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二十八节 竹枝词
    雾岛之上,一片死寂。

    韩乐和他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刚刚经历了九死一生的箜篌曲境,原本以为可以好好休整一下,没想到冒出来个周万里。

    传奇乐师想要仗势欺人倒也罢了,向来以不可思议著称的韩乐挥手一剑斩传奇这事儿放别人身上都是惊世骇俗,但是放韩乐身上,所有人都已经习以为常。

    或者说,麻木了。

    曹小晴、季云飞等人只想快点结束这次糟糕的狩猎之旅。

    野外太可怕了,还是城里安全。

    只是没想到,就在这个时候,东云山主人居然爆出了这么一个天大的八卦!

    宗帅帅和雾岛主人有染?

    意图谋害林影?

    现在,受害人都现身了,那宗帅帅还有什么话可说的?

    众人纷纷看着宗帅帅。

    几个脑子转得快的,脸色已经变成了惨绿色。

    他们这些小炮灰,可都是亲耳听到这些八卦的,今天这架势,怕是雾岛主人要和宗帅帅联手了。

    他们有极大可能被灭口!

    除非,韩乐还能使出那神乎其神的一剑。

    那些太安人,下意识地往韩乐身边靠了靠。

    不知不觉间,韩乐已然成为了他们心目中的大腿。

    然而韩乐自己内心深处也在苦笑。

    一个宗帅帅,他还可以凭借平荒一剑威慑一下。

    但那黑雾中的雾岛主人,他是真的看不透。

    其他荒兽,都被自己平荒一剑气息吓走了,只有他还敢过来。

    这必然是有所依仗的。

    今天,好像真的麻烦大了。

    ……

    只是,那宗帅帅看到林影悄然出现,似是失了方寸,居然根本没有去管他们,而是疯狂在向她解释:

    “老婆,你听我说,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的……”

    “我从来,都没有想要杀过你……”

    林影怒道:“住口!”

    “你是没有想杀我,但是你想要将我的记忆,全部都抹去!”

    “青鹄魂珠……呵呵,你还真下得了手。”

    宗帅帅脸色惨白,有些失魂落魄:“我不想这样的。”

    “我只是想让你忘了那段记忆。”

    “你不应该看到的……”

    林影的脸色同样极为难看,韩乐能明显感觉到,她身上仿佛有一股火山的气息。

    那是爆发的前兆!

    许如意则是盯着那团黑雾,他退了半步,给了韩乐等人一个手势。

    那个意思是,让他们赶紧撤退!

    韩乐明了。

    但是现在这个情况,怎么撤?

    明目张胆地走吗?

    别说宗帅帅答应不,那雾岛主人,恐怕就不会答应吧?

    韩乐心里苦啊,你红袖章要曝光宗帅帅的丑闻,你找个安全的地方曝光啊。

    偏偏在这雾岛之上,在人家的主场曝光,这下惨了,连累一大票人估计要跟着陪葬!

    不过吐槽归吐槽,韩乐心里也清楚:红袖章只是猜测宗帅帅和林影出了问题,却没想到宗帅帅的出轨对象是雾岛之主!

    这特么就很蛋疼了。

    估计红袖章自己都懵逼着呢。

    现在韩乐唯一考虑的是,红袖章加林影,应该是两个天人武神。

    对抗宗帅帅加雾岛之主,一个传奇乐师……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总之是很厉害的东西。

    到底有几成胜算?

    ……

    “让你用最简单的办法,你不听,非要大张旗鼓以此来掩人耳目,有必要么?”

    黑雾里传来银铃一般的女声,她似是在埋怨宗帅帅。

    那声线空灵清脆,但却有带着一丝丝天然的妩媚,在场所有的男性生物,体内的荷尔蒙都飙升不止!

    “这东西……到底是男是女?”

    韩乐惊诧无比地看着那黑雾。

    林影也死死盯着他:“贱人!”

    黑雾不甘示弱:“谁是贱人了?你跟了帅帅这么多年,你给了他什么?你能给他快活吗?”

    “一个女孩子家,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床上也僵硬无比,这么多年连个孩子都没有,活该帅帅不喜欢你了!”

    “你和帅帅成亲这么多年,圆过几次房?”

    “你居然还好意思说我是贱人!”

    下一秒,黑雾散尽,一个穿着绿色衣裳的女子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那女子双眼极大,身材更是令人喷血。

    她柔柔地说道:“我能给帅帅想要的一切,他凭什么不能喜欢我?”

    “他要是喜欢女孩子,我可以这样为他服务。”

    “他要是喜欢男人了,我也可以变成这样。”

    嗖!

    黑雾闪过,一个俊秀的有些过分的青衫男子出现在众人面前。

    这男人气质柔弱,就差脸上写个受字了。

    “我有一万种方法可以让帅帅快活,你呢?你除了打架,还能干嘛?”

    他气势汹汹地质问林影。

    ……

    “哇!”

    余酒行已经在吐了。

    韩乐本来已经忍住了,但看到余酒行吐了,也没忍住,一阵反胃,跟着吐了。

    在场太安十几号人,齐齐吐了。

    这雾岛主人和宗帅帅之间那不可告人的秘密,简直是刷新了他们的三观下限!

    韩二没有吐。大概是他还没反应过来。

    余长歌没有吐。大概是她从小经历箜篌的摧残,神经抗性高了普通人太多。

    林影……也没有吐,因为她直接开打了!

    “我要杀了你这个贱人!”

    瞬息万里,白衣如电!

    那一拳,仿佛要砸碎虚空!

    “呵呵……我还没说到点子上呢。”

    那雾岛主人冷笑说:“其余方面,你比不上我,论打架,你也不是我柳依依的对手!”

    两人眼看就要打在一起,那宗帅帅猛然张开曲境!

    一副世外桃源般的山水世界,出现在了雾岛之上。

    所有人都被包裹了进去!

    空灵的乐声响起。

    “你们两个先别打了。”他苦苦哀求道。在他背后,浑天漏斗若隐若现。

    这是宗帅帅第一次完整地展示出他的曲境世界。

    虽然他看上去夹在两个女人之间很可怜,但韩乐心中还是一凛。

    这是宗帅帅的曲境世界!

    在这个地方,他是近乎无敌的。他想杀谁就杀谁。

    自己这些人听到了不该听的东西,多半是药丸啊!

    柳依依白眼道:“都到什么时候了,你还抱着侥幸心理?这些人类,全部都得死!你还不明白吗?”

    宗帅帅脸上表情一滞,他看向韩乐众人。

    韩乐等人一脸苦笑。

    “我们什么都没有听到。”韩乐很光棍:“大哥大嫂二嫂,你们打你们的,放我们走吧。”

    其余人齐齐道:“是啊,你们打,我们走。”

    宗帅帅脸上露出了痛苦之色,半晌,眼底闪过一丝狠辣决意:

    “对不住了……”

    “宗帅帅?你还真以为你的曲境能拦住他们?”

    就在这个时候,许如意忽然站了出来,不知从何时起,他的手里,竟然多了一柄刀。

    “之前在东云山,我跟你闹着玩呢,再者说,没有林影,你真以为你的曲境能拦住我?”

    下一秒,他猛然提刀,冲着那虚空之处,连砍三刀!

    不对!

    在常人眼里,那是三刀,但是在韩乐的幽冥眼里,他竟然连砍了三百多刀!

    那三百多刀,每一刀都蕴含着天地至理,蕴含着一名天人武神最强的奥义。

    哗啦啦!

    曲境碎裂,露出了一个小缝隙。

    “你们几个赶紧走,回太安。”

    许如意嘱咐说:“这妖孽还有这个傻哔,就交给我和林影了。”

    最后,他特意看了一眼韩乐:“你知道我在找什么的。不过现在,先砍死那妖孽要紧。”

    韩乐点了点头,众人忙不迭从那缝隙出口逃出去。

    林影也顺势出手。

    两大天人武神,合力打破宗帅帅的传奇曲境,给了其余人一点喘息的机会。

    韩乐等人逃得飞快,一路逃到那浮空艇上。

    这浮空艇留守的人并不多,只有莲花市的几个人,见韩乐等人逃回来,却不见曲香香众人,就不肯开飞艇。

    众人无奈之下也只能干脆杀人夺飞艇。

    毕竟在这雾岛之上,他们和莲花市的梁子已经结下,再多一桩仇恨也无关紧要了。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活下去!

    “谁会开船?快上!”韩乐指挥道。

    幸好这浮空艇操作不难,有人自告奋勇,片刻之后,便载着众人徐徐离开了雾岛。

    眼看那浮空飞艇离雾岛越来越远,就这个时候,众人隐约听到一阵歌声,韩乐听得尤为清晰。

    只是他听到那歌声的时候,脸色是古怪到了极点。

    今天撞见的怪事够多了,没想到临走的时候,还能撞到一件。

    不过这些都无关紧要了。

    雾岛之上,爆发出剧烈的轰鸣声,战斗想必已经非常激烈。

    但这不是他们能涉足的领域。

    众人一路驾驶着浮空飞艇,逃回了太安城。

    直到进城的那一刹那,他们才松了一口气。

    果然,只有在粒子屏障里,人类才能感受到一丝安全感啊。

    那负责看守入口的治安队成员看到一堆人突然乘坐飞艇回来,还以为是莲花市的人要闹事儿,没想到飞艇上都是熟悉的面孔,自然选择了放行。

    飞艇自然有五人委员会的人处理。

    飞艇上的人,也是各回各家,静候消息。

    ……

    一天之后。

    小院落里,余长歌正抱着一只流浪猫,轻轻地抚摸着脑袋。

    小白毛还在疯狂哔哔:“韩乐你特么在太安居然还住小阁楼?”

    “你这种物质条件怎么娶我姐啊?”

    韩乐站在阁楼窗口,看着外面的景色,直接把聒噪的小白毛给忽略了。

    他的脑海里,依稀还回想着逃离雾岛时听到的那首歌:

    “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江上唱歌声。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他-娘的这不是刘禹锡的竹枝词吗?

    韩乐的脑门上,简直挂了一万个问号。

    他第一次对雾岛主人的身份,有了好奇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