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十九节 黑狗钉与牙签
    “普通的小鬼,只会驾驭阴风,只能穿墙,遇到稍微阳刚点的气血,都会退避三舍。”

    “这种小鬼,根本进不了我的铜线阵法。”

    陈闯指着远处那阵阴风,徐徐说道:“韩大哥你看,那黑风看似雄厚,其实十有八九都是那种道行最低的小鬼。”

    “我们道门,也有修行阴神道法的,也会偶尔召唤这种小鬼,但多半是用来看家守门、搬运东西用。”

    “甚至仔细说起来,这种小鬼搬东西还不如黄巾力士管用,当然,有些精巧活计,黄巾力士做不了就是了。”

    韩乐轻轻点了点头。

    无论是李郎还是箜篌的曲境,都是他至今见过的最真实的世界。

    他甚至怀疑这所谓的曲境,就是一个真正的平行世界。

    战歌,就是沟通两个世界的桥梁罢了。

    陈闯的表现尤为令他深刻。

    虽是道门弃徒,但也不藏头露尾,只是说自己因为贪玩误了修行,被师傅赶下山门,十年之后,若是有所悔悟,还有机会重新回山。

    他看上去完全就是一个真人。

    他道法不错,有些小心思,好赌博……这些特质融合在一个年轻人的身上,一点违和感都没有。

    至少比青-楼里的那小草、老鸨之类的强太多。

    “他们来了!”

    陈闯虽然看不起那些小鬼,但来的最快的,还就是这些小鬼。

    他们分散在江左城各地,没有任何顾忌,嗅到了曲香香身上的李郎曲境本源气息,顿时遵循着箜篌的指令,结伴而来。

    嗷呜!

    鬼哭与狼嚎,向来不分家。

    一时间,黑云席卷宋村,小院子里更是被恐怖的黑云压着,一堵泥墙都差点坍塌!

    ……

    “区区小鬼,也敢来你道爷面前甩威风!”

    陈闯面色严肃,收了韩乐黄金的他今夜分外卖力。

    他手稔红线,一条条红线在院子里纵横交错,上面的铜板开始徐徐运转起来!

    他随手抓起一张符纸,往地上一丢,落入早已装满黑狗血的木桶里。

    符纸染了狗血,顺着红线所指的方向,接二连三地轰了出去!

    轰!

    连续的爆炸声响起。

    那黑云竟是生生被炸掉了不少。

    铜板纷纷落地,金光四起,陈闯口中念念有词,之前准备好的阵法瞬间开启!

    那十个率先御风冲入院子里的小鬼,还没碰到曲香香,就被金光消融!

    “可笑!”

    陈闯得意洋洋,反手掏出桃木剑,兜里抓了一把糯米,准备大展身手。

    一旁的韩二看了,的确是啧啧称奇:

    “这个世界,还有这么稀奇古怪的对抗妖魔鬼怪的方式。”

    “这个小子有点本事啊。”

    话音刚落,又是一个红衣女鬼直接穿墙而来,一双利爪直取曲香香!

    这些鬼怪的眼里根本没了其他人,哪怕一身道门法术气息浩荡的陈闯,也不在他们的眼里。

    他们的眼里只有曲香香!

    “妖孽休得妄想!”

    陈闯一声厉喝,燃着火焰的符纸接二连三地打了过去,将那红衣女鬼烧成了灰烬!

    ……

    曲香香手臂流着血,眼底充满了绝望和恐惧。

    她当初从李郎那里得到的机缘,今日,竟然成为了她被这些鬼怪追逐的催命符!

    而韩乐那个残酷的男人……竟然用自己做诱饵!

    她的脑域里,魂力不停地激荡着。

    她强迫自己,一定要冷静下来。

    “韩乐,你没有立刻杀了我,就是你这辈子犯的最大错误。”

    “我会让你生不如死,所有我尝过的痛苦,我都会让你尝一遍!”

    “你大概不知道,准传奇乐师哪怕被割断舌头,打断双手,还有一招绝技!”

    她的双眼看上去失去了对生命的渴望。

    但在她的脑域里,所有魂力都在以一种独特的韵律共鸣着。

    魂力共鸣!

    这是她最后的手段。

    不借助万维键盘,不借助所有外物,单纯以魂力激荡出共鸣效果,从而演奏出自己想要的战歌!

    只要再给她半个小时!

    她那首战歌,就会共鸣成功。

    到时候,不论是韩乐还是韩二,亦或是这些试图杀死她的妖魔鬼怪

    都得死!

    曲香香心底闪过这样的念头。

    ……

    院子里,战斗仍然在继续。

    韩乐两人袖手旁观,陈闯的确是大出风头,但渐渐也有些吃不消。

    来的妖魔鬼怪实在太多了。

    尽管一开始都是一些小鬼,但架不住量多。

    陈闯的桃木剑都换了两把,糯米差不多也撒光了,院子里的红线也断了。

    就连铜板……也都失去了灵性。

    他满头大汗:“靠!这苏州城里,怎么会有这么多鬼怪?”

    “这都快赶上师傅带我去的酆都鬼城了!”

    他说的没错。

    在曲香香的吸引下,宋村已经成了一座鬼村。

    凄厉的哀嚎声比比皆是,男鬼女鬼人妖鬼吊死鬼水鬼枉死鬼怨鬼厉鬼……各种品种,都有出现。

    若不是陈闯一身道门功夫还真是挺扎实的,这农家小院还真就要被攻破了!

    只是他一人之力,终究难当千万鬼怪。

    呜呜呜!

    院子里,那棵老槐树忽然传来哭声。

    三人微微一惊。

    那老槐树上,居然浮现出一张似笑非笑的婴儿脸蛋来,那哭声,便是从那槐树中央传来的!

    “遭了!”

    “道爷我今天下午钉在老槐树上的三枚黑狗钉,怎么不见了?”陈闯大惊失色!

    他这阵法,只能抵御外部的鬼怪。

    他知道这院子里有老槐树这种阴树,所以早就用三枚黑狗钉钉住了地脉,锁住了鬼道,防止妖魔借助地遁靠近曲香香。

    事实上,曲香香本人也就是被安置在老槐树下的。

    没想到那三枚黑狗钉,不知道什么时候没了踪迹!

    “黑狗钉?”

    “是这东西吗?”

    韩二手里捏着一枚漆黑色的钉子,满脸无辜:“我之前无聊的时候觉着挺有意思的,就拔下来当牙签了……”

    陈闯差点没气的一口血吐出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异变陡生

    老槐树上那婴儿脸上不断浮现笑容,同时又流着血泪,突然整张脸浮出了树皮表面,一口咬向了曲香香!

    “韩二!”

    这个意外,韩乐也是猝不及防,当下也只能让靠的更近的韩二出手。

    韩二忙不得道:“怎么打?我这辈子还没和鬼怪打过!”

    “用你的血!”韩乐慌忙喊道。

    因为之前的计划,他现在其实是躲在一个相对安全的方位,观察整个大局。

    陈闯负责守卫阵法,韩二负责看守曲香香。

    如果曲香香这一环节出了问题,那么韩乐的计划,极有可能瞬间流产!

    想到这里,他也有些紧张。

    韩二手握黑狗钉,微微一愣,旋即似乎开窍了一般,居然用那黑狗钉往自己手指指肚上一擦!

    哗啦啦!

    鲜血四溢!

    那鲜血直接飞溅到了那婴儿脸上!

    陈闯急道:“这位大爷,用你的血的意思是,用你的气血逼退他们,你是习武之人……”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那鬼婴似的东西,在沾染了韩二的血之后,居然惨叫一声,如消冰融雪一般,直接原地蒸发!

    陈闯愣在了那里。

    韩乐也傻了。

    他之前也有嘱咐过韩二,以他的武功,对抗鬼怪根本不需要什么花招,直接用普通招式硬打就行。

    修炼武道之人,气血必定极为阳刚,鬼物性属阴,以韩二之气血,寻常鬼物靠近都不敢,哪怕厉鬼,被韩二一拳砸到,也是形神俱灭!

    这就是武者的强大之处。

    但是这里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胆子要大。

    胆子小的武者,被鬼物吓唬住了,气血就会虚弱,鬼物就会趁虚而入;胆气十足的武者,哪怕面对鬼物,哪怕不会道法,以自身阳刚血气,也能硬撼!

    这个道理,其实是在很多方面都通用的。

    对鬼物如此,对恶犬如此,对小人,尤其如此。

    韩二的胆子自然是极大的,只可惜忘性更大,韩乐下午的叮嘱,早就忘记了。

    只是眼下他误打误撞之下,居然也消灭了那鬼婴,惹得众人都是一愣。

    “哇!老子的血比黑狗血还厉害!?”

    韩二露出得意之色,黑狗钉忽而又是一刮,几滴鲜血飞溅到那老槐树上。

    刺啦啦!

    那老槐树居然在悲鸣中,自燃起来!

    很快的,那阴气十足的老槐树,烧成了一团灰烬。

    “这、这……”

    陈闯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韩二的血,竟然有如此恐怖的效力。

    世俗武者的血液想要克制妖邪不难,想要消灭鬼物,那是只有最巅峰的武圣才有可能!

    要么,就是他练习的功法,导致血液里蕴含大量阳气,才有可能造成这么大的杀伤力。

    那边陈闯还在发呆呢。

    韩二一个人却是冲入黑云之中大开杀戒起来。

    每一滴血,都如烈日阳光一般,将那鬼物消融。

    哪怕是厉鬼,看到了韩二,也仿佛看到了瘟神一般!

    “我草!这小子到底是磕了多少天材地宝啊!”

    陈闯羡慕地看着在鬼怪的海洋里自由的飞翔的韩二。

    常人眼里的厉鬼,居然被他撵着跑,这种武者,足以让他们道门的人羞愧啊!

    不过好歹韩二出手,让场面变得稳定了下来。

    大量的小鬼被驱逐。

    宋村里的阴风似乎变得弱了些。

    然而韩乐知道,真正的好戏,现在才开始。

    那些有道行的鬼怪,肯定在等一个机会。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韩乐,也在等一个机会。

    “来吧,来吧,越多越好!”

    在他的感知里,四面八方,都有强大的鬼怪虎视眈眈。

    他握紧了手里的那枚灭妖铃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