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五十七节 决战冥土界!
    青湖水府,宝库前。?

    韩乐眼看着那一个个莲花市乐师不断倒下,表情从一开始的吃惊也渐渐转为了镇定。

    他早就该猜到,曲巫不可能那么容易让自己得到对方的情报的。

    那些知道曲巫秘密的人,全部都死了。

    剩余的莲花市乐师都很惊恐。

    他们有些不知所措。

    他们甚至不知道曲巫有没有在他们身上悄然设置那种可怕的禁法,能在不知名处便将他们杀死。

    他们看着韩乐,有人颤颤巍巍地说:

    “韩乐,我们再也不想和你还有曲巫斗了,这是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们不想参与了。”

    “只要你能带我们离开这狗屁浑天世界,我们什么都可以做!”

    “是啊,我们愿意放弃对白莲榜的争夺!”

    这些乐师都害怕了。

    这次白莲榜的争夺血腥程度远他们的想象。

    因为有了韩乐和曲巫这两个怪物级别乐师的参与,主场又从情报里的曲境片段变成了一个真正的曲境世界之后,一切似乎都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展。

    这本来应该是一场简单的比赛。

    但现在,他们已经没有办法继续下去了。

    他们只想立刻离开这鬼地方!

    什么幽冥宗,什么浑天殿,滚一边去吧!

    至于韩乐和曲巫之间的斗争,哪怕和整个曲家的斗争,他们都不想管了。

    韩乐在这个世界明显已经占尽先机,而曲巫更是心狠手辣,连曲念博等人都是说杀就杀了,这两个人之间的较量,根本不是他们这些小角色能参与的。

    “或者,你放我们走吧!”

    那人看着韩乐,露出一丝哀求之色:“其实我们也只是想在白莲榜上争取一下而已,没想到事情会展成这样子,该死的曲家……”

    然而下一秒,他脖子上忽然浮现出一丝淡淡的血线。

    血线迅变成碗口大的伤疤,他的脑袋,直接落地!

    白雨徐徐升起。

    恐惧降临。

    宝库前大部分的乐师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韩乐尽数斩杀于此!

    “人生哪有那么简单的事情,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既然你们已经没有了价值,我留你们这些隐患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反正在这个浑天世界里,除了寥寥几人之外,都是我的敌人。”

    韩乐很清楚。

    曲念博等人既然死了,那么就意味着他无论如何都无法获知曲巫的秘密了。

    而剩下来这些乐师,的确是微不足道。

    哪怕他们之中有大乐师,但因为曲境世界实力覆盖的缘故,他们也没办法对韩乐造成威胁。

    韩乐也不是不可以放过他们。

    只可惜,韩乐不想给自己留隐患,他也不习惯以德报怨,毕竟这些乐师之前可都是帮着曲巫做事的,身不由己也好,痛心疾也罢,这些都和韩乐没关系。

    他们需要为自己的行为买单。

    成王败寇,就是这么简单。事实上,如果不是韩乐提前一步找到宝库里的九州图,恐怕现在的场景又是另外的模样了。

    他很清楚,这些乐师也不是什么善茬,现在之所以服软,是被韩乐强大的实力震慑住了而已。

    而且曲巫的行为,也让他们心寒。

    “京都城你放弃了。”

    “青湖斗剑你也输了。”

    “你还有什么资本和我斗?”

    韩乐默默站了起来,心中如此想到。

    很快的,他便离开了青湖水府。除了九州图相关东西之外,他还取走了控制房内的那两个陶瓷瓶。

    瓶子里,装着满满的曲境本源之力,只不过被叶天师用特殊的法门封印住了。

    韩乐本想在这个世界就吸收这些本源之力,现在看来,只能将其带离浑天世界,才有可能用云州大6上的材料破除叶天师的封印了。

    此事暂且不提。

    他这次来青湖,最重要目标当然是九州图。

    在青湖水府里,韩乐将那小瓶子里的仙水注入泥龙身上,那泥龙便活灵活现地化为白龙,吐出口中的白色珍珠。

    珍珠里,内有乾坤。

    韩乐以太玄仙法收下泥龙和珍珠之后,顺利地取出了九州图。

    他只是给朱文捎了一条信息,便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开始潜修。

    他需要尽快研究九州图的内容!

    ……

    一天之后,青湖附近,白光升起。

    韩乐腾云而起,眼中闪过一丝疑虑之色。

    九州图的解读,他已经完成了大半。

    宗帅帅的曲境本源并不像其他曲境一样集中在一个地方,而是非常分散地散布在浑天世界的各个地方。

    如果硬要说有类似的地方,就是那些地方都是人迹罕至的灵气灭绝之地。

    和洞天福地比起来,那些地方算得上是穷山恶水,哪怕最落魄的修真门派,都不会在那些地方附近定居的。

    所以他们至今没有现那些曲境本源的奥妙之处。

    只是,韩乐在研究九州图的过程中,还现了一件令他觉得意外的事情。

    除了之前宗帅帅提过的【昆仑墟】之外,居然还有一个可以离开浑天世界的出口!

    而那个出口,赫然就位于九州图的最上方缺口区域!

    极恶火山!

    那是位于北极冥土界一座神秘火山,据说是幽冥宗的大本营!

    “宗帅帅似乎也没有把所有情报都告诉我,可能这和他只是一个残念也有关系。”

    不知怎么的,韩乐心中始终有一些不舒服。

    曲巫的举动太古怪了。

    他放弃了京都和青湖,就一点都不怕自己一步步蚕食这个世界的曲境本源,最终惨败在自己手里吗?

    亦或是说,他找到了从极恶火山离开这里的办法,所以一直有恃无恐?

    只是这样的话,他注定也没办法在白莲榜上获胜的吧?

    韩乐修成地仙,手握九州图和太玄仙法,已经在浑天世界里占尽便宜。

    但他却没有觉曲巫对此有任何的反应!

    他依然远远地躲在极北冥土界。

    他在做什么?

    韩乐不清楚。

    他只能按照自己的节奏去做事情。

    一番腾云驾雾之后,韩乐赶到了九州图上标注的第一个曲境本源絮藏地点!

    那是一处僻静的山谷,附近生机断绝,别说动物了,连植物都没有一株!

    这种凶险之地,常人根本不会靠近。

    只是当韩乐找到九州图上标注的地点的时候,他刚刚想要取走那里的曲境本源的时候,却忽然现了一个极为奇异的现象!

    他的感知之中,这曲境本源似乎是和浑天世界的地脉连接在了一起。

    而此时此刻,浑天世界的地脉忽然出现了无数黑气,这些黑气仿佛一只只嘴巴,疯狂地吸食着地脉的力量!

    “这是……什么情况?”

    韩乐以太玄仙法为根基,干脆整个人沉入地脉之中,一探究竟!

    只是他一进入那地脉,就被眼前的场景震惊到了!

    之前他在地上看到的黑气,在这里具现化成了一只只张牙舞爪的魔头!

    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多魔头,正在肆意掠夺地脉之气!

    韩乐随手抓住一只魔头,略一追踪那源头,便直接看到了一座黑烟滚滚的火山!

    极恶火山!

    他看到曲巫一身黑袍,站在火山口,冷冷地注视着什么。

    ……

    “这些魔头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为什么数量会这么多?”

    “等等,不止是这里,几乎是整个浑天世界的地脉都布满了这种魔头!”

    “他们正在吸取地脉之力,而且是不顾一切地用掠夺、摧毁的方式吸取,而这股力量,正在源源不断地传递到极恶火山附近!”

    “这么多魔头,除非我修成了天仙,否则根本不可能以太玄仙法全部诛杀,甚至,我吸收曲境本源的度都比不上这群魔头汲取地脉真气的度!”

    “这就是你的后手了么?”

    韩乐又惊又怒。

    与此同时,他也受到了朱文紧急的飞剑传书,上面大致说了一下浑天殿目前得知的情况!

    原来那幽冥宗在入主中原的时候,就不断地依靠一些小动作,瞒过众人的耳目,数百年来一直在浑天世界的地脉中埋藏一种名为三相魔头的怪物。

    三相魔头无形无色,如果没有特别的侦测手段,平时潜伏在地脉之中沉睡是不会被觉出来的。

    事实上,这些被幽冥宗遍布整个浑天世界的棋子的数目一直在增加。

    只是浑天殿一直都没有察觉而已。

    而恐怕也没有人会想到,一直对浑天世界虎视眈眈的幽冥宗会如此疯狂,真的启用了他们之前埋下的暗子!

    数目上亿的三相魔头齐齐从沉睡中苏醒,开始吞噬浑天世界的地脉灵气!

    这直接导致了整个浑天世界出现失衡,最典型的表现就是极端气候。

    据说三相魔头爆之后的第三个时辰,东海某海滨城市,就被海啸淹没。

    整个浑天世界一副世界末日的样子,风雨飘摇。

    对此,浑天殿显然有些措手不及。

    他们当然可以派人去控制三相魔头,事实上,如果他们兵力全出的话,在十天之内剿灭整个浑天世界的三相魔头也不是问题。

    但到了那个时候,恐怕就为时过晚了。

    因为来自北极冥土界的机密情报显示,三相魔头只不过是幽冥宗策划的这起阴谋的一个引子而已。

    他们估计是想要用这些魔头吸引浑天殿以及韩乐的注意力,好让他们可以顺利完成一个神秘仪式。

    那个仪式,据说是献祭整个浑天世界,从而换取击穿位面的力量,打开仙界通道,离开此界的一种手段。

    事实上,就连对幽冥宗如此了解的浑天殿都不确定幽冥宗手里是不是真的掌握着这种恐怖的仪式,但从幽冥宗新任宗主煞有介事的布置来看,这个仪式至少会对浑天世界造成前所未有的创伤!

    浑天殿的人,必须阻止幽冥宗的计划!

    这一次,据说浑天殿的高手史无前例地全部出,包括从不离开西稷山的浑天殿殿主,也出了山!

    大部分弟子,都被分配了工作,他们留在了浑天世界,配合一些高手清理着地脉中的三相魔头。

    而浑天殿真正的高层力量,则是前往北极冥土界,和幽冥宗一决生死!

    这一次,是真正的你死我活。

    浑天殿高层似乎已经达成了一个协议,他们要将幽冥宗永远地消灭!

    毕竟,这个世界已经变了。

    天机难测,他们也不该按照原来的规矩办事。

    ……

    “决战冥土界么?”

    韩乐默默地阅读着上面的每一个字,朱文的意思倒不是很明显,只是将这些情报全部告诉韩乐罢了。

    至于到底是按照自己的计划收取曲境本源,还是和浑天殿的高层一起去极北冥土界,依然由韩乐自己决定。

    毕竟他现在在浑天殿中的地位有些特殊。

    除了殿主之外,似乎还真没什么人能叫的动他。

    “曲巫这么做的话,意图倒是挺明显的了。”

    “背水一战嘛,只不过到底是虚张声势诱敌深入还是幽冥宗真的有这种仪式,就不好说了。”

    韩乐有点犹豫。

    如果幽冥宗真有这种仪式,为什么千百年来,只有曲巫才能施展?

    在他看来,这所谓的仪式极有可能是一场骗局。

    诱骗浑天殿高层深入敌军战场,在环境极为恶劣的北极冥土界和幽冥宗决一生死。

    最终达到翻盘的目的。

    很显然,浑天殿是吃这一套的。在朱文的情报里,那些高层已经纷纷奔赴北极冥土界了。

    如果他们全部战死在那里,韩乐一个人,是否能撑得住?

    他不知道。

    他只觉得整个事情都充满了阴谋的味道。

    唯一他不知道的是曲巫的那个秘密,对于这件事情到底有多大的意义?

    仔细推敲了半晌,韩乐最终决定,去一趟北极冥土界!

    不管曲巫有什么手段和秘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不可能翻出太多浪花来!

    要知道,浑天殿殿主也是手握太玄仙法的人。

    “我和殿主联手,哪怕是北极冥土界,应该也不成问题吧。”

    韩乐这么想着。

    只是他在动身的路上却并不知道,在北极冥土界中,浑天殿殿主已然和曲巫见面。

    “你真的,有脱此界的办法?”

    浑天殿殿主狐疑地看着曲巫。

    曲巫淡淡一笑:

    “当然。”

    “你我合作,脱此界,不在话下。”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