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五节 山神
    “今天是山神的生日,山神必将赐福于我们。”

    “为了部落的存亡,你们所有人,都要努力耕耘!”

    “剩下的女人们,赶紧挑选你们的男人!今夜,他们没有权利拒绝你们的索求!”

    那个把面具塞韩乐手里的老头绕着篝火跳大神,嘴里还念念有词。

    韩乐内心忍不住吐槽:“难道野人的知识体系这么落后吗?连排卵期都不知道?安全期的话,再怎么耕耘也不一定有用啊!”

    他这么想着的时候,忽然觉得身上一紧!

    一个个子高挑、身材火辣的女人,居然挑中了他!

    他被绳套拉着,不由自主地往黑暗中走去。

    “怎么摆脱?”韩乐当然不可能就这么跟野人嘿咻了。

    他来野人部落看看,就是想要获得一点东云山的情报。

    眼下,似乎是一个机会。

    虽然被绳套套住了,但是只要给他机会,出手制住一个女人应该是挺容易的吧?

    还有一个条件对韩乐非常有利。

    就是这个女野人的家好像比较远,她一声不吭地拉着韩乐往小路上走,起码走出了一两百米。

    前方出现低矮建筑的影子。

    韩乐深吸一口气,准备动手了。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前方突然传来脚步声!

    女野人停住了脚步。

    不算明亮的火光闪起,双方互相凝视,韩乐一看就笑了!

    对面走过来的,居然也是两个人。

    而且也是一男一女,女的走在前面,后来拉着一个男人。

    这不是野丫头和韩二么?

    ……

    双方相遇,各自驻足。

    老实说,这场面在韩乐看来十分搞笑,韩二公子居然也和自己一样被一个绳套套住了?

    这家伙不是去找他给母亲准备的慕冬节礼物了么?

    他的身手,为什么会被一个野丫头用绳索绑住?

    如果不是戴着面具,韩乐恐怕会直接笑出声来。

    “这个世界未免也太小了吧。不过韩二虽然白痴了些,但武力值是没的说的,既然在野人村遇到了他,生命安全应该是有保障了。”

    想到这里,韩乐试着给二公子使个眼色。

    以九窍高手的实力,哪怕夜色再黑,只有野丫头手里的火把照明,应该也能看见自己的吧?

    韩乐这么想着的时候,两个女人倒是先摩擦起来了。

    野丫头看了韩乐一眼,皱眉说:“村子里又搞那些神神怪怪的仪式了?”

    拎着韩乐的女人哼了一声:“你逃的早,不然这一次山神仪式,你是怎么也要入选的。”

    野丫头比了一个鬼脸:“我才和你们这些不知羞耻的女人不一样呢。我娘说过了,村长爷爷的那一套都是不科学的!”

    “城里人虽然喊我们野人,但我们自己可不能这么看。阿卓,你之前不也是和我一样反对这种羞耻的仪式的吗?”

    阿卓面色一红,旋即道:“为了村子的延续,我可不像你那样自私!”

    野丫头干笑道:“为了村子的延续,我看是你自己思-春了吧?唔,你挑的这个男人不怎么样啊,身子骨很弱的样子……咦?怎么有一股熟悉的味道?”

    阿卓怒道:“总比你没有男人强!”

    “谁说我没有男人了!”野丫头把那平坦的小胸脯一挺:“你看!这是我的战利品,一个城里人!”

    阿卓冷冷地看了韩二一眼:“城里人?小心被骗的骨头都不剩!”

    “我这么聪明,怎么可能被骗?还有,你男人盯着我的战利品看干嘛?”

    野丫头敏锐地感觉到了韩乐的异常,露出了警惕之色。

    阿卓愕然回头。

    她们村子里,男人和女人是分开住的,彼此之间并不了解,只有在特定的仪式或者节日上,才会碰到一下。

    甚至就算今天这样的夜晚,按照山神仪式,他们之间哪怕有了肌肤之亲,因为面具的缘故,也不知道谁是谁。

    这是村子存在以来就沿袭的传统。

    整个村子都是如此,只有野丫头一个人因为来历特殊的缘故是例外。

    “你看他干嘛?”阿卓问。

    韩乐沉默。

    “对啊,你小子盯着本大爷看干嘛!?”

    二公子居然也开口了:“我就觉得不对劲,这小子一开始就盯着我看,你们野人的风俗也太开放了吧?”

    “你还冲我抛媚眼?冲你女人抛去啊!”

    韩乐的怒气值蓄力中。

    “闭嘴!”阿卓生气说:“管好你的战利品,好歹今晚他是我男人,我不许你羞辱他。”

    野丫头哼了一声,拉着韩二就走,临走之前还不忘嘲讽:

    “大晚上的不穿衣服,真是不知廉耻。”

    阿卓气的跺脚:“这是仪式规矩你懂吗?你别得意,我知道你的年纪其实已经到了,只是一直躲着村长而已!”

    野丫头高兴地说:“没办法,虽然我年纪到了,但是我看起来小啊。”

    “白白,笨蛋阿卓!”

    说罢,她牵着韩二走过两人身边。

    怒气值已经爆棚的韩乐冷不防一脚探出,刚好绊倒了正在龙行虎步的二公子。

    “我草!”

    “小子你找茬?”

    韩二怒了。

    “别让那个丫头开口,这个我来。”

    “韩二,别他-妈告诉我你听不出我的声音!”

    韩乐带着怒气,猛然挣脱了绳套,一个疾步冲到阿卓身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掌劈下!

    这一下速度太快,又借着黑夜掩护,还是偷袭,韩乐作为一个通玄武者,自然没有失手的道理。

    阿卓猝不及防中招,身子一软,就晕了过去。

    “是你!”

    野丫头惊呼一声,她刚想做些什么,却愕然发现自己困住韩二的那根绳子也断了!

    啪!

    一只手掌捂住她的嘴巴,另外一只手直接把她拎起来。

    韩二身材高大,野丫头身材娇小,他这么随手一抓,倒像是在抓小鸡似的。

    在这种时候,韩二总算没有犯傻,虽然听到韩乐声音的那一瞬间他还是迟疑了一下,但九窍高手的实力展现的淋漓尽致。

    野丫头死死瞪着眼睛,却说不出话来。

    “靠!你玩行为艺术呢?”

    韩二盯着韩乐的面具:“你刚刚瞪着我是给我使眼色?我还以为是哪个性-取向有问题的野人看上你家二公子了。”

    韩乐无奈摊手:“别看了,这面具一时半会儿估计摘不下来,不知道什么胶水,黏糊糊的,恶心死了。”

    “你什么情况,不是去找礼物吗?怎么被这野丫头抓住了?”

    韩二使了个眼色,盯着野丫头鼓鼓的背包说道:“礼物在这丫头的背包里呢。我那时候在野牛群里,看到你小子把车往这边开了。”

    “我怕你一个人在荒野出问题,就想跟着她,混进野人村落,找点情报,所以故意假装打不过她的。”

    两人碰头,商量了一下,把昏过去的阿卓拖到旁边的屋子里,然后带着野丫头,一路往东云山的方向赶路。

    ……

    在二公子的描述下,韩乐总算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了。

    下午的时候,韩乐自己是开着rt9逃生了,但韩二和野丫头,还在野牛群里。

    不得不说,野丫头野外生存经验丰富,她居然知道用弯刀插入野牛的肩膀,来控制野牛的行进路线。

    韩二作为九窍高手,学的也有模有样的,两人用这种办法,各自控制一头野牛,脱离了大部队。

    双方一追一赶,野丫头自然是往村落这边来的。

    野牛奔跑速度虽然不如rt9,但耐力十足,而且后来韩乐可是步行了一段路的。所以时间撞上了也是正常。

    韩二虽然逗比了些,但在这种关键性的思路方面还是很清晰的。

    他想要混入野人部落,打听韩乐的情报,所以假装失手被擒。

    于是就有了之前滑稽的一幕。

    现在,两人既然汇合,便直接往东云山的方向连夜赶路。

    只是东云山山脉浩大,东云山只是其中一部分,粒子屏障也只覆盖了那一小部分。

    没有一名合格的向导的话,韩二自己都觉得很难快速找到正确的方向。

    所以,这一次,二公子和野丫头的身份掉了个个。

    野丫头走在前头,被绳套捆着,后面连着一条线,抓着那条线的,赫然是优哉游哉的韩二公子。

    “可恶的城里人,果然阴险狡诈!”

    “你们想去那座山?山神不会放过你们的!”

    野丫头气哼哼地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