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一百零七节 三万六千剑!
    那突然间爆发的万千剑气,让附近的生灵都是猝不及防!

    大量的海底生灵被恐怖的剑气所杀。

    海面上,浮现出鱼群的尸体,还有大片大片的猩红色!

    剑气如雨,在断绝深渊的两侧,疯狂扫射!

    剑气所到之处,几乎寸草不生!

    生命灭绝!

    那恐怖的场景,常人看了,恐怕一辈子都忘不了!

    眼看那剑气便要冲到三艘船所在的区域,哪怕这三艘船都是以质地精良著称,但是在剑神剑气之下,恐怕瞬间也会变成筛子!

    只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股雄厚的力量从火鸟号上升起!

    蒋东云!

    他出手了。

    强大的曲境之力化为一段屏障,强行顶住了那如风的剑雨。

    因为角度的原因,魅影号和曲风号也被罩在了里面,避免了恐怖的剑气袭击。

    但是那附近的其他船只,尤其是一些没有逃的远的船只,就没有这种福气了。

    一片惨叫声中,所有船只都被洞穿成粉末!

    所有人,尸骨无存!

    剑神的剑气,只一道,便能摧毁一艘大船!

    原本平静的海面上,变得波涛汹涌起来。

    好像整座海洋,都要倾倒过来一样。

    ……

    “什么情况?”

    韩乐直接丢下何炳烨,冲到了蒋东云的身边。

    两人的神色都有些凝重。

    要知道,这何庆芝当年留下的剑气,一方面是镇压青铜门的强大封印,另外一方面,也是阻止其他人靠近青铜门的重要措施。

    之前韩乐就想过很多办法,想要渗透这剑气大阵,靠近青铜门。

    但那些办法都是在理论上成立,真正实施起来,还不知道结果如何。

    只不过还没等韩乐用那些手段,这些剑气就好像受了什么刺激一般,突然发疯似的离开断绝深渊!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大量的海水倒灌进入原本空旷的深渊之中!

    而深渊里的剑气,则是疯了似的向四面八方飞射!

    那场景,不仅恐怖,却也壮观。

    几十年前的一个人类,留下的剑气,竟然在这么多年以后,仍然有这么强大的破坏力,实在令人动容。

    蒋东云面色铁青,他的目光比其他人更加深邃。

    海底深处,那扇青铜门,正在徐徐上升!

    “具体情况不知道。但现在的情况已经很明显了。”

    蒋东云的语速罕见偏快了,这意味着这位向来云淡风轻的传奇乐师的内心也出现了波澜:

    “何庆芝的剑气已经没办法镇压那扇青铜门了,可能是刚刚那头海兽的靠近,唤醒了青铜门的某些东西。”

    “总之,现在,他觉醒了!”

    蒋东云说这些的时候,韩乐也感受到了。

    那是来自于平荒天师的感知。

    一种荒古的邪异力量,正在海面上苏醒。

    蒋东云的脸色有些难看。

    他虽然是传奇乐师中最顶尖的存在了,而且用莫大手段,降服了琼。

    但事实上,他对付那头愚昧的海兽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轻松。

    他只是将琼丢进了他自己的曲境而已。

    之前他便和韩乐说好,他负责将琼丢进他的曲境,真正杀死琼,还得韩乐自己来。

    蒋东云自己的曲境有点特殊,他亲身进入,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但是现在的情况,显然有些来不及了。

    一方面,他要镇压曲境里的琼。

    另外一方,他需要曲境之力来抵挡何庆芝的剑气。

    蒋东云的压力瞬间变得无比巨大。

    他之所以没有退,是因为他看到了那扇青铜门。

    那扇从海底浮现上来的青铜门,上面不仅插着半截断剑,青铜门前,还有两个光团。

    一个光团是七彩琉璃色的,里面包裹着一个女人。

    赫然便是之前和宗帅帅闹翻了的林影!

    蒋东云这次来东海,顺便帮了韩乐一把,自然也是为了林影而来!

    韩乐分明感觉到,在看见林影的那一瞬间,蒋东云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许多。

    那股用来抵抗剑气的屏障之力,似乎也变得更加强悍了。

    除了林影之外,青铜门附近,还有一团黑色的雾气。

    那雾气若隐若现,里面闪过一个身材婀娜的人影。

    柳依依。

    韩乐想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脑海里就不由回想起当初离开雾岛时听到的歌声:

    “杨柳青青江水平……”

    这个雾岛岛主,身上也有太多韩乐想要知道的秘密了。

    只不过,现在的情况,韩乐也很清楚。

    强大如林影、柳依依、宗帅帅,都被青铜门困住了。

    自己想要做些什么,一定要谨慎!

    ……

    “这样下去不行,这些剑气似乎无穷无尽。”

    “想不到当年他执意要修行【三万六千剑】,我们都觉得他是个疯子,结果他真的修成了!”

    蒋东云的额头上已经出现了一点汗水。

    用曲境屏障抵抗剑神剑气,对他来说,已经出现了吃力的情况。

    “当然,我太爷爷可是云州千年难得一出的英杰!”

    “三万六千剑,对凡夫俗子来说,自然高不可攀,但对我太爷爷来说,也不过是易如反掌的小事!”

    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在他们两人身后响起。

    蒋东云看了他一眼,压根没说话。

    韩乐想了想,有些尴尬地问:“你是哪位?”

    旁边的阿月噗嗤地笑出了声。

    被彻底无视的何炳烨露出了尴尬的笑容。

    不过现在,他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没有蒋东云的曲境之力,他自己也会被太爷爷的剑气射成筛子!

    “哼哼,必须要让这些人见识见识我的厉害!”

    想到这里,他自信地说:“我叫何炳烨,来自龙城,乃是剑神何庆芝的后人!”

    说到这里,他还看了蒋东云一眼。

    在他印象里,蒋东云再厉害,听到何庆芝的名号,多半也会露出敬仰之色,顺带给自己几份面子吧?

    谁知道蒋东云依然是那副淡漠的样子。

    剑神何庆芝?

    对他来说,也不过是当年一个好友而已。

    怀念还差不多,敬仰?那是根本没有的事情。

    何炳烨没办法从蒋东云脸上找到震惊之色,只能看向韩乐。

    韩乐的态度倒是好了很多:

    “哈哈,原来是剑神后人,厉害厉害。”

    言语之间,尽是敷衍之色。

    阿月窃笑出声。

    不管是韩乐还是那个中年大叔,似乎都没有把剑神后人的何炳烨放在眼里呢。

    何炳烨气打不一处来。

    他原本准备押后的手段,也拿了出来!

    他一定要让这两个人正视自己!

    “前辈,姑且再抵抗一会儿,三万六千剑虽然说是三万六千,其实是无穷无尽的。”

    “幸好我这里,有当年太爷爷临终前的遗物,有此遗物,可令断绝深渊消失!”

    何炳烨自信满满地说道。

    下一秒,在他的示意下,那名青衫剑客将背后的包裹解了下来。

    这一次,韩乐和蒋东云的目光才从远方的断绝深渊里挪开。

    那包裹里,有一种古朴的气息。

    “我知道是什么东西了。”

    蒋东云叹了一口气:“快打开吧,把这些剑气都收了。”

    何炳烨露出一丝震惊之色。

    要知道,这件宝物,乃是何家的传家宝,当年何庆芝临死前留下遗嘱,若是想要让东海恢复平静,何家后人持此宝物,去收复三万六千剑即可!

    这个宝物,只有何家高层代代相传。

    其余人,根本不知道。

    这个中年人……

    他已经不敢想象他的来历了。

    当下,何炳烨打开了包裹。

    里面赫然是一个古朴的剑匣。

    “这是庆芝当年练剑时的剑匣,当初他为了修炼三万六千剑,秦舒怕他收不住剑气,便给他做了这一份剑匣。”

    “这剑匣,倒的确是三万六千剑的克星,动手吧,小子。”

    蒋东云的语气之中,充满了感慨。

    阿月一脸懵逼。

    何炳烨已经不敢装逼了。

    蒋东云的话里,包含了太多的信息。

    这个中年大叔,居然是和自己太爷爷同年代的人?

    看上去,交情还不浅的样子。

    这剑匣,根据祖传遗训,的确是一个姓秦的女人送给太爷爷的。

    这中年大叔居然知道太爷爷修炼三万六千剑的过程,那他的来历,到底有多么可怕?

    何炳烨收起了其他心思,老老实实地站在甲板上。

    他用小刀划开了自己的食指指腹,滴了一滴鲜血在那剑匣之上!

    下一秒,剑匣上陡然闪过一阵精光。

    剑匣自动打开,并且浮空而起。

    嗡嗡嗡!

    天地间,响起类似的共鸣!

    那冲着其他地方去的剑气,突然全部涌向了这剑匣。

    蒋东云收了曲境之力,那些剑气倒也没有误伤其他地方,仿佛万剑归宗一般,重新回归了那剑匣!

    啪!

    足足三分钟后。

    断绝深渊里的剑气才被剑匣收干净!

    剑匣重新落入何炳烨之手,他吃力地把剑匣合上,然后小心包裹好。

    这对何家来说,不仅有着重要意义,而且也是强大的战略武器。

    只有何家人的血脉,才能驱动这剑匣。

    如果有什么敌人想要对他们图谋不轨,打开这剑匣,三万六千剑,足以令其毙命!

    ……

    剑气散尽。

    从海面上看,断绝深渊彻底消失。

    而那扇青铜门,已经彻底浮上了海面。

    没有了剑气的约束,青铜门上,突然浮现出一个女人的面孔。

    那双眼睛,充满了怨毒之色。

    “何庆芝,死!”

    伴随着这凄厉的声音,一个个影子从青铜门下冲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