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四十八节 神兵邪兵?
    很难想象。

    在十夜丘陵这样的地带,居然会有这么大一座坟场!

    在常人眼里,这里只不过是一座绵延不断的群山而已。

    很容易被人忽略。

    但是在小天眼的扫视之下,每一个山头,都是一个坟包!

    那起起伏伏的地形,分明是一个个坑洞。

    韩乐能感受到,这里死了很多人,很多很多!

    有些尸骨,甚至没来得及埋葬,就被抛弃在路边。

    有的人运气好,还能占据一个坑洞。

    而能够拥有独立的墓穴、甚至墓碑的,那是少之又少。

    韩乐表情沉重。

    他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但这里一定是人类先民决战什么恐怖生物的地方。

    “当初荒兽肆虐云州,大罗山的人用古神兵封印了荒兽。”

    “云州智脑,也为这个世界带来了和平。毕竟荒兽是惧怕粒子屏障的。”

    “作为一名地球人,我对云州智脑的屏障保护,向来有一种天然的抗拒感。毕竟对我来说,自由才是最重要的。但是现在想想,对于那些普通人、那些手无寸铁的普通人来说,能够生活在云州智脑的保护之下,已经是非常幸运的事情了吧?”

    韩乐心中忽然有些感慨。

    此地的死气太过浓郁,甚至有些影响了他的心境。

    从一开始,他就对云州智脑抱有敌意。

    但是当他看到这么多尸骨和墓穴的时候,他忽然有了另外的感触。

    或许在云州智脑的庇佑之下,人类就像被圈养的生物。

    但很多人,他如果愿意被圈养呢?

    从出生,到死亡,一辈子都不会迈出离开粒子屏障的那一步,似乎也不错。

    至少,不会像古代的先民那样和荒兽惨烈地搏杀着。

    韩乐没办法揣测那些先民们在战斗的时候,是抱着怎样的信念和荒兽搏杀的。

    他甚至都不敢想象,这一场战斗,他们是否是自愿的他们或许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保护自己的后代,想要为人类的延续做出最后的努力罢了。

    说到底,他们也是一群别无选择的可怜人。

    云州智脑的出现,至少让人类延续了下来。

    他做的一切不一定都对,但至少,在很大程度上保全了人类。

    这一点,韩乐必须得承认下来。

    ……

    他走过无数墓穴。

    终于找到了一个有墓碑的。

    墓碑上的字迹很模糊,韩乐只能勉强辨认一下,而且用的很古代的语言,身为太安一中超级学霸的韩乐,也只能勉强读懂:

    “豹氏部族族长宁天心携族中子弟一百六十九人,皆战死于此,邪兵不除,天下不宁……”

    后面的字迹,依然看不清楚了。

    然而单单的这一行字,韩乐便已经有些震惊了。

    邪兵不除,天下不宁?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韩乐的思维很快。

    他的脑子里,瞬间闪现出了数十种可能性,但接近真实答案的,只有一种。

    阿青口中的古神兵,有问题!

    按照阿青给的地图,所谓的神兵界入口,距离这座巨大的坟场其实并不遥远,但在她的地图上,根本没有这座坟场的标注!

    这意味着什么?

    韩乐不相信,像阿青那样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怪物会不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神兵邪兵?

    这是一个问题。

    韩乐并没有立刻做出决定。

    他在坟场四周围徘徊了很久,将那些有字迹的墓碑全部抄了下来。

    最终,他总结了一下。

    这里战死的先民,以当初的十二守护氏族为首,起码死了数万人!

    数万人,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在浩劫过后,人类先民存活下来的数目本来就是少之又少,每一条人命特别是每一个女性,都关乎着人类是否能延续下去。

    数万人吶!

    韩乐很难想象那么多尸骨摆在这里的场面。

    在这个过程中,韩乐不仅受到了很大的精神冲击,还发现了两个疑点。

    第一个疑点,自然就是关于神兵邪兵的说法。

    在阿青的描述中,古神兵是正义无比的,是大罗山的人从神兵界中专门锻造出来,克制九大荒兽的。

    但在这些死去的人的墓碑上,却明确显示,他们是和邪兵战斗的时候死去的。

    有一块墓碑上甚至提到了,大术士阿布纳索尔为了镇压邪兵,使用了禁术,牺牲了很多。

    这个说法,就和阿青说的完全相反了。

    到底相信谁?韩乐不知道。

    但从石碑的角度来看,当年书写墓碑的人心中应该是心怀悲愤的。

    他们可能真的没有撒谎。

    那么当年,九大荒兽、九大神兵、大罗山、术士还有云州智脑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故事?

    阿青在这个故事里,又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她想要带自己去所谓的神兵界、大罗山,获得所谓的大机缘,是真是假?

    她说当年张天柏失败的原因是因为他并非来自大罗山,只不过是单纯拥有第二脑域而已,这个说法,是不是也是她随口伪造?

    韩乐心情很沉重。

    他忽然觉得,他此前的认知,可能要重新被推翻了。

    这个世界,还有很多他没有了解到的东西。

    他必须独自前进。

    在这条路上,他或许会很寂寞,他只有一个人。

    “不管怎么样,神兵邪兵,等到他出世的时候,自然会清楚。”

    “我还是先找到韩二再说。”

    韩乐整理思绪,顺着小天眼捕捉到的微妙痕迹,一路深入。

    他能明显感觉到,这座群山附近,被人布置了神秘的扭曲曲境。

    普通人,甚至大乐师经过此地,都会毫无知觉,绕过这座山脉之后便会离开。

    但是韩乐凭借小天眼找到了入口,自从走进坟场的那一刻,他就深入了这片神秘的土地之中。

    前方,灯火通明。

    一座高高的黑漆漆的建筑物出现在韩乐的眼帘之中。

    一顶顶临时帐篷围绕着那座奇怪的建筑。

    最外围,很多类似爬行者的衍生物围绕着那里。

    “好多人?全部都是术士么?”

    韩乐心中一凛。

    他能感觉到,他要找的那个人,就在这里面。

    韩二……和术士扯上关系了?

    韩乐深吸一口气。

    不管怎么样,他必须找到二公子,当面问清楚情况。

    在此之前,胡思乱想都是无意义的。

    他观察了一会儿,发现四周围不断有人过来,在遇到衍生物封锁线的时候,总会有一个穿着黄色衣服的人类过来检查。完成检查之后,便可以进去了。

    “这么多术士聚集在这里。”

    “十夜丘陵果然要搞一个大事情。”

    韩乐犹豫了一下,召唤出了小柔。

    “帮我一个忙。”

    ……

    黑暗之中,唯有巨大的熔炉散发着恐怖的热量。

    黄衣人有些惆怅地看着那座巨大的熔炉。

    他知道,很快的,这个地方会发生一件大事。

    他最崇拜、最关心的那个人,即将出世。

    只是,他心中多少有些不宁。

    尽管那个人的门徒已经从云州大陆的四面八方都赶回来了。

    这次行动,关乎术士是否能够给复兴,关乎他们能不能拆穿那个正在缓慢腐蚀着云州大陆的伪神的真面目。

    他没有信心。

    和其余那些自我封印多年的术士们不同,他是一直活跃在外界的。

    这些年,他在云州各地行走,甚至去过恐怖的五洲战场,见识过其他大洲的恐怖人物。

    他深知云州智脑的恐怖。

    阿布纳索尔的确很伟大,但他始终只是一个人类。隐忍了将近一百年,他会成功吗?

    他看着熔炉里熊熊燃烧的烈火,心里并没有底。

    就在这个时候,前方的衍生物发出异动。

    “又有人来了吗?”

    “不知道是哪一脉的后人。”

    黄衣人走了过去。

    来者是一个少年,他的脸色很冷:“东海来的,这群小鬼不认得自己人吗?”

    上来就是咄咄逼人。

    黄衣人眉头一皱,他能感觉到少年身上陈腐的气息,这种家伙,看着年轻,其实估计不知道活了多少年了。

    脾气这么大,一看就知道不懂人情世故,估计是自我封印多年,在阿布纳索尔的召唤下才醒过来的吧?

    黄衣人平静地说:“阁下很面生,东海一脉的术士我都见过,包括柔公主大人。阁下是哪一位呢?”

    “我姓韩,别的东西,不需要你知道。”韩乐强势无比地说道:“快给我让开。”

    黄衣人眉头一皱:“我需要你证明……”

    下一秒,他的身体有些僵硬了,恐怖的诅咒之力笼罩在他身体附近。

    韩乐语气森然:“证明?你不知道我一出手,就要人命的吗?要证明,还是要你命?你自己选。”

    黄衣人深吸一口气,轻轻拍了拍衣袖,那些诅咒之力顿时消散了。

    韩乐的脸上露出了非常到位的惊讶和敬畏的神色:“你……”

    “阁下还是谦逊点好,既然是客人,我不与你计较。”

    黄衣人淡然道:“但是下一次,我不会手下留情。进去吧。”

    韩乐装作灰头土脸的样子,忙不迭走了进去。

    走过黄衣人身边的时候,他还特意说了一句“有眼不识泰山”。

    黄衣人冷笑一声,没说什么。

    他行走云州多年,这种人见多了。

    术士之中,就是太多这种情商太低的败类,动不动就想杀人,才把这个群体名声弄得这么差。

    这次之后,必须要整顿一下了。

    他这么想着。

    而韩乐,却顺利了混了进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