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十四节 答案揭晓
    韩乐起身,是因为他觉得没必要耽搁太久。

    这一次淘汰赛,看的出来,另外两个学院都有所准备,无论是张文秀还是景鸿,都是非常强劲的对手。

    而考核的内容,也是相对简单的短章。

    短章这种东西,意味着门槛低,但是很难精通。

    毕竟很多乐师在离开低水准创作之后,已经不习惯创作短章了。

    短章的局限性实在太大了。

    甚至有些高级乐师,在创作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地控制不了时间,以至于很难在短章的限制中,将自己的实力表达出来。

    这一次组委会的考核,的确不能说有太大的问题。

    龙城的音乐学院,必定代表着整个云州大陆最顶尖的水平。

    乐师创作短章的水平虽然不能代表一切,但是却能展现出很多东西来。

    比如基本功、比如如何在极短的时间里施展自己的才华,又比如经验是否足够老练,乐师自身曲库是否充足等等。

    总而言之,当韩乐看到这个题目的时候,就知道了大概要怎么做了。

    至于他的对手,他其实不是很在乎。

    无论是景鸿,还是张文秀,亦或是其他什么人,韩乐都不在乎。

    在战歌这方面,他还从来没怕过谁!

    这种强大自信并不是单纯来自无垠曲库,而是这些日子以来,他战无不胜!

    所以他起身,是准备去完成这一次的考核。

    毕竟景鸿已经提交了一份短章,这证明他早有准备当然这并不能说明组委会的人泄题了,只能说像景鸿这样的老牌乐师,准备的非常充分。

    他本身,据说也是以短章而著称的。

    这次打着返校重修的名头涉及碧水学院的淘汰赛,显然是被碧水学院寄予厚望。

    韩乐的话,他只能现场弹奏一份短章,供云州智脑评分。

    只不过,有一个人却在韩乐之前。

    张文秀笑了笑:“让我先来吧。”

    “我的短章肯定没有景鸿那么厉害,只希望能比韩乐同学你强一点罢了。”

    她虽然话说的很谦虚,但语气之中,透露着一种高傲的味道。

    韩乐皱了皱眉,但觉得和一个女生这么计较也没什么意思,就随性地点了点头,又坐了下来。

    张文秀笑眯眯地离开了选手区,在裁判的示意下,进入了隔音的录制室。

    这是现场弹奏短章的规则。

    如果没有事先准备好的短章,就只能现场弹奏,然后供云州智脑评分。

    景鸿的情况,纯属特殊例子。

    其实在题目揭晓的那一瞬间,景鸿便已经胜券在握了。

    韩乐坐在选手区里,听着观众们的热议,对景鸿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此人乃是几年前碧水学院的一名乐师,不过很久之前就毕业了。

    景鸿还在学院区的时候,就以短章而著称了。

    他创作的短章,非常精炼,而且效果显著,有的短章,甚至比普通乐师的战歌还要强大。

    甚至因为景鸿的出现,龙城的乐师们改变了对短章的看法。

    在此之前,很多人都认为短章只是低级乐师用来练手的东西。

    但在景鸿出现之后,人们才意识到,短章也可以这么强大。

    可以这么说,在那段时机,景鸿是学院区的风云人物。

    他创作的短章芯片,在龙城卖的非常好。后来毕业的时候,据说进了一家专门销售短章芯片的公司。

    景鸿这两个字,对于学院区来来说,就是短章的代名词。

    主要还是因为,他有一首非常著名的短章,也就是这首《牧天歌》!

    牧天歌最早创作出出来的时候,云州智脑便给了足足八万九的超高评分。

    但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这些年,在景鸿不断完善的情况下,牧天歌变得更加精炼和强大。

    今天景鸿拿出来的,显然就是最后的完整版,也是碧水学院的杀手锏。

    虽然观众们很不齿这种事情,但是这首短章,被称为“最强短章”应该是没问题的。

    三大吊车尾学院淘汰赛的战歌部分,似乎因为景鸿的出现,而彻底失去了悬念。

    接下来,他们只需要关注韩乐和张文秀,谁能在这个环节获取更多的积分就是了。

    “好在今年的淘汰赛积分规则有了变化,不然单单一首牧天歌,就足以保证碧水学院的席位了。”

    “剩下来那个席位,树人学院和七七学院必定要抢个头破血流!”

    “我怎么有种阴谋的感觉,碧水学院是不是事先知道考的是短章,所以把景鸿请回来了啊。”

    “你也不能这么说,景鸿是碧水学院少有的优秀毕业生,他虽然以短章著称,但并不是只会短章,估计是碰巧,运气吧。不过我也挺看不起碧水学院这种行为的,景鸿都几岁了,还特么返校重修,不过这小子长的确实嫩,有他在,碧水学院接下来几年,都和保级无缘了。”

    因为众人没有办法听到录制厅里的情况,所以只能百无聊赖地聊着天。

    淘汰赛本来就是不是什么观赏性极强的娱乐节目。

    对外开放,也只是组委会一种接受外界监督的态度而已。

    只不过看到今天观众这么多,组委会的人心里第一次出现了“为什么没有卖门票”的后悔。

    ……

    “我听说,你很擅长魔曲的创作,就是那种,可以蛊惑人心的力量。”

    景鸿托了托眼镜,有些好奇地看着韩乐:

    “不知道以后能否多多交流一下?我对那种战歌,也很好奇。”

    韩乐笑了笑,不置可否。

    魔曲的事情,他现在心里始终有些警惕。

    毕竟这事儿和入魔有关系。

    他来龙城,这么低调,也是有这个原因。毕竟阿青和陆妍虽然帮忙隐瞒了很多事情,但龙城是云州智脑脚下,天知道自己创作的战歌会不会被挑出毛病来。

    只不过在树人学院这么多天,韩乐渐渐感受到了一种不一样的气氛。

    这里的乐师们在战歌创作方面,似乎并不像他想象中那样,循规蹈矩,只知道遵守云州智脑的法则。

    他们同样也会开发一些奇怪的战歌。

    只不过没有华清市那么极端罢了。

    关于入魔的情况,乐师们虽然极少讨论,但谈及此处,很多人都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态度。

    比如景鸿,算是龙城正儿八经的乐师,擅长短章,但对所谓的魔曲,也是好奇多过警惕。

    这让韩乐不由怀疑,龙城攻打华清,所谓的入魔,只不过是一个借口。

    华清人是剑走偏锋,非常极端,但至于直接一棍子打死么?

    谁都揣测不了云州智脑的心思。

    但身怀星火的韩乐却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

    “如果说,华清人这些年一直在开发星火,那么被云州智脑感受到了,出现了危机感,这才编造借口,攻打华清,也是说的过去的事情。”

    “只不过这样的话,那阿青岂不是在吓唬我?”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历?我都来龙城这么久了,为什么不出来见见我?”

    韩乐心头疑惑很多。

    尽管如此,关于魔曲,他还是尽量少涉及。省的自己变成焦点。

    曲沐枫强行给韩乐安了一个魔曲之王的名头,已经让韩乐非常火大了。

    在这万众瞩目下,他今天当然不可能拿出类似的魔性战歌事实上,就算韩乐拿出那样的战歌,多半也不是景鸿的对手就是了。

    ……

    “怎么?不愿意?”

    对于韩乐的冷漠态度,景鸿露出一丝不爽之色。

    对于他这样成名已久的乐师,难得对一个年轻后辈和颜悦色,这家伙居然一副高冷的样子。

    这让他心里多少有些不爽:“还是你觉得,你或者张文秀的短章,还能超过我的牧天歌不成?”

    韩乐撇撇嘴:“总要试一试。”

    此言一出,景鸿顿时失笑:

    “我之前一直听说你是一个很狂妄的年轻人,没想到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狂妄。”

    “你难道不知道,云州智脑对短章的最高评分限制就是十万分么?”

    “牧天歌这个分数,我可以负责任的说,最近十年内,不可能有人超过了。”

    “所以,如果你们树人学院想要保住自己的席位,多半要在武道方面下功夫了。”

    这一段话,他说的非常响亮,整个音乐厅里的人都听到了。

    众人虽然有些错愕,向来低调的景鸿为何会这样对韩乐说话,但看到他的脸色不虞,便知道多半是韩乐招惹到了景鸿。

    他们虽然对景鸿的态度有些不爽。

    但对他的话,还真没什么意见。

    景鸿说十年内没人超越他,还是一个谦辞。

    以牧天歌的分数,除非出现超级天才,而且是专精于短章多年,否则基本上不可能有人超过这个记录了。

    毕竟,短章在乐师界仍然是小众作品。

    景鸿之所以这么有恃无恐,一方面他的确擅长短章,而另外一方面却是,真正的天才,不会把太多精力放在短章方面的。

    别说十年内了,可能五十年、一百年内,牧天歌都会保持“最强短章”的名头,不会变!

    这是景鸿的看法,也是在场所有人,包括组委会的人的看法!

    当然不是韩乐的看法。

    他懒得和景鸿废话。

    好在就在这个时候,张文秀从录制厅里走了出来。

    她看上去心情不错,虽然消耗了一些魂力,但是估计战歌弹奏的结果让她挺满意的。

    果不其然,很快的,大屏幕上就浮现出全新的数据

    七七学院,《光与火》,创作人:张文秀。

    云州智脑评分:八万九千七百分。

    ……

    这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数字了。

    张文秀并非是景鸿那样,返校重修的乐师,她是夏樱学院去年的首席生的有力竞争者,因为一些特殊的缘故,居然在毕业前夕转校到了七七学院。

    当初她转校的时候,还闹了一点风波,人们就很诧异她为何要放弃光明的前途。

    但当她今天出现在淘汰赛现场,大家就心知肚明了。

    七七学院肯定和张文秀达成了一些协议。

    让这位优秀的乐师转校,帮助他们保住席位。

    事实上,张文秀今天的表现也非常出色。

    那首光与火,肯定不是她现场创作的战歌,但就算是之前的存活,能在修改之下,达到这个分数,已经是很强了。

    “不愧是夏樱学院首席生的强大竞争对手。”

    “张文秀可惜了啊,如果不是景鸿在,肯定是横扫一切了。”

    “也没什么问题吧,毕竟七七学院也不知道碧水学院能找回景鸿,张文秀的存在,也可以保证他们至少是前二的席位。”

    观众们热烈的讨论着。

    没有人关心树人学院的情况了。

    因为没有人相信,韩乐能创作出超过景鸿哪怕是张文秀的战歌。

    张文秀本人更是骄傲无比地看着韩乐。

    她对景鸿没什么看法,毕竟是老牌乐师,她打不过很正常。

    但是韩乐。

    她必须要将其踩在脚下。

    否则她的名声就要毁于一旦了。

    她可是夏樱学院的高材生。

    七七学院那群领导是像请菩萨一样把她请回来的。

    打不过景鸿,没有问题,但肯定要碾压韩乐。

    “树人学院,我们恐怕要说再见了。”

    她看着韩乐走进录制室的背影,笑嘻嘻地说着。

    韩乐停了一下,回头看了她一眼,淡淡地说:

    “急什么。”

    说完这一句,他不再理会明显是蓄意挑衅的张文秀和一脸不爽的景鸿,走进了战歌录制室。

    ……

    第三音乐厅里。

    很多人已经准备退场了。

    在他们看来,今天的比赛的确没啥看头。

    景鸿的出现,意味着碧水学院已经锁定了一个名额。

    而张文秀的出色表现,则是可以彻底断送树人学院的前途。

    张文秀之前说的那句再见,虽然有挑衅的意味,但也是事实。

    这个世界,始终是强者为尊。

    尽管大家都看不惯两大学院为了保级而做出的龌龊行为,但他们赢了,这就是事实。

    而韩乐和他的树人学院,尽管令人同情,但也只是同情而已。

    弱者只会令人同情,但同情改变不了命运。

    ……

    “走吧走吧,没啥好看的。”

    一群穿着夏樱学院制服的学生嚷嚷道:“张文秀学姐的表现一如既往地强势啊,韩乐没戏了。”

    “是啊,当初我还因为她的转校而错愕不已呢,不过她反正也到毕业季了,转校也没什么。”

    “往年的淘汰赛,也有类似的情况发生,只不过没有碧水学院和七七学院这么夸张罢了。一个让成名乐师返校重修、一个让夏樱学院的首席级别的乐师转校。啧啧啧,我怎么感觉,那两个学院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能量啊?”

    有人却是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但不管怎么样,这些事情始终在组委会的默许下进行的,只要没人提出质疑,淘汰赛就会安稳进行下去。

    夏樱的人已经准备走了。

    但是角落里的曲沐枫却留了下来。

    他的脸上有些忐忑,又有些期待。

    他身边一个年长的男子不由笑道:“沐枫?你不会真的觉得,那个韩乐有本事超越张文秀吧?”

    曲沐枫面色有些古怪。

    他略一沉吟:“你们认识曲巫吗?”

    那男子诧异道:“曲巫?学院区大名鼎鼎的超级天才,也是超级变态,当然认识,怎么了?”

    “曲巫,是我们曲家本埠的人。”

    曲沐枫咬着嘴唇,眼里闪着光:“他在白莲榜的pk中,输给了韩乐,而且还丢掉了自己的性命。”

    那男子大吃一惊,其余的夏樱学生,也露出了惊容。

    “我草,真的假的?”

    “我还以为你之前吹嘘韩乐,不过是为了抬高自己呢。”

    “这个韩乐,真的是什么魔曲之王啊?”

    众人围绕着曲沐枫,想要打听更多的八卦。

    曲沐枫却有些心烦意乱。

    他对韩乐的心情很复杂。

    一方面,韩乐羞辱了曲家的尊严,他作为曲家人,自然不舒服;另外一方面,韩乐又让他感到敬畏。

    他在韩乐面前,从一开始的极度自卑到后来的极度自傲,都是那种复杂的情绪在作祟。

    魔曲之王的名头,当然是他透露的。毕竟九色莲花池的事情不是假的。

    他很希望,韩乐输掉这场比赛。

    这样的话,他虽然会被打脸,但是他心头的一个结症也能放下了。

    韩乐,并不是自己印象里那么强大。

    这里是龙城,比韩乐厉害的人很多。

    自己也会在夏樱学院里接受培训,不断进步,然后超越韩乐!

    这是曲沐枫心里的念头。

    但是那是在韩乐输掉这场比赛之后。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结果了。

    其余人看到曲沐枫这幅样子,也不好再多说。

    尽管很多人退场了,但夏樱的人选择留了下来。

    他们想要看看,这个韩乐,是不是真如曲沐枫所说的那样可怕。

    他们之间,甚至都开了几个小赌注。

    一切,都等答案揭晓。

    ……

    十分钟后。

    第三音乐厅侧门,韩乐插着口袋,快步走了过去。

    保安有些诧异:“谁?”

    “学生。”

    韩乐出示了一下自己的身份:“走了。”

    “不看结果啦?听说今天的淘汰赛很精彩呢。”

    保安检查了一下,便放韩乐走了。

    “不看了,没啥好看的。”

    韩乐笑了笑,离开第三音乐厅。

    下一秒,音乐厅里,爆发出震天响的哄闹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