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五十六节 曲巫的决断!【二合一】
    8?e?m;hp??4le?0p??!?@?0k?师的法门大多比较特殊,除了平荒一剑那种比较霸道的进攻*之外,其余技巧都需要一些特定的场合和时机才能使用。

    之前韩乐还没有感觉到,只是在石碑上看到叶善功的名字之后,他才突然感受到了这座青湖水府和整个浑天世界的不同。

    就好像,这座水府是单独于整个浑天世界而存在的一般。

    “如果真的是叶天师的话,那就先试试【共鸣】吧!”

    韩乐心中默默道。

    叶天师虽然没有以韩乐师父自居,但在韩乐心中,叶善功就是他的师父;叶天师曾经说过,平荒天师虽然是一个职业,但也有不同的流派,而他们所在的流派之间有一个暗门,那个暗门可以以共鸣来激活。

    一念及此,韩乐不再犹豫,体内本源之力徐徐流转,原本在进入曲境世界后沉寂已久的平荒诀也开始蠢蠢欲动。

    他将右手探了进去,丝毫不畏惧那恐怖的真仙禁法。

    下一秒,奇妙的事情发生了。

    一种奇异的悸动在韩乐心中涌起,他的右手和那石碑仿佛产生了某种联系,一时之间,各种禁法全部消融。

    韩乐缓缓地走了进去。

    这一次,站在石碑面前,控制室内的东西一览无余。

    除了外面看到的那些东西以外,韩乐还在房间角落里看到一对古色古香的花瓶,那花瓶隐隐散发着与众不同的气息。

    那是本源之力的气息!

    韩乐脸上泛起喜色!

    没想到这青湖水府真的和平荒天师有关系,而叶天师还在水府里留下了本源之力这样的好东西!

    对于现在的韩乐来说,他最缺的就是时间的积累其中又以本源之力为代表。

    毕竟他现在空掌握着平荒一剑那样能怒斩传奇的手段,却没有相应的力量,在和李郎本源的联系逐渐断绝之后,哪怕余长歌愿意,韩乐也没办法使出平荒一剑了。这是他目前最遗憾的事情。

    如果他能完全掌握平荒一剑,那么无论在曲境世界还是在云州大陆,都会有他的一席之地!

    现在,那一对花瓶里浓郁的本源之力呼唤着韩乐。

    他差点就要直接过去查看那花瓶了。

    只是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察觉到那控制中枢的异动!

    一团黑气,似乎正在徐徐腐蚀着这座仙府的某个地方!

    “是幽冥宗的人!”

    韩乐反应极快,立马走到控制中枢附近。

    青湖水府的控制中枢,是一座仿佛用橡皮泥捏成的水府模型,从逼真角度来看,固然没有现代科学技术的三维建模技术来的惟妙惟肖,但胜在神韵独到,很有一种仙人风范。

    韩乐琢磨着,既然共鸣技巧能进这控制室,应该也能掌控这青湖水府,于是他继续使用共鸣。

    果不其然,那水府模型上,原本还有些模糊的东西顿时变得清晰无比。

    一个个宛如蚂蚁一般的小黑点密集成团,聚集在水府的一个角落里。

    韩乐甚至能看到他们的脸蛋。

    曲念博、曲廉……还有大量白莲港的乐师!

    这些乐师和幽冥宗留在南方最后的精锐一起,似乎正在用一种仪式手段,攻击一处大门!

    韩乐略一查看,发现那是青湖水府一个宝库的大门!

    控制中枢里立刻浮现出那门后的场景,韩乐一览无余

    空空荡荡的小仓库,一座泥台上,有一只青瓷瓶,瓶子旁边有一条泥龙,惟妙惟肖。那龙的嘴巴里还含着一颗细细的珍珠!

    “这就是白龙吐珠了么?”

    韩乐心中一凛,那珍珠里,藏着的就是关系到整座浑天世界的九州图了!

    曲巫机关算尽,目标就是这东西吧!

    韩乐来不及思考曲巫究竟是如何得知九州图和青湖水府的,他第一时间冲着那宝库赶了过去!

    ……

    宝库附近,幽冥宗精锐浩浩荡荡将近百人,摆出一个奇异的阵势。

    只不过,若是熟悉幽冥宗阵法的人想必都能看出,这阵势只不过是将百人之力,聚集到最中央的那一团液体上了吧。

    北冥恶水。

    浑天世界第一霸道的极恶之水,据说来自九幽黄泉,是幽冥宗从占据的北极冥土界的火山岩中采集到的恐怖地肺之水。虽然本质是液体,但因为来自地肺阴脉,所以带着浓浓的火毒效果,对于破除禁法最有效果。

    也亏得这是青湖水府,换成其他修真人士的洞府,被这北冥恶水沾染了一点点,都要直接烟消云散。

    “这青湖水府的禁法真是麻烦!”

    有幽冥宗弟子忍不住低声抱怨:“我们费了这么多天的事儿,勉强拖住骆家村那帮正道中人,却单单在这禁法上就花了这么时间。”

    “也不知道法源寺能拖多久。”

    其余人则是同样露出了不悦的神色。

    其实,自从那位神秘莫测的副教主带着一批人空降幽冥宗之后,幽冥宗内部是有不满情况的甚至原先的一位副教主还带着人试图挑战曲巫,只可惜第二天,他和他的人只剩下了未凉的尸体。在幽冥宗里,有一条很简单的法则,那就是地位是依靠要依靠拳头的。

    那件事情发生之后,幽冥宗内大部分不满的声音都消失了。

    尽管在幽冥宗历史上,的确少有这种空降副教主并且自带一堆来历不明的人马的情况,但严酷的法则让他们学会了服从命令。

    再加上那位曲副宗主行事手段颇为狠辣,特别是宗主宣城闭关修炼法术之后,曲巫变得越发变本加厉,对幽冥宗的掌控也越来越到位,那些哪怕有反心的弟子都渐渐熄灭了心头火焰。

    只是虽然不敢造反了,但不满终归是不满。

    他们能感觉到,曲副宗主带过来的那些人,看着自己这些人的时候,仿佛根本不在看一个人。

    那种漠然,哪怕是身为邪道的他们,也觉得很难受。

    而在这青湖水府,为了遵循曲念博等人的安排,他们又吃了不少苦头,故而难免有些怨言。

    但在曲念博等人的眼里,他们的确就没把浑天世界里的人当成人过!

    “只要拿到那九州图,就能找到这个世界曲境本源的位置,之后无论是想要从曲巫大人手里讨点曲境本源,还是离开浑天世界,都是很简单轻松的事情了。”

    “是啊,我之前听陆炫他们说,他们在浑天殿里看到了韩乐,没想到那韩乐看似聪明,却选择了一条如此愚笨的道路!”

    “浑天殿固然在这个世界是正道代表,但世界已经变了,就算他们有什么谪仙人,京都一战我们损失惨重又如何?只要能搞定九州图,我们莲花市的人依然能确保第三战的胜利!”

    莲花市的乐师们得意洋洋。

    眼看着那团北冥恶水逐步蚕食着青湖宝库的禁法,虽然速度不快但胜在稳定,他们的内心还是很安稳的。

    韩乐现在多半还在浑天殿刻苦修炼吧?

    按照这个世界的法则,没有十年二十年的是不可能有什么成果的,等韩乐修炼出来,他们估计已经掌控了这个曲境世界了吧?

    到时候想要对付韩乐,还不是手到擒来?

    一念及此,这些乐师们的脸上都有一种解气的感觉。

    没办法,他们也不是刻意敌视韩乐,是白莲榜前面两战之中,韩乐的确拉足了仇恨!

    第一战小黑船黑马杀出,很多被曲念博坑的翻了船的乐师都把这笔账算到了韩乐头上!

    而第二战更是不得了了,“火烧白莲港”这样拉仇恨的标题都被媒体取出来了,这些被烧了船只的乐师对韩乐焉能有什么好脸色看?

    他们现在,只想辅助曲巫赢下第三战。

    毕竟在加入幽冥宗之前,曲巫曾经给过他们一些人机会,向他挑战。挑战结果自然清楚的很,所有人都输给了曲巫。

    这些人都答应服从曲巫的命令,莲花市内部空前的团结,一致对外。

    这种情况,其实在历届白莲榜上都是颇为少见的。

    也实在是韩乐目前的领先地位,逼得曲家人只能这么做了。

    “马上就好了!你们几个,别松懈,加把劲儿!”

    眼看那北冥水不断缩小,那宝库禁法也被消磨地差不多了,曲廉立马大喝一声,对着那些幽冥宗的精锐便是一顿催。

    那些精锐心中不服,也只得默默运功。

    又过了一会儿,噗嗤一声轻响!

    莲花市的乐师脸上都露出了喜色!

    特别是曲念博和曲廉,这几天他们都是和北冥恶水待在一起的,对这种液体的习性非常熟悉。

    每当发出这种声音的时候,就是北冥恶水和强大的仙府禁法同归于尽的时候!

    果然,下一秒,金光闪过,一道石门徐徐上升!

    众乐师顿时欣喜涌入!

    然而下一秒,宝库里的场景却让他们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空空荡荡的宝库。

    一座突兀的平台。

    平台上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人看似懒洋洋地坐在那里,好整以暇地等着他们进来。

    “好久不见。”

    韩乐手握青瓷瓶和泥龙,冲着曲廉灿烂一笑。

    曲廉的脸色苍白到了极点。

    他连续后退了好几步,疯狂地揉着眼睛!

    曲念博等人也好不到哪里去!

    那些乐师几乎要疯了!

    自己这些人跟土拨鼠似的挖地道,然后腐蚀仙府禁法,目的就是为了抢先韩乐一步,拿到九州图!

    可是现在,宝库里的东西,明显已经被韩乐扫荡走了!

    “你!”

    “你是怎么进来的?”

    曲廉不敢置信地看着韩乐,声音尖锐的仿佛一个惊慌失措的少女。

    韩乐长长吁了一口气,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事实上,他也是紧赶慢赶,利用控制了青湖水府中枢的优势,才提前进入宝库的。

    他比幽冥宗的人,也就快了十几秒钟而已。

    但这十几秒钟,便足以成为他和莲花市乐师的天堑了。

    毕竟,修炼了太玄仙法的韩乐,在浑天世界里,十几秒可以收十几次大量的宝物了。

    ……

    “和你们做一个交易吧。”

    韩乐想了想:“给你们一个机会,告诉我曲巫进入这个世界后到底遭遇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他会知道青湖水府和九州图的秘密?”

    莲花市的一名乐师跳脚道:

    “交易?凭什么?韩乐,虽然不知道你怎么偷偷进的宝库,但在场好像只有你一个人而已吧?”

    “愚蠢!”

    对于这种小角色,韩乐向来是懒得废话,斩字诀无情出手,不仅将其杀死,还顺带着杀了他身边几个乐师!

    也不是韩乐心狠手辣,只是在这浑天世界里,摆明了所有莲花市的乐师都是他的敌人了!

    要么震慑,要么杀死,他的选项其实并不多。

    他之所以肯给曲念博等人机会,其实还是对曲巫心怀忌惮而已。

    他总觉得,曲巫还憋着什么大招没放。

    至少那幽冥宗的宗主死的太离奇,而曲巫的情报来源似乎有点太超前了,他有些捉摸不透。

    自己是有宗帅帅帮助,那曲巫呢?

    他是如何做到成为幽冥宗的副宗主的?

    韩乐想不明白。

    所以他要问个清楚。

    在斩字诀的威慑下,莲花市的乐师们顿时噤若寒蝉,而那些幽冥宗的精锐也反应过来!

    “抬手就是人头落地……他就是浑天殿的谪仙!”

    “快跑啊!据说他一个人在京都就杀了我们十万弟兄,我们没有胜算的!”

    “就连副宗主的龙庭紫气都被他徒手杀了,我们怎么可能是对手!?”

    幽冥宗精锐到底眼力不俗,一眼便看出韩乐的斩字诀来历不凡,从而猜到了谪仙头上。

    那些人疯狂逃窜。

    只可惜,韩乐并不准备给他们这个机会了。

    曲念博等人有资格和他交易,是因为他想要知道曲巫的情报。

    而这些幽冥宗的精锐么。

    韩乐摸摸招了招手。

    漫天白雨洋洋洒洒过去,体内仙真之气周而复始,循环不息。

    十个呼吸之后,青湖水府里的一百多名幽冥宗精锐,全部死绝!

    气氛一度非常凝固。

    半晌,还是曲念博沙哑着嗓子开口说道:

    “韩乐……你要曲巫的情报,我们可以给你……但你必须保证我们的生命安全。”

    韩乐轻松道:“这个好说。”

    “我对杀你们本来就没什么兴趣。”

    那些乐师们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只是脸上的神情,仍然非常复杂。

    他们万万没想到,事情会急转而下,发展成这个样子。

    曲廉更是有些失魂落魄。

    那个原本被他以为是在浑天殿修炼的韩乐,居然抢先一步拿到了九州图,还修炼到了如此恐怖的境界。

    京都谪仙人!

    居然就是韩乐!

    这对他们造成了很大的冲击。

    也就曲念博年纪大,比较务实一点,毕竟韩乐抬手就灭了幽冥宗精锐,这点,大概是曲巫都很难做到的事情。

    “现在就告诉我,曲巫到底遭遇了什么!”

    韩乐紧紧盯住曲念博:“别想耍花招。”

    曲念博浑身发抖,脸上却是惨笑一声:“你既然已经掌握了如此强大的力量,那么这次白莲榜首,多半非你莫属,我们哪敢耍什么花招?”

    “只不过曲巫的事情,只有我和寥寥几个大乐师知道,因为那个人,我们也遇到过,只不过机缘被曲巫抢走而已。”

    “你要我现在就说?”

    韩乐点头。

    曲念博沉吟片刻,便想开口,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脸色突然变得异常狰狞,他的双手死死勒住自己的脖子:

    “曲巫!曲巫!曲巫你……”

    下一秒,他嘴唇发黑,竟然直接死掉了!

    其余人大惊失色。韩乐眉头一皱,上去一检查。

    是幽冥宗独有的禁法。

    ……

    北极冥土界。

    两个人影站在火山口,默默地看着远方世界。

    “你不得不做出决断了。”那个人影看着曲巫,如此说道:“看起来在和韩乐的交锋当中,你已经屡屡败北,现在哪怕你灭了他们的口,韩乐迟早也会找上门来。”

    “决断么?”曲巫冷笑一声。

    “这个曲境世界如此逼真新奇,就这么毁掉它,还真有些让人舍不得呢。”

    那人影干笑一声:“我这个曲境主人都不觉得舍不得,你倒是有些贪婪了。”

    “现在韩乐已经成为地仙,修炼了太玄仙法,甚至连九州图都在他手里了,你想要拿到最后的胜利,只有献祭掉整个浑天世界,打穿浑天世界和云州大陆的通道,然后带着残留的曲境本源离开。”

    “而在这个过程中,你会有很多资本可以运用当然,这也是你最后的资本了。”

    曲巫沉默了一会儿,默默摇了摇手。

    下一秒,一条命令自火山口上发下,庞大的极北冥土界,都收到了新任幽冥宗宗主的那一封赦令!

    献祭计划,正式启动!

    幽冥宗之前在浑天世界布置的那么多暗自,终于可以动手了。

    很多人兴奋无比地开始了自己的工作。

    而曲巫,只是站在火山口,看着那个人影:

    “宗帅帅,你确定韩乐不知道额外的信息么?”

    “太玄仙法我不说,但他对青湖水府的了解,似乎超出了你的评估呢。”

    宗帅帅干笑一声:

    “这事情我不知道,或许是他自己运气好吧。”

    “运气?”

    曲巫有些不以为然,目光最终还是停留在远方天幕上,韩乐检查曲念博尸体的场景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