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七十八节 天亮了
    苏璃手机屏幕照片里的男女,自然是韩乐和苏璃自己。

    韩乐依稀记得,这大约是一年多之前拍的照片。

    那个时候,两个人还很亲密,虽然因为年少青涩,没有更多举动,但两个人心底的默契是双方都知道的。

    只可惜,那个韩乐,已经死了。

    现在的韩乐看到这张照片,只能默默叹息一声。

    黑棺之中,他的心情也很复杂。

    虽然他猜到了苏璃做了一些事情,但他心里却怎么也生不起责怪之心。

    这倒不是余情未了,多多少少是韩乐觉得苏璃这个女孩子也蛮可怜的。

    啪!

    虽然有些叹息,但韩乐还是果断地关掉了手机的闹铃和屏幕。

    黑暗的棺材里,光明重新沉寂下去。

    外面海风呼啸,海浪轻轻拍打着棺木的侧面,隐约有咸腥味飘来。

    而海滩上,偶尔传来一阵阵奇怪的声响。

    似是有一群群多足动物迟缓地爬过。

    有时候又是恶鬼的呼号声。

    甚至韩乐还听到了女人和小孩的哭泣声。

    空城世界的黑夜,果然如许如意和蒋东云说的那样,邪门到了极点。

    韩乐静静地聆听着外界的动静,然而等到他的感知转回到黑棺里的时候,却愕然发现了一个事实。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苏璃醒了。

    是的,她醒了,但她依然在装睡。

    不知道是为了缓解尴尬,还是为了别的为什么。

    但韩乐已经感觉到了这一点。

    他有些无语。

    不过他没有戳破。

    既然箜篌已经从苏璃的身体之中离开了,那么她多半已经没事了。

    装睡就装睡吧。

    如果她真的醒了,两人这么同棺共枕的,也是尴尬的不行,毕竟韩乐再怎么淡然,两人的关系始终是曾经的情侣。

    黑暗之中的一分一秒都显得那么难熬。

    无聊之余,韩乐的心思干脆沉入到无垠曲库之中。

    自从《千本樱》之后,他就极少兑换无垠曲库的战歌了。

    一方面最近的韩乐都在曲境世界里晃悠,用不到战歌;而另一方面,则是入魔的事情搞的韩乐有点心烦。

    按照阿青的这些说法,无垠曲库里的这些战歌都是没有遵循云州智脑的战歌创作法则的,但偏偏这些战歌的效果又是奇佳,这让韩乐不得不怀疑起云州智脑的动机来。

    而不管怎么样,目前的云州大陆仍然是云州智脑的天下。

    他占据着最广袤的土地和最丰厚的资源,只要云州智脑一个命令,就会有无数人前赴后继为他去拼命。

    他就是云州大陆的神!

    哪怕鹤族人依靠余白衣的遗产,创造出了星火,但是在星火成气候之前,云州智脑在这片土地上仍然是说一不二的存在。

    在韩乐正式和云州智脑撕破脸皮之前,他必须要小心考虑自己的身份问题了。

    当然,还有一个方面蛮让韩乐头疼的,就是那些战歌曲境对他的吸引力又开始大幅度增加。

    之前韩乐在海滨镇的时候,已经摆平了三个曲境,数码宝贝世界被幽冥占据,其实对韩乐反而是一桩幸事。

    但现在,又有几个曲境世界蠢蠢欲动了。

    其中感受最明显的,就是加勒比海盗世界。

    当初在白莲榜第一战——千帆竞速中,韩乐果断使用了加勒比海盗的主题曲增加小黑船的前进速度,那个时候他没有想到这么一首短短的战歌就能构筑出加勒比海盗世界!

    但这些日子,他越发感受到那个世界对自己的吸引力,这就证明,那首属于杰克船长的战歌的确对加勒比海盗世界影响重大。

    这种吸引力对韩乐来说都是随时可能爆发的隐患。

    这次枫蓝山庄事件过后,韩乐必须要腾出手专门清理一下这些曲境的问题了。否则那天突然被吸进去,就算最后挣扎着出来,也是非常不痛快的。

    ……

    这么想着的时候,韩乐的目光继续在无垠曲库的歌单上无聊的扫着。

    这些歌曲都是韩乐前世非常熟悉的音乐,都是他一首一首添加进来的。

    其中大部分歌曲,都不适合云州大陆的战歌法则——比如很多哀伤的情歌,哪怕兑换成了万维谱弹奏出来,估计也只能催人泪下,并没有什么卵用。

    在无垠曲库里,这类歌曲的比重挺高,相应的,万维谱的兑换条件也比较简单,只需要极少的积分就好。

    而有些歌曲需要的积分和条件则苛刻的吓人。

    “个人武力方面,小刀会序曲的效果之前已经尝到甜头了,可惜这首战歌弹奏不仅弹奏难度大,而且居然还要这么高等级的魂石,真是……”

    “群体增益方面,将军令的效果肯定是非常优秀的,哎,也是太贵了。”

    “至于前世b站的那些燃曲,效果怎么样暂时不知道,妈-的这价格也太不厚道了吧……”

    韩乐一遍遍查看着那些战歌的兑换条件,内心疯狂吐槽。

    自从他修成九窍之后,他一度觉得自己的积分应该够了,但事实告诉他,很多战歌的积分要求不高,但却有其他额外的要求。

    看到后面,他发现s级的荒兽魂珠居然已经是比较合理的条件了。

    有些兑换条件,韩乐压根都没有听说过。

    “《万神纪》的补天草是什么鬼?确定云州大陆有这玩意吗?”

    韩乐忍不住问。

    只可惜,冷淡的无垠曲库只是回答了一个“有”字。

    只剩下韩乐抓耳挠腮。

    现在看来,太安还是太小了。

    韩乐从太安只能了解到这个世界很小的一部分。想要了解更多,龙城是势在必行的。

    毕竟是最近的十二主城之一。

    但韩乐对龙城,始终有一种淡淡的敬畏。

    一方面是因为阿青,而另外一方,则是因为云州智脑。

    只不过他也知道,这种事情是逃不过的。

    迟早要面对的。

    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选择面对的时机。

    变得更强大。

    然后去面对吧。

    韩乐这么告诉自己。

    ……

    黑暗中,韩乐默默规划着之后的行程。

    他以为,他和苏璃已经保持了一种默契——她会一直装睡到天明,而韩乐,永远也不会点破这一点。

    只可惜,在黑夜开始的第十三个小时里,苏璃的声音忽而幽幽地响起:

    “韩乐,你是不是很希望我一直装睡下去?”

    猝不及防的声音让韩乐微微一愣,这黑棺这么小,苏璃几乎是在他耳旁轻轻吐着字。

    和箜篌附体的时候感觉不同,此时此刻,苏璃的声音甜腻,仿佛香风入耳,别有一番感觉。

    “其实……一直睡下去也不是什么坏事。”

    韩乐苦笑一声:“你不该出现在这里的。”

    苏璃沉默了一会儿,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其实,我也想一直装睡下去的。”

    “但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我醒过来的时候,之前发生的一切,我都记得清清楚楚——那个怪物轻而易举地控制了我的身体,读取了我的所有记忆和思想,那种恐惧,韩乐……我害怕。”

    韩乐深吸一口气,有些僵硬地抱住了苏璃。

    “这算是朋友间的安慰吗?”

    过了好久,苏璃的情绪才平稳下来,有些自嘲地问。

    韩乐苦笑说:“你又何必点出来。”

    他这句话,其实是非常残忍的默认了。

    两人的关系,只能是朋友。

    苏璃又一次长长的沉默。

    黑夜,黑棺,死寂一般的气氛。

    棺木外,冰冷的空城世界,邪异而充满危机。

    狭小的棺木里,年轻的少年少女依偎在一起,看似温暖,其实中间隔了万千沟壑藩篱。

    “韩乐,或许我的确不该出现在这个曲境里,或许我给你添麻烦了。”

    “但是有些事情,我仍然想要搞清楚。东云山上,我知道了你的态度,所以我暂时选择给你自由。”

    “我想要用更多的时间去了解你在那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你前后会转变这么大。”

    苏璃的声音平稳了下来飞,仿佛在诉说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韩乐心中一颤。

    她的声音虽然平稳,但她既然说了这些,其实就证明,当初分手之后,她并没有放下。

    她其实一直记挂着韩乐。这一点,其实很容易致命。

    韩乐只能叹息说:“那你调查到了什么?”

    “我知道你受了很大的委屈,差点死掉。”

    苏璃续道:“这些都是我的错,我想要弥补,但你似乎并不愿意给我机会。”

    黑棺里的气氛有些沉闷。

    “这段时间,我做过很多看似很矛盾的事情,比如你在踢馆太安武道联盟的时候,我心疼你,所以给你送了那件东西;又比如你去了海滨镇之后,我却故意把雾岛的事情,透露给了曲家——因为我需要一个理由去见你。”

    白莲榜的事情本来就来的蹊跷。韩乐最初以为是原夫人,后来锁定了苏璃,只是他没想到,苏璃居然是出于这么一个理由。

    他也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这个少女,倔强的有些令人心疼。

    痴情也好,执着也罢。

    韩乐只能轻轻拍拍她的肩膀。

    她忽然哭了起来,泣如雷雨。

    在这小小的棺木里,她仿佛要将这些日子里日夜的思念和哀怨都哭出来。

    韩乐的衣服都染上了苏璃的眼泪。

    黑暗之中,传来啜泣:

    “韩乐。”

    “嗯?”

    “我不会再来找你了。我会忘了你。”

    “好。”

    “韩乐。”

    “嗯?”

    “你是大坏蛋!”

    “……”

    “韩乐。”

    “在。”

    “如果这次能活着出去的话,我会去柳城,再也不回来了。”

    “……一路顺风。”

    啪!

    胸口被重重捶了一拳。

    韩乐笑了笑。

    黑棺之外,海风忽然变得清爽起来。

    “天亮了。”

    韩乐呢喃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