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五节 这船不错我要了
    当年张天柏在前往龙城之前,曾经作为太安的著名科学家,参与了海滨镇的建设。

    作为新航线的开辟者的一员,当年那艘沉没的新远号上,也有张天柏的身影。

    韩乐不知道,当年的那艘船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总而言之,张天柏活了下来。

    根据他的一些记载,当时他是被一群海盗所救,花费了很多的钱财才得以赎身。

    而和他一起被海盗救下来的那个人名字叫夏冬,后来张天柏并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只知道他和那群海盗关系打的不错。

    韩乐选择海滨镇作为自己在云州大陆的第一个势力,并不是毫无理由的。

    首先,海滨镇具备成为一座超级城市的一切潜质:完美的地理位置,稍加修葺就能完善的城市基础设施这都是当年龙城遗留下来的。

    其次,在张天柏的研究日记里,曾经无数次提到过这座城镇。

    在一部分韩乐没办法阅读的缺失页里,应该记载了海滨镇的许多秘密。

    总而言之,对于张天柏来说,他似乎对海滨镇附近海域的一个东西非常感兴趣。

    用他的词汇就是【深渊】。

    “张天柏推测出了两条第二脑域的发展路线,一条是我之前的逐个打通玄关,另外一条则是天启仪式。”

    “这家伙也不愧是天才科学家之名,他在研究日记里甚至提到了荒兽的成因……他认为,海里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那种名为深渊的东西,便是荒兽的成因。”

    “而根据夏冬的描述,当时他们在甲板上看到的是一座青铜巨门,无数的海兽从无尽的黑暗里爬出来,毁天灭地。”

    “剑神何庆芝的宝剑据说至今镇压住断绝深渊的大门上……”

    韩乐的脑海中闪过无数思绪。

    他对当年的那场祸事是非常好奇的。

    且不说那青铜门到底是什么东西,那些海兽后来又去了何方,龙城为何仅仅因为一次试航失败就彻底放弃了海滨镇;单单是那艘蹊跷的沉船,就足够吸引韩乐了。

    张天柏的研究日记里提到,在新远号沉船的时候,他将自己最重要的一项研究成果丢在了船上,最终和那艘船一同淹没了。

    从他遗憾的言辞里不难看出,那项研究成果肯定非常重要。

    只不过关于当年张天柏在海滨镇以及新远号上的经历,韩乐得到的信息非常有限。

    他需要去找很多事情印证。

    所以在他开始肃清三大帮派的时候,就派人寻找是否有一个叫做夏冬的人。

    结果这个夏冬还真出名,在码头区开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茶馆了,他的茶馆,三大帮派的人都不敢搭理。

    韩乐顺藤摸瓜,发现了他后院时常有信天翁出没,于是便让乌鸦暗中跟随,结果没想到抓出一条大鱼来。

    他早就猜到这些沿海城镇里会有海盗们的内鬼,却没想到这年近九十的夏冬便是那恶名昭著的血手薛恶的走狗之一。

    “沉船、海盗、秘密……”

    “越来越有意思了。”

    韩乐露出了一丝笑容。

    他拿下海滨镇,一是建立属于自己的势力,二是冲着那沉船去的。

    根据海滨镇秘书官的记载,在新远号沉没之后,龙城曾经三次在失事地点试图打捞沉船。

    但三次都无功而返。

    据说是一点残骸都没有找到。

    人们传说,那艘船是被吸到断绝深渊里去了。

    而那个地方,不是人类可以靠近的。

    哪怕是荒兽靠近,也会被断绝深渊里无处不在的恐怖剑气活生生戳死。

    这是当年剑神何庆芝留下的剑气,直至今日始终不散,可见当年剑神风采。

    而从侧面也不难看出,当年那座青铜门里一定是出了了不得的怪物,否则以何庆芝如此逆天的实力,为何还是失了手?

    在这方面,韩乐非常主观地认定:那座青铜门绝对不是自然出现的。

    一定是人为的。

    当年的那场旧事里,还有很多秘密等待他发掘。

    如果不是那场突如其来的祸害,上东海区域的海盗根本不会这么猖獗。

    韩乐相信,这其中一定有关联。

    当然,以他现在的实力,试图探索那青铜门无疑是找死。

    但打捞沉船还是可以试试的。

    韩乐对那艘船非常感兴趣,上面的魂石魂珠据说价值过亿。

    龙城的人失败了,并不意味着韩乐也会失败。

    他的本能告诉他,如果真的能找到当年新远号的残骸,对他来说绝对意义重大。

    当然,现在还不是谈这些的时候。

    眼下的韩乐刚刚拿下海滨镇的控制权,又要面临海盗的威胁,就算想要打捞沉船,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

    他现在手里头连一艘像样的帆船都没有呢,海滨镇的码头上停着的,都是渔家家用的近海渔船。

    用这些渔船去打捞新远号残骸,无疑是痴人说梦。

    但如果有一艘三桅帆船,就不一样了。

    所以说,当那艘高举着黑色骷髅旗帜的三桅帆船出现在海平线上的时候,正在码头区工作的普通人们脸上浮现的是恐惧,而韩乐脸上浮现的却是一副“终于等到你”的神色。

    “让临时治安队准备一下。虽然可能性不大,但也要考虑海盗们出其不意想不开要攻城的可能性。”

    韩乐对小怡说。

    小怡乖巧地点了点头:“我会和二鬼大人说清楚的,不过,您这是准备干嘛?”

    她看到韩乐一副要孤军上阵的样子,露出了一丝担忧之色。

    “不用管我。”

    韩乐笑着挥了挥手。

    他就站在码头最前方,看着远方的灯塔,夕阳的余晖从他身后照过来,那黑压压的帆船仿佛一头准备择人而噬的巨兽,压得很多人喘不过气来。

    “是海盗!”

    “听说这一次来的是血手薛恶,领主大人好像并没有交租的意思。”

    “难道要打起来吗?新上任的执政官这才刚刚血腥清洗了三大帮派,虽说是为海滨镇做了一件好事,但他手下的士兵也疲惫了吧?”

    “我们要不要先撤?”

    码头上,工人们露出了胆怯之色。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韩乐忽然转身,大声问道:

    “海盗有多少人?”

    一名工人愣了一下,他是认识韩乐的,毕竟码头区的大部分人都亲眼看到了那天韩乐举火焚尸的壮观场景。

    那天之后,谁也不敢小看这个年纪轻轻的执政官了。

    他犹豫道:“不知道……大概……有好几百人吧……”

    韩乐问:“我们海滨镇,有多少人?”

    那人沉默:“十几万?”

    “十几万人被几百人打劫,不觉得可笑吗?”

    韩乐问。

    所有工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虽然他们之中也有气血方刚的年轻人,但一听说海盗们的残忍行径,便先胆怯了三分。

    只是他们刚想对韩乐诉苦说那些海盗在传闻中有多可怕的时候,他们才忽然想起来眼前的这个少年,似乎并不比传闻中的海盗善良温和多少。

    “以前的事情,我懒得再提。”

    “现在的海滨镇,是我韩乐的海滨镇,不是他们海盗的海滨镇。”

    “既然你们能接受十几万人被几百人打劫并且是理所当然的设定,那么我一个人,去把那几百人打劫了,问题也不大吧?”

    说到这里,韩乐猛然转身,摇摇指着最中央的那艘三位帆船说:

    “这船不错,我要了!”

    他的声音非常洪亮,整个码头区的人几乎都听到了。

    所有人都震惊于韩乐的胆大妄为。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些挂着黑旗的海盗船停留了距离港口数海里左右的位置,冷冷对峙着。

    一艘小船被放了下来。

    那是试探性的小船,一般由最勇武的海盗担任,他们是第一批来和岸上的人交涉的。

    如果交涉成功,会有更多的小船来运物资,这第一艘小船上的人会获得更多的奖励份额。

    这就是海上混饭吃的规矩,风险越大收益自然也越大。

    在二鬼的率领下,青鱼帮的人已经抽调出来一部分,大约四百人左右,埋伏在了码头区。

    那艘小船借着涨潮,来的飞快。

    几个浑身腥臭的海盗刚一登陆,便大大咧咧地扯着嗓子道:

    “收租啦!”

    “收……”

    嗖!

    一共三个海盗,他们之中的每一个人,都来不及喊出第二句话来,就被韩乐斩掉了脑袋!

    码头区上,众人哗然!

    他们没想到,韩乐竟然真的说到做到。

    一点余地都不给血手薛恶留下。

    “这就是海盗先锋的实力?”

    韩乐有些诧异地丢开随手抓来的刀,吩咐道:“这些脑袋都挂上。”

    “既然这穷乡僻壤的实力这么不济,还玩什么计策啊,直接平推就是了。”

    说罢,他直接取出了万维键盘!

    一曲数码宝贝进化曲!

    在码头区工人们震惊无比的注视中,乌鸦再次蜕变位紫鸾!

    韩乐乘坐紫鸾而去,如风雷一般,冲向了那海盗船!

    紫鸾的速度实在太快,数海里的距离不过转瞬间,就连那些海盗都没来得及反应!

    啪!

    韩乐稳稳落在了最中央那艘三桅帆船的甲板上。

    他赤手空拳地看着所有惊诧的海盗,一本正经地说:

    “打劫。”

    “我宣布,从现在开始,这艘船归海滨镇领主韩乐了。”

    “谁敢不从,乌鸦……不,紫鸾!”

    下一秒,在夕阳最后的余晖下,紫鸾双尾一扫,口中竟然喷出一条火龙来!

    那火龙如天边的晚霞,直接将一艘小型帆船给烧成了灰烬,上面的海盗更是直接被烤成了焦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