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四节 当年事
    海滨镇,码头区,下午二点左右。

    冬日的阳光总是那么有气无力,海风从东南方向吹来,带来了些许寒意。

    一家小茶馆里,老迈却精神矍铄的夏老头正在滔滔不绝地诉说着年轻的往事。

    而坐在他面前的,只有一个看上去很年轻的外来人。

    “听说那新上任的执政官要重启码头,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动作都做出来了,请了这么多人,如果是故弄玄虚,他好像也占不了什么便宜。”

    远远望着码头区上的人头攒动,夏老头露出了感慨回忆之色:

    “这一幕,我已经很多年没有看到过啦。”

    那年轻人好奇道:“您老总是说当年的情况,倒是给我说说,当年到底是一个怎样的情况?”

    夏老头也不着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暖暖手。

    他笑了笑:“既然小哥你点了我这店里最贵的猫叶紫茶,想听故事还不容易?”

    “我老夏今年都快九十岁了,别的东西没有,肚子里的故事可是多了去了。”

    “您且别急,待我慢慢说给您听。”

    “那是得从六十多年前,太安、华清、莲花三大城市同时争夺海滨镇说起了。”

    故事很长。

    下午也很长。

    当然,韩乐很有耐心,他一直坐在那里,默默地听着夏老头口中的那桩旧事。

    如果不是这桩旧事,他也不会来海滨镇。

    ……

    六十多年前的海滨镇和现在可不一样,那可能是海滨镇历史上最风光的时候。

    那时候,云州联邦形成不久,各大主城都想发展自己的版图和势力。

    龙城,自然也不例外。

    自古以来,海上贸易便是最重要的商机。在暗中学习和揣摩康城和鹿城之间的商业模式之后,龙城毅然决定,要在东海岸设立一个港口城市,并向东北,开辟一条全新的航线。

    那条航线被命名为东方之光。

    一旦东方之光开辟成功,那么龙城将直接和康城、鹿城两大主城形成双边海上贸易机制。

    三大主城隐隐有联盟称霸海上的意思,同时也能取长补短。

    从理论上来看,这是一个互赢的局面。

    所有人都赞成这个项目的启动。

    最终,龙城的使者在海岸线上考察了很久,敲定了一座非常简陋的小村镇。

    那就是当时的海滨镇。

    原因也很简单,海滨镇的地理优势最为优渥,最适合搭建港口城市,成为龙城和其他城市之间的海上交通枢纽。

    如果海滨镇建设成功,那么接下来,龙城将计划建设一条快速铁路,全程拥有粒子屏障保护,那条铁路将横穿太安,直抵海滨镇。

    至少在龙城、康城和鹿城这三座主城之间,人类文明将变得联络更加紧密了起来。

    这个蓝图看起来非常美好。

    为此,太安市、华清市以及莲花市都不留余力地争夺海滨镇的归属权。

    毕竟在此之前,海滨镇只是名义上属于太安,然而地理上却距离华清和莲花都很近。

    龙城钦定的项目启动之后,有大量的人从太安、华清以及莲花三个城市涌入当时还很小的海滨镇。

    一场热火朝天的建设活动展开了。

    短短半年时间,凭借三座城市的高科技以及人力水平,在龙城使者的指导下,海滨镇的格局已然形成。

    在龙城的概念里,海滨镇将成为一个至少二级以上的城市,隶属于龙城的专属港口。

    这座城市,大概能容纳几十万人,制造业和种植业可以欠缺一点,但是渔业和商业一定要发达。

    事实上,当年的情况也很龙城估计的差不多。

    海滨镇鼎盛之时,人口超过了五十万,其中四分之三都是外来人口。

    太安、华清、莲花三座城市的人疯狂地争夺着海滨镇的控制权,但在龙城的压制下,他们表现的还比较克制。

    “那大概是海滨镇最美好的日子吧。”

    一杯茶喝完,夏老头的脸色红润了些,露出些许苦笑:“不瞒你说,那时候海滨镇的房价一路飙涨,我年轻的时候好赌,输了不少钱,就把祖宅当了出去,居然还能余不少钱。我拿着这些钱再赌,最后只剩下一点点余财。只是没想到,没过多久,那点余财不仅买回了祖宅,还能盘下一座小茶馆,你说奇妙不奇妙?”

    韩乐轻声问道:“那当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是龙城突然决定不做这个项目了吗?”

    夏老头的眼神变得迷离起来。

    “当年的祸事啊,不在陆地,而是来自海上啊。”

    ……

    夏老头说的海上,自然不是指海盗。

    海上行船,最惧怕的自然是海兽。

    尤其是在这个荒兽横行的年代,陆地上的荒兽就已经够恐怖了,而海洋之中,更是有不知道多少深不可测的荒兽在等待着人们。

    比如鹿城和康城之间的那条航线上,曾经就有多达十六头海兽盘踞。

    这些海兽的实力非常恐怖,关键是,海洋是他们天然的主场,人类天然占据劣势。

    当初鹿城和康城可是高手尽出,足足花费了三年多的时间,才将那十六头海兽斩杀殆尽的,饶恕如此,他们自己也是元气大伤。

    而当时的东海区域,海盗并不多,多的是海兽。

    为了铲除这些海兽,龙城也下了血本。

    当时整个云州呼声最高的武道第一人,天人武神何庆芝亲自出手,携另外两名天人武神,以及两名传奇乐师,为新航线保驾护航!

    龙城这边准备的其实已经非常充分了。

    根据康城和鹿城的经验,任何现代化的船舶在东海区域几乎是百分百招致海兽,所以他们建造的第一艘大型货船是仿照上古时代某个文明的三桅帆船。

    一系列的护航舰队也是如此。

    夏老头永远忘不了那艘名为“新远号”的货船下水之时,整个海滨镇的欢呼声。

    少女们站在码头上,为他们欢呼送行。

    他站在甲板上,挺起胸膛,前所未有地风光。

    哪怕他知道,那些欢呼声多半是给何庆芝的,但他不在乎。

    作为新远号上的水手,他也可以分享那一丝荣耀。

    新远号和他的护卫舰们载着沉沉的货物,驶离了海滨镇港口,一路向着康城的方向行去。

    这条航线,何庆芝之前已经走过三遍,杀了七头实力惊人的海兽。

    大部分人都觉得,事情已经万无一失了。

    第一天,的确一帆风顺。

    第二天,他们也成功地绕过了埋骨海湾,那个暗礁丛生之地。

    第三天,出事了。

    ……

    “出什么事了?”

    韩乐好奇道。

    夏老头的眼神里闪过浓浓的恐惧色:“那一天,我站在甲板上,亲眼见证了灾难的诞生。”

    “海面异常的平静,连风都没有,船前进的极慢。”

    “到了黄昏的时候,所有人心里都感觉到一阵心悸。”

    “我们眼看着一座巨大的青铜门从海底徐徐浮起,然后打开……”

    “一头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海兽从里面接二连三的冲了出来!他们的目标,就是我们的船队!”

    “有一股冥冥中的力量,要摧毁我们!”

    夏老头喃喃道。

    那突如其来的青铜门,以及大量的海兽,让新远号措手不及。

    三名天人武神,两名传奇乐师,齐齐出手,斩杀海兽无数。

    那一战,从黄昏打到了黎明。

    打到新远号所有的护卫舰全部沉没。

    最后,新远号自身也被一头海兽自杀性的袭击弄沉了,当时的云州第一天人武神何庆芝冲上天际,施展出毕生最强一剑。

    那一剑,斩断了青铜门,也在东海海域上,斩出一条深不可见的深渊来!

    那条深渊,从此将东海分为上下东海两块区域,谁也别想越过那条没有海水却深不见底的【断绝深渊】!

    人们传说,新远号虽然沉默了,但是剑神何庆芝最终还是回到了龙城。

    他将海上的秘密汇报完毕之后,便退隐了,没过多久,便传来何庆芝旧疾复发,遗憾仙逝的消息。

    而其余的那两位天人武神和传奇乐师,自然也是跟随着新远号一同埋葬在了海洋里。

    新航线的开辟失败了,龙城付出了前所未有的惨重代价。

    何庆芝的剑留在了断绝深渊里。

    新远号价值过亿的货物永远埋藏在了海底。

    那神秘出现的青铜门,那些诡异的海兽,至今是龙城和海滨镇的噩梦。

    那场祸事发生之后,龙城立刻停止了这个项目。

    曾经一度炙手可热的海滨镇,忽然变得人去城空,变成了一座被废弃的城市。

    人们都说,这座城镇有诅咒,当初龙城就不应该选择这座城镇的。

    而下东海区域,经常传来海兽的咆哮声。

    上东海区域,则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海盗。

    时过境迁。

    海滨镇再一次迎来了热火朝天的建设。

    只不过这一次,他们得到的支持有限的可怜。

    “也不知道那新上任的执政官该如何应对接下来的困难吶。”

    夏老头感慨说。

    在两人的视野里,不远处的海平线上出现一丝黑影。

    韩乐眼尖,他看到了一杆黑旗。

    “是海盗。”

    韩乐站了起来。

    夏老头眯眼:“小兄弟眼睛倒是挺尖。”

    “多谢夸奖。”

    韩乐笑了笑:“茶不错,故事也不错。”

    “小怡,调几个人过来,请这位夏老伯去新落成的大牢里喝茶。”

    小怡就是鲨鱼公司给他配的小秘书,非常乖巧,听了韩乐的话,立马去喊人。

    很快的,一队临时治安队人马冲了进来,拿住夏老头。

    夏老头又惊又怒:“小兄弟你在开什么玩笑?”

    “你、你就是那个新上任的执政官?我老夏生平没做过亏心事,和那三大帮派也没有关系,你为何要为难我!?”

    韩乐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杆黑旗,他看见码头上一阵骚乱,很多人甚至都开始胆怯地后退。

    “哦?为什么要为难你吗?其实我都懒得跟你解释,不过,你的故事讲到现在,一直都没有说,既然当初新远号沉了,连剑神何庆芝都是勉强脱身,你一个普通水手,是怎么活下来的呢?”

    韩乐问。

    夏老头深吸一口气:“当时我抱着一块木板,随海漂流,十几天之后,才被一艘路过的渔船救起!”

    “这个事情,你可以向街坊邻居求证,我老夏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再不出海的!”

    韩乐笑了:“你确定是渔船吗?”

    夏老头脸色一滞。

    “怕是海盗船吧。”

    韩乐不客气地说:“你家后院养的那几只信天翁,就是你和海盗头子通信的工具吧?”

    “你当然和三大帮派没有关系,因为他们知道你身份,不敢惹你啊!”

    韩乐笑眯眯地说:“甚至,我还知道你的名字,夏冬。”

    夏老头瞳孔一缩,然而来不及争辩什么,他终究还是被人押走了。

    韩乐大步流星地走向码头区。

    夏冬只不过是意外的收获,他或许不知道,当年他以为死掉的那个人不仅活了下来,而且还留下了很多记载。

    毕竟当初和他一起抱着木板被海盗救了的人里,还有一个天才科学家。

    他的名字叫做张天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