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七十六节 两界之海
    黑暗之中,棺木一抖一抖的,韩乐的心跳开始加快。

    他的内心深处是充满了惊讶的。

    按理说,以他的感知能力,是不可能在一个人的死活问题上分辨失误的。

    就算那个时候,他大部分精力都集中在思考箜篌的话上里,他的本能也应该判断出这棺材里的人是死是活。

    然而事实上,一直到现在,他才忽然感觉到,自己底下的这个人,居然还有生命。

    她的呼吸非常非常微弱,微弱到了一个极致的地步,连韩乐都必须非常努力才能感应到。

    这似乎是一种被动的本能敛息之术。

    她似乎正在一种奇异的昏迷过程中,身体的保护机制让她陷入了类似冬眠的状态。

    也正是因为如此,一开始韩乐把她当成了一具尸体。

    “妈-的,体表连温度都没有,也太邪门了吧?”

    韩乐趴在那女人身上,心中暗自吐槽。

    棺木严密合上,韩乐也看不清这个女人的面容,也不知道她到底是谁。

    而那所谓的“抬棺人”来了之后,箜篌便彻底失去了声响,之前她也只是嘱咐韩乐不要发出动静,听她指令行事。

    韩乐多少还是有些忐忑的。

    希望这女人一直睡下去就好了。

    不然醒过来,又是一桩麻烦。

    棺材一路颠簸,韩乐一路忐忑。

    因为无聊,他开始好奇这女人如果是活人的话,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乱葬岗的棺材里?

    就在这个时候,棺材缝隙里透过一丝月光,韩乐借着机会看了一眼

    那是一张颇为秀气精致的面容。

    只是在她雪白的脖子上,赫然有一个淡红色的q字!

    韩乐瞬间想起,在地下研究中心,自己面对红桃k的时候的危险场景!

    “半白扑克的人!”

    “这是,红桃q?!”

    韩乐记得真切,那想要杀死自己的红桃k也有类似的纹身!

    半白扑克的人怎么会出现在六月雪的世界里?

    难道是余长歌忙中出错,出现了纰漏?

    只是按照道理来说,曲境主人都对自己的曲境有着绝对的控制力,而且从之前韩乐和箜篌打交道的过程不难看出,箜篌现在对曲境的影响力非常之弱,余长歌应该不太可能犯这种错误。

    而且身下的这女人姑且算她红桃q吧以她的实力,应该不会主动进入这种休眠状态。

    她多半是因为什么东西,而受了重伤,这才迫不得已躲到棺材里,被韩乐撞上。

    她遇到了什么?

    韩乐对半白扑克不了解,不知道他们的等级划分制度,但按照之前刺杀小队表现出来的实力来看,这群人最差也是混元大师!

    红桃q也不可能例外。

    能让混元大师受到重创的,究竟是什么怪物?

    想到这里,韩乐的心里不由有些沉重起来。

    虽然箜篌世界现在是余长歌在掌控,但毕竟这是一个无比邪门的世界。

    之前两次,韩乐都是借了莫大的机缘,才得以安然闯出去的。

    现在他虽然有了平荒天师的手段,但除荒铃已经快碎了,最多只能使用一次而已。

    如果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他被迫使用除荒铃,那么就意味着他的底牌将会少很多。

    除荒铃和消耗青瓷瓶里的本源之力使出的平荒一剑,都是韩乐能省则省的底牌。

    消耗在余长歌的曲境世界里,多少有些不合算的感觉。

    “还是要小心,天知道这箜篌到底安的什么心思。”

    “哎,没办法和长歌联络上,这才是最头疼的。”

    韩乐静静地趴在棺材里,默默地思考着对策。

    没多久,他似乎听到了海浪的声音。

    又过了一会儿,他明显感觉到棺材被放了下来,下方变得有些虚晃。

    这是海水的声音。

    那些抬棺人,将棺材推倒了海里。

    一股奇异的潮汐自动席卷了棺木,望着未知方向过去。

    韩乐感受着棺材的抖动,深吸了一口气。

    没多久,箜篌清冷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

    “男人果然都是变-态。”

    声音是从棺材板上传来的。

    韩乐愕然抬头。

    哗啦啦,棺材板上,被拉开了一半口子。

    苏璃站在那里,一脸嫌弃的看着他。那种感觉,让韩乐有些蛋疼。

    “怎么了?”

    韩乐也顺势站了起来。

    环顾四周,这是茫茫大海之上,奇异的洋流包裹着一口口棺木,望着远方的深海漂流而去。

    这些海水看起来很沉,衬托的棺木越发轻盈了。

    “没什么。”箜篌讥讽道:“我说你为什么要挑这口棺木呢,原来是有美人在怀,啧啧啧,还是一个昏迷不醒的女人。”

    韩乐反唇相讥:“我倒是没有想到,印象里凶名鼎盛,只知道杀戮的怪物,也会这么多废话。”

    箜篌不以为意:“难得借了一具像样的身体,难得有人和我说说话,啰嗦点怎么了?”

    “虽然是一个臭男人,但勉为其难和你说几句,这也是你的福分知道吗?”

    “若不是你还有用,我早就杀了你。”

    韩乐只是冷笑看着她:“你杀不了我。”

    苏璃的脸蛋上明显浮现出蕴怒的红晕。

    这在月光下大海上,倒是显得更加妩媚动人了。

    韩乐倒是不为所动。

    因为他清楚地告诉自己,这根本就不是苏璃。

    这是箜篌附在她身体上。

    “等到了【空城】曲境,我再想办法将这妖孽赶出苏璃的身体,总是让她这么占着也不是办法。”

    事实上,看着苏璃,对话箜篌,韩乐就一直觉得特别别扭。

    奈何现在他也算和箜篌合作了,毕竟他对来往两个曲境世界的事情还是一无所知。

    箜篌幽幽地看着韩乐:

    “你是不是在想,等到了空城,便将我赶出去?”

    韩乐干笑一声,没有回答。

    箜篌冷笑道:“过河拆桥!”

    “不过也无所谓了,就算你不赶,我也不会一直在这个小丫头的身体里待着。”

    “这小丫头年纪虽小,心思倒也太杂了,和余长歌那蠢货比起来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不过,我倒是在这小丫头的记忆里翻到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你有没有兴趣听一听?”

    韩乐摇头。

    “你不想知道她心里是怎么看你的吗?”

    “你不想知道她为什么会出现在六月雪的世界中吗?”

    “你不想知道她为了你,究竟做了什么事情吗?”

    箜篌的声音之中充满了挑逗和诱惑。

    “韩乐,我是为了你而来的。”

    这个声音,是苏璃的声音。

    韩乐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

    “你说的,我确实想知道,但不是从你口中知道。”

    “你如果再模仿苏璃的声音,我的耐心就没那么足了。”

    箜篌冷哼一声,又是碎碎念了一句,大意就是天下男子多薄情之类的话。

    韩乐也是一阵头大。

    这次进入曲境世界,他感觉箜篌的人设彻底崩塌了啊!

    说好的凶残无人性的荒兽呢?

    怎么越相处越像一个受遍情伤、被男人辜负了的怨妇?

    不过韩乐也很清楚,自己不能因此而放松警惕。

    天知道这是不是箜篌在自己虚弱的时候的一种伪装。

    两人就这么站着。

    不一会儿,海面上竟是忽然起了风。

    箜篌忽然道:“快到了。”

    前方的海面上,出现了光怪陆离的流光。

    “那是什么?”韩乐问。

    “两界交融之海。”箜篌的声音有些凝重。

    “只有跨越那一片海域,我们才能进入【空城】。”

    “快趴下,把棺材板合上。”

    说罢,她不由分说,居然是拉着韩乐钻进了那狭小的棺木里!

    跨啦啦!

    棺木被合上了。

    黑黢黢的空间里,挤着三个身体,韩乐心里说不出的怪异。

    他讨厌这种被箜篌牵着鼻子走的感觉。但那一瞬间,他也确实感受到了危机。

    “牵着我的手,把你的魂力借一点给我。”

    箜篌的声音在他耳旁响起。

    苏璃的身体紧紧贴着韩乐,韩乐想要后退都没有办法,因为棺材太狭窄了。

    他也不敢动作太大,生怕弄醒了在下面冬眠的红桃q。

    黑暗中,韩乐牵起苏璃的手。

    “跨越那片海的时候,可能把我们传送到其他曲境世界里,我可以定位到【空城】。”

    “但我需要你的魂力。只有你的魂力,才不会被余长歌那个小蠢货拒绝,明白了么?”

    箜篌的声音中也带着一丝忐忑。

    韩乐低声应和。

    当下,伴随着那洋流,棺木驶入了那片神奇的海域。

    韩乐感受的非常清晰。

    在那一瞬间,他明显感觉到苏璃的手热得发烫。

    他的眼前,出现了六个世界。

    那六个世界,后三个模糊不已,前三个倒是非常清晰。

    分别是十里坊、空城和六月雪!

    悲鸿世界的前三个子曲境!

    箜篌快速锁定了第二个世界。

    在那一瞬间,韩乐只觉得自己的魂力大量倾泻出去,他默默计算着魂力的数量,好在箜篌没有太过分,只是索取了他第二脑域中三分之一的魂力而已。

    下一秒,整个棺木传来剧烈的抖动!

    眼前的光影瞬间变得扭曲起来。

    韩乐甚至能看到苏璃的身体仿佛一下子拉成了万里长城,一下子缩成了一块肉饼!

    他觉得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拉扯自己的身体。

    过了许久,这种奇怪的感觉才停了下来。

    “到了吗?”韩乐低声问。

    然而箜篌却并没有回答。

    她仿佛彻底消失了一般。

    而在韩乐身下,一个幽幽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是谁?”

    “这是哪儿?”

    红桃q。醒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