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七十节 袭击
    “我们的神,诞生了。”

    当那一抹蓝光从地底下喷涌而出,照耀了整片天宇的时候,花子陡然从沙发上站起来,望着那束蓝光,语气中有无法遮掩的喜悦。

    “他的名字,叫星火。”

    “他是白衣叔叔从那扇青铜门里带出来的,和当年的云州智脑一样。”

    “星火和火种,本来就是一种生命。既然我们的祖先能创造云州智脑,我们作为十二家族的后人,为什么不能模仿他们呢?”

    花子笑的很开心。

    韩乐感受着那种神秘的气息。

    的确和云州智脑非常类似,可能因为是新生命的缘故,星火的气息比云州智脑更加强烈。

    可能他还没有学会如何自如地掌控自我的气息。

    “其实,你们应该也猜到了,作为家族核心人员之一,我没有在现场亲眼见证这一刻,只是因为你们的突然到访,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说到这里,花子的脸上有些歉意:“我在这里陪着你们,聊这些有的没的,多少也有把你们拖在这里的意思。”

    “毕竟是最关键的节骨眼上,我真的也害怕会出什么事情。”

    余长歌和韩乐都点头表示谅解。

    其实韩乐早就猜到了,花子的反应多少有些僵硬和奇怪,但他也没有点破,原因很简单,毕竟这不是花子一个人的事情。

    对于华清市来说,星火的诞生和光子围墙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她不可能拿自己的私人感情去冒险,哪怕她再信任余长歌,那么韩乐呢?

    没有直接把韩乐和余长歌囚禁起来,已经是花子非常信任他们的表现了。

    更何况,韩乐本来也对花子说的那些神秘历史非常感兴趣。

    “走吧,光子围墙已经完成,所有荒兽都会像畏惧粒子屏障一样畏惧光子围墙,从今夜开始,华清将独立于云州大陆任何一座城市之外!”

    “长歌,星火是白衣叔叔带回来,托付给我们鹤族的,你理应去看看他,毕竟他也是当年事情过后,白衣叔叔留下的为数不多的东西了。”

    “现在星火已经成形了,不再那么脆弱,我可以放心地带你们过去。”

    她随手掏出一个按钮,忽然点开。

    那座看似破败的建筑,顿时灯火通明。

    没等韩乐和余长歌反应过来,他们的身体忽然开始急速下沉!

    那沙发,居然是一座电梯!

    一行三人,快速地往地底深处沉进去!

    ……

    电梯上,花子也没闲着,而是继续讲述当年余白衣的故事。

    事实上,她也是最近开始插手家族内部事务,负责接管星火创造计划才知道的那么多隐秘消息。

    余白衣这个名字,在很多年前的龙城地区,就是传奇的代名词。

    乐武双修,风华绝代!

    余白衣不是鹤族人,但他和鹤族人关系密切,作为华清人,他有着超出常人想象的实力。

    传说中,余白衣曾经去过龙城三次,三次都得到了雅典娜亲自的接见,可见此人的影响力。

    至少在那个年代,在云州大陆的高手之中,余白衣的个人影响力甚至比云州智脑还要高一些。

    哪怕是剑神何庆芝,在余白衣面前也要逊了一筹。

    那时候,余家在华清也是大家门阀。

    六七十年前,余白衣的实力便已经抵达整个云州大陆的巅峰层次。

    只是在经历那场人类内斗之后,云州智脑开始变得非常不活跃。

    作为人类的领袖之一,余白衣也开始思考,如何寻找取代云州智脑的办法。

    他从鹤族人这里知道了云州智脑的诞生过程,于是便单枪匹马去寻找那青铜门。

    他们发起了远征计划。

    余白衣找到了青铜门,并且是第一个进入青铜门的人。

    不久之后,余白衣深夜拜访鹤族,他从青铜门后回来了,但明显遇到了一些事情。

    用当时鹤族族长的话来形容就是:“白衣兄好像很忐忑不安,又或者遇到了什么无法想通的事情。这么多年来,我是第一次见到他如此困惑或者说是彷徨。他在那扇门里到底遇到了什么,他始终不肯说,只是那将一点即将熄灭的星火交给了我们鹤族。若是有朝一日,云州智脑真的消亡,那么人类至少还有一次救赎的机会。”

    这是那一代鹤族族长的亲笔日记。

    当然,后来的事实证明,人类纯属多虑了。沉寂一段时间之后的云州智脑似乎是找到了解决方案,他开始变得无比活跃起来,也就是在这个时期,他制造了大量的雅典娜分身,帮助他统治整座云州大陆。

    人们忽然发现,云州智脑不再听从某一个人或者一群人的掌控了。

    他开始变得更有自己的主张,甚至制定了【人类内战不允许使用热武器】这样的规则。

    一开始,人们还无法接受云州智脑掌控一切的设定。

    但慢慢的,他们开始妥协。

    因为他们发现,云州智脑的态度非常坚定,数次沟通之后,云州智脑坚定地认为:如果任由某个人类或者某个势力掌控自己,那么人类迟早要自我毁灭。

    既然如此,为了人类更好的未来,他应该替人类安排合理的发展路线。

    这个念头一经形成,便成为了云州智脑的根本原则。任何试图改变他这种想法的人类,都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很快的,人们开始沉默。

    因为他们已经离不开粒子屏障了。

    当然,大多数的人是没有意识到这一点的。

    他们只是觉得云州智脑建立的秩序生活让他们觉得更有安全感了。

    生活在粒子屏障下,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啊。

    不是吗?

    ……

    对于鹤族人来说,云州智脑的变化值得警惕,但一时半会儿他们也没有理由拒绝云州智脑的善意。

    至少从明面上来看,云州智脑的确让人类社会变得更加美好了。

    粒子屏障,基本规则,社会秩序……还有战歌创作规则。

    这些东西,都对人类文明的推动起到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所以当初余白衣带回来的星火,被雪藏了起来。

    但熟悉余白衣的人却发现,原本高调无比的余白衣忽然低调起来。

    他再也不出现在任何公众场合,他开始变得深居简出,甚至有时候,连他的父母都找不到他的人影。

    时间缓缓流逝,多年过去,以至于很多人都淡忘了这个名字。

    当年那个风华绝代的男子,终究还是洗尽铅华,融入到了世俗的平淡生活中。

    他爱上了一个女孩,低调地举行了婚礼。

    他有了两个孩子,一女一男,女的叫长歌,男的叫酒行。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样的生活已经足够幸福美满。

    只可惜,很快的,祸事降临。

    二十多年前的余家惨案。

    偌大的余家数百口人尽数死亡,只留下长歌酒行二人,就连大名鼎鼎的余白衣,都死在了那惨案之中。

    至今,知情人始终语焉不详。

    这件事情对于长歌和酒行来说,都是永远的心理阴影。那一夜的余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都忘了。

    余长歌知道,当年的余家惨案一定和箜篌有关系。

    只是她不知道是,箜篌并不是云州大陆的荒兽。

    她是从青铜门后走出来,一路尾随余白衣复仇的怪物。

    根据花子最近翻越历代族长日记调查的结果,那箜篌,极有可能是六七十年前,就被余白衣在青铜门里杀死了。

    至于为什么,她会出现在云州大陆,这始终是一个谜团。

    但无论如何,星火是余白衣从青铜门里带回来的,花子坚持认为,余长歌有权利看看他。

    ……

    电梯一路同行,经过了几个关卡的审查之后,最终抵达了一个庞大的地下空间。

    其中的一个检查站里,韩乐一行人还等了十几分钟,显然,花子的主意并没有得到所有鹤族人的认可。

    只不过花子坚持自己的意见,最终,其他人还是妥协了。

    三人来到了地下研究机构。

    他们第一眼,就看到了地下空间之中,最中央的那根湛蓝色的荧光柱。

    然后就是密密麻麻宛如蜘蛛网一般的管道。

    那些管道的外表泛着蓝光,澎湃着汹涌的力量。

    “这就是星火吗?”

    余长歌看着底下那团奇异的蓝光,情绪变得有些奇怪。

    “是。长歌,这就是当年你父亲带回来的。我们根本没有想到,它还有派上用场的一天。”

    那名和花子有几分相似的中年男子轻声道。

    他看了看韩乐,问道:

    “你就是韩乐?那首《极乐净土》便是出自你手?”

    韩乐点头。

    “秦舒和韩盛源之后,太安已经很久没有出过像样的人才了。”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赞许之色,忽而问道:“你对这场战争怎么看?”

    还没等韩乐来得及开口。

    警报声忽然响起!

    一个个鬼魅般的影子,宛如幽灵一般,出现在了地下空间之中!

    “不好!有敌人!”

    “是龙城的刺杀小队!”

    “警卫!警卫!”

    “不要让他们靠近星火!”

    研究中心里,乱成了一片!

    韩乐余光之中,右侧的空气一阵扭动,一个奇异的人脸在空气中一闪而过,迅速冲着中央的那根荧光蓝柱子扑了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