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二十一节 狼人小队!
    无名小岛上,三艘船缓缓停在了避风凹上。

    岛上简陋的基地里,韩乐独自一人坐在一个空旷的小房间里。

    他手里握着那只海螺,将它放在耳旁轻轻倾听着。

    那熟悉的唱诗班赞歌声再度响起。

    许久,韩乐才将那海螺轻轻放下。

    海螺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灵性,作为一只荒兽,在曲境被韩乐撕裂的那一瞬间,它已经死亡。

    那半开放式的曲境不仅是它的领域,也是它赖以生存的土壤。

    最后的审判日尽管声势浩大,但在韩乐这平荒天师的眼里,不过是荒兽制造的过眼云烟而已。

    除荒铃下,一切尽是虚幻。

    韩乐破掉了海螺曲境之后,得到的好处不多也不少。

    第一件,自然就是那个小箱子了。

    这种暴力破除曲境的方式,韩乐只能携带极少数的东西离开,他当然选择了那只小箱子,里面装满了狼人威肯的血液和唾液。

    第二件,则是海螺的曲境本源。

    尽管整个曲境世界已经被撕碎,曲境本源九成九也四散在海天之间,但韩乐修炼的平荒诀,还是帮他吞到了最大一块曲境本源。

    目前他还在消化当中,根据目前的转化率来看,一旦完全消化完毕,他的曲境本源将达到一千多点。

    本源之力对平荒天师来说是最重要的力量,这份曲境本源总算是缓解了韩乐的燃眉之急。

    除此之外,韩乐得到最多的,还是信息。

    在海螺临死之前,韩乐抓住了它,在那一瞬间,他看到了很多画面,他知道,那是海螺本身懵懵懂懂的记忆。

    ……

    它不知为何而生,也不知为何而死。

    它是懵懵懂懂的存在。

    很久很久之前,它是海边一枚空旷的海螺,后来,他被一个光脚的传教士捡起,颠簸万里来到了一个教堂中。

    它在教堂里听了万千的赞美诗,但印象最深刻的,始终是那审判乐章。

    那个时候,它还没有生命。

    直到一场神秘的大爆炸。

    一个至高无上的存在赋予了它新生命,给予了它一个庞大的世界,在那个世界,它就是世界之主。

    曾经的大教堂毁灭了,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仿佛被封印了黑暗之中。

    它在黑暗中等待了千万年,心中嗜血的渴望越发浓烈。

    它能感觉到无数同类在黑暗之中默默等待着。

    它们似乎有一个共同的使命。

    一直到那天,它看到了一丝曙光。

    那是一扇青铜门。

    它和它的同伴拼命地挤出去,想要离开那黑暗的世界。

    那一天,它看到了曾经熟悉无比的海洋,看到了蔚蓝的天空,它也看到了它那些形形色色的同伴们。

    “成千上万的海兽从青铜门里涌出。”

    “那一幕,仿佛世界末日。”

    这是张天柏日记里的原文。

    韩乐总算能感受到那一幕的震撼了。

    当初新远号之上的人看到那一幕,恐怕直接都绝望了吧?

    ……

    在本能地趋势下,所有海兽一拥而上,他们渴望人类的鲜血,他们的本能充满着毁灭的欲-望。

    海螺也不例外。

    它笨拙地张开自己曲境世界,笼罩向了那船上的人。

    一时间,东海之上,群魔乱舞。

    它们开始享受这一场属于它们的狂欢。

    只是在这个时候,一个男人站了出来。

    它记得非常清楚。

    万丈浪尖上,那个黑衣男子就这么站在那里。

    一人一剑,面对万千海兽。

    他脸色冷峻,却没有任何恐惧之色。

    一场大战毫无预料的爆发了。

    昔日的云州第一剑神何庆芝!

    尽管韩乐只是通过海螺的记忆看到了一抹片段,但也被他的绝世豪气所惊艳到。

    具体的战斗过程,他没有看到,不过用脚想想也是非常惨烈的过程。

    海螺在这一战里被何庆芝劈了一剑,曲境近乎碎裂,它狼狈地躲到海底,一直等到有伙伴在呼唤它,它才敢渐渐离开海底。

    那个时候,战斗已经结束。

    何庆芝一剑劈碎青铜门,用神剑剑气劈开了东海,形成了绝断深渊!

    万千海兽,近乎灭绝。

    至少上东海区域内,它只感应到了其余八个同伴。

    它和其余七个同伴选择留下,他们和某个强大的海盗达成了一项特殊的协议。

    而另外一个同伴,它的气息却是越来越远。

    它猜测,它是离开了海里,去了陆地上。

    最后海螺感应到的方向,赫然是龙城的方向。

    ……

    “赵骞曾经说过,上东海海盗无数,但无一人敢自称海盗之王。”

    “包括血手薛恶在内,埋骨海湾一共八个海盗首领,他们始终没有称王。”

    “这是因为,海盗之王只有一个人能够担当,那就是当初和海兽们谈判,建立起上东海海盗秩序的那一位神秘人。”

    韩乐默默地把玩着手里的海螺,静静地思考着。

    他的眼前,还放着一张纸,那是两个类似纹身的印记。

    据说每年的海盗大典,新入行的海盗会从八大海兽那里得到这印记,凭借这印记,他们可以在他们的曲境世界里畅通无阻。

    但其他人就不行。

    这就是海盗们为什么可以在上东海一直生存下去的重要原因。

    韩乐盯着那印记许久。

    第一张印记,是原来海妖未死时海盗们胸口的印记,一共八只眼睛。

    第二张印记,则是现在的情况,八只眼睛只剩下了七只。

    下一秒,韩乐猛然从口袋里取出那张黑卡,直接把黑卡上的那神秘印记比了上去。

    完美吻合。

    “原来如此。”

    “所以你,也是当年从青铜门里走出来的吗?”

    韩乐看着黑卡上那偶尔泛着金色的眼睛,若有所思:

    “……阿青。”

    ……

    “船长大人,一切都准备就绪了,您要的人,都已经在排队了。”

    门外,赵骞有些忐忑不安地汇报说:

    “还有,海格已经带着那封信出发了,最多两天,那封信就能到埋骨海湾的海盗首领手里。”

    韩乐满意地点了点头。

    “让第一个人进来吧。”

    他站了起来,打开那小箱子。

    一个身材壮硕的海盗走了进来,他的脸色有点忐忑,仿佛一只待宰羔羊。

    “我知道可能不应该问……”那海盗面色古怪,有些痛苦:“不过我还是很好奇,为什么一定要我们不穿衣服进来。”

    门外,第一批不着寸缕的海盗们面面相觑,忐忑不安。

    这韩乐,莫不是口味特殊?

    他们从彼此的眼神里看到了类似的想法。

    只是他们现在受制于韩乐,想要活命,韩乐要什么,他们也只能给什么了。

    “不知道会有多疼……”

    几个年轻的海盗脸色刷白。

    他们这么讨论着的时候,屋子里忽然传来第一名海盗的惨叫声!

    那惨叫,响彻整个岛屿!

    所有海盗都惊呆了!

    “有……有这么疼的吗?”

    他们浑身颤抖,下意识地捂住了屁股。

    ……

    接下来的几日,韩乐在那无名小岛上持续着自己的实验。

    经过稀释的狼人血液和唾液分别注射入两组人的身体。

    这第一批试验品,都是血手号上最强壮的海盗。

    他想要看看,范海辛世界的狼人血统,对现实人类能有多少增强。

    刚好当晚就是月圆之夜,韩乐也不必多等了。

    “刚完成血液或者唾液注射的海盗,都会进入短暂的狂化状态,幸好已经稀释过了,程度并不严重,还算可以控制。”

    “在狂化过程中,他们会感受到巨大的痛苦;但这还不是最痛的。”

    “最疼的还是第一次蜕皮的月圆之夜,三十名实验者里,有两人没办法承受蜕皮的痛苦,直接疼死了……”

    “剩余的二十八人,全部活了下来,实力大幅度增加,四维数据大约相当于人类的通玄武者!”

    “其中被注射了狼人血液的明显更加强大一些,有几个都接近九窍了,这波还是不亏的。”

    韩乐默默地在自己的本子上总结着经验。

    总的来说,狼人血液和狼人唾液都能转化狼人,只不过转化后的实力略有差距,但不是特别大。

    第一批试验品成功之后,血手号的海盗们都惊讶于韩乐的神奇手段。

    虽然过程很痛苦,但他们的确获得了平常无法想象的实力。

    他们对韩乐更加敬畏了。

    当然,副作用不是没有。

    月圆之夜,少部分海盗没办法控制自己的变身,会进行大肆的破坏。

    但大部分人都能控制自己的变身。

    少部分人甚至开始主动研究如何自我变身,毕竟变身狼人之后,他们虽然更加暴虐,但实力也是随之增加。

    “总算有一支能打的小队了。”

    韩乐有些欣慰。

    接下来的十天左右,他又挑选了五十人左右进行狼人转化。

    成功率不错。

    最终,血手号上多了六十多个随时可以变身狼人的恐怖存在。

    更何况的是,这些人因为乌鸦的原因,全部只能听韩乐的命令。

    韩乐手里多了一支狼人小队!

    “这也算底牌之一吧。”

    结束了第一周期的实验后,韩乐懒懒地伸了一个懒腰。

    而就在这个时候,乌鸦也带回来了海滨镇的消息。

    “有事,速归。”

    这是余长歌的笔迹。

    韩乐收敛了笑容,带上了几个看着忠厚些的海盗,坐船返回海滨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