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十一节 范海辛!
    离开尘封的地牢,韩乐返回卧室的时候,却蛋疼地现,女伯爵居然已经主动找上门来了。

    她也没问韩乐去哪儿了,上来就把韩乐扒了个精光。

    又是一夜辛苦操劳。

    早上女伯爵满面春风离开韩乐客房,韩乐和大侦探贝利在城堡门口碰头的时候,两只眼睛几乎变成了熊猫眼。

    他这幅样子,自然免不了被贝利一阵冷嘲热讽。

    韩乐心头苦笑之余,却也越肯定了女伯爵伊丽莎白,并不是这个曲境世界的关键。

    这座城堡,甚至这个曲境世界,都其实在为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打掩护罢了。

    “想要骗我,还是有点难的。”

    韩乐心中有数,和大侦探一起上了马车,便往那传说中居住着女巫的森林而去。

    大半天马车上的颠簸,韩乐听贝利说了很多他以前行医时候的故事。

    也有很多怪谈。

    越听,韩乐越觉得自己的判断无误。

    只是,现在的贝利或许还没意识到这一点罢了。

    ……

    正午时分。

    马车在森林边缘停下,那车夫小心警告道,一定要在天黑之前离开森林,否则会遭到那女巫的诅咒。

    大侦探贝利对这话倒是不屑一顾。

    事实上,据他所说,他来洽赫季斯堡调查的第一个对象,就是那个居住在森林里的女巫。

    用贝利的话来说,就是“一个装神弄鬼的老太婆,没什么大不了的,至多对草药学比较精通,偶尔帮人治病,但收费极高,黑心。”

    但韩乐却不这么认为。

    他在洽赫季斯堡里得到的一切线索,都指向了那林中的女巫。

    他早上离开的时候,察觉到匈牙利国王的使者也离开了,这一次谈判多半也不是很愉快,伊丽莎白和匈牙利王室闹得很僵,估计正好给了她丈夫的弟弟图尔索收回政治联姻送出去的土地的借口。

    不过,这一切都和韩乐无关了。

    他只想立刻破除这个该死的曲境,找到这一切背后的根源。

    森林里的小路很崎岖。

    高大的橡木和白杨将夏季热烈的阳光遮挡的干干净净,他们行走在小路上,甚至会觉得有些阴冷。

    好在贝利来过一次,认识路,否则在这森林里,还真容易迷路。

    一路上,两人沉默无言。

    韩乐看到很多野兔子,甚至还有一头野生的鹿,一副生机盎然的样子。

    “前面,就是那女巫的屋子了。”

    “我听人说,她最讨厌年轻的男子,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

    贝利本人是个中年大叔了,自然不算年轻。

    韩乐笑了笑,主动上前敲门。

    许久,那门才缓缓打开,一张长满褶皱的老脸出现在韩乐面前。

    沙哑的嗓音响起:

    “什么人?”

    “大侦探贝利和他的助手韩,我们有一些事情向找您求证一下。”

    韩乐的语很快,却非常不礼貌地一把将那门推开,主动走进了那女巫的家中!

    贝利微微一怔,赶忙跟上。

    “离开我的屋子!”

    老女巫的态度非常强硬,她的语气阴森而残忍:“年轻的男人,如果你不立刻滚开,我会把你变成一只羊,最后死在屠夫的手里!”

    “随你变好了。”

    这一刻,韩乐再也不掩饰自己的本性。

    他的目光在整个女巫的小屋里搜索着,终于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

    那是一面镜子!

    韩乐笑了。

    贝利赶忙拉了拉韩乐:“你在干什么?不是说调查女孩失踪的案件吗?强闯别人的家似乎也不妥。”

    女巫则是抓起一把不知道什么样的东西,想要向韩乐丢过来。

    然而韩乐只是真气一转,带了降龙十八掌的气劲往她那边冲了过去!

    那些药粉全部反在了女巫自己的身上,她那张老脸上顿时泛起花斑!

    她尖叫着看着韩乐,嘴巴里不断冒出恶毒的诅咒。

    贝利紧张地看着韩乐,刚刚那一幕,让大侦探也露出了惊愕之色。

    在老女巫惊诧的目光中,韩乐默默抓住了那一面镜子。

    “接下来,大概是装逼时间?”

    韩乐看着那女巫和贝利,忽然笑道:

    “因为我知道一些你们不知道的信息,所以才能如此顺利地推断出事情的来龙去脉,所以你们也不必自卑就是了。”

    “你、或者你们……无所谓了。反正这个世界的主人,估计恨透了那些愚蠢的海盗了吧?居然把一名平荒天师带到了它的曲境中来。”

    “无奈之下,它急中生智,硬生生造出了另外一个世界,也就是【镜子的背面】。”

    “我们现在的世界,只不过是一个为了掩护真实曲境世界而存在的虚界;我在洽赫季斯堡住了两天,没有看到任何一面镜子。因为对于你来说,镜子是沟通真实曲境世界和虚界的唯一桥梁。”

    “至于你,贝利先生,你的姓氏是贝利的话,那么你的名字,应该是范吧?”

    贝利被韩乐一通话说的不明所以,但依然是点了点头。

    韩乐笑的更欢乐了:“范贝利。你可还记得你另外一个名字?”

    “范海辛!”

    说罢,在女巫的尖叫声中,韩乐猛然砸碎了手里的那面镜子!

    整个世界开始不断扭曲!

    ……

    自始至终,韩乐都保持着极度的清醒。

    这个曲境世界,是他面临的最复杂的一个世界。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在伊丽莎白身上找到曲境之魂的痕迹,所以他开始往其他方面推论。

    他醒来时,是在马车上,他明明听到了合唱声,但在这个曲境世界,他却找不到任何战歌存在的痕迹。

    这是巨大的疑点。

    而在叶天师的平荒记里,曾经记载过这么一个类似的例子,那就是荒兽为了让平荒天师浪费自己的力量,故意制造的一个虚拟曲境。

    虚拟曲境和真实曲境类似,但又不同,平荒天师如果在虚拟曲境里动用了力量,会平白消耗自身实力,给荒兽可趁之机。

    连接虚拟曲境和真实曲境的唯一桥梁,一般是镜子、冰面或者其他有反射寓意的东西。

    在韩乐觉伊丽莎白不像吸血鬼之后,他就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进了虚拟曲境。

    那头荒兽,可能是认出了自己平荒天师的身份,所以心有顾忌。

    他想要让自己用除荒铃杀了伊丽莎白,这样可以浪费自己的力量。

    只可惜,韩乐还是找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当然,虚拟曲境和真实曲境之间必然是有联系的,镜子只是其一,其二,就是那名戏份很足的贝利侦探。

    范贝利肯定是真实曲境里的重要角色,甚至是曲境之魂!

    他的出现,是为了引导韩乐坚定不移地相信伊丽莎白是吸血鬼。

    然而事实上,他也只是被误导了的一个可怜人罢了。

    关于洽赫季斯堡和血腥女伯爵,韩乐的想法是这样的:无论失踪少女案是否和她有关系,但她肯定不是吸血鬼。

    地牢里的尸体虽然数量很多,但年份过久,不一定就是伯爵夫人虐杀的;要知道,伊丽莎白的丈夫弗南克可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战争狂人,他在城堡里虐杀战俘,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至于乡间谣传的失踪少女案件,极有可能是一次政治阴谋。当初伊丽莎白和弗南克的婚姻本来就是政治联盟,弗南克死了,按照遗嘱,她必须嫁给他的弟弟图尔索,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弗南克家族领土的完整性,但伊丽莎白不愿意,所以图尔索便开始策划夺回洽赫季斯堡这些土地。

    他用林中女巫做手脚,开始散播谣言,开始挑拨伊丽莎白和匈牙利国王之间的关系,从而获得动战争的名义。

    女伯爵所谓的血浴,还真有可能就是草药学加一点迷信。

    历史上,图尔索攻克了洽赫季斯堡,女伯爵孤独终老于塔楼,甚至成为吸血鬼的代名词,也是令人唏嘘。

    毕竟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

    但这些和韩乐都没关系,他不是圣母,他没心情去改变虚拟曲境里伊丽莎白的命运。

    在认出范贝利的真实身份和虚拟曲境的本质之后,他就懒得继续逢场作戏了。

    那林中女巫,就是唯一的线索。

    整个洽赫季斯堡,也只有她的家里,有一面镜子。

    至于范贝利,呵呵,这个名字或许大家都很陌生。

    但韩乐却很清楚,传说中大名鼎鼎的怪物猎人范海辛的原型就是一个外科医生,他的名字就是范贝利!

    他才是真正的曲境之魂!

    只不过被送到了虚拟曲境之后,他丧失了记忆罢了。

    当然,韩乐之所以能这么笃定范贝利就是范海辛,还是因为他最终想起了那天在马车上听到的合唱声。

    那不是什么普通的合唱。

    那是梵蒂冈天主教堂唱诗班的赞美诗合唱!

    吸血鬼世界!

    天主教唱诗班!

    疑似真实曲境之魂的大侦探范贝利!

    曾经做过医生!

    如果这么多线索韩乐还推断不出他是范海辛的话,他简直可以一头撞死了!

    ……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世界的真实曲境是范海辛世界!”

    “而战歌,应该就是天主教教堂的一合唱的赞美诗!”

    “有意思,本来是赞美上帝的合唱却沦为了荒兽的曲境……”

    韩乐笑眯眯地看着眼前景物变化!

    远方出现了雪山和峻岭。

    阴暗的乌云笼罩在小镇的上空。

    吸血鬼德古拉伯爵的阴影始终挥之不去。

    这里是特兰西瓦尼亚!

    罗马尼亚西部深山里的一个小镇!

    “阿尔卑斯山啊……”

    韩乐深吸一口气,看着那一地的狼藉,还有远方的篝火,露出了笑意:

    “有意思,这个曲境比我想象中要有趣的多。”

    “除了范海辛和德古拉之外,我居然还感应到了第二张荒天书的痕迹!”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