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十三节 穷凶极恶
    我可不惯着他们!

    一句话,说的华清市众人面部抽搐,额头青筋暴涨。

    “你这是不惯着我们吗?你这分明是要把我们往死里怼啊!”

    说实话,韩乐的气势,着实把他们下了一跳。

    这一切都太快了。

    看着一个挺文静的人,怎么会突然爆发出如此恐怖的气势?

    华清市一众乐师都懵了。

    余酒行怒喝:“湘子只不过是年少无知,随便说了几句,在你嘴里就是人身攻击了?!”

    “看来,我非得申请龙城仲裁不可了!”

    韩乐跨前一步,冷笑道:“年少无知?”

    “你把她身份证亮出来给我看看,到底是多年少才能当面说出这么无知的恶毒诅咒。”

    “反正我不管,在我眼里,那个女人就是在诅咒我,完全可以构成人身攻击了!”

    此言一出,不仅华清市众人崩溃了,就连被韩乐一番话说得有些惭愧、有些热血的太安市众人也尴尬了。

    韩乐这怎么,有点撒泼打滚耍无赖的意思啊。

    倒是几个年长的乐师眼睛一亮。

    “这个韩乐,还真有点年轻时候何老的意思啊。”

    “是啊,想当年,华清市还是被我们太安市压的死死的啊!”

    “何老当初舌战群儒,不也是靠的一手撒泼打滚耍无赖,骂的华清市乐师界哑口无言的吗?”

    他们低声讨论起来。

    这个韩乐,看似鲁莽,其实每一步都想好了策略。

    打女人确实不绅士,但是那少女的嘴巴也委实毒辣,韩乐一口咬定她是在诅咒他,的确构成了人身攻击。

    青云榜规则很明确,开榜之前,乐师不可私斗,若一方率先侵犯另外一方的,被侵犯者,有权力反击。

    这条规则看似简单,其实里面大有文章可做。

    首先,青云榜规则的最终解释权是东云山主人所拥有的。

    怎么解释,还得看东云山的人的意思。

    其次,韩乐下手确实重了,但有一点没有错,只要韩乐一口咬定湘子人身攻击,他就有理由反击。

    至于反击的手段是否过激,青云榜规则可没有规定乐师的反击一定要乐师比拼!

    就在这个时候,人们才恍然想起:韩乐这个怪胎,还真是乐武双修的变-态!

    ……

    “不管怎么样,今天你们太安人,不给我们一个说法,我们华清市绝不罢休。”

    余酒行也脸上挂不住了。这次他虽然不是领队,但因为一些特殊的关系,其他乐师都依照他的命令行事。

    如今湘子出了意外,他必须要追究到底,否则,不仅这个亏要白吃,华清市刚刚建立起来的气势,也要被打压下去。

    “韩乐,你别以为耍无赖就能赢,这不是你和湘子之间的事情,这是太安市和华清市的事情了!”

    “我们会向龙城追究太安市乐师界的责任!”

    余酒行此言一出,太安众人的脸色又难看了许多。

    余酒行这家伙,也不是易与之辈。直接将两人的争执挑到城市之间的纷争,如果龙城真的认为青云榜举办有问题,太安市将会损失惨重!

    在场的太安人里,乐师、武者占了大多数。

    他们都非常头疼。

    此刻又没有一个能主持大局的人——或者说,即便有,他们也不想惹火上身。

    韩乐就站在那里,似是有些孤立无援。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个人快速站了出来!

    第一个是陈虎。

    他走了出来,朗声道:“你们要什么说法?”

    “如果你们硬要为难韩乐,请你们先给我一个说法!那天你们故意算计我,我们太安人可是都看在眼里了。”

    “我不管,我今天就要站边韩乐。”

    第二个是齐妮亚。她只是默默地走出来,站在那里,一句话也没说。

    很快的,徐相如、梁宇轩、除了孙萧以外的新芽榜众人,还有大量参与青云榜争夺的太安年轻乐师,纷纷站在了韩乐身后!

    韩乐那一句“你们在怂什么?”

    确实点醒了他们。

    年轻人,本该血气方刚,而不是像中年人一样圆滑处世。

    榜单争夺,本来就是有你没我,要那些虚伪的礼貌做什么?

    就因为太安乐师界积弱已久,哪怕被人欺负到头顶上了,也要忍着吗?

    韩乐说的对!

    这里是东云山,这里是太安市!

    这里不是华清人可以撒野的地方。

    他们心中的热血,似乎被韩乐一番话所点燃。

    如果今天华清市的人执意要用龙城仲裁、两城邦交之类的来为难韩乐,他们也绝对不会后退!

    这才是年轻人应该有的态度!

    更何况,他们其实看清楚了韩乐站出来的目的。

    他是在给陈虎报仇。

    他是在给整个太安市乐师界打气。

    或许青云榜可以输。

    但我们太安人,不能输!

    ……

    太安市年轻乐师们空前的团结。

    围观者无不动容。

    几个乐师协会的人,看着韩乐的背影,露出了沉思的神色。

    “这个家伙,究竟是怎样的人啊。如此无赖,却能让这些明明并不是看他很顺眼的人,跟他站在一起。”

    “这就是……领袖魅力?”

    他们互相对视一眼,决定出手了。

    这个时候,还让年轻人顶在前面,就太无耻了。

    哪怕龙城真的要制裁,他们也不会怪韩乐。

    华清市的人确实欺人太甚,这些天把东云山搞的乌烟瘴气,众人只能敢怒不敢言。

    如今韩乐站出来,算是出了一口大气!

    只是还没等他们行动,韩乐却又一步向前。

    明明是华清市众人在问责,却搞的好像韩乐是在逼问一般。

    “很抱歉,龙城仲裁?没必要了。因为我不属于太安市任何一家公司,我也不是乐师协会的人,我韩乐只是一个散人。”

    “你想把这口锅扣到太安市头上?没门儿啊,你看到时候龙城认不认吧。反正我的身份证明清清楚楚,我就是一自由乐师。”

    “想追究责任?请追究我韩乐个人的责任吧。”

    “我个人建议你,还是去申请云州智脑仲裁比较好!看看它认不认我的反击是否过激?”

    韩乐的话,顿时让围观的人恍然大悟。

    这家伙动手之前绝对是有预谋的啊!

    韩乐的确不是任何公司的人,也不是乐师协会的人,严格意义上来说,他甚至都无法代表太安市乐师界,他只能代表他本人。

    他的所有举动,和太安市乐师界无关!

    “靠!这才是最骚的!”

    “打了人,自己一个人把责任都扛上了,和太安市乐师界没关系!有骨气啊。”

    “韩乐太有才了,还申请云州智脑仲裁,余酒行那帮孙子敢吗?”

    有人嘲笑说。

    华清市乐师们的脸都青了。

    这个时候,他们才想起,今早的事情。

    这个家伙,好像的确没有公司!

    他的行为,始终只能代表他个人而已!

    “妈的,贱-人。”余酒行气的快疯了。

    “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无赖的人。”

    还云州智脑仲裁呢?

    今天早上的事情他们可是记忆犹新,天知道这个神秘莫测的韩乐是不是云州智脑的私生子啊。

    真让云州智脑来仲裁,就今早给韩乐开后门那待遇,仲裁结果估计还得是华清市的人再吃一个闷亏!

    余酒行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他忽然发现,自己拿韩乐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个时候提出乐师比拼,以这家伙的无赖程度,恐怕是会直接拒绝的吧?

    他有点骑虎难下了。

    幸亏在这个时候,入口处传来一个温和的声音:

    “慕冬节晚会马上开始,诸位还请给我们陈家一个面子。有什么纷争,往后再说。今夜是晚会盛典,还请海涵。”

    余酒行松了一口气,围观的人也松了一口气。

    有人来打圆场,再好不过了。

    “韩乐,你等着。”

    余酒行放下一句力度弱的可怜的狠话,就带着众人往入口处走去。

    只是便在此时,身后传来韩乐幽幽的声音:

    “其实,那女人应该庆幸,这里不是野外。”

    余酒行驻足。

    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

    韩乐这话——太可怕了!

    “你是在威胁我?”余酒行不可思议地看着韩乐。在他的认知之中,从来没见过这么野蛮的乐师!

    “不。”

    韩乐认真地说:“我是在威胁你们每一个人。华清市的朋友们,来东云山玩,我是非常欢迎的。”

    “但是不要太跳。真的。”

    “这里不是你们的地盘,记住了。”

    说罢,他也懒得再和这群华清市的乐师多做纠缠,率先走了进去。

    所有人都下意识地让开了。

    华清市年轻的乐师们看着那个背影,脑海里只有一个词汇:

    穷凶极恶!

    这个韩乐,简直不是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