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十三节 杀!杀!杀!
    那冰冷的触觉,仿佛急冻的喷雾一般,直接让韩乐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

    他不仅身体冰冷,心中更寒!

    究竟是谁?竟然能不知不觉靠近自己背后,还让自己僵住不动?

    这个充满妖魔鬼怪的世界,竟然还有这种邪术!

    只是现在,后悔似乎已经来不及。

    邢凯、刘丙丁、周锐等人已经杀到。

    他能看到邢凯和刘丙丁人皮之下那白骨难看的鬼笑。

    最终,他在周锐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身后的倒影。

    那是一个黄脸老妪,眼睛眯成一条线,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

    “你,死定了。”

    “没有人能从我这里离开,从来都没有。”

    “上次是侥幸,这一次,她是自己把自己献给我了,所以,放弃吧。”

    老妪的声音沙哑无比,在韩乐耳旁徐徐响起。

    他知道,这不是老妪在说话。

    这是箜篌。

    因为她的每一句话,都带着莫大的悲切之意。

    这种声音,天然带着令人悲伤的感染力。

    韩乐闭上眼睛,浑身真气努力鼓动,但什么都不管用!

    “难道真的要死在这儿?”

    “暴力刷副本的方式果然不可取吗?”

    韩乐心中自嘲一笑。

    眼看刘丙丁和邢凯的大刀便要落下。

    在那一瞬间,所有人都听到了叮咛一声。

    不知名处,有铃铛声作响。

    叮咛、叮当!

    连续两声作响,滚烫的热流自韩乐体内爆发出来!

    那一瞬间,他浑身金光四起!

    哐当!

    邢、刘二人的刀,看在了那金光之上,根本无法寸进,反而被那金光一寸一寸地吞掉了刀芒!

    周锐大惊失色,他从没见过如此奇异的场面。

    而那老妪更是整个人着起火来,痛苦异常的往后摔去!

    韩乐身上的冰冷气息瞬间解除!

    “你、你……怎么会有……”

    老妪的人皮烧尽,只剩下一具走路都不利索的骨架子,她颤抖着下颚:

    “你……”

    她的话还没说完,那铃铛声又响起。

    这一次,金光大作,恐怖的金色光芒直接将邢凯和刘丙丁烧的原形毕露,骷髅架子也摇摇欲坠!

    周锐和他的随从们都是怪叫一声,吓得昏迷过去!

    而韩乐则是反应极快,一下子从袖子里取出了那只金色的铃铛,还有那本《平荒记》。

    这是廊送给他的礼物。

    传说中,那位叶姓道长留下来的宝物。

    “他-娘的这铃铛难道真是可以降妖除魔的宝器?”

    韩乐看着那小小铃铛,露出了不可思议之色。

    他又摇了一下。

    哗啦啦!

    三具白骨骷髅,瞬间粉碎,灰飞烟灭!

    “草!太霸道了吧。”

    韩乐如获至宝!

    有了这铃铛,自己以后遇到什么妖魔鬼怪的曲境,岂不是可以横着来?

    只是侥幸之余,他却看到那小小的铃铛上,赫然出现了一丝裂缝。

    “为什么会出现裂缝?难道是时间久了?保质期过了?”

    “还是有使用次数的限制?”

    韩乐露出了思考的神色。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整座楼忽然开始颤抖起来!

    韩乐回头看了一眼,无数个黑影正在往外逃跑。

    有鬼影,有白骨,也有狐狸。

    总之,就是没有人。

    火焰的气息,从外面蔓延进来。

    韩乐看着昏迷过去的周锐等人,也懒得管了。

    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找到余长歌!

    他收起铃铛和平荒记,拔剑上楼!

    啪!

    他一脚踹开了记忆里的那间闺房。

    红纱帐里,依然有一个人影。

    那人身姿容貌,都和余长歌酷似。

    然而韩乐只是眯了一眼,便是一剑刺了过去!

    刺啦!

    龙泉剑贯穿而过,那女子面露痛苦之色,红纱帐落下,果然不是余长歌,而是一个长得和她容貌极为相似的女人!

    那女子只是看着韩乐:“你我都是苦命人,你又何苦要杀我?”

    “长歌在哪里?”

    韩乐转身一剑劈开记忆里的暗格,果然,那只凤头箜篌也不见了。

    那女子扶着心口,身体缓缓地软下去。

    整座楼阁都被火焰点燃,火势蔓延极快。

    “她已经死了。”

    “和你我一样,都是死掉的人,何苦执着这些。”

    那女子悲戚无比地含泪道:“人世本苦,为何还要抱着执念?”

    “不如放下……”

    她的话音未落,嘴巴就被韩乐捅了个烂穿!

    “放你个大头鬼啊。”

    “妖魔鬼怪还在胡言乱语。”

    “真当你韩大爷会听?”

    韩乐愤怒出剑,心中也是有些焦急。

    而那女子被韩乐彻底杀死之后,居然变成了一张纯白色的狐皮大衣!

    火焰从外面蔓延进来,韩乐不得不往窗台上跳!

    一如上次,十里坊外,狐狸无数,白骨更是众多。

    只是这一次,韩乐是实力在身,更有灭妖铃铛在手!

    “好,你把长歌藏起来,我就屠光你这曲境里的妖魔鬼怪!”

    “我让你藏无可藏!”

    韩乐的左眼变得越发灼热。

    他整个人上下,也充满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戾气!

    就连韩乐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这股戾气究竟来自何方!

    ……

    轰隆隆!楼阁坍塌。

    韩乐在最后关头,跳了下去!

    以他现在的身体素质,跳下去也不会受伤,只是落入那群怪物之中。

    但韩乐分毫不惧,他起身便是一阵胡乱劈砍!

    凌波微步发动之下,他体内的真气循环往复,生生不息!

    “杀!”

    “杀!”

    “杀!”

    他的脑海里,只有一个杀字!

    龙泉剑光芒大作。

    十里坊附近,鬼哭狼嚎。

    大火熊熊,印着韩乐的影子。

    他从深夜,杀到了天明,杀到了整个十里坊遍地都是妖魔鬼怪留下的痕迹。

    白骨、狐皮、血水。

    天色破晓,十里坊的大火渐渐平息。

    韩乐看着这十里坊一地狼藉,开始大口大口地喘气。

    他确实杀的累了。

    整个十里坊的怪物,都被他斩杀,就连那灭妖铃铛也动用了一次。

    只是韩乐注意到,那铃铛上的裂缝更深了,他知道必须要小心使用了。

    然而杀光所有怪物之后,依然没有找到余长歌。

    这让他不由有些担心。

    难道真如那个狐皮女子所说的,余长歌将自己献给了箜篌?

    他的心情有点沉重。

    四周围,忽然大雾迷茫。

    韩乐紧握龙泉剑,没敢放松。

    时空似乎再次轻微地发生了扭曲。

    “这算通关了吗?”

    韩乐内心深处暗自吐槽:“连个通关奖励都没有,真叫人不爽吶。”

    下一秒,他的耳旁传来鼎沸的人声!

    儿童的嬉闹声。小贩的叫卖声。女人的八卦声。

    四周围,景物迅速切换。

    ……

    这是夏日炎炎的午后。

    城门口,有那卖西瓜的小贩哑着嗓子叫卖。

    韩乐眯着眼,观察四周。

    他走过城门,那看门的士兵竟然都睡着了。

    城里,比他想象中的要繁华的多。

    人来人往,虽然穿着粗布衣裳,但起码有模有样。

    热气氤氲。

    连土狗都吐着长长的舌头,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好逼真的曲境。

    韩乐心头疑惑更加深了:“余长歌的《悲鸿》,第二章不是空城吗?”

    “这是空城?”

    他决定在这里先逛逛。

    路过那卖西瓜的小摊面前,他略作停留。

    “老板,西瓜怎么卖?”

    那小贩忽然阴沉着脸:“这西瓜是卖给鬼的,不是卖给人的。”

    韩乐微微一愣,再开口,那小贩竟是一句话都不多说。

    他抬头,看向了城楼,但见上面写着大大的两个字

    【江左】。

    果然是江左城吗?

    韩乐手提龙泉,继续进城。

    ……

    “……那一夜大火过后,十里坊便成了十里岗。”

    “要说那花魁,也是真心枉死,她被活活烧死的时候,有道人看到怨气化为妖邪之气,直冲云霄!”

    “花魁之怨,暂且不提。就连她死时穿着的那件狐皮大衣,都沾染了怨气,竟然生了灵智,变成了鬼狐。”

    “至此,那鬼狐便在十里岗上落了跟,四处勾搭妖魔鬼怪;有那路人赶夜路,常常能看到十里岗上灯火通明,有琼楼玉宇,有美人无数,其实那都是鬼狐的把戏!”

    “后来,打西边来了个侠客,那侠客进了鬼狐幻化的楼阁,二话不说,拔刀便斩,足足杀了一夜,将那妖魔鬼怪杀了个干净。咱们江左城,才有今天的清明!”

    “只可惜,那侠客来去匆匆,也不知道姓啥名谁;而那花魁枉死之后,古来十大名器之一的那凤头箜篌也不知道流落何方。”

    “多半是烧毁在那场大火之中了吧……可惜,可叹!”

    茶馆里,有说书人闲聊旧事。

    韩乐站在外面,若有所思。

    小二过来招呼,笑眯眯地说:“客官,要不要进来喝碗凉茶?”

    “今儿天热,喝茶解解渴,顺便听听咱们这的叶先生说说书也是不错的。”

    “叶先生和其他说书先生不一样,他讲的可都是妖魔鬼怪的故事,十分逼真呢,你看着大热天的,我都被他说出冷汗来了。”

    韩乐略一犹豫,还是走进了那间茶馆。

    ……

    雾岛。回廊中。

    韩二拎着小白毛不放:“你说,你把韩乐害死了?”

    余酒行微微一愣,刚想辩解,韩二就是一拳砸了过去。

    他一个小乐师,哪里禁得起揍,左脸立刻肿了起来。

    他刚想辩解,一个书生忽然出现在了院落里。

    “你们是韩乐的朋友?”

    “他现在还没死,不过倒是有点危险。他在一个非常可怕的曲境之中。”

    “不过,我可以送你们进去。”

    书生说道:“进不进?”

    余酒行还没反应过来,便听二公子果断道:

    “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