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九节 血浴
    在韩乐之前的记忆里,他并不能找到那位威势显赫的远房表姐的姓名。

    很多东西,都是模模糊糊的,韩乐知道,幽冥眼虽然保证了自己的记忆,但因为曲境覆盖的缘故,总归会出现一些认知上的误区。

    这一点,在所难免。

    比如之前在李郎箜篌曲境之中,他虽然记得所有的事情,却唯独忘记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自己在曲境世界中的身份。

    也就是经过叶天师的提点,他才找到了破除曲境的关键所在。

    而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从大侦探贝利口中,他知道了那位大名鼎鼎的表姐的性命。

    伊丽莎白.巴托里。

    对于吸血鬼爱好者来说,这几乎就是吸血鬼的代名词,其在各、影视作品中的代表性大概仅次于德古拉伯爵了。

    而事实上,在欧洲,她被称为“德古拉伯爵夫人”。

    差不多就是女版德古拉的意思。

    韩乐对欧洲历史了解的不是很深,但关于这位血腥女伯爵,还是知道一点八卦的。

    女伯爵自幼成长于当时在匈牙利王国极为显赫的巴托里家族,十五岁时因为一桩政治联姻,和当时二十五岁的匈牙利的战争英雄纳达斯迪.弗南克结为夫妇。因为本质上是一场政治联姻,所以当时弗南克将洽赫季斯堡以及周边的十七个乡镇还有相关土地全部送给了妻子。

    弗南克是一个战争狂人,常年在外打仗,洽赫季斯堡里,经常只有伯爵夫人一个人空守。

    长期寂寞之下,伯爵夫人开始寻求一些刺激,在仆人的怂恿下,她开始尝试邪术。

    一开始,她的目标是城堡附近的农家女孩,她和她的仆人们将那些女孩抓起来,然后囚禁于密室之中。

    传闻中,女伯爵尤其嗜好虐到胸-部成-熟丰-满的女孩儿,据说这可以给她带来莫大的快感。

    因为绝对的权势,洽赫季斯堡附近的惨案始终没有办法被终结。

    后来某一日,渐渐感到自己年长色衰的伯爵夫人发现了鲜血的秘密一名侍女在给她梳头的时候,不小心拔掉了一根她的头发,盛怒下的伊丽莎白一巴掌甩在了那侍女的脸蛋上,那侍女的血液飞溅到了她的脸上,谁知道她忽然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

    那是生命的力量。

    从此开始,她变本加厉地虐到领地里的年轻女孩儿,尤其喜爱胸部发育成熟的处-女。

    她会割下她们的身体部位玩耍,也会饮用她们的鲜血,更恐怖的是,有传言说,每个月,她都要用那些女孩的鲜血沐浴,只有这样,她才能保持青春永驻。

    这段荒唐的历史终结于匈牙利王国的一场内战。

    当时伊丽莎白的老公弗南克已经死在战场上,按照他的遗嘱,她应该和他的弟弟图尔索完婚,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政治婚姻的延续。

    但胆大妄为的血腥女伯爵认为自己拥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并不需要听从别人的命令。

    最终,图尔索带领着农民和军队攻克了洽赫季斯堡。

    他从城堡里运出了三百多具尸体和枯骨,都是曾经年轻貌美的女性。而伯爵夫人则被他关在一个狭小阴暗的塔楼里,每日有人给她送食物和水。

    后来有一天,人们发现她早就死在了塔楼里,多日的食物都未曾动过。

    伊丽莎白死后,按照礼仪,她本应该被埋葬在洽赫季斯堡的墓园里。

    但遭到了当时领地里大量居民的反对,最终她的尸体被安置在了老家的野席德墓地。

    吸血鬼女伯爵的传言也由此展开。

    ……

    “韩先生?韩先生?”

    贝利有些诧异地看着沉浸在回忆里的韩乐,不由出言多提醒了几句。

    韩乐立刻从走神的状态中返回过来。

    他心里还有点诧异。

    自己的记忆力似乎变得长进了不少啊。

    其实关于吸血鬼,他了解的并不多,顶多知道一些德古拉的故事;关于血腥女伯爵,他最多只是闻其名,稍微了解一下事迹。

    只是就在刚刚他得知这个名字的那一瞬间,他忽然就想起来了这些东西。

    难道是伴随着魂力的增长,潜藏在大脑里的那些记忆也会变得更加明晰吗?

    不管如何,韩乐总算是知道了这个曲境世界的具体背景,心里也稍微安稳了些。

    他笑着欢迎贝利的拜访,两人在卧室的阳台上聊了一会儿。

    韩乐从他的口中套出了不少话。

    比如,大侦探贝利的确是伯爵夫人本身请回来调查城堡附近的人口失踪案的。

    这个案子已经持续了两年半了,始终没有办法调查出个所以然来。

    甚至匈牙利国王那边连续派出使者,想要提审伯爵夫人以及她的几个侍从,但都被她言辞拒绝了。

    碍于她高贵的身份,匈牙利国王也只能妥协。

    比如现在,城堡里便有一名来自匈牙利国王的特使,这几天和伯爵夫人进行过几次接触,伯爵夫人的心情似乎很差。

    否则也不会将韩乐这个她一手邀请回来的客人直接晾在城堡里。

    “如果是按照真实历史演绎的话,那么这个时候,伊丽莎白的老公早就死了。”

    “匈牙利国王的使者也不过是想要拯救一下这场政治联姻,如果她能嫁给图尔索,恐怕不管虐杀多少女人,都不会有事情。”

    “黑暗的中世纪啊。”

    韩乐内心深处暗暗感叹。

    令他有些奇怪的是,如果曲境中的事情和历史能完全对上号的话,那么伯爵夫人请这贝利回来干嘛?

    难道是指望他调查出点别的东西来?

    从而洗清自己的罪名?

    韩乐很难想象,这么大的一座城堡,如此辽阔的领地上,不断有年轻女性失踪,身为领主却丝毫不知情。

    当然,他也知道,他记忆里的只是后人对伯爵夫人的一种描述而已。

    天知道真实历史是怎么样的。

    “有意思了。”

    韩乐一边和贝利侦探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说的都是废话,比如自己在伦敦到底上过几个女人什么的。

    很快的,他明显感觉到贝利有些厌倦了。

    韩乐成功地塑造出了一个纨绔子弟的形象,他也是刚刚才抵达城堡的,贝利估计觉得他知道的也不会特别多,便准备告辞。

    只是在临别之际,韩乐忽然问了一句:

    “贝利先生在从事侦探之前,是一名医生吗?”

    贝利大吃一惊:“你怎么知道?”

    在刚刚的交谈里,他可从未透露过自己曾经是个医生的消息。

    韩乐随便笑了笑:“刚刚我们都聊到了城堡里浓浓的草药味道,但像我这种门外汉,只知道气味很浓郁而已;但您却直接说出了这些草药的名字,我觉得一名侦探,可能不会专门去学草药学吧?如果您不是一名医生,至少也是一名药剂师。”

    中世纪的知识传承非常薄弱,很多医生基本上就是乡间的赤脚大仙韩乐看过很多书里,欧洲的医生最擅长的就是给人放血。

    感冒了,放点血,喝点酒;咳嗽了,放点血,喝点酒;就连伤寒之类的病症,都是放血了事。

    哪怕过了中世纪,到了十八九世纪的时候,也是如此。

    比如以“七月王朝”为历史背景的著名文学作品《包法利夫人》里爱玛的老公,包法利先生作为一名乡镇医生,他最擅长的就是放血。

    由此可见,十五世纪的欧洲医生有多不靠谱。

    而这贝利居然能识别出这么多草药单单从气味的程度来判断,肯定不是普通的侦探那么简单了。

    韩乐隐隐感觉到有些其他的东西隐藏着,但他一时半会儿去抓不出来。

    ……

    贝利听完韩乐的解释,倒是笑了笑:“的确如此,在下在成为侦探之前,是一名医生,尤其对草药学有所了解,我曾经跟随一个来自喜马拉雅山的僧侣学习过相关的知识,所以对城堡里的气味特别敏感。”

    韩乐点头。

    那贝利似乎是忽然改变了主意,他上上下下地看着韩乐,忽然问道:

    “韩先生,不知道您是不是一个有正义感的热血青年?”

    韩乐直接拍胸脯演戏:“那当然!如果有什么是我帮得上忙的,我义不容辞!”

    贝利沉声道:

    “那好,我正需要一个帮手。”

    “明天午夜,你在此等我,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务必不要告知任何人。”

    韩乐点头应下,那贝利终于悄然离开。

    城堡里,继续变得孤寂起来。

    韩乐略略一分析之后,当然没有傻等明天午夜。

    而是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分,自己摸出了客房,开始向城堡主卧室摸过去。

    他有幽冥眼,在黑暗中勉强可以看见东西,而且以他的身手,想要被人发现可不容易。

    “如果真是吸血鬼女伯爵的话,只要把她秒了就好了吧。”

    “只是我之前听到的那众人合唱声又是怎么回事?”

    “这个曲境,看着很明显,为什么我总觉得有一种朦朦胧胧的感觉?”

    抱着这些疑惑,韩乐顺藤摸瓜,从阳台上跳进了女伯爵的卧室。

    卧室里亮着灯。

    从韩乐的角度看过去,他只看到了一个浑身赤-裸、皮肤白皙到了极点的女人。

    她站在浴缸前,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这就是我那便宜表姐吗?长得挺漂亮的吗,身材也不错……”

    韩乐内心吐槽了几句,下一秒,侍女们端着一个个脸盆走进来。

    那些脸盆里,都是血液一般的液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