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四十节 居委会
    自从韩乐穿越以来,有那么一段时间,红袖章一直找韩乐下棋。

    那时候韩乐为了打发无聊,也乐得陪他玩玩。

    那个时候,韩乐就发现红袖章的技术差的不行,自己随便就能虐他;只是这小子毅力不俗,明明每次都是被虐,但总会坚持下去。

    这多少让韩乐有些好奇。

    后来红袖章消失了一阵,韩乐也有点担心他到底去做什么了。

    而现在,他一出现,就再次给了韩乐震撼。

    不说场外,单说棋局。

    红袖章摆下的,赫然是类似前世祖国象棋文化中颇为闻名的一种残局!

    【千里独行】!

    韩乐从小喜欢象棋,小时候站在路边看大人们下棋,自然而然就学会了;长大了之后虽然下的少了,但是底子还在,看的谱也多,技术谈不上有多高超,但是眼力还是有的。

    红袖章一摆好,他就知道这是中国古代的四大名局之一的“千里独行”,在《百局象棋谱》、《心武残篇》中都有记载。

    原谱中的结尾是一车对三兵,最终和棋。

    后人在研究棋谱的过程中,则衍生出了很多变种,红黑皆有胜负,全靠棋手智慧。

    说起来,韩乐对这千里独行,只能说是略有印象,还谈不上有多精深的钻研。

    他依稀记得的一个变种里,红方想要获胜,必须要黑方走出破绽才行,否则就算使劲浑身解数,也只能逼和。

    他的注意力瞬间被吸引了过来。

    犹豫了很久,韩乐才按照前世的记忆里,中规中矩的“车五平六”。

    红袖章眼前一亮,却也不吭声,立马予以回应。

    双方立马展开了一场激烈而沉闷的厮杀。

    ……

    院子里的人在下棋,殊不知院子外已经捅破了天!

    两个刺客摔倒在地上,二话不说,拔腿就跑。

    苏家老四被石子儿崩碎了好几根肋骨,也是捂着胸腹就走!

    很快的,四大家族都被这件事情惊动了!

    因为一张韩乐和红袖章对弈的照片,开始在四大家族高层之间流传。

    “什么?真是那位大人?”

    “他在和韩乐坐在一起?他们在干嘛?”

    “那位大人的举动,究竟代表着什么含义?”

    一时之间,太安市的高层暗流涌动,就连一直被隐瞒着的乐师协会,也得到了消息!

    那个人,居然正在和韩乐对坐着谈笑风生?

    消失了那么久,他这一次出现,又意味着什么呢?

    很多人感到不安。

    不知情的人依然在过着日常的生活,但四大家族的高层们,却如坐针毡。

    “不管怎么样,先过去赔不是!”苏家家主果断说:“老四,你先休息。”

    老四痛苦地躺在床上,侧过脸去,牙关紧咬不放。

    他不是怕疼,而是猜到了事情的结尾。

    恐怕今天之后,再也没人能动的了韩乐了!

    他儿子的血海深仇,恐怕是报不了了!

    因为韩乐对面坐着的,是那个人啊!

    他怎么会和那个人扯上关系?

    只有那苏白雨的母亲,还在不知死活地问着:“那韩乐怎么办?”

    苏家家主冷冷地说:

    “谁再敢打韩乐主意,直接逐出家门,乱棍打死!”

    此言一出,所有族人都震惊了。

    而类似的场面,也在其他三大家族的府邸上发生着。

    ……

    夜晚的太安市,华灯初上。

    院子里,韩乐开了灯,昏黄色的灯光下,两人大约下了十来局。

    这一次,红袖章的胜率明显有所提升,尽管在韩乐眼里,他还是破绽百出,但至少进步了很多。

    “原来可以这么下……”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红袖章恍然大悟道:“这残局还真是麻烦啊。”

    韩乐摇头说:“这是四大名局之一,自然变化无穷,就算是很厉害的棋手,也需要付出不知道多少智慧才能参悟透。”

    “四大名局?”

    红袖章冷不防来了一句。

    韩乐心中一跳。

    似乎说漏嘴了呢?

    红袖章不紧不慢地收拾着棋盘:“韩乐,你是不是还没有发现一个问题?”

    韩乐干笑道:“什么问题?”

    他还以为红袖章准备公布自己的身份了。

    谁知道红袖章下一句居然是:

    “这个世界上,知道象棋的人,大概不会超过一百个吧。”

    韩乐的身体顿时僵在了那里。

    他的记忆开始回溯。

    他的身体越来越冰冷。

    “草!这个世界,真的没有象棋!?”

    “为什么原主人的记忆完全没有提醒我?”

    “这个世界的普通人,压根都不知道象棋的玩法!”

    韩乐开始浑身冒冷汗了。

    红袖章笑呵呵地说:“别急,别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也不会问你你的棋艺是从哪里学到的,那没意义。”

    “象棋这东西,还真是有趣啊,早点学也有好处。往后你就会知道了,说不定以后我还要你帮忙呢。”

    “今天这残局,你给了我不少思路,我也不能白占你便宜。”

    “我浑身上下,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吶,这东西给你了。”

    他摘下肩膀上的红袖章,递给了韩乐。

    韩乐下意识地接了过来。

    “戴上,看看好看不。”红袖章笑呵呵地说。

    韩乐觉得尴尬无比,一个红袖章有什么好看的?

    不过看红袖章笑的这么没心没肺,他也干脆顺水推舟,把红袖章戴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嗯嗯,不错,挺好看的。”

    红袖章打了个哈欠:“溜了溜了,外面好多人啊,你去打发一下吧。”

    “对了,别再杀人了。起码,别在城里。”

    说完这句,他抱着那棋盘,就消失在了院子的阴影里。

    安静的环境,忽然变得嘈杂了起来。

    韩乐恍然站了起来,却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小院落的外面,居然站着零零散散的人。

    他们面带敬畏之色。

    其中大部分人,韩乐都不认识,但从穿着来看,恐怕非富即贵。

    只有乐师协会的那些高层,武寿山、徐卿于等人,韩乐有点印象。

    “诸位前辈……”

    韩乐走了出去,有些茫然地看着他们。

    谁知道就在他们看见韩乐的那一瞬间,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了愕然之色,旋即动作非常整齐地单膝下跪!

    那阵势,真真是把韩乐吓了一跳!

    别说韩乐了,就连刚刚得到模糊的消息,从市里赶过来的韩二,也吓呆了。

    “老王,我是不是看花眼了?”

    “四大家族的家主,都向韩乐下跪?”

    “老王?你按我干嘛?”

    韩二一边嘀咕着,一边却被老王强行按了下去。

    也是单膝下跪的姿势。

    韩乐愣了一会儿,下一秒,他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他看向自己肩膀上的那个红袖章。

    上面赫然写着“居委会”三个字。

    “居委会?是很大的官吗?”

    “等等……之前我还吐槽过这个世界也有居委会?但是原主人的记忆里,好像也没有居委会这种东西啊!”

    韩乐一脸茫然。

    别人不说话,只下跪,他也很尴尬啊!

    他走了过去,一把拉起韩二,低声问道:

    “怎么回事儿?”

    这一刻,韩二总算是清醒了。

    他的脸色非常古怪:“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吗?”

    韩乐:“不知道。”

    “四大家族家主、乐师协会高层……太安市里权势最顶尖的人,差不多都在这儿了。”

    韩二解释。

    韩乐:“……”

    “因为这个红袖章?”他有点不解。

    “因为这个红袖章!”韩二果断道。

    “解释一下。”韩乐说。

    “你知道五人委员会吗?”二公子一脸蛋疼。

    韩乐点头表示知道。

    “那你知道它的全称吗?”二公子继续蛋疼。

    韩乐茫然摇头。

    “【太安市五人居民代表委员会】。”

    “简称……【居委会】。”

    二公子一本正经地说。

    “哈?”韩乐差点没把下巴给惊掉了!

    “谁想出来的简称啊!太牵强了吧!”

    他忍不住吐槽。

    韩二咳嗽一声:

    “是那位先生想出来的。”

    “他是五人委员会里……最特别的一个。”

    “也是地位最超然的那个。”

    ……

    太安市远郊。荒野深处。

    一座巨大的地下遗迹前。

    年轻的男子变戏法似的从怀里掏出一枚红袖章戴上胳膊,快步往地下深处走去。

    “呵呵,千里独行,我来了!”

    “这一次,我一定能抓住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