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九十一节 最美的眼睛
    冰冷的手术室里。

    精致灵动的眼球诡异地悬浮在半空之中,纯白色的眸子离开了那美丽的眼眶显得颇为瘆人。

    然而更令韩乐感到惊讶的是,那眼球之下,竟然隐藏着不知道多少个折叠的乐纹!

    荒兽乐纹!

    余长歌的眼睛,为什么会有荒兽乐纹?

    这个问题显然不是那么难回答的。

    陆妍对着韩乐浅浅一笑,下一秒,另外一只眼球也被她以这种看似粗暴实则灵巧的方式挑了出来。

    余长歌仍然在沉睡之中,她看上去非常憔悴,或许是这些日子支撑箜篌曲境让她消耗了大量的精力,又或许是陆妍在她身上施展了什么手段。

    韩乐没有阻止陆妍。

    到了这一刻,他忽然有些相信陆妍了。

    她的确是为了救余长歌而来的。

    因为那荒兽乐纹,韩乐知道,是属于箜篌的。

    “不愧是箜篌,附体这么彻底,看来想要彻底将她移除,还需要一番功夫。”

    陆妍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

    她那眉毛有些俏皮地皱了皱,最后仍然开始飞快地工作。

    手术刀上下翻飞,一点点消除着那些奇异的联系。

    韩乐能感觉到,伴随着陆妍的动作,整个曲境世界似乎都在颤抖。

    他能听到,有女人在黑暗中尖叫,有人在哭泣,也有人在咆哮。

    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慌,笼罩着箜篌曲境!

    “没有人知道,箜篌到底隐藏在余长歌的哪个身体部位……”

    “除了我之外。”

    陆妍骄傲地抬起下巴,看着韩乐:

    “现在,你愿意相信我了?”

    ……

    韩乐不得不信。

    陆妍替他解开了束缚,任由韩乐在房间里自由行动。

    虽然之前陆妍也从韩乐身上取走了星火,但现在这个节骨眼上,显然不是问这个的时候。

    虽然陆妍凭借雅典娜的计算能力,已经完全掌控了箜篌曲境的所有奥秘。

    但想要将这对眼球从余长歌身体上安全移除,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

    陆妍的进度非常缓慢。

    好在,她看上去耐心非常不错。

    她甚至有心情给韩乐讲解当年的余家惨案以及这些年她在龙城查到的关于余白衣的故事。

    远征计划的内容,知道的人甚少,如果不是阿青和花子,韩乐也不会接触到这一块内容;一般人,根本不可能了解到这方面的东西,但陆妍不同,作为龙城大家族的子弟,又是龙城圣女,她获取情报的渠道可多的多。

    在她口中,韩乐得知了当年的计划更多的内容:

    远征计划其实并非一次性计划,而是一个分为三期的计划!

    正如花子所说,远征计划起源于一场人类内乱,云州智脑陷入不作为的状态。

    而第一期计划,便是余白衣独自一人进入青铜门里。

    这方面的内容,陆妍并不比花子知道的多,她只知道余白衣从青铜门后归来,将一件重要的东西留在了鹤族人手中。那东西自然是星火。

    但是关于箜篌方面,陆妍知道的就比较多了,大约是她在这方面查阅比较多的资料的缘故。

    箜篌并非云州大陆的荒兽,而是来自于青铜门后。

    根据陆妍所说,当年的余白衣,为了得到星火,在青铜门里大开杀戒,击杀荒兽无数。

    其中最强大的一头,就是这箜篌了。

    箜篌乃不死荒兽,于起源之初便被人下了诅咒,永世哀伤,永世不死。

    这种不死,是灵魂和曲境上的不死,而非形体上的。

    余白衣在青铜门里杀了箜篌的身体,但是她的灵魂却尾随着余白衣,来到了云州大陆。

    这也是为什么,余白衣从青铜门后回来之后便选择了深居简出。

    因为那个时候,他已经被箜篌缠上了。

    只不过余白衣到底是一个时代最为出色的超级强者。

    他非常小心,没有给箜篌任何机会。

    甚至在箜篌试图伤害他和他的家人的时候,他还不断重创着箜篌的灵魂。

    这些事情陆妍之所以知道,是因为余白衣也曾经就这件事情偷偷前往龙城,请教云州智脑。

    但那个时候的云州智脑,还在思索“如果听从人类的命令,新世界是否会重蹈覆辙”这个终极命题上。他并没有理会余白衣的拜访。

    余白衣在找了其他人帮忙无果之后,只能黯然离去。

    从此之后,他退出人们的视野,只因为要潜心对付隐藏在阴影之中的箜篌。

    事实上,在这方面,他做的不错。多年过去了,箜篌的力量被削弱到了极致,几乎对余白衣的生活无法造成任何影响。

    只是在这个时候,他终究遇到了命中注定的劫。

    那是一个极为美丽的女子。

    余白衣不可免俗地爱上了她。

    两人很快在一起了。

    结婚生子,美满的生活。

    但箜篌抓住了机会。

    她利用了刚出生的余长歌不自觉地看着余白衣的影子的一个嫌隙,进入了她的身体,并且扎根于此。

    察觉到异常的余白衣没有办法,只能以封印罗盘,封印了余长歌眼睛里的箜篌。

    只是箜篌,终究不是那么容易被控制的。

    余家惨案,便是箜篌积蓄了几十年的力量,一举爆发出来的结果!

    那一夜,余家满门上下数百口人,尽数死亡。

    强如余白衣,终究也有旧疾复发、年长力衰的时候。

    而余长歌被箜篌所操控,成了余家惨案的凶手。

    因为箜篌的缘故,她其实可以清晰地记得每一个亲人死在她手下时的场景。

    母亲、父亲,还有其他和蔼可亲的余家人。

    这对长歌幼小的心灵简直是毁灭性的打击。

    哪怕那一夜过后,余白衣用自己最后的生命再度强化了对箜篌的封印;哪怕事件平息之后,鹤族人带着长歌和酒行离开华清,过了一段清苦的山居日子,她始终都没有忘记。

    只是旁人问起来的时候,她会装作不知道。

    对于余长歌来说,那是心底最深的痛楚。

    没有人比她更恨箜篌了。

    当年的事情过后,她其实一直想着怎么让自己离开箜篌的束缚。

    只可惜,她做了很多努力,最终都失败了。

    后来,她才慢慢放弃了这些努力。

    可是,还有一个人,她没有放弃。

    那就是陆妍。

    ……

    “真是个累人的活儿啊。”

    手术台上,陆妍的手快速抖动着,一根根连接着余长歌眼球和眼眶的黑色丝线,被快速剪断。

    韩乐注意到,那些丝线并非全部都黑色的,也有金黄色和白色的,还有淡蓝色的。

    据陆妍的介绍,白色是封印罗盘的力量,金黄色则是余白衣死前燃烧的本源之力。

    而淡蓝色的,则是李郎的曲境本源造成的封印之力!

    也就是韩乐之前补充的封印。

    想要彻底移除箜篌,就必须先断了箜篌和余长歌身体的联系,再解除那些封印的力量。

    这对于陆妍的操作,有着非常苛刻的要求。

    她虽然嘴上一直在抱怨,但手底下一直没有停下。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那双浮在空中的灵动眼球渐渐变得有些狰狞起来。

    手术室外,似乎有人正在疯狂敲门,但是陆妍根本置之不理。

    “放心吧,虽然是在箜篌的曲境里,但是当初你的封印还是颇有效果的,现在是箜篌最虚弱的时候,否则就算我有了一半雅典娜的计算智慧,也很难如愿以偿。”

    “她进不来。这个空间,是最坚固的。”

    韩乐点了点头。

    眼看陆妍的进度快要完成了,韩乐才忍不住问道:

    “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

    陆妍淡淡地说道:

    “因为我需要你帮忙啊。”

    “我?”韩乐有些诧异。

    “拜托,难道你愿意你的女朋友就这么变成一个瞎子吗?”

    陆妍笑的很无奈:“这双眼睛我拿走了,箜篌就再也不会烦她,但是她也失去了双眼啊。”

    韩乐心中一咯噔,他似乎猜到了什么。

    下一秒,他抬头,视线和陆妍对上了。

    陆妍浅浅一笑:“我不是问过你,我的眼睛好看么?”

    “事实上,我一直觉得我浑身上下,最好看的,就是眼睛呢。”

    ……

    手术室里,滴滴答答的水声时不时响起,屋子外的敲门声越来越响。

    有那么一瞬间,韩乐都怀疑是不是箜篌带着她那万千鬼怪在齐齐敲门了。

    而关于陆妍的请求,韩乐一开始是拒绝的,但最终,他还是被说服了。

    “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的。”

    “也是我早就计划好的。”

    “我成为了云州智脑的化身,眼睛对我来说,真的没什么用,我可以靠其他方式捕捉这世上的一切信号。”

    “可能对你来说,这事儿多少有些尴尬,但反过来想想,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我的一个执念而已。”

    “韩乐,你知道吗,虽然我现在能保持人类的思维和感性,但是很快的,我会和其他城市的那些圣女一样,彻底被雅典娜所同化。”

    “我见过那些人,她们没有了人类的七情六欲,没有任何羁绊,似乎和机器人也没什么区别了。”

    “我这次来,就是想自己彻底变成那样之前,把一开始的执念给完成了,就好了。”

    陆妍看着韩乐,那美丽的眼睛里充满着真挚。

    二进制的代码从她眼底滑过。

    下一秒,一个个画面闪过韩乐的眼前。

    ……

    十年前。因为父母意外遇刺,她跟随着亲友暂时离开龙城,前往华清避难。

    在那里,她认识了那个柔柔弱弱的小女孩。

    小女孩有着灰色的头发和白色的眸子,一看便与众不同。

    在枫蓝山庄外,她们初次相遇,只是小长歌似是被触动了什么伤心事一般,看到她的第一眼,便止不住的哭泣。

    后来,长歌告诉她,她感受到了陆妍身上的悲伤心事。

    然而在那个时候,看见长歌啜泣不断的小陆妍心里不知怎么的涌起了一股怜惜感。

    那一瞬间,她忘记了父母离世的哀痛,她走上前去,轻轻抱住年幼的长歌,帮她擦干眼泪:

    “不要哭,有什么好哭的,你看我都没有哭呢。”

    她仍是在哭泣。

    “你是在害怕什么吗?”小陆妍抱紧了她:

    “不要怕啊,接下来,我会保护你的。”

    那个时候,她们连彼此是谁都不知道。

    ……

    某个夏天的夜里。

    早已亲密无间的她们第一次向彼此吐露心声。

    “你知道那个怪物藏在哪里吗?”小长歌认真地瞪着那双眼睛,对小陆妍说:

    “就藏在我的眼睛里。”

    小陆妍“哦”了一句,从此便记在了心底。

    “你觉得我的眼睛好看吗?”小陆妍问。

    “好看呐,我觉得你的眼睛是最好看的。”

    小长歌有些羡慕地看着那双碧蓝色的眼睛。

    “嗯。”

    ……

    临别之夜。

    “我不要你走啊!”

    “你不是说你不喜欢那里吗?”

    “为什么一定要回去呢?”

    两个女孩抱在一起,她仍然是那么容易悲伤,容易哭泣。

    “因为有些事情,我一定要回去啊。”

    陆妍揉了揉长歌的脑袋。

    “还有一些愿望,只有回去才能做到呢。”

    “哼!”她仍然是有些气哼哼的。

    于是更加早熟的陆妍从她怀里抢走了那个两个人一起做的布偶娃娃。

    她想要一个纪念品。

    但是在她眼里,她却成了一个大坏蛋。

    ……

    记忆至此,戛然而止。

    韩乐的眼睛有些酸涩。

    十年前、九年前。

    那时候的余长歌和陆妍,不过十一二的少女。

    她们可能什么都不懂。

    但年少时的执念却已经深深种下。

    陆妍回到龙城,成为圣女,终于找到了拯救余长歌的办法。

    所以她来了。

    其实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手术极难地进行着。

    半天之后。

    余长歌依然静静地躺在床上,只是她的睡颜,似乎变得安然了许多。

    那双白色的眼睛,被陆妍收了起来。

    她那空洞的眼眶,显得有些恐怖和狰狞。

    “我要做的两件事情,都已经完成了。”

    “我马上就要离开了。”

    “能陪我走走吗?韩乐?”

    她轻声问道。

    韩乐点了点头。

    “不过我还是想要问,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陆妍思考了很久。

    半晌,才展开笑颜,对着韩乐说道:

    “我要证明,我比你,更爱她。”

    韩乐无言。

    陆妍推开手术室的大门,屋子外,是仿佛大雨过后的清新世界。

    没有万鬼咆哮,没有邪异事件。

    有的,只是一个美好的、全新的箜篌世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