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十七节 《百鬼夜行》【加更求订阅!】
    江大海的到来,显然扰乱了曲香香的节奏。

    她的眼底闪过一丝不满之色。

    不过她看起来也很重视这苏州城里发生的灵异怪事,所以暂时按下和韩乐的谈话不提。

    而韩乐,那紧握着的拳头,终究是松了下去。

    他知道曲香香是试探自己。

    毕竟进入曲境的这群人里,只有自己是不受她掌控的。

    这种女人,习惯了掌控一切,稍微有点什么东西超出她计算的,就会浑身不舒服。

    更何况,韩乐的确和吴芝仙的死,有着难以言说的干系。

    他是绝对不会将乌鸦的身份暴露出来的,作为韩乐的第一只宠物,乌鸦的曲境非常有效果,而且它本身就具备侦察能力,是韩乐非常喜欢的宠物类型。

    如果乌鸦被杀,韩乐自身魂力也会受损,哪怕是绝对主仆契约,也是如此。

    对于吴芝仙,韩乐问心无愧;只是曲香香这反复试探和施压,着实让他有些不舒服。

    她的声音里都带着独特的音节刺激,所以韩乐的神经才会很难受。

    如果说是之前的韩乐,可能还会隐忍一下,毕竟实力不足。

    但是现在。

    他觉得自己内心深处的躁火越来越旺盛了。

    急需要什么东西来发泄一下。

    “我现在好像变得戾气很重。”

    “是幽冥?还是我的性格,本来就如此?”

    韩乐不知道,但他清楚的是,曲香香是他在这曲境中必须要面临的一道坎。

    且不说江大海家里这桩怪事,可能就是找到余长歌的一条线索,双方都在互相争夺。

    单单一个事实,便足以让曲香香上韩乐的必杀名单。

    因为她苦苦寻找的东西。

    的确在韩乐手里。

    李郎走的时候,把他自己的曲境本源直接给了韩乐!

    这一点,恐怕是曲香香之流万万没有想到的。

    不可能有人想到,李郎会直接将一个曲境本源交给一个陌生人!

    哪怕连韩乐拿到那份曲境本源的时候,都惊呆了。

    那个时候,他才知道姑苏二字,对李郎的重要性。

    曲境本源,乃是构筑一个曲境世界的根本。

    对于乐师来说,构筑曲境实在太困难了,很多大乐师乃至于传奇乐师,穷其一生都无法构筑曲境。

    哪怕构筑曲境成功的,如宗帅帅的这种,也只能保证自己在全盛时期,曲境能展开自如。

    老了之后?魂力消失之后?

    没人能保证这一点。

    这也是乐师最大的悲哀之一。

    但曲境本源不同。

    有了曲境本源,曲境便能生生不息,你构筑出来的曲境,就能永恒地存在!

    李郎的曲境,整座苏州城,本来就已经精致到了极点;再加上这珍贵无比的曲境本源,难怪曲香香会动心了。

    如果她能获得这份曲境本源,她就能立刻晋升传奇,且在传奇中占据一席非常重要的地位。

    她对曲境本源的渴望是毋庸置疑的,所以她才会冒天大风险,走入【九死一生】的大门。

    她以为那是李郎对她的暗示。

    这份机缘,是李郎给她的。

    然而,身体里藏着真正的曲境本源的韩乐却知道,那【九死一生】的大门,不是李郎打开的。

    是箜篌开的。

    她想要引更多人进来。

    她渴望鲜血和生灵的力量。

    一念及此,韩乐心中更寒。

    他没有时间和曲香香这种女人多耽搁了,他的真正大敌是箜篌!

    至于曲香香,只不过是个不知所谓的女人罢了。

    他的脑海里闪过千万念头,最终下了决心。

    李郎,既然你将这曲境本源交给了我,便是相信我。

    我虽不是什么好人,但也绝对不会辜负这份心意!

    ……

    “……老朽方才所说的事情,不知各位高人,有何见解?”

    江大海眯着眼睛。

    他心里也打着算盘呢。

    老实说,今日揭榜而来的人有这么多,他着实有点吃惊。

    什么时候,苏州城里有这么多能人异士了?

    不过这些人看上去精气神足,的确不似寻常人。

    他一面令管家出去打听,一面试着从这些人口中试探点什么出来。

    毕竟他江家虽然家大业大,却也不可能同时让这么多人出手捉鬼。

    这其中,肯定有不少骗子。

    不如让他们斗斗法?

    江大海心中暗自揣测。

    ……

    大厅里,众人听完江大海的描述,都是不动声色。

    这群人里,大致分为三个派系。

    第一个派系自然是曲香香的人马,他们一起过来,就是给曲香香壮声势的。更何况,他们现在成功地住进了李家园林,有李家的幌子,自然可以扯虎皮大旗。

    毕竟李家在苏州城的地位还是很超然的。

    曲香香不开口,他们只需要保持安静就行。

    第二派系是几个衣着古怪的曲境原住民。其中包括了一个哑巴尼姑,一个光膀子大汉,还有一个贼眉鼠眼的年轻人。

    最后一个,自然就是气定神闲的韩乐了。

    韩乐估摸着,除了那几个原住民之外,大家都是各怀鬼胎,谁也不想当第一个出头鸟。

    而且,江大海刚刚说的东西,根本没什么营养,和坊间传闻、榜上所说的内容一般无二。

    无非就是多了一些细节而已,什么小妾生前喜爱的首饰都不知所踪了啊;什么那口井原本只是一口枯井,自从小妾投井之后,那枯井忽然涌水,有时候甚至是血水;什么家里的黑狗前几日莫名其妙的死在了大门前……

    诸如此类,只是让这桩原本就悬疑点重重的怪事,变得更像一个鬼故事而已。

    韩乐冷静地分析了一遍,脑子里忽然清醒了很多。

    ……

    “诸位既然都不开口,那么老朽就想要见识见识诸位的本事了。”

    江大海冷笑一声,心底暗道:果然是一群骗子!

    “若是没什么本事让我信服的,还请离开江府吧!”

    曲香香轻松无比地亮出了李家的幌子,说自己这群人,都是李家供奉的客卿,乃是专门对付妖魔鬼怪的仙人。今夜只需要留几个人下来守着江府,那妖魔鬼怪必然会被捉到。

    江大海一开始还有些迟疑,但很快的,管家那边确实传来李家最近多了一群供奉的消息,心中也是大喜,便相信了曲香香的话。

    剩余那三个原住民里,那个光膀子大汉表演了一波胸口碎大石,却是被眼光毒辣的江大海识破了玄机,让人毒打了一顿,丢出门外。

    而那贼眉鼠眼的年轻人,居然还真有一手本事。

    江大海本来就有些咳嗽,那年轻人随手贴了一张符,他那咳嗽竟然就好了,于是他也留下。

    至于那哑巴尼姑,她比划了几个手势,旁人看不懂,最终江大海打发了两串铜钱,便让她走了。

    那尼姑摇了摇头,有些遗憾地看了一眼江大海,最终还是离开。

    韩乐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他的感知告诉他,这尼姑绝对不凡。

    这几乎是可以肯定的事情。因为哪怕他的感知错了,曲香香的感知也不会出错。

    自始至终,除了一开始的韩乐之外,曲香香看的最多的,就是这哑巴尼姑了。

    “这位小兄弟,还剩你了。”

    江大海的精神有些不济了,语气也有些不耐烦了。

    他看韩乐年纪轻轻,虽然器宇轩昂,但极有可能也是个骗子。

    既然已经有了李家供奉和那会用符的道士,他觉得没必要再多留个人了。

    “我?我今晚就住闹鬼的那间房吧。”

    韩乐轻松无比地说:“你们江家,也不差这么一间空房子吧?”

    此言一出,江大海倒是有些另眼相看。

    其余的人,住的都是后厢房,和那小妾的屋子有点距离。

    这年轻人如果是个骗子,倒也是个胆子挺大的骗子!

    他想了想:“好。”

    至此,江家一夜安排就绪,接下来就是晚宴。

    ……

    晚宴结束之后,管家领着韩乐进了那小妾的房间,嘱咐他别乱动屋子里的东西,便离开了。

    曲香香倒也没有来打扰韩乐。

    她显然也有她自己的主意。

    入夜。

    整个江家府邸安静无比。

    韩乐默默地坐在那里,桌子上的灯火明灭不定。

    “江家的事情,分明是人祸,不是鬼灾。”

    “从一进来开始,我就用幽冥眼看得清清楚楚。江大海应该是不知情的,但今天晚宴上其余的江家人,倒是有些古怪。”

    “有意思,既然没有鬼,不如就让我送你们一只。”

    韩乐默默取出了万维键盘。

    这一次他是全身进入曲境,可以折叠的万维键盘自然也是带上了。

    再加上李郎的曲境本源,他在这里不仅可以发挥出十足的力量,甚至可以借助部分曲境之力!

    他将万维键盘的声音压到了最低,然后开始快速弹奏一首今天才刚刚兑换的战歌!

    《百鬼夜行》(音频怪物)!

    这首战歌,价值积分不高,也只需要一枚b级荒兽魂珠,韩乐兑换过来,没用多久就完成了万维谱的解读。

    一曲近乎无声的战歌弹奏完毕。

    一具白骨徐徐从曲境中浮现出来,然后当着韩乐的面,摸出一张人皮来,慢慢穿上。

    又开始梳妆打扮。

    然后,她不知从何处找来一件红衣穿上,显得美艳极了。

    “主人……”红衣女矮身作揖。

    韩乐收起万维键盘,冷酷地说:“哭。”

    红衣女立刻开始低声啜泣。

    啜泣声,虽然不响,却也传遍了整个江家府邸!

    很快的,所有人都被惊动了!

    人影攒动,几个人冲的极快,一下子就来到了小妾的房门口。

    “啪!”

    门被一脚踹开,来的最快的,是江家的一名护院。

    他这几天也一直盯着这小妾的屋子,只是之前几次听到哭声赶过来的时候,都是没遇到什么古怪的鬼影子。

    然而这一次却不同。

    韩乐负手而立。

    地上躺着一袭红衣,还有一具森然白骨以及一张人皮!

    “这……”那护院目瞪口呆。

    其余人也陆续赶到,就连那江大海都在三姨太的搀扶下赶了过来。

    “平时那哭声也没这么响呀。”

    江大海嘟囔着嘴,只是一看到厢房里那具森森白骨,顿时睡意去了大半!

    “这、这是什么鬼怪!”他的声音开始颤抖了。

    韩乐转身,镇定自如地说:“骨女而已。”

    “这骨女,最是爱慕年轻美貌女子的容颜,江老爷您那小妾,多半就是因为年轻貌美,被这骨女看上,用幻术杀害之后,想要夺走她的人皮。”

    “只是这人皮剥落需要些时日,骨女夜夜在这屋子里折磨您的那位小妾,是以会发出哭泣之声。”

    “我今日便斩杀了这骨女,从今往后,江府之内,再也不会有任何鬼怪出没!”

    韩乐的声音,斩钉截铁,正气十足。

    江大海虽然被吓了个半死,但仍然有些将信将疑。

    而就在这个时候,在众人注视之下,那人皮和白骨,居然徐徐移动起来!

    “啊!”

    曹小晴和其他几个胆小的女子,吓得连连后退。

    曲香香也露出了惊诧之色。

    倒是那贼眉鼠眼的年轻人忽然上前一步,一记符纸贴了过去,顿时便将那骨女连人带皮,烧成了灰烬。

    “的确是骨女。”他面容严肃地说:“之前我看过这屋子里的气象,并没有感觉到邪崇鬼魅的气息,没想到这骨女藏的这么深。”

    说到这里,他看向韩乐的目光里,也多了一份敬重之色。

    这一回,江大海是真的信了。

    千恩万谢之后,韩乐让大家都散了,早点休息。

    并且说道今夜他将继续守此屋,若有鬼怪必定继续*家的人散了,曲香香等人倒也一脸狐疑地离开。那年轻人则是说下次有空一起讨教讨教。

    韩乐注意到,跟随江大海一起过来的人里,有一个面色苍白的年轻人,看上去有些心神不宁的样子。

    “那人是江大海的长子吧。”

    “看来那小妾之死,和他脱不了干系。”

    他心中如此想到。

    夜色更深。

    原本紧闭的窗户忽然打开!

    一个人影轻巧地飘了进来。

    “曲香香小姐,如果你是来问我吴芝仙到底是不是我杀的,我倒是可以给你一个回复。”

    韩乐气定神闲地看着来人。

    曲香香微微一怔,旋即笑的很真诚:“别太在意我说过的那些话啦,我这个人,就喜欢故意说些有的没的,来试探别人的心中所想。”

    “我现在来,是想问你关于这江家小妾投井怪事的看法的。”

    “我不懂鬼怪,刚刚那个骨女,真是一切的源头?”

    韩乐笑了笑:“你真不在意吴芝仙?”

    曲香香皱了皱眉头:“芝仙是我亲传弟子,我怎么会不在意?只不过韩乐你没有动机杀吴芝仙,我之前也只不过试探……”

    “可是你的试探!”

    “让我很不爽!”

    韩乐猛然站起来,一步便突进到曲香香的身边,一把便掐住了她的脖子!

    用力一掐!

    曲香香的眼睛便情不自禁地突起,脸上充满了恐惧和骇然之色。

    “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你张开的曲境片段,没能挡住我?”

    “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你那个形影不离的影子,还没有出手救你?”

    “你一定很奇怪,为什么我会对你突然出手?”

    韩乐在她耳旁低声细语。

    曲香香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其实我倒是挺好奇的。”

    “哪怕你是准传奇乐师,也有混元大师暗中保护你哪里来的自信,来威胁我一个青云武魁?”

    “难道是你们莲花市的情报太落后了,不知道我是乐武双修?”

    韩乐死死掐住曲香香的脖子,同时捂住了她的嘴巴,她的脸色开始发紫。

    她的眼底充满了哀求之色。

    然而她最后看到的,只有韩乐满脸的冷漠和戾气。

    ……

    江家小妾的屋子里,窗户还敞开着。

    曲香香的身体徐徐瘫软下去。

    一个人影钻了进来。

    “哇?舍不得杀?”

    韩二抖了抖身上的灰尘,看着曲香香说。

    “没,还有用。”

    韩乐看着曲香香,眼底没有任何怜悯。

    她要的是曲境本源,从一开始,她就注定会和韩乐敌对,所以韩乐先下手为强,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更何况她那副矫揉造作的姿态,实在让人恶心。

    他要杀人,自然不会优柔寡断,只是这曲香香,的确还有大用。

    毕竟这座城,还有一半是鬼城。

    ……

    “一个好消息和另外一个好消息。”

    韩二快速地说:“要先听哪个?”

    韩乐无奈一笑:“第一个好消息。”

    二公子严肃地说:“我已经成功拿下季大善人以及他老婆还有其他亲戚,他们都很看好我,决定纳我为婿。三天之内,大约就能见到那位传说中的季小姐。”

    韩乐比了个大拇指:“牛逼。”

    韩二得意一笑。

    “那第二个好消息呢?”韩乐问。

    韩二哈哈一笑:

    “我把小白毛弄丢了。反正那家伙也是个累赘,丢了我们也方便做事情。”

    韩乐脸色微微一僵。

    这他-娘的居然是好消息?

    只是看着韩二那副得意洋洋的样子,他也只能默然叹息。

    “好吧……”

    “暂时不管这些。”

    “我需要你帮我杀个人。”

    韩乐说道。

    “没问题。”二公子爽快答应。

    ……

    夜色之下的伦敦,静寂无声。

    那无头车夫周而复始地贯彻着自己的循环。

    泰晤士河上,鬼火飘荡。

    迷雾之中,似有怪兽磨牙。

    那武者心中焦急,却知道进了曲境之后,不能太过慌张。

    “冷静!一定要冷静!”

    “小姐是准传奇,有曲境片段护体,不可能出问题。我必须依靠自己走出去。”

    他这么告诉自己。

    前方的迷雾里,忽然出现了两个人影。

    他心中微微一凛,还是咬牙迎了上去。

    几分钟后。

    泰晤士河畔。

    又多了一具尸体。

    乌鸦在大本钟上,徐徐飞下,乖巧地落在了韩乐的肩膀上。

    “现在问题来了。”

    “怎么处理曲香香那个女人?”

    韩二问道:“不能杀,留着也是个祸患。”

    韩乐平静地说:

    “诱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