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七十五节 抬棺人
    韩乐没有想到,这三更半夜的乱葬岗上,居然还有人烟。

    他凑得近了,听两人的议论声,眉头倒是渐渐舒展开来。

    这两个人,正是白天出殡队伍里的青年壮汉!

    原来现在这世道,兵荒马乱,普通人家的日子并不好过。

    这不苏家千金下葬,苏家为了省事派了外人操办此事,这两人便是其中之一。他们心思活络,明显感觉到苏家对苏梨的丧事并不上心,但必要的陪葬应该还是有的。

    于是今天白天散去之后,两人相约晚上,喝了点小酒,壮胆便来这乱葬岗上,来找点死人财。

    两人的对话中明显可以透露出来,他们并非专业的盗墓贼。

    好在苏梨的坟墓埋得很浅,他们挥舞着锄头,累了就歇一会儿,渴了就喝一口自酿的烧酒,没多久,那苏梨的新坟头就被他们刨了个干净。

    大量的新泥被翻了出来,空气里泛着泥腥味儿。

    还算优质的棺木露出了一角,两人兴奋地跳了下去。

    韩乐隐匿气息,默默靠近,观察着动静。

    跨啦啦!

    两人小心翼翼地拆着钉子。

    事实上,在这年头,这口棺木本身就值不少钱,如果他们不是还想在这江左城混下去,不敢把事情闹得太明显的话,直接把棺木盗走卖了也能赚一笔。

    两个年轻壮汉哼哧着气儿打开棺木,谁知道只那一瞬间,他们便大叫一声,踉跄的从坟里爬了出来!

    “这坟,怎么是空的?”

    “见鬼了啊!今天入土的时候,棺材还是沉沉的,我说刚刚怎么轻飘飘的!”

    “快逃快逃,我早就跟你说这十里岗不干净!当年的十里坊大火,你可还记得啊!”

    两人赶忙抄起家伙,便想逃走。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鬼魅般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苏梨。

    她穿着一身素衣,面无表情,肌肤雪白,在这惨淡月光的映衬下,显得更为瘆人。

    “啊!”

    其中一名壮汉惨叫一声,竟然生生被吓得尿了裤子。

    “诈尸了啊!”

    “鬼啊!”

    还没等他们两人逃跑,那女子闪电般地探出右手。

    她的右手仿佛一只鸡爪子,直接快速地先后插入两人的心口中。

    滋滋滋!

    两名壮汉的心脏,竟是就这么生生地被她掏了出来,一口一口地要碎裂,咽了下去。

    那两人已经被吓得失魂落魄了,浑然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经没有了心。

    “滚吧。”

    那女子淡淡地道。

    两人如释重负,落荒而逃。

    只是韩乐远远注视着他们逃离的身影,在月光下,他们已然没有了影子。

    “哼,无知的男人。”

    “变成了我的尸傀还不自知。”

    “这样也好,多替我去城里吃几口人心。”

    那女子低声自语。

    忽而,她看向了韩乐方向:“看了这么久,也该出来了。”

    韩乐徐徐现身。

    其实刚刚发生的一切,他比那两个壮汉看得清楚的多。

    苏梨并非没有在棺材里,而是在棺木打开的那一瞬间,她化成了黑烟,飘到了坟头外面,这才给那两个盗墓贼造成了这样恐怖的场景。

    很显然,在六月雪的曲境中,不管眼前这个女子是苏璃还是苏梨,都已经变成了一种类似鬼怪的东西。

    甚至,韩乐已经感觉到了她的身份。

    他看着她,冷冷道:

    “箜篌?”

    她微微一笑:“反应倒是不慢。”

    “这个女孩子的脑海里,有很多有意思的东西呢,她是为了你进入这个曲境的,你倒是受女人欢迎。”

    她言语之间颇为平静,只是眉眼间,丝毫没有掩饰对韩乐的厌恶。

    仿佛韩乐真的就是她剧本里那个对女人始乱终弃的薄情男子一般。

    韩乐听了心中一动。

    真的是苏璃?

    她为什么会出现在枫蓝山庄附近?

    为了自己进入六月雪的曲境?这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过韩乐没有考虑太久。

    因为他现在面对的是箜篌。

    这些问题都可以押后考虑,他现在需要思考的是,为什么箜篌会引导自己来到此地?

    又或者,明显是占据了苏璃身体的箜篌,又想做什么?

    “长话短说吧,你也不是傻瓜。”

    箜篌轻轻擦去嘴角的鲜血,淡淡地道:“如果不是事情到了这种地步,我也不会来找你。”

    韩乐狐疑地看着箜篌。

    后者不爽地道:“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你以为我所有时间都是没有理智的吗?”

    “虽然被你用那奇奇怪怪的法门封印了,但也算因祸得福,找回了部分理智。”

    “……算了不和你说这些。”

    “余长歌那个笨女人,妄图用【空城】控制住那些可怕的敌人,真的是异想天开,她为了保护你,把我们两个丢在了【六月雪】的世界里,但她自己,却处于极度危险之中。”

    “如果你不想看着她死在自己的曲境里的话,最好和我合作。”

    韩乐仔细分辨着箜篌话里的可能性,沉吟道:

    “合作?凭什么,你应该知道我平荒天师的身份,以及我手里有的东西了。”

    箜篌的眼底闪过一丝愤怒,不过很快平息下来。

    “平荒天师又怎么样?若不是余白衣当年的天人手段,我杀你如杀鸡犬!”

    “韩乐,你别以为我在危言耸听,这一次余长歌主动张开曲境,我原本是不知道的,我是沉眠中被惊醒,才感觉到她受了很重很重的伤。”

    “虽然我恨不得余白衣的女儿早点死去,但她现在毕竟是我的宿主,我不能让她这么死掉,明白么?!”

    说罢,她轻轻一点。

    虚空中,泛起些许涟漪,然后是一副画面。

    那是一座空城,宛如废墟一般的城市街道上,龙城士兵们成群结队,正在四处搜寻。

    人群中,依稀有罪虎小队和半白扑克的影子。

    嗖!

    画面消失。

    箜篌冷冷道:

    “【空城】虽大,但可控制不住这么多高手。”

    “余长歌自以为是,但你得考虑清楚,你难道不想帮她吗?”

    韩乐沉默了一会儿,迅速道:

    “怎么帮?”

    “很简单,我需要你和我一起,离开【六月雪】,一起去【空城】。”

    箜篌咬牙切齿地说:“之前你的封印大幅度压制了我对这个世界的掌控,否则我直接就过去了,哪里还需要你的帮忙?”

    “但不管怎么样,这六个世界总归是我的世界,我对它们再了解也不过。”

    “没办法通过本源通道跨越过去的话,想要从六月雪到空城,就只有一种办法了。”

    “我一个人,做不到,当然,你一个人也不可能做到。”

    “所以,我们合作,到了空城之后,再看情况,怎么样?”

    韩乐没有考虑太久,他选择了成交。

    原因也很简单。

    他能感觉到,箜篌并没有欺骗他的必要。

    如今的【六月雪】世界,的确没有什么危机。

    极有可能,就是余长歌为了保护他,而故意将他放在这个世界里的。

    而那些龙城士兵以及刺杀小队的人,则被她安置在了空城之中。

    她想要以曲境和自己的力量对抗那些人,无疑是非常危险的。

    箜篌的提议,韩乐果断答应。

    “要怎么做?”

    他问道。

    和箜篌合作,并不意味着完全对她放松警惕。

    毕竟这头荒兽是如何的凶狠毒辣,韩乐也是心知肚明。

    “进棺材。”

    “随便挑一口。”

    箜篌言简意赅地指着乱葬岗里那些横七竖八的棺木。

    “半夜之后,等人过来抬。”

    韩乐以为自己听错了,便又问了一遍。

    箜篌有些不耐烦地复述了一遍,便不理韩乐,自己钻回那口棺材里了,还顺便把棺材板合的严严实实的。

    韩乐耸了耸肩,犹豫了一会儿,也挑了一口棺材,钻了进去。

    只是就在他准备将棺木合上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这口棺材里居然还有人!

    “换一口吧。”

    韩乐可不喜欢和死人躺一起的感觉。

    只是他刚准备出去,远处忽然传来了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

    哀乐响起!

    箜篌的声音细若蚊吟:

    “不许动!”

    “他们来了?”

    一种奇异的感觉在两人内心深处建立了起来,仿佛随时可以通过内心对话。

    “他们?是谁?”韩乐问。

    “抬棺人。”

    箜篌冷哼一声,便没有开口。

    韩乐自讨没趣,便转了个身,安静等候。

    没多久,棺材附近传来一阵阵的脚步声。

    似是有什么东西,从棺材板上爬过去了。

    透过一丝缝隙,韩乐仿佛看到了一抹抹绿油油的鳞片。

    “确定是抬棺人?”

    韩乐在人字上加了重音。

    他觉得这些可不是人!

    只可惜,箜篌并没有理会他。

    又过了一会儿,一阵滋滋滋的声音传来,似乎有什么东西把棺材缠住了,继而真的悬空起来,好像的确有人在抬棺。

    棺木抖动了一会儿,开始朝着一个方向前进。

    韩乐耳旁,响着奇怪的哀乐声。

    他屏住呼吸,箜篌叮嘱他,千万不能被抬棺人发现,否则他们将过不了两个曲境之间的界河。

    只是伴随着棺材的抖动,韩乐忽然发现了一个骇然的事实!

    那就是棺材里的人,居然是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