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一百一十二节 离去【卷终章!】
    二月份的太安市,仍然显得有些寒冷。

    似乎是受到了华清那边暴风雪的影响,今年的冬天,似乎也额外的迟滞一些。

    然而中央广场的广告牌却不受严寒地播放着最新的广告。

    那人来人往的行人偶尔抬起头,露出会心的笑意:

    “韩乐的笑容终于不那么僵硬了啊。”

    “是啊,银鲨键盘,你值得拥有,听说这爆款在咱们太安乐师界,已经是人手一份了。”

    “别说键盘了,周边才是卖的最好的吧?我家闺女都买了三个了,我看上去没啥区别啊,她非得跟我科普限量版、签名版和未来科幻版的区别……”

    众人善意地讨论着那刷屏的广告。

    罕见的没有任何反感。

    因为就在最近,太安流出了这么一个消息。

    韩乐要走了。

    这一次,是真的走了。

    不是去海滨镇那种小地方当镇长,而是去龙城进修!

    以乐师的身份,拿着太安乐师协会的推荐信,去龙城的学院学习更高深的战歌知识!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大部分人都觉得有些可惜和留恋。

    不过仔细一想,这样才配得上韩乐的身份嘛。

    超级天才,确实不应该被埋没在小地方的。

    人们仔细回忆起来,韩乐这大半年走来,几乎把一些普通乐师一辈子能拿的奖项都拿完了!

    新芽榜,第一!

    青云榜,第一!

    青云榜副榜,第一!

    白莲榜,第一!

    单单在乐师界,他就做到了这么多奇迹。

    更别提有那韩乐的小迷弟,专门罗列出来的【韩乐打脸事件合集】,里面的那些事情,每一件拎出来,换成别人都足以震惊太安了。

    但是如果是韩乐的话似乎已经是很正常的事情了吧?

    人类其实是一种适应性很强的生物。

    仅仅过去了大半年,他们就已经忘记韩乐当初给他们制造了多少震撼和不可思议了。

    现在的韩乐,在他们眼里,就是奇迹的代名词,他做出什么事情,都不会有人觉得奇怪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人们才对刷屏的广告并不反感。

    因为这是韩乐为鲨鱼公司拍的最后一组广告了。

    在这之后,他们想要看到韩乐,恐怕都有些难了。

    想到这里,有些痴迷韩乐的小女生忍不住哭了出来。

    龙城和太安如此之远,那里发生的事情,哪怕专门有人传递消息,也需要一个星期左右才能传到太安。

    韩乐一旦去了龙城,和他们,基本上就是两个世界了。

    想想,人类还真是渺小呢。

    当然,媒体朋友们是不会放过韩乐去龙城这种可以炒作的消息的,毕竟是最后一次,他们简直是放开了炒作,泪点和宣传齐上阵。

    人们在网络上也讨论的很激烈。

    当然,他们最关心的,还是韩乐能不能在龙城延续自己的奇迹。

    大部分人相信韩乐。

    但是仍然有小部分人,觉得韩乐此去龙城,前途堪忧。

    他们倒不是韩乐黑,只不过龙城的确是卧虎藏龙之地,很多曾经的天才,也在太安崔璨无比过,但是去了龙城之后,连个水花儿都没有冒出来。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残酷了。

    当年觉得自己远超身边的人的时候,世界就会让你看清,其实还有很多人,在你之上。

    只不过这一次,网络上的争论都是温和的,没有之前那种韩乐做什么事情,双方都要撕逼的惨烈情况。

    对此,韩乐也是第一次在网络上冒泡,并且留言。

    虽然只有一句,但是却足以让太安人沸腾,然后感动。

    韩乐说:

    “放心吧,不会给太安丢人的。”

    太安人顿时就放心了。

    韩乐,始终是咱们太安人吶。

    ……

    僻静的茶室里。

    男助理有些不安地推了推眼镜,不过在赵璇的意思下,他还是默默离开。

    “有什么想问的?”

    赵璇笑了笑,开门见山。

    韩乐来找她,自然是因为她是最聪明最容易沟通的那个。

    韩乐什么话都没有说,她便从韩乐的眼睛里看到了很多,于是开始自顾自道:

    “太安最近很平静,龙城和华清的事情让太安占了不少便宜,我这边,差不多也可以开始插手家族事务了。”

    “海滨镇和埋骨海湾,我可以帮你看着点,不过你那个小舅子到底能不能把这么大一份家业管理好,我可说不准。”

    “你给我拍的广告早就够本了,所以你也没必要一副欠我钱的样子,实在觉得亏欠,就把你人给我好了当然我是开玩笑,当初的喜欢早就变成崇拜了,我是一个很现实的人,像你这种变态,跟我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其实看你的装逼姿势就知道了。”

    “另外一位,估计也是死心了。从华清那边回来之后,她就直接收拾东西,去了柳城。苏家目前挺混乱的,和那位的离家出走也有关系,只不过柳城和龙城挺近的,我感觉她还是有那么一点点想法的,当然,都是说不准的事情。城里的四大家族就这么点事情。”

    “别的也没啥了,老太太终究还是低头了,你去看她一眼呗。”

    “对了,你去龙城,我们公司没别的东西送你,但你一个单身汉生活不便,我给你拍了个秘书,这个,不许拒绝。”

    说罢,赵璇施施然起身,居然也没道别,就这么离开了茶室。

    韩乐对着她离开的地方说了一句谢谢。

    半晌,男助理冒了出来,鬼鬼祟祟地对韩乐说了一句:

    “韩乐先生的谢谢小姐听到了。”

    “另外,小姐哭了。”

    说罢,他便礼貌地离开。

    留下韩乐一个人哭笑不得。

    ……

    韩乐去龙城之前,自然要和太安城里的一些人道道别。

    宋野那边,他的野外车修理店开的有声有色,托韩乐的福,他这一辈子多半是能挺美满地过下去了。

    两人许久不见,当初的交情仍在,吃了一顿饭,男人之间也没别的废话,只是相互叮嘱祝福,便散了。

    曾经住过的小屋子,韩乐回去过,也只有一地的流浪猫。

    秦婆婆似乎很久不见了。

    当初的红袖章,现在也还在箜篌曲境之中,余长歌也没有苏醒的迹象。

    整个太安城,韩乐似乎也没有人可以道别了。

    他戴着口罩走在太安的街道上。

    真的要离开的时候,他忽然发现,这座城市也挺漂亮的。

    只是,终究太小了。

    哗哗哗!

    一辆高级房车在路边停下。

    韩乐看了一眼车牌,便没有客气地坐了进去。

    ……

    红木书房。

    依然是熟悉的气氛。

    两个月不见,原夫人看上去苍老了不少,至少头上的白发又多了稍许。

    看到韩乐,她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威严。

    毕竟其他人不知道韩乐的行为,她的情报网,自然不会错过韩乐的大手笔的。

    “你是真龙,本来就不该在浅水犯浑。”

    “你要去龙城,这东西送给你,韩家在龙城还是有一些人脉的。”

    说罢,一枚古老的徽章递了过来。

    韩乐也没有拒绝。

    虽然只是两个月,但他已经有了物是人非的感觉。

    当初的那些龃龉,他早就忘了。

    “原夫人没有别的东西要嘱咐了吗?”

    韩乐问。

    原夫人转着钢笔的手微微一顿,嘴唇张了张,最终还是闭上。

    “没了,祝君前程似锦便是。”

    韩乐耸了耸肩,转身离开。

    只是在离开那红木书房的时候,他说了两句话:

    “太安武道联盟,十五家武馆牌匾,明日便让青鱼帮的人奉还。”

    原夫人没有说话。

    “若是再遇到韩二,会告知您一声。”

    原夫人泪如雨下。

    ……

    离开韩家。

    韩乐总觉得有些无趣。

    该道别的人都已经道别了,该准备的东西也准备好了,是时候开启新的征程了。

    为什么自己却高兴不起来呢?

    是因为自己对这个城市,已经有了眷恋了吗?

    还是因为别的原因?

    韩乐不知道。

    这一夜,他在城市里随便走着,宛如一只夜行的野猫。

    “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因为今夜太安没有雪,韩乐便冲着天空撒了一把塑料泡沫。

    然后他就被自己的无聊给蠢到了。

    ……

    次日清晨。

    太安城外。

    赵璇为他准备的去龙城的专车已经就位。

    司机是要去龙城做事情的,韩乐的行礼也都放在了后备箱。

    韩乐坐进后排。

    汽车缓缓启动。后视镜里,太安城越来越远。

    “放心吧,韩乐先生,我们走专道,虽然时间要长些的,但肯定安全。”

    “我叫张牛,开这条线路很久了,从来没出事过。”

    司机热情地打招呼。

    韩乐笑了笑。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后排还坐着另外一个女孩。

    因为她的身材太娇小了,所以在韩乐坐进车里的时候,有些不明显。

    更何况,她还戴着粉红色的口罩。

    “您好,我是鲨鱼公司派给您的贴身秘书,在龙城,我将负责您的生活起居,以及其他事宜。”

    她很有礼貌地说。

    韩乐点了点头,忽然觉得声音有些耳熟。

    女孩摘掉了口罩。

    韩乐愣住了。

    “什么情况?”他问。

    “我现在就是你的秘书了呀!这是你和鲨鱼公司签订的条约之一,不许毁约哟。”

    少女活泼地说。

    ……

    不远处的太安。

    赵璇啧啧啧道:

    “怎么会有这种女孩子,宁愿把自己的一生,赌给一个不可能的人?”

    男助理推了推眼镜:

    “这也是她的选择。”

    “小姐,你是不是嫉妒了。”

    噗!

    赵璇一脚踹在了男助理的肚子上。

    “滚,我怎么会嫉妒陈小秋那个傻丫头!”

    话虽如此,她的眼里,倒也有些怅然。

    ……

    第五卷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