀,你估计一个人在东海待久了,孤苦伶仃的,都不太会说话了。也是当年的惨案过后,你们东海一脉受损最严重,你一个人日子过得苦些也是自然。但千万要保证心境平和啊,我们术士最忌讳心境出问题,否则就很容易变-态……”

    “像我这样多说说话呀,做一只开朗的黑熊精,多好。”

    黑熊精喝着啤酒,嘴巴上的绒毛满是泡沫。

    韩乐只能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这家伙,还真是把自己当黑熊精了啊?而且还是一头自来熟的黑熊精。

    不过也好。

    这正中韩乐下怀。

    这么多术士聚集在这里,难道真的是想要释放那头曾经肆虐云州的荒兽,祸害一方吗?

    但是从黑熊精这家伙的状态来看,不像啊?

    他必须打听清楚。

    韩乐的套话功夫自然是非常到位的,他只是不动声色地抛出几条线索,黑熊精居然就直接上钩了。

    这让韩乐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这家伙,也太实诚了吧?

    不过他自己并非心存歹意,只是想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于是他屏住呼吸,细细倾听。

    ……

    在黑熊精的描述中,这一次沉睡的术士们受到伟大的王者阿布纳索尔的呼唤,从云州大陆四面八方赶过来,是为了复兴术士之道,并且揭穿一个惊天的大秘密!

    这个秘密,韩乐自然不难猜出来。

    在黑熊精的描述中,一切反了过来。

    云州智脑,才是幕后黑手!

    “当年大罗山的人为虎作伥,放任自己酿下的巨大祸害暂且不说。那个从青铜门里出来的怪物,居然自命为神,将人类圈养起来,并且听命于它!”

    “快一百年了啊!它要的信仰之力,应该也足够了吧。”

    “幸好,王上的准备也做的充足了。”

    黑熊精愤慨的说:“虽然我现在已经是一头黑熊精了,但是我曾经也是一个人类啊!”

    “看到昔日的同胞被蒙在鼓里,我真的是胸中有万千愤懑无法发泄啊!”

    韩乐心中诧异,这黑熊精看上去还像个诗人。

    他故意试探了几句。

    得到的信息却出乎预料的多。

    在黑熊精的口中,青铜门的出现,早于神兵界的出现!

    而且人类先民探索青铜门的过程中,其实是有术士的参与的。

    没有术士的帮忙,根本不可能有人活着从青铜门后面回来。

    只不过术士们也没有猜到,他们竟然带回来一个真正的怪物!

    那个怪物,自称云州智脑,说要保护人类。

    它能够生成一种名为粒子屏障的东西,保护人类不受荒兽入侵。

    然而伟大的术士之王却识破了它的阴谋。

    它认为,云州智脑的存在是不合理的。

    粒子屏障的力量并不强大,为何能克制荒兽?

    “这事情其实咱们都知道吧。”

    黑熊精叹气说:“荒兽的力量那么强大,连曾经的热武器都无法伤害他们。”

    “一道奇奇怪怪的粒子屏障就能阻止荒兽入侵,呵呵呵……”

    “原因当然只有一个:所谓的云州智脑,就是最大的荒兽啊!”

    这个回答,让韩乐浑身通体冰凉!

    云州智脑,是最大的荒兽!

    黑熊精随意吐出来的话,却让韩乐脑海里掀起滔天巨浪。

    荒兽不敢进攻粒子屏障,不是因为云州智脑的强大,而是因为,它才是暗中统治一切荒兽的存在!

    这个时候,韩乐忽然想起来,当初琉璃遇到自己的时候。

    自己手上的那张黑卡,是阿青给他的。而琉璃,却因为那张黑卡,对自己青睐有加。

    这样想来,黑卡的主人,极有可能就是云州智脑,而琉璃作为荒兽,自然对荒兽之主非常亲近!

    “云州智脑是荒兽之主!”

    这样的观念,在整个术士群体之中,居然是一个类似公认的观念。

    所有人都认可这个说法。

    因为这个说法,是伟大的王者阿布纳索尔提出来的。

    他是黑暗时代人类中最闪耀的星。

    在术士们的眼里,他就是真正的王,没有人会质疑他的说法。

    所以,今天这些术士们聚集在一起,就是为了谋划一场革命。

    古神兵出世,是一个契机。

    他们将迎来伟大的王的复苏,然后推翻云州智脑!

    ……

    韩乐在酒馆里待了大半天,收集到的信息传出去,足够炸裂任何一个城里人的三观。

    也就是韩乐是穿越者,他连穿越都能接受,当然也能理解这种世界观。

    总而言之,在黑熊精的口中,故事完全是另外一个版本。

    当初的黑暗时代,的确有九大荒兽肆虐云州。

    大罗山的人,也的确在最开始的出了力。他们从神兵界中找到了九大神兵,分别用来镇压九大荒兽。

    在那之后,大罗山的人便隐退了。

    这一点,和阿青说的类似。

    但是之后的剧情走向就不一样了。

    在黑熊精的口中,青铜门出现了,阿布纳索尔派遣手下最强大的术士率领守护者家族们,进入青铜门之中,寻找异世界的力量。

    只是他们带回来的,却是一个怪物!

    那个怪物一开始迷惑了术士和先民们。

    他以保护者自居。

    然而事实上,在这个过程中,阿布那索尔发现,它居然在腐蚀古神兵的封印!

    九大古神兵,或多或少都受到了它的影响。其中最严重的,就是靠近龙城的这一件古神兵。

    等到术士之王发现不对劲的时候,这古神兵已经彻底被邪化了。

    它变成了邪兵,开始吞噬着人类的生命。

    术士之王联手大罗山的人封印了其余八大神兵。

    但是这件神兵,已经变成了邪兵,他没有办法了。

    关键时刻,他只能使用不成熟的咒法,将自己和那头荒兽夏融为一体。

    幸运的是,阿布纳索尔成功了,他真的做到了!

    他找到了控制荒兽的办法,这一点,就连荒兽之王云州智脑都没有想到。

    云州智脑开始暗中发力,它率先在人群中提出了战歌的规则然而事实上,战歌之道,最早是术士们发现的。

    阿布纳索尔认为,战歌法则太过繁琐,不够精简。他应该能找到一条将战歌精简化,配合术士的咒语,进而创造出一个最强人类职业的道路。

    但是他来不及这么做了。

    彼时,迷惑了大多数人类的云州智脑已经在云州建立各大城邦。

    其中最为标志性的,就是十二主城。

    它的力量空前绝后的强大。

    它一边针对术士下手,一边控制着腐化的古神兵,屠杀着无辜者的性命。

    术士之王带领着平民们战斗。

    那场决战,就发生在这里。

    那些和邪兵战斗的先民,他们的尸骨就埋在了这里。

    所以这里,被术士们视为圣战之地。

    这里,也是他们的复苏之地!

    “王,要醒了。”

    夜幕下,所有术士都看着那巨大的熔炉。

    熔炉里,一个巨大的黑影,正在缓缓苏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