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七十三节 六月飞雪
    枫蓝山庄,混乱一片。

    在火光中,刚刚树立起的光子围墙顿时变得残破不堪。

    龙城第三特种部队的指挥官虽然没有得到罪虎小队和半白扑克的指令,但五分钟时限到达之后,他还是果断地下了全面进攻的命令!

    大量的龙城卫兵从四面八方杀出来,枫蓝山庄彻底沦为一片混乱的战场。

    因为星火受到了干扰的缘故,光子围墙根本无法抵御这群士兵的入侵!

    喊杀声震天响,哭泣声也是不绝于耳。

    鹤族人正在被无情屠戮。

    因为云州智脑的指令,这一次,龙城军队出击,没有任何留情的意思。

    “他们应该得手了吧,真是贪婪的家伙啊。”

    龙城指挥官有些无趣地拉了拉帽檐。在他看来,罪虎和半白扑克的人之所以没有发信号,只是为了抢功劳罢了。

    毕竟这两支刺杀小队在龙城也算“臭名昭著”了。

    以鹤族人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抵挡这两支小队,更别提他率领的精锐部队了。

    短短几分钟时间,枫蓝山庄大量地点都沦陷。

    鹤族人被成群成群的俘虏,有反抗剧烈的,直接被击杀!

    火光闪烁,微弱的蓝光幽幽,仿佛随时有可能消失。

    从上空俯瞰枫蓝山庄,仿佛人间炼狱。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清脆的乐声自地下传来!

    那是一阵极具穿透力的音乐声。

    那乐声,让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低下头,侧耳聆听。

    冥冥之中,仿佛有一种神秘的魔力。

    就连那实力高超的龙城指挥官都忍不住低头倾听。

    这纯粹是人类的本能,因为就在他低头的那一瞬间,他就醒悟过来!

    传奇级别的战歌!

    “鹤族之中,居然还有传奇乐师坐镇吗?”

    他这个念头刚升起的时候,他的身体便被一股奇异的力量所包裹。

    哗啦啦!

    无声的狂风倒卷出去。

    整座枫蓝山庄都被一股神秘的气息所笼罩。

    嗖嗖嗖!

    仿佛虚空之中,有一张无形的嘴巴,将一个个人都吞了进去。

    无论是龙城的士兵,还是鹤族人,都身不由己地被那曲境直接吞噬进去。

    短短几十秒过后,整个枫蓝山庄,竟然从喧闹的战场变成了死地!

    战场的一角,两个男人掀开一个黑黢黢的地下入口,看着那沉落在下方的升降机,红袖章咂咂嘴:

    “我们来晚了,都怪你,动作太慢了。”

    蒋东云不客气地说:“如果不是你犹豫了那么久,我们也不会耽搁。”

    “不过……刚刚那股吸引力,是传奇曲境吗?鹤族人竟然还有传奇乐师?”

    红袖章摇了摇头,眼底闪过一丝兴奋之色:

    “不,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不是传奇乐师的曲境。”

    “这是余长歌的曲境,也是箜篌的曲境。”

    蒋东云脸色一变:“箜篌!?”

    红袖章不以为意道:“不然呢,你以为还有什么力量能够将这么多人都吸纳到曲境里去。”

    “白衣兄的女儿,还没有到传奇境界吧,她这么施展曲境,非常容易……”

    蒋东云的话还没说完,便被红袖章不耐烦地打断了:

    “非常容易被箜篌反噬是吧?我告诉你,反噬已经发生过一次了,要不是那个叫韩乐的痴情种子拼命把她救了回来,她现在没准已经变成一头荒兽了。”

    “这一次枫蓝山庄遇到了绝境,她显然不可能坐以待毙。箜篌曲境,原本就是华清用来对抗龙城的最后底牌,到了这种地步,谁还顾得上反噬这种事情呢?”

    “别唠叨了,你要是觉得当年对不起余白衣,想要救他女儿,就赶紧给我定位。”

    “刚刚我们虽然抵抗住了那曲境的吸引力,但也失去了曲境的入口,我总感觉这个曲境怪怪的,要不然,千里独行那家伙也不会一直躲在里面。我们进去的时候,一定更要小心!”

    蒋东云点了点头。

    他沉吟片刻,站定之后,取出一只虚拟的万维键盘。

    纤细而奇长的几个音节谈过之后,空气之中便隐约出现了几个画面。

    这就是传奇乐师的强大之处!

    有时候,他们发动战歌,甚至不需要直接弹奏,只需要几个音节,配合强大的魂力就能转化成实际效果了!

    画面不断分割,有的模糊,有的清晰。

    令人惊叹的是,这画面居然一共有六个!

    第一个画面,月黑风高,枯藤老鸦鬼火,十里坊,乱葬岗,有老妪穿着人皮在鬼火下打扫着尘埃,有狐狸状如人,坐在热闹无比的楼阁里饕餮。

    此为《悲鸿序章》。

    第二个画面,空城废墟,大军过境之后,寸草不生,路边尸骨累累,有哀歌自废墟之中响起;阴雨天,一列穿着孝服的出殡人哀伤地撒着纸钱,只是他们的队伍似乎根本看不到尽头,无穷无尽的棺材如蚂蚁一般,而那些抬棺人,自己也没有影子。

    此为《悲鸿第二章空城》。

    第三个画面,古城依旧,人来人往却看不到半点生气。天空之上,阴云密布,仿佛随时可能降下宝玉。一张张麻木而模糊的面孔从画面上闪过,邪异的气息迟迟没有离去。

    之后的三个画面就更加模糊了,以蒋东云的实力,都没能看清楚。

    “箜篌这怪物,果然是多重曲境。”

    蒋东云若有所思地道:“假若余长歌还能驾驭箜篌的力量,那么她应该会很聪明地将敌人巧妙地分到不同的子曲境之中,方便她腾出手对付。”

    “她是曲境之主,理论上可以一切事情,所以尽管她不是传奇,也可以当半个传奇乐师用了。”

    红袖章冷不防来了一句:“如果她已经失控了呢?”

    蒋东云脸色一沉:

    “那样的话,进入曲境的那些人的下场,恐怕会更惨!”

    “不管怎么样,我们进去吧。”

    “只是,选哪个入口比较好?”

    蒋东云也在踌躇。

    虽然他和许如意的实力非常强悍,但这毕竟是主动进入箜篌的曲境,天知道他们的进入是否会彻底激发箜篌的凶性。

    余白衣的封印已经破了一次,余长歌贸然动用曲境之力,是极有可能再度引出箜篌的。

    他们必须小心行事,否则也会阴沟里翻船!

    “这个曲境吧!”

    红袖章果断指着《空城》说到。

    “为什么?”蒋东云撇撇嘴。

    红袖章的眼里露出了狂热的神情:

    “我看到那只猫了。”

    蒋东云耸了耸肩,他轻轻弹奏了几个乐符,两人的身影悄然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而就在两人主动进入曲境的同时,枫蓝山庄的光子围墙外,两个人影若隐若现。

    “小姐,这种冒险的事情,没必要去做了吧。”

    “反正我们也只是来观察这场战争和鹤族人的秘密的。”

    身材高挑的女子低声规劝。

    而另外一名女孩却是一脸坚定。

    “韩乐进去了。我能感觉到。”

    “袁紫姐姐,你不用劝我了,其实那天之后,我的心里就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我只想知道,我的韩乐为什么会突然变成了这样,他到底遭遇了什么,他的身上还有多少秘密是我不知道的?”

    “我只想知道这些。可惜白莲榜的那次曲境我没能混进去,这一次,我不可能再眼睁睁地错过机会。”

    下一秒,她的身影抖动,果断走进了光子围墙的范围内。

    袁紫咬着嘴唇看着苏璃的身影消失在了曲境之中,她自己,则是缓缓退回阴影之中。

    整座枫蓝山庄都变成了一处死地。

    但凡有靠近者,都会自动被吸入那多元曲境之中。

    没有例外。

    龙城剩余部队仍然在观望,对于这种蛮横的曲境世界,他们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除非,能请动一些成名已久的传奇出手。

    但现在看来,短时间内是不太可能的。

    他们只能期望龙城的人能够快速破掉这曲境。

    否则,麻烦就大了。

    ……

    古城中。

    韩乐默默行走在街头。

    不算太热闹的街头,小贩的叫卖声都显得有气无力。

    大清早的,天色却蒙尘。

    空气中弥漫着一丝令人不舒服的感觉。

    韩乐一路走来,基本上确定了这座城既不是之前的江左城,也不是李郎的苏州城。

    这似乎是一座完全独立的古城。

    韩乐没有在城墙上看到它的名字,也没有在城里人口中听到这座城市的称呼。

    暂且叫他古城吧。

    但韩乐依稀能从古城里,看到当初苏州城和江左城的一些影子。

    韩乐猜测,自己用平荒天师的手段,以李郎曲境本源封印箜篌之中,江左城和苏州城极有可能在某种意义上完成了融合。

    两座城市融为一体,而箜篌则陷入了场面之中。

    余长歌虽然控制了曲境本源,但没有能力对这个曲境进行各方面的修改,所以才会出现古城无名的情况。

    只是他有些好奇的是,为什么会是自己一个人进入曲境世界?

    那些龙城的人呢?

    鹤族人呢?

    余长歌本人呢?!

    韩乐走了半天,一个都没有看到!

    他最担心的,还是余长歌,尽管这一次她是主动张开自己的曲境,但箜篌的封印仍然十分不稳定,一旦出现什么问题,那就可能真的是玉石俱焚了。

    想到这里,他忽然摸了摸自己的后背。

    红桃k的刀伤仍然在,但没有伤及根本,星火的那一道幽兰光芒救了韩乐一命,这是无需置疑的。

    这是,星火为什么会主动救韩乐,这也是韩乐困惑的事情。

    他在城里兜兜转转了一圈,也曾试图寻找韩家、江家以及叶天师的痕迹,遗憾的是,这些东西,他都没有找到。

    之前经历过的曲境,仿佛已经被抹去了所有的痕迹。

    只剩下这压抑的气氛陪伴着韩乐。

    他在古城里转了几圈,天色变黑了。

    他原本以为,夜里会发生一些什么事情。

    谁知道这古城的夜间,也显得出奇的宁静。

    虽然没有到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地步,但治安却相当良好,除了那打更人的铜锣嗓子之外,没有任何异常的风吹草动。

    第二天,韩乐开始在茶馆,酒馆这些地方闲逛。

    以他的手段,在对他没有敌意(余长歌控制)的曲境世界里,弄点钱财自然是轻而易举。

    很快的,他便打听到了一些还算有用的情报。

    首先,古城的名字仍旧是江左,只是前些年经过战乱,管理此地的将军正准备修改这座城市的名字,便让人毁了江左城的牌坊,准备另做;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战乱又起,那想要改名的将军被杀死,现在的江左城被另外一个势力统治,那个势力对江左城并不上心,改名的事情,也不了了之。只是城里百姓都很惶恐,据说江左二字,已经成了禁忌,不好再提,再提便有刀兵之灾。

    其次,江左城里,原先的人家也因为战乱而搬走了不少,其中最著名的便是首富韩家。

    第三,仍然有人记得江左城外的十里坊大火,大约是五六年前的事情了。

    而这五六年间,江左城似乎依然没有逃离那怪异的命运掌控,只是怪事发生的频率变得低了很多。

    差不多每隔三四个月,才会发生一桩怪事,这样的频率,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也勉强能让人接受。

    而最近一桩怪事,则是苏府的小姐在晨起梳妆打扮的时候突然被镜子里的自己吓了一跳,暴毙而亡。

    明天,便是那苏小姐的出殡之日。

    韩乐打听的很清楚。

    那苏小姐的闺名,便是一个梨字。

    苏梨。

    当初韩乐便被这个名字吓了一跳,如今再听到这个名字,总感觉有些什么怪怪的。

    不过他也没有多想。

    休息一夜之后,次日清晨,他守在了那苏家出殡的道路上。

    远远的,便听到了一阵哀乐声。

    有妇人在哭泣。

    清晨的街道上,纸钱漫天飞舞。

    忽然间,韩乐觉得脖子上有些微微的凉意。

    天空之中,有白色的精灵飞舞。

    “下雪了?”

    韩乐微微一愣。

    按照江左城的说法,现在可是六月份啊!

    六月雪?

    韩乐猛然响起了什么。

    而就在这个时候,出殡的队伍经过了韩乐身边。

    其中一个抬棺的壮汉一个趔趄,居然摔倒在地,那棺材直接从架子上滑落下来,棺材板也哐当一声露出一道缝隙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