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十五节 一半人间一半鬼蜮
    炎炎夏日已经持续了三天。

    听城里人说,这苏州城已经十七日无雨了,多少也是一件极为罕见的事情。

    哪怕是水乡,中午太阳头低下蒸起的热气,也足以令人头晕目眩。

    拱桥下的水道上,一座乌篷船悄然驶入了拱桥阴影里,就此停下。

    “妈-的,热死我了。”

    小白毛疯狂地吐着舌头。

    作为一名身体素质本来就很一般的乐师,他划起船来自然非常吃力。

    他也抗议过,为什么不是韩二或者韩乐自己来划船。

    韩乐的回答让他无言以对:

    “韩二能打;我即能打还能弹,你能干什么?”

    “我们两个,要保留体力,所以划船的事情,拜托了。”

    余酒行只能默默接受这种不公平的奴役。

    ……

    这已经是他们抵达曲境的第三天了。

    城内外的事情,差不多也有了一个大致的概念。

    “现在的情况已经很明显了,箜篌想要吞掉李郎的曲境本源,显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这个曲境,至少会存在半年左右。我们必须要做好持久战的准备,好在曲境时空和外界时空并不相同,倒也不必担心太多。”

    韩乐清了清嗓子,喝了一口茶,看了一眼天上的太阳:“真是够热的。”

    自打他进入第二个副本以来,无论是江左城还是苏州城,都热的不像话。

    接连三天,天天暴晒,连朵云都没有!

    三人汇合之后,结合现有的情报,便知道要在这城里长住下去。

    只是三个人在这曲境里的身份都有些尴尬,余酒行和韩二是乡下的庄稼户,因为庄子里遭了蝗灾,进城来做短工的,身上本来就没有多少钱。

    韩乐呢,大概在这个奇怪的曲境里,设定就是那个一夜之间斩杀了十里坊无数妖魔鬼怪的大侠。

    这种匿名大侠身上能有几个钱?

    三人翻来覆去凑了点钱,从一位年迈的船家那里租了一艘乌篷船,权当过夜时的容身之所。

    毕竟如今的苏州城,他们也不敢随便睡在外面。

    ……

    李郎已死,这曲境已经开始渐渐向着箜篌想要的局面发展。

    如果你能从天空中俯瞰的话,会发现这座城市,一半江左,一半苏州。

    那条漆黑色的分界线已经变得不那么明晰。

    箜篌的力量已经开始在向苏州城延伸了。

    “一半人间,一半鬼蜮啊。”

    韩乐轻声感慨。

    这种曲境,简直是前所未见,估计宗帅帅那种传奇乐师,也未曾遇到过吧?

    不管怎么样,江左城,他们是绝对不敢再进去了。

    因为他们不仅看见那里白日有鬼飘过,更看见无数荒兽蛰伏,虎视眈眈。

    江左城已经成了鬼蜮兽栏,谁过去,谁就是找死。

    韩乐昨天还看到一只长着青色羽毛的怪鸟从江左城的天空上飞过,似是想要飞过来,后来又忌惮着什么,最终缓缓降落。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那就是宗帅帅要找的青鹄。

    只可惜,现在他没办法帮宗帅帅搞定这件事情了。

    他自暇不顾呢。

    ……

    “谈谈正事儿吧。”

    韩二罕见地严肃起来:“现在的江左或苏州,有两股势力……”

    “不,是三股。”

    韩乐纠正说:“第一股势力,是曲香香他们。之前咱们也和他们接触过了,虽然他们向我们发起了邀请,但我们拒绝了。原因也很简单,我们的目的并非一致,到时候说不定还会有冲突。”

    “第二股势力,就是蛰伏在江左城的荒兽和箜篌。箜篌应该是和那些荒兽达成了什么协议,否则以她那暴虐的脾性,恐怕这些荒兽早就被她吃了。”

    “第三股势力,就是我们自己。”

    余酒行有点心虚地问:“我们的势力就三个人?”

    韩乐看了他一眼,奇怪道:“不行嘛?”

    “我一个人,就可以是一股势力,更别提现在加上韩二了。”

    “还有你,你也别妄自菲薄……”

    余酒行脸色一喜。

    “你划船技术还可以的。”

    韩乐淡淡地说。

    余酒行,卒。

    ……

    韩乐所说的三股势力,其实在这曲境之中也已经非常明显了。

    江左和苏州的泾渭分明暂且不谈。

    曲香香那一日带着莲花市和太安市的众人进来,气势汹汹,摆明了目标就是李郎的曲境本源。

    本来,在这曲境世界里,乐师的力量会被无限压制;但不知道为什么,曲香香的实力竟是分毫未减!

    她一个准传奇乐师的实力,本来就足以震慑众人,再加上她那独特的人格魅力,倒是逐个说服进来曲境的人相助与她。

    只要她拿到了曲境本源,其余人的好处自然少不了。

    一开始,似乎还有人不服,但在曲香香展示了恐怖的实力之后,不服的声音就消失了。

    就连太安武道联盟的那些人,都选择了在这曲境中跟随曲香香。

    曲香香的确有过人之处,她似乎对李郎很了解,也曾经在他那里获得不少福泽。

    进入曲境的第一天,她就带着众人住进了苏州城的李家大院!

    那里可是韩乐曾经碰钉子的地方,可见这曲香香果真有些手腕。

    当时韩乐还嘲笑韩二公子,对自己家里的势力控制不住,韩二只是笑了笑,却没有开口。

    只是结合韩二之前被禁足的事情,韩乐已经想到了很多东西。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东西的时候。

    三股势力目标都非常明确。

    箜篌是要吞了整个苏州城,特别是李郎的曲境本源。

    曲香香要的也是李郎的曲境本源,其余人的生死,她多半是一点都不关心的。

    至于韩乐。

    他的目标是余长歌。

    还有,干掉箜篌。

    听起来很困难,但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脑海里回忆起那天李郎在消失之前对自己说过的话,韩乐心底就重新拥有了战斗的勇气。

    他和曲香香一样,都是没有受到曲境压制的!

    他的战歌,也能在曲境里发挥效果。

    这一场复杂而漫长的战斗,还指不定谁输输赢呢!

    ……

    当务之急,还是先要找到余长歌。

    “李郎走之前曾经说过,箜篌的宿主,被他强行用曲境融合的手段,从江左拉到了苏州。”

    “这就大大降低了我们寻找长歌的难度。”

    “这几天我们分头在外面搜寻,你们有没有找到什么古怪的事情?”

    韩乐问道。

    余酒行沉吟说:“我在东城区走了几天,除了听到民众口中谈论的十里岗一夜的怪谈之外,并没有其他事情。”

    “其实我真的很奇怪,那十里岗分明是江左城外的十里岗,为何这苏州城里的民众,也会谈论这事情?”

    韩乐听了,只是苦笑一声。

    他没有解释,但是已经隐隐猜出了原因。

    他看向韩二。

    韩二屡起袖子,露出一丝兴奋之色:“我倒是打听到了一桩有意思的事情!”

    “苏州城里有一家做典当生意的富户,叫做江大海。”

    “十五天前,他家的小妾莫名其妙的投井自杀。第二天衙门派人来查,没查出个所以然来,那井底深不可见,连那小妾的尸骨都没有找到。”

    “谁知道第二夜,江大海家里的下人便听到夜里有人在那小妾的空房里低声啜泣。”

    “之后几晚,几乎是每天都能听到那哭声,哭的可怜极了,吓得江大海一家人心惶惶。”

    “也有那晚上洗衣服回来的悍妇,看到一个人影从小妾的房子里走出来,往井里跳,那悍妇上前就是一把拉过去,谁知道竟然拉了个空,那人影仍是跳入了井里。后来衙门审问那妇人,那妇人胆子倒也奇大,就说是撞见了鬼怪。”

    “衙门解决不了这件事,江大海便重金悬赏能人异士,听说还准备去请镇江府金山寺的高僧出手。”

    这几天接触下来,韩二的学习能力也是快的惊人,说话方式都跟古人似的。

    韩乐知道,这也是曲境潜移默化的结果,出了这曲境,就会恢复正常。

    前面的那些信息,他听了觉得还好。

    只是最后一个金山寺,吓得他差点没一口茶喷出来。

    “金山寺?莫不是要去请法海?”

    韩乐吓得直哆嗦,这曲境已经够乱了啊,再蹦跶出个白蛇曲境,简直要把他的脑门榨干!

    “法海是谁?”

    韩二好奇。

    韩乐摇头,正色说:“我这里也有一桩怪事。”

    “明天上午,城里有名的季大善人要为自己的女儿招贤纳婿。”

    “本来以季大善人的财力家底,只要放出风声去,自然会有不少家回来上门说亲。”

    “但季小姐天生有些古怪。听说生下来便不会哭,自她出生以来,季家虽然没有出什么人命,但总能出一些怪事。若不是季小姐是季大善人唯一的女儿,恐怕早就被扫地出门了。”

    “季小姐六岁那年,有个满脸癞子的尼姑路过,季大善人赏了她一碗粥两个馒头,那尼姑便送了他三道符,让他贴好,从此家中果然没有怪事发生。”

    “只是这件事情,姑苏城里有名有姓的人家都知根知底,季大善人虽然扬言说谁娶了他女儿,便要送三座酒楼、百亩良田等等嫁妆,但城里的好人家仍旧是不敢。”

    “有谣言说,那季小姐是鬼狐转世,若不是那尼姑乃观音大士下凡,季家早就被灭了满门。”

    “季大善人无奈之下,想要找个身强体壮的女婿,借着习武的汉子的血气,压一压季小姐身上的邪崇鬼气。”

    “所以,就有了明天上午的比武招亲。”

    韩乐说完,看向了其余二人:

    “现在问题来了,谁去调查小妾投井?”

    “谁又去参加那……”

    “比武招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