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六节 无垠曲库
    韩乐是一个听歌口味很杂的人,他的音乐软件歌单里,从经典老歌、日系燃曲到古风、摇滚——基本上就是无奇不有。

    其中也包括了一大堆经典影视的bgm。

    而在这个神奇的空间里,这一首首歌仿佛近在咫尺,韩乐试着用思维去触碰这些隐藏于迷雾中的歌曲,但是却被一股强大的阻力拦住了。

    “只有歌名,没有谱子,也不能播放,好像也没什么用处嘛。”

    韩乐自己不是搞音乐的,充其量他只能算是一个音乐爱好者,不太可能直接将前世的经典音乐照搬到这个世界的。

    但他隐隐觉得,这个神奇的曲库空间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

    他的思维沉浸于无垠的空间中,开始漫长的探索。

    良久,韩乐总算是把这个被他命名为【无垠曲库】的空间搜索完毕了。

    这是一个类似图书馆的空间,一个个书架陈列在两旁,他歌单上的那些歌曲,都变成了一本本或厚或薄的书本。

    只是韩乐没有办法将这些书本从书架上取下来而已。

    曲库的最中央,有一座石碑,石碑上无字,也不知如何使用。

    正当韩乐苦恼之时,无字碑里忽然响起一个轻柔的女声:“宿主初次入无垠曲库,获得初始积分3点。”

    下一秒,字碑上赫然跳动出数字三的样式。

    “积分?积分能有什么用?”

    韩乐注意到,只有自己的意识触碰到无字碑上,他才能听到那个女声。他试着和她沟通。

    “积分可以兑换无垠曲库中的任何一首歌曲的万维谱。”

    女声应道:“具体兑换价目列表,默念【兑换】可以查看。”

    “兑换。”

    韩乐心中默念,大量的歌曲从他面前一闪而过,后面是价目。

    “明明是我自己的歌单,为什么还要积分兑换啊。”韩乐忍不住吐槽。

    然而那个女声似乎是听到了韩乐的心声,居然一本正经地解释说:“无垠曲库的歌单虽然是来自于宿主的记忆,但是宿主想要综合这个世界的法则,获得这些歌曲的万维谱,则需要无垠曲库消耗大量能量才能做到。所以支付积分是有道理的。”

    韩乐心道也是。

    这个世界,创作战歌需要消耗魂力,而战歌的表现方式,则是万维谱!

    所谓万维谱,是这个世界音乐的独特法则,在韩乐看来,似乎是云州智脑将所有已知的人类文明乐器,根据电子编码整合了起来——通过万维谱和万维键盘,理论上一名魂力充足的乐师,可以创造或演奏出任何战歌!

    万维谱就是综合性的乐谱,包容万象;万维键盘则是采集了人类所有乐器音域音符的创作工具。

    没有万维谱,哪怕韩乐脑海里有再多的bgm,他也没办法通过万维键盘的方式创作出来!

    “有了无垠曲库,理论上我是不是可以直接把地球上那么多经典bgm搬过来了?”

    “虽然不知道和这个世界的法则会不会有冲突,不过,总要试一试吧?”

    韩乐很清楚,想要在这个世界安身立命,就必须发挥出自己穿越的优势来。

    距离新芽榜截止日期还有三天。理论上,对于普通的战歌创作者来说,似乎已经来不及了。

    然而对于有无垠曲库的韩乐来说,并不存在时间上的问题!

    他思考了一会儿,默念到:

    “我决定了,花费两个积分,兑换这首歌的万维谱!”

    “确定兑换?无垠曲库的积分来之不易。”女声回应。

    “确定!”韩乐坚定无比。

    ……

    阁楼小屋里,已经是深夜。

    韩乐从无垠曲库中苏醒过来,脑海里却多了一段复杂无比的乐谱。

    “这就是万维谱嘛,果然好复杂!”

    “幸亏原主人对万维谱精通无比,否则依靠我自己从头开始学的话,恐怕是来不及的!”

    韩乐默默熟悉原主人的记忆,脑海里那份万维谱渐渐被他解读开来。

    一个小时之后。

    韩乐满头大汗地停止了解读万维谱的行动。

    安之盾生命检测仪显示,魂力不足!

    “没想到这份万维谱这么高端!”

    “解读到八分之一左右就有点吃不消了,魂力不足吗?”

    “不过八分之一的万维谱,似乎也够了。”

    韩乐的脑海里自动跳跃着万维谱的奇妙音符,感受着自己灵魂和这些音符不断契合的过程。

    光有万维谱还是不够的,毕竟这不是韩乐自己创造出来的战曲谱子,他需要一个解读的过程。

    在这个解读的过程中,他的魂力会和万维谱的音符合二为一,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地用万维键盘将谱子演奏出来。

    解读完八分之一之后,韩乐明显感觉到浑身无力,头晕脑胀。

    他果断选择了休息,毕竟这个身体刚刚还在猝死的边缘,如果不好好保养,天知道自己会不会重蹈原主人覆辙。

    “睡觉!”

    ……

    次日,韩乐一觉睡到中午,醒来时腹内空空,洗了把脸,下楼准备找东西吃。

    走过楼道的时候,韩乐发现老太太和年轻人居然还在僵持。

    “秦老太婆!你再这么折腾下去,下次来的人可就不是我了啊!”年轻人扯着红袖章,大嗓门嚷嚷:

    “你自己一个老婆子孤苦伶仃死了不要紧,别连累你的房客啊!”

    老太太在用茶壶烧水,不咸不淡的回应:“那小子三个月房租没付,你要弄他我无所谓,但得替他交三个月的房租。”

    韩乐闻言,面色一僵。

    红袖章回头看到韩乐,咧嘴笑道:“这老太太可真不讨人喜欢,你帮我劝劝呗。”

    韩乐耸耸肩:“我房租还没付呢,哪里有说得上话的地方。”

    “有自知之明就好,年纪轻轻别整天想着好高骛远的事儿。”

    老太太居然难得看了韩乐一眼,提起茶壶给自己泡了一杯香醇的茶叶:“你们俩要是安分点,一会儿开饭了老婆子的桌上还能给你们留一份碗筷。”

    红袖章立马变节,谄媚道:“吃饭事大、吃饭事大,房子的事儿咱们一会儿讨论。”

    老太太不声不响,倒是一旁的几只肥猫,齐齐用鄙视的目光看着红袖章。

    红袖章显然是脸皮极厚,只是乐呵呵地傻笑,他样貌不差,只是这笑容多少有些猥琐。

    韩乐更是稀奇。

    在他印象里,老太太性格比自己还孤僻,极少请人吃饭,今天居然破天荒要请自己和红袖章吃饭?

    不过有免费的午餐蹭,韩乐自然不会拒绝,毕竟他口袋里颇为羞涩。

    “最多就两周的生活费了,必须找个路子挣钱。”

    韩乐坐在院子里,时不时逗弄一下一只小乳猫,心中如此想到。

    红袖章正襟危坐,绝口不提拆迁之事,很有一名食客的职业道德。

    片刻后,老太太厨房里飘来一阵饭香。

    “你们两个,进来。”

    老太太喊道。

    “得嘞!”红袖章屁颠屁颠地冲进去,韩乐不紧不慢跟上。

    老红木桌子,东北边还缺了一角,不算开敞的厨房里,一只折耳猫乖巧地从老太太怀里跳出来,自顾自往院子里去了。

    “坐下!”老太太的声音带着不容置疑的意味。

    两人落座。

    “喝茶。”

    茶是之前老太太在院子里泡的茶,没看见茶叶,只闻到清香,入口极为清甜,像是放了蜂蜜。

    “吃饭。”

    每个人只有一碗饭,桌子上一份番茄蛋汤、一份炒茄子还有一笼粉蒸肉。

    老太太本人倒是不吃,红袖章吃的津津有味,韩乐也是默默吃饭。

    片刻之后,两人几乎是同时放下碗筷。

    “谢了小兄弟哈。”红袖章笑眯眯地对韩乐说。

    韩乐觉得莫名其妙。

    老太太下了逐客令:“吃完就走,别磨磨蹭蹭的。”

    韩乐谢过老太太之后,起身离去,不过他没有回房,而是往屋子外走去。

    写战歌的事情,不能太急,得一步步来。

    吃完饭,还是先散散步对身体比较有益。

    韩乐摸了摸鼓起的小肚子,哼着小曲儿出了门。

    ……

    厨房里。

    “还不走,还想蹭一顿晚饭?”

    秦婆婆横眉。

    “没,我不就想谢谢您老人家的款待嘛。”

    红袖章笑呵呵地说:“虽说我是沾光,本不该多问,不过总归有些好奇心呢。”

    “那个小子有什么过人之处,能让秦婆婆您亲自下厨?”

    “这些年,可怜人不少,可没见过您亲自帮忙呢。”

    秦婆婆提起扫把:“滚!”

    红袖章逃之夭夭。

    ……

    下午的太安市,一片祥和。

    韩乐走在路上,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他下意识地打开生命检测仪——

    “我去?这是怎么回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