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九十七节 真相与传说
    在张天柏的日记中,关于绝命岛的那部分,其实是非常少的。

    大部分都在记载他的研究过程,毕竟这趟海上之旅,他只是刚好凑巧撞上而已。

    作为一名著名科学家,他自然是拥有非常丰富的冒险精神的,而他刚好又有资格参与到新航线计划当中来。

    只可惜,他根本不知道幕后还有一个所谓的远征计划。

    所以他的日记中,关于这趟海上之旅最着重记载的,还是如何从海盗们手里死里逃生的情况,以及青铜门里涌出万千怪物时的末日场景。

    绝命岛这一段,真的是寥寥几笔就带过了。

    一般人可能不会注意到这些文字。

    但韩乐却本能地感觉到不对。

    因为第二脑域的缘故,他的魂力其实是比正常乐师高很多的,只不过暂时无法兑现而已。

    魂力越高,神秘学方面的感知越高也就是俗称的第六感越高,这也是目前人类在相关研究中已经证明的事情。

    他能感觉到,这段话里包含了很多重要的信息。

    可能连张天柏本人都没有注意到就是了。

    ……

    他站在码头上,脑海里继续闪过日记的后续内容。

    其实这方面,张天柏也没多写,只是提到,因为新远号是拉响警报、紧急停船的,船长命令所有人都按照最高威胁等级进行安全措施,所以那一夜在绝命岛登陆并上岸的同时,他们也尽可能携带了重要的随身物品一起上岸。只不过事后被证明是虚惊一场,大家只能充满怨言地把自己的东西重新带上船就是了。

    日记里提到,重新起航之后的新远号并无什么不妥,故障似乎也好了。

    在遇到青铜门之前,一切似乎都完美无缺。

    唯独他有些疑惑的是,虽然不是长期混迹海上的,但是他还是明显感觉到,新远号前进的速度变快了。

    就好像,船只变轻了一些似的。

    当然,他不是航海专家,这方面也没什么兴趣,所以一直没有理会。

    如果不是日记里抱怨式的吐槽,韩乐恐怕都没办法注意到这个细节。

    “莫名其妙的登岛,而且还命令所有人携带随身物品。”

    “集体船员晕船,包括水手们在内,也是如此……结果第二天上船之后就清醒了。”

    “重新起航之后,船速变快,也有可能是船只变轻了……”

    韩乐的脑海里迅速闪过这些线索。

    这一刻,哪怕没有弹奏名侦探柯南的战歌,他也不难猜出事情的真相来。

    他的目光锁定在了深夜无人的隐蔽码头上。

    这个码头,刚好可以停泊两艘船。

    不多不少,刚好两艘。

    想到这里,韩乐不由跳到了下方的河床上。

    此时,潮水已经上涨,部分河床已经被海水湿润。

    韩乐目光所及之处,一片安静祥和。

    忽然间,紫鸾一声脆鸣。

    在感知方面,到底是荒兽更为敏感一些。

    它在不远处的一个隐蔽地点,找到了一个巨大的洞穴!

    那洞穴被软泥和流沙封堵住,平时海水上涨,因为水会沿着沙子的缝隙进入,所以并不会暴露出来。

    这洞穴入口极大,如果下方河床够深的话,勉强可以藏一艘船!

    韩乐眼前一亮,当下也不管潮水蔓延是否可能将那洞穴灌注填满,直接推开了洞穴入口的软泥,往里面看去。

    一片漆黑。

    但他能听到空气流动的声音。

    “有风……”

    “这个地下洞穴的空间,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

    韩乐心中一喜,看了看潮水,估算了一下时间。

    两个小时内,应该还蔓延不到这里。

    他脑海里的猜测已经证明,他多半接近了当年的真相。

    这一刻,他怎么会选择退缩?

    他想要知道,当初的新远号上,到底还有什么秘密!

    韩乐让紫鸾在洞穴入口处把风,自己则是一头扎进了黑暗之中!

    ……

    其实从很早之前,韩乐就开始疑惑。

    新远号的沉没坐标是固定的。

    当初何庆芝可是没死,他是活着回龙城,不久之后才死亡的。

    这段时间,他足够向龙城汇报那艘载满贵重物品的重要船只的下落了。

    而在龙城方面的卷宗档案里,也确实记载了新远号的坐标。

    尽管在深海打捞沉船是很费劲的一件事情,而且新远号还经历了青铜门之战,但龙城组织的打捞计划是颗粒无收!

    甚至连一点残骸都没有找到,这就有点不科学了。

    有些小道消息说,龙城其实是找到一艘沉船的,但那艘沉船和新远号的材质比对根本匹配不上。

    而且龙城的人找到那艘船的时候,那船只已经破烂的不成样子,根本没办法确认那艘船就是新远号。

    最重要的是,他们只找到了解体的船只,没有找到最重要的货物。所以他们才能断定,那艘船不是新远号。

    如果这些消息都是真的,那么真的新远号,又去了哪里?

    韩乐在洞穴里徐徐前进着,此时此刻,他的心情非常激动。

    这种解开历史谜团的感觉总是很爽的。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当初沉没的“新远号”,根本不是从海滨镇出发的那艘远航帆船!

    在绝命岛上,那艘船,被掉包了!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

    就在众人晕船之下!

    两艘几乎外表一模一样,但材质其实根本不同的船只,被明目张胆地掉包了!

    “何庆芝是远征计划的开启人之一,于情于理,他不可能知道青铜门的危险性。强如余白衣,都被箜篌缠身,他肯定会做好心理准备。所以他根本不可能带着真的新远号,面对青铜门的出现。”

    “张天柏感觉到重新起航之后的新远号变得快了很多,其实是船被掉包了。”

    “当初的新远号上,有很多人都是门外汉,在类似晕船的状况下,能保持自身状态就不错了,想要分辨出两艘几乎一模一样的船只,是不太可能的。”

    “而知道内情的人,比如经验丰富的水手,多半被封口了。”

    “何庆芝没有告诉龙城这个消息,是他想要藏私?新远号上不仅搭载了巨额财富,而且还有据说可以抗衡青铜门邪异力量的宝物,甚至阿青还提到,那艘船上,有开启青铜门的钥匙。这么重要的消息,他在死前选择了隐瞒,究竟是为了什么?”

    韩乐的脑海里闪过一个个谜团。

    他的手里,出现了一个折叠的火焰棒。

    和人造篝火一样,这种火焰棒也不是真正的火焰,只是野外探险的时候非常好用的照明工具罢了。

    洞穴很深,他走的很快,一开始是向下的,足下的泥土也很软。

    但很快的,他就开始明显走上坡了。

    土地也从湿润的泥沙变成了坚硬的岩石。

    这片地下空间非常大,只要有足够的海水,绝对可以让新远号那种级别的帆船同行。

    从洞穴的状况来看,这个洞穴倒不是人工开凿的,而是天然形成的。

    “这种天然的洞穴可不多见,毕竟这是深海的海岛,当初何庆芝等人为了找这么一个洞穴掩人耳目,想必是花了不少功夫吧?”

    地下洞穴里的景色,看得韩乐啧啧称奇。

    远方,一个漆黑的轮廓出现了。

    韩乐丢了一个简易的信号弹过去。

    刹那间,白光将整个地下洞穴都照亮了!

    在那一瞬间,他第一眼,就看到了一个突出的结构!

    那是船的龙骨!

    “果然是新远号!”

    “真正的新远号!”

    韩乐兴奋地握拳!

    然而下一秒,当他的目光扫视其他地方的时候,他的心中却是涌起一片寒流!

    ……

    火鸟号上,沉闷的甲板上。

    值班的水手警惕地看着四周围的情况,瞭望手彻夜挂在桅杆上,防止有其他船只靠近。

    一个年迈的老水手正在讲故事解乏,恰好连出来上厕所的余酒行也被吸引了过来。

    三五人聚集在火光之中,那老水手的声音低沉沙哑,叙述的故事宛如真人真事:

    “这故事说是传说,但其实我个人感觉,是一个真实的历史故事。”

    “你们知道人鱼吗?”

    “在很久很久之前,人类刚刚走出避难所的时候,我们的祖先在东海里捕鱼,曾经和人鱼相遇过,那是一种拥有和我们人类差不多上半身,但是下半身却是鱼尾巴的生物。他们有自己的语言,大部分人鱼都是凶恶异常的,他们和海里的荒兽作战,换取自己的生存空间。”

    “人鱼族和人类的接触始于战争,结束于一场奇祸。最开始的事情我其实不太清楚,我也是听一个老头说的,七八十年前,上东海附近出海打渔的渔民,经常能看到人鱼。人鱼偶尔和人类做生意,大多数情况下两不相干,后来双方的关系变得缓和了一些。”

    “有些和人鱼交好的人类,甚至被邀请到人鱼在深海中的老巢去做客……当然,很多人说,那些人,再也没有回来。他们可能是被人鱼……吃掉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水手的声音陡然提高了一个八度。

    其余所有人都是忍不住一个寒颤。仿佛传说中的人鱼,就在他们面前一般。

    “少吹牛逼了。”一个年轻人不服气地说:“如果有人鱼,现在我们怎么都看不到?”

    老水手幽幽地说:

    “因为传说里,东海人鱼部落,被一个人类强者给活祭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