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六十七节 你睡了我姐?
    楼台上,只剩下抱着小猫的韩乐和余长歌两人。

    火势逐渐蔓延上来,要不了多久,他们便会葬身此地。

    曲境之中,除了曲境主人之外,其余人的实力都会受到非常严重的压制。

    比如现在的韩乐,连曲境外的一成实力都发挥不出来。

    从这个高度跳下去,只能是自寻死路。

    “这种曲境,应该怎么破解?”

    韩乐沉下心来,他知道,这是生死攸关的时刻,绝对不能慌乱。

    那些狐狸没有直接动手杀死他们,为什么?

    他们为什么要选择放火?

    这是韩乐想不通的一点。

    还有刚刚余长歌谈到的箜篌。

    在韩乐的记忆里,箜篌是中国古代的一种乐器,诗鬼李贺曾写过一篇著名诗篇,名叫《李凭箜篌引》,就是赞美乐师李凭弹奏箜篌水准之高。

    当然,他记得这篇诗歌最简单的原因还是因为——高考要背。

    否则的话,他对箜篌两字几乎是全然没有印象的。

    “余长歌说过,她的身体里有一只荒兽,那只荒兽的名字就叫做箜篌?”

    “我在酒楼里醒过来的时候,是听到箜篌的声音的,可之前问那侍女小草的时候,她说没听到;余长歌也没有听到。”

    “我对箜篌并不熟悉,凭什么听到乐声,下意识地就以为是箜篌声?这其中绝对有问题!”

    想到这里,韩乐的思路瞬间变得清晰无比。

    整个曲境的关键,就在于那把箜篌上!

    他有些着急地抓住了余长歌的手,问道:“你还有这曲境给你的记忆吗?”

    “你还记得,那把箜篌被这青-楼的花魁放在哪里了吗?”

    然而余长歌一脸茫然。

    她的记忆比韩乐断层的更加厉害,居然连曲境中出现过箜篌都没有印象。

    这反而印证了韩乐的想法!

    如果箜篌是荒兽,它自然可以轻易抹去余长歌的记忆,而自己,因为第二脑域的缘故,肯定是有些特殊的。

    虽然刚进来的时候记忆被覆盖了,但好歹是想了起来。

    多亏这只小猫啊。

    韩乐想到这里,不由摸了摸小猫的脑袋。

    如果不是它,自己还想不起来吧?

    只是现在,又该上哪儿去找那把乐器?

    酒楼火势蔓延极快,没有多少时间了!

    “去你房间里找找!”

    韩乐果断说:“在我的记忆里,那把箜篌是那位花魁最珍爱的名器——这头荒兽构造的曲境绝对不是虚伪的,肯定是某一个史前文明中发生过的事情!”

    韩乐绝对可以笃定。

    这里面一定有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那只名为箜篌的荒兽,让余长歌从一个开朗的女孩变成了一个极度容易悲伤的女子,就连创造的曲境也是稀奇古怪的。

    那么他们现在所处的这个曲境,绝对不是箜篌随便编出来的!

    而且这个曲境和韩乐之前所处的古代中国如此相似,他更加感觉到云州大陆和自己前世有着强烈的联系了。

    两人匆匆进屋,也算是避过了从楼下蔓延上来的烟雾。

    两人分工合作,将那精致的闺房翻了个底朝天,愣是没有找到那把乐器!

    “韩公子,你确定你在这个曲境里,得到了关于箜篌的记忆?”

    余长歌咬着嘴唇,有些怜悯地看着他:“可能那是那个怪物强行施加给你的记忆。”

    “我真的,很对不起你。在这个曲境里,我是不会死的。但你……”

    她没办法说下去了。

    韩乐死了,就是真的死了。

    余长歌虽然不是曲境主人,但却是箜篌的宿主,她绝对不会死!

    韩乐眉头紧皱,这种时候,他哪里还管这些?

    他的大脑飞速思考。

    之前进入曲境的所有画面,都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

    而就在这个时候,熟悉的猫叫声再次响起。

    喵。

    韩乐抬头。

    那只呆萌的小猫,正在一堵墙上疯狂抓着,没多久,就抓出了许多爪印!

    韩乐眼前一亮。

    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

    东云山山道上。

    三五个人影齐聚一堂,不远处,东云山执法队拉出了一条闲人止步的警戒线。

    他们有些敬畏地看着那三五个人。

    也只有他们知道,那是真正的大人物。

    “现在好了!如果不是你们小气不让我进三元基地一趟,我也不至于出此下策!”

    一名戴着红袖章的青年怪叫道:

    “老子的两个精英部下,还有韩乐那倒霉小子,还有你们护着的余家小妹,全部被吸进那东西的曲境里去了!”

    宗帅帅暴怒道:“还不是你手下傻哔,要抓余长歌,明知道她身体里有那东西都不知道防范!”

    “这下好了,曲境残留痕迹都没有,我一个传奇乐师都不知道该怎么找!”

    “当年的余家惨案如果再发生一次……”

    “许如意,你做好自杀谢罪的心理准备吧!”

    许如意气的直跺脚:“我怎么可能让余白衣的女儿受伤害?我都吩咐了让他们小心行事,谁知道那两个傻哔……算了算了。”

    “不管怎么样,这次是我失算,我没想到余长歌已经能发挥出箜篌的力量了。”

    宗帅帅冷笑说:“许如意,这些年你为了追杀那头【千里独行】,已经疯魔了。”

    “当初你还能按耐住,不打余家后人的主意;上次失败之后,你就准备突破自己的底线了吧?”

    “你知道【箜篌】和【千里独行】之间有独特的感应,便想抓走余长歌!”

    “你还敢提余白衣?若是他泉下有知,会不会后悔自己当年瞎了眼?”

    许如意第一次沉默下来。

    宗帅帅也是陷入了一种奇怪的情绪之中。

    仿佛余白衣这个名字,有一种神秘的魔力。

    余酒行站在一旁,瑟瑟发抖。

    他是刚刚被叫过来的,作为余长歌唯一的亲人,他被东云山官方告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具体的其实他也不清楚,只知道姐姐和两个坏人,还有韩乐一起掉到了她自己的曲境里。

    那个曲境,非常可怕。余酒行虽然没见过,但是心底之中,便有一种畏惧。

    他现在只想着姐姐能安全回来。

    至于眼前这三位,他再傻也知道,其中两人,多半是东云山主人。

    而能和东云山主人跳着脚对骂的,想必也不是什么凡人了。

    他站在这里,只有干等的份。

    “该做的,我已经都做了。”

    “这里是曲境消失的地点,和曲境之间仍然有残留的链接,只要他们能逃出来,必定会被我接应过来。”

    宗帅帅在地上画了一个四角长方形的图案。

    四角各放着一只香炉,熏香徐徐燃烧。

    “这他-娘的可是犀角!许如意,你自己看着赔我吧!”

    宗帅帅有些心疼地看着香炉里的材料,如此说道。

    许如意叹了一口气,算是默认。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痴痴地想着什么的林影忽然开口了:

    “余白衣,这个名字我有印象。但只有七个字。”

    “风华绝代,余白衣。”

    宗帅帅和许如意对视一眼,都是默然低头。

    ……

    曲境里,闺房中。

    火焰已经烧到门口了。

    小猫还在疯狂挠爪子。

    韩乐这个时候还不明白,智商恐怕就是负数了!

    “这小猫绝对不是凡物。仔细回想,如果不是它,我根本想不起来这些事情!”

    “它现在是在暗示什么吗?”

    韩乐一边想着,一边疯狂地在那堵墙上摸索。

    小猫爪子挠过的地方,仔细检索。

    果然,很快的,他摸到了一块凸起的地方。

    用力按下去!

    呜呜呜呜!

    一道暗门徐徐打开。

    暗门里,别无他物,只有一把精致古朴的凤头箜篌!

    那箜篌看着平常,却泛着一种邪异的味道。

    喵!

    小猫似乎是有些害怕,躲到了余长歌的背后。

    余长歌看着那箜篌,痴痴地道:“这就是我身体里的东西吗?”

    “这是乐器?为什么它会变成一头荒兽?”

    这些问题,韩乐也没办法解释。

    当下他鼓起勇气,一下子冲了过去,举起那把箜篌。

    那一瞬间,仿佛有一万斤的重量压在了他身上!

    然而韩乐不知道从哪来的力量,愣是把那把箜篌抬了起来!

    “用刀,割断所有弦!”

    韩乐喊道。

    余长歌忙不迭照做了。

    所有弦被瞬间割断,那箜篌的重量顿时轻了一半。

    看了看着窗外的熊熊烈火,咬着牙踢开了大门,将那梧桐木做成的著名乐器,丢到了火焰之中!

    虽是曲境,但这火必然是真火!

    否则怎么烧死韩乐?

    这箜篌虽然是曲境的主人,但它肯定还有很多限制,否则早就直接出手抹杀韩乐等人就好了!

    何必等到现在?

    做完这一切之后,韩乐只能退回房中。

    然而火焰却越来越大。

    韩乐咬了咬牙,问道:“你进入曲境的时候,是在哪里?”

    余长歌微微一愣,旋即反应过来:“是在这张床上!”

    “走!我们上=床!”

    韩乐一把拉着余长歌,不由分说地往床上一钻。

    火焰从外面烧了进来。

    仿佛将整个世界,都焚烧殆尽了。

    下一秒,黑暗降临,韩乐彻底失去了知觉。

    ……

    东云山山道。

    时空一阵扭曲。

    一张木制大床从天而降,稳稳地落在了宗帅帅画下的四角长方形内。

    但见韩乐和余长歌相拥躺在床上。

    床单上,还有落红点点。

    余酒行瞪大了眼睛。

    下一秒,山道上传来了他撕心裂肺的声音:

    “天杀的韩乐!!!!!”

    “你他-妈的居然睡了我姐?!!”

    “我跟你拼了啊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