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二十六节 豪赌!
    没错,韩乐毅然转身了。

    不为别的东西,就为荒兽魂珠四个字!

    魂珠这个东西,韩乐早就有所了解,和魂石一样,都是与乐师魂力相关的东西。

    只不过魂石源自于地下,需要人工开采;而魂珠则来自于强大的荒兽身上。

    魂珠比魂石更加稀有。

    对于乐师来说,这两样都是可以用来辅助修行的东西。

    因为第二脑域的关系,韩乐虽然和普通乐师不一样,但从张天柏那里得到的知识让韩乐清楚的认识到,自己想要完全激活第二脑域的异能,魂石和魂珠是绝对少不了的。

    而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现在的韩乐非常需要荒兽魂珠!

    因为无垠曲库之中,他已经发现很多歌曲都需要荒兽魂珠才能兑换。

    普通的积分,根本没有兑换韩乐想要的所有歌曲。

    他的真气再多,如果没有对应等级的魂珠,他计划中用来完美应对青云榜的战歌就没办法兑换出来。

    原本韩乐还在想怎么寻找替代品。

    现在,他忽然发现了一个快速生财的路子!

    没办法,韩乐实在太穷了。

    战歌芯片的收入,对于真正的大家族来说,简直是毛毛雨都算不上。

    作为一个没有根基的新人,韩乐短时间内,都很难积累起一笔可观的财富来。

    这个是和穿越的世界有关系的。

    在玄幻小说里,杀人夺宝才是快速累积财富的正道!

    但是这一条捷径在云州大陆行不通。

    这里又没有储物袋之类的东西,那些不长眼的反派被主角杀了还能送一波财富和宝贝。

    来杀韩乐的人,基本上都是身上干干净净的。

    这几天,他在天池钓鱼,收获也仅仅是那名中年男子身上的一点现金而已——而且还是华清市的私人货币,搁太安市一点用都没有!

    别说储物袋那种神奇的东西了,韩乐连一颗魂珠、一枚魂石都没找到!

    人手一个的安之盾生命检测仪倒是有不少,可惜都是废铁。

    “看来在这个世界,依靠杀人夺宝来完成资本的原始积累是不太可能了”

    韩乐心里如此感慨。

    单单靠卖战歌芯片的利润分成,天知道多久才能买的一起一枚荒兽魂珠。

    如今,一个赚钱的机会摆在他眼前,他怎能不为之转身?

    ……

    “早说有赌注的嘛。”

    “我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小白毛在我们太安市的地盘上跳的这么欢实?”

    “余酒行!你敢不敢和我赌!”

    韩乐态度变化之快,不仅令围观群众先诧异后鄙夷,更是令余酒行愣了一下。

    老实说,他这个老司机计划,不仅仅是用来羞辱太安人的,最初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对付韩乐的。

    韩乐一直没出现,他才把目标对准了其他人。

    这几天下来,他倒是赚了不少。毕竟类似赵三公子这样的人,太安市还是不少的。

    今天赛完,余酒行已经是暗爽了。

    随便开开车都能赚好几枚荒兽魂珠,这笔买卖也太容易了些。

    他其实想要收手了。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韩乐突然站出来了。

    在从赵璇那里了解到前因后果之后,韩乐毫不犹豫地向余酒行发起了挑战!

    这让余酒行微微有些蛋疼。

    这个韩乐,怎么总不按自己的计划出牌啊。

    想搞你的时候,你特么去钓鱼。

    我想走了,又冒出来要和我飙车了?

    想到这里,余酒行不由皱眉说:“都说了是最后一场了。”

    “你们太安市的人不可能是我的对手,我也懒得虐菜了。明天就是青云榜开的时候,我可没闲工夫和你玩。”

    他心中有一种预感,不能和韩乐比!

    韩乐这个人有点邪门。

    虽然余酒行对自己的车技、对自己的战歌芯片都很有信心,但是韩乐刚刚坐在他的车上,那种速度居然都没有吐,简直邪门到了极点。

    本能告诉他,见好就收才是王道。

    ……

    “想走了?可以啊。记得自己发个声明,说害怕和我比试,才结束的。”

    韩乐可不是什么善茬,余酒行从公证人那里取荒兽魂珠的时候他可是一直盯着呢!

    为了赚上一笔,他决定不择手段!

    “听说你还发了个视频,回头直接删了吧,我看你的车技也不过如此。”

    余酒行微微一笑:“你这种等级的激将法,我是不会接的。”

    “我还要去准备明天的战歌,诸位太安市的朋友,有缘再会啦。”

    他刚想走人,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围观的人居然开始沸腾起来:

    “想走?没那么容易!”

    “赢了就想走,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你自己发下的战书,你自己做出的挑衅,现在我们太安市有人回应你了,你居然不低头不认怂就想走了?”

    “我记得前天晚上你可是嚷嚷着让韩乐滚出来和你比的吧?现在韩乐出来了,你就缩头了?”

    声音鼎沸凶狠。

    仿佛一群暴民把余酒行的赛车围在了里面,愣是不让他走!

    余酒行急了:“你们这群人,好歹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怎么一个个都跟韩乐似的耍无赖!?”

    “论耍无赖,谁比得上你余酒行?平行地面的下跪姿势也能让你想出来,绝了!”

    有人冷嘲。

    “别废话了,你自己下战书的时候特意提到过韩乐的!自己说的话还能吞下去不成?”

    有人热讽。

    众人群情激奋,若不是顾忌着余酒行乐师的身份,恐怕要抓起来把他暴打一顿!

    这场面,韩乐看得也是忍不住摇头。

    这几天,这孙子究竟是拉了多少仇恨吶。

    韩乐觉得自己拉仇恨已经很稳了,没想到,华清市这小白毛比自己厉害多了啊。

    太安人大多老实讲理,类似韩二那种,少之又少,所以才会成为异类;今天这么多人火气上头,可见余酒行平时嘴里可没少损人。

    他们也不是帮韩乐,就是看不惯余酒行这么嚣张地从太安人手里赚走这么多价值高昂的魂珠罢了。

    现场也有几个华清市的人,但是终究是太安人人多势众。

    自从慕冬节晚会开始之前,韩乐那一句“你们在怂什么”火了之后,整个东云山的太安人,似乎都变得暴躁了很多!

    平日里温文尔雅的少爷小姐,凶起来也是蛮吓人的。

    余酒行冷汗迭迭。他千算万算,没算到向来被华清市嘲笑是一群温顺的绵羊的太安人,居然也有火气集体爆发的那一天。

    韩乐轻轻地敲了敲余酒行的车窗:

    “来一场吧,兄弟。”

    他的眼神真诚而热切:“今天不和我来一场,你怕是走不了的。”

    谁他-妈和你是兄弟啊!?

    余酒行头上白毛颤抖,眼睛直接翻成死鱼眼。

    他有一种感觉,自己让韩乐搭了便车,是自己这辈子犯下的最大的错误!

    他看着韩乐,咬牙说:“你没有车。”

    韩乐随手一指:“他可以借我。”

    被指中的赵三公子大怒:“我才不会把车借……”

    他的声音被强行掐断了。

    赵璇捂住了他的嘴巴,微笑着说:“车子没问题。”

    赵三公子再次流下了屈辱的泪水——

    凭什么啊!

    小姑和璇姐都这么爱捂人嘴巴!

    我特么都被韩乐绿了还要给他免费借车?我到底是不是赵璇的亲弟弟,赵莹的亲侄子啊!

    ……

    “车子没问题。”

    韩乐说。

    “我出手可是要赌注的。难道赌注你也要旁人帮你出?”

    余酒行灵机一动:“今天说好最后一场了,你硬要我再和你比,可以。三枚b级荒兽魂珠起步。”

    此言一出,众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

    余酒行心中得意:怕了吧?

    按照孙萧描述,韩乐这小子是个穷鬼,旁人就算同仇敌忾借钱给他,也不可能达到这个数的。

    “余酒行,你-他娘的是个天才!”

    他在心里暗地给自己竖起大拇指。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韩乐居然自顾自走到公证人哪里去了。

    他取出一瓶保护措施精致到极点的药剂:“安之盾新出品的高级魂能药剂,怎么说?”

    公证人点头:“至少五枚b级荒兽魂珠。”

    余酒行心碎了,那一瞬间,他想杀了孙萧。

    说好的韩乐穷鬼呢?

    这特么一定是阴谋!

    ……

    东云山顶,同样的地点,同样的两辆车缓缓停好。

    余酒行不断给自己鼓气:韩乐没有战歌芯片,韩乐一定会输的,自己还能白赚连华清市也只有一瓶的高级魂能药剂呢!

    只是他看见隔壁车里,韩乐淡定的神色的时候,他心里就特别虚。

    而与此同时,韩乐即将和余酒行飙车豪赌的消息,以病毒蔓延般的速度,传遍了整个东云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