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五节 漩涡鸣人的BGM!
    巨型热气球上,灰发白眸的女子有些惆怅地看着那烟雾迷离的岛屿。

    她不知道这岛上有什么。

    她也不知道,等到自己的,究竟是怎样的命运。

    其实从很小的时候,余长歌就知道,自己将与众不同。

    那场惨案过后,她便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的。那天在东云山道上发生的事情,只不过是一个导火索而已。

    那只恐怖的荒兽一直在影响着她,影响着她的情绪,影响着她的梦境,甚至影响了她的曲境。

    就连她的战歌,都听起来那么令人悲伤。

    她知道这一天终究要来,所以她很释然。

    但在那天到来的时候,她突然有了一丝羁绊或者说……牵挂。

    “那位先生……到底是谁呢?”

    曲境里的春宵梦断,终究只不过是过眼浮云。

    至少理性上来讲,应该是这样的。

    可这世间女子啊,最不讲究的,不就是所谓的理性么?

    她只是想了解一下那个人而已。

    只是此生恐怕没有机会了。

    ……

    “姐?还在想哪个恶心的周公子呢?”

    小白毛在他身边,眼神有些局促不安。

    他知道,这一次自己拜托周锐,绝对是惹怒了余长歌;但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决策。

    整个华清市,也只有周家才有这种超级热气球,可以接近雾岛。

    其余的势力,也不是说绝对没有办法,只是在余家败落,他们姐弟俩又在青云榜上失手之后,就变得无比冷漠吝啬了。

    这也是华清市的特色之一。

    华清人几乎是这个世界上最吝啬也是最势利的一群人了。

    当年的余家惨案后,余家并没有垮,反而在众人的帮助下重新整合了起来。

    哪怕真正姓余的只有两人,但依然看上去人丁兴旺。

    但那是因为,整个华清市,都欠了余白衣一个天大的人情。

    华清人希望,余家的两个后人可以成长为余白衣那样惊艳的天才。

    只可惜,余酒行不是;余长歌虽然是,但她终究命不久矣。

    现在的余家,已经失去了所有的价值,被华清人所放弃。

    ……

    余酒行还记得那天在研究所里,任青梅说的每一句话:

    “箜篌的封印当年不是我一个施加的,我没有余白衣的曲境,单凭我一人,绝对没办法成功。”

    “目前的解决办法有两种,第一种,至少找到五名传奇乐师利用自身曲境,替你姐封印但这几乎不可能。”

    “而第二种办法,就是相对保守一点了,效果上来说,也只能短时期封印一小段时间。”

    “下东海区域之上,有一座浮空岛,名为雾岛。雾岛之主虽然非常强大,但和人类颇有渊源,不会禁止传奇以下的人类上岛狩猎,只要别惹到雾岛主人的嫡系,倒也不会遭遇亡命之灾。而雾岛上有一种独特的药草,名为【烈川】。”

    “烈川和魂石矿伴生而成,魂石属阴,烈川性阳,如果能采集到足够多的烈川草的话,我或许可以暂时压制住箜篌的悲意。”

    余酒行当时还不死心地问了一句:

    “就没有第三种办法了吗?”

    任青梅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第三种办法,就是把你姐的手脚捆绑上石头,然后沉到深渊大海里,让箜篌永不现世。”

    她是当着余长歌的面说的。

    余酒行当场就愣在了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余长歌倒是挺坦然的,毕竟她不像余酒行,是第一次知道箜篌的事情。

    她只是向余酒行打听那一天那个路人的身份。

    可惜余酒行怎么可能会让姐姐知道韩乐的身份?

    他一口咬断是东云山的无名小卒,不知来历,便算糊弄过去了。

    后来,他百般无奈下,终于去找了周锐。

    那个在余长歌身上屡屡碰壁的男人。

    他是整个华清市唯一一个还对余家抱有念想的人。

    当然,不是什么正面的期望,而是对余长歌本人抱有垂涎之意。

    面对余酒行的恳求,周锐竟是一口答应,甚至是立即出发!

    这一点,让余酒行松了一口气之余,却也难免担心姐姐的感受。

    果不其然,离开任青梅研究所,踏上周锐的热气球之后,余长歌就一句话都没说。

    哪怕周锐多次搭讪,也是如此。

    这点让余酒行心中有些愧疚。

    但为了姐姐的生命,他也只能这么做了。

    热气球缓缓靠岸。

    几个身手灵敏的武者快速跳到了武道上,用钢制的缆绳钉住了地面,居然临时铺成了一条还算舒适的板桥。

    “走吧。”

    余酒行咬了咬牙,和余长歌一同踏上了雾岛。

    ……

    而热气球的驾驶舱里,周锐放下热咖啡,悠闲无比地伸了一个懒腰。

    “余长歌这个女人,真的是越看越有味道啊。”

    “还有她身体里那只怪物……嘿嘿……”

    他本是一个颇为英俊的青年,只是肤色过于白皙了些,看上去有些过度纵情酒色了。

    这一笑,更是显得有些猥琐。

    他身边坐着一个沉默许久的老者,老者凝重地说:“锐儿,别忘了我们真正的目的。”

    “女人而已,你想玩,随便。”

    “但是余长歌这个女人,你知道该怎么做的吧?”

    周锐点了点头。

    在整个华清市都放弃余家的情况下,他们周家敢拍胸脯帮余长歌治病,怎么可能是正常人的思维?

    事实上,周家本来就是华清市最有名的科学怪人家族。

    周家这几代人里,至少出过七八个在学术方面上了龙城黑名单的鬼才科学家。

    最简单的例子,韩乐之前在青云榜擂台上杀死的夏炎、钟辉远两人,其身上的许多种种不可思议之处,都是周家人精心设计的。

    “在这个s级荒兽都强的要死的年代,去哪儿找一只现成的可以供研究的啊。”

    周锐笑眯眯地走出驾驶舱,还冲着已经上岛的余长歌挥了挥手,笑容无比温馨:

    “箜篌,就是这世上少有的被削弱了至少八成力量的s级荒兽呀。”

    “呵呵,余长歌,你是我的囊中之物,箜篌,自然也是。”

    想到这里,他脸上充满了春风得意之色,带着一众手下武者,跳上了雾岛。

    自始至终,他们连看都没看旁边那座浮空飞艇一眼。

    对于华清人来说,莲花市的人,根本没有什么资格让他们多费心思。

    这座浮岛上的荒兽,才是关键!

    ……

    “很霸道嘛。”

    曲香香嘟囔着嘴,眼睛却无比犀利:“周万里那个老不死也来了,算是为了他孙子保驾护航?”

    宗帅帅耸了耸肩:“无所谓。大家各干各的,两不相干。”

    曲香香看了宗帅帅一会儿,忽然露出一丝笑容:

    “我差点忘了,你们这些传奇和雾岛之主有过约定,不得踏上雾岛一步,否则雾岛主人出手,将杀光所有人类。”

    “哈哈,我刚好还不是传奇,岂不是进去之后,天下无敌?”

    “宗大人,我这就先走了,你有什么忙需要我帮的吗?”

    宗帅帅面无表情地摇头:“照顾好你自己就行了。”

    曲香香撇撇嘴,不以为意地下了浮空艇,最终消失在了雾岛深处。

    ……

    雾岛,不知名处。

    迷离的大雾笼罩着一切,韩乐唯一能确定的是,自己跟着乌鸦走出了一片林子。

    之前自己被黄风吹走,就是进了一片槐树林。

    槐木属阴,自然容易招惹古怪。

    出了槐树林,眼前是一片高低起伏的山地。

    乌鸦在不远处盘旋,开始学会用魂力和韩乐沟通。

    很快的,韩乐就明白了,这里是一只c级荒兽的领地。

    而且是没有曲境的荒兽。

    事实上,这个世界上的荒兽有很多。

    有琉璃那样的瑞兽,也有韩乐见过的墨那样的魂兽,当然也有箜篌、幽冥那种不知道什么鬼来历,总之可以吓死人的妖魔鬼怪。

    但大部分的荒兽,还是可以分为乐纹荒兽和普通荒兽。

    乐纹荒兽就是乌鸦这样的,自带乐纹,可能构筑曲境,也可能拥有特异功能。

    而普通荒兽,则是纯粹受了某种力量的影响,变得异常强悍。

    这也是为什么,人类在面对荒兽的时候,总是非常弱势了。

    先说乐纹荒兽,以乌鸦为例子,无论是武者还是乐师,单走面对它,都很难看破它的曲境,最终的下场估计和吴芝仙差不多。

    而普通荒兽就更了不得了。

    能够单凭肉身的力量达到c级,可见其强度。

    但今天的韩乐还真准备单挑这头c级荒兽!

    无他,今天刚好在野外,又有乌鸦把风,他便准备实验一下一套自己准备已久的战术打法。

    乐师,终究是太依赖武者的配合了。

    韩乐不习惯这种将生命寄托在他人身上的感觉。

    所以他乐武双修。

    但乐师这个职业偏偏制约了他武者的身份。

    所以他早就脑洞大开

    如果,有两个韩乐呢?

    正常情况下,当然是异想天开。

    但这是战歌世界。

    有bgm在的地方,一切皆有可能!

    正如同,有树叶飞舞的地方火焰终会燃烧!

    “无垠曲库,启动试听模块。”

    “战歌选择《narutomaintheme》!”

    “让我来试试看,我这套战术到底能不能成功吧?”

    ……

    ps:《narutomaintheme》,火影忍者主题曲,漩涡鸣人专属bgm,有兴趣的可以听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