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六十四节 公子请喝茶【第九更!】
    山道尽头,来者不善。

    喵!

    那小乳猫此时倒是知道乖巧,一下子扑到了韩乐的怀里,小眼珠哧溜溜转着,似是颇为警惕。

    余长歌徐徐转身,面色从容平静。

    “你们两个,是找我的?”

    韩乐露出一丝意外之色。

    他还以为这两个武者是华清市的人,而余长歌就是那个诱饵。

    今天这个局,应该之前就布置好了,用来对付自己。

    不然余长歌为何总是装作一副不认识自己的样子?

    不过现在看来,情况似乎有点诡异。

    那两个奇装异服的男人,确实是冲着余长歌来的。

    “听说余长歌足不出户,异常低调,不认识我,倒也有可能。”

    “当初我在太安也算有名了吧,那个司机魏师傅也没认出我来,也很正常。”

    韩乐心中如此想到。

    只是他有点不爽。

    他本来是上天池钓鱼的,纯粹是因为选了条小路,却遇到了这种麻烦。

    韩乐最讨厌的,就是麻烦。

    ……

    那两个人靠近了。

    左边那人戴着黑色的头蓬,头蓬下闪烁着绿色的眼睛,宛如夜里的狼。

    右边那人脸上有刀疤,大众脸,但杀气十足。

    “这小子是你的保镖还是情人?”

    刀疤脸轻松地笑道:“看上去根本不堪一击嘛。”

    余长歌轻轻张开双手,很认真地说:

    “后面那位先生,请你离远点。”

    “这两个人跟踪了我好久,想来是不怀好意的坏人,我要全力出手了,但我有可能没办法控制自己的力量。所以,请你退后。”

    话音刚落,韩乐就一退十丈远。

    废话,他当然不想插手余长歌和其他人之间的恩怨。

    这两个人看上去实力深不可测,就连九窍全开的韩乐都未必能打赢他们其中一个人。

    “太安武道联盟的人应该不至于这么不讲究啊。”

    “直接派两个混元大师来杀余长歌?”

    “没必要啊,我的数码宝贝系列不是把第一都拿回来了么?”

    韩乐有点纳闷。

    不过他也注意到了一个细节。

    这两个人,好像都不认识自己!

    他们刚刚问余长歌自己是不是她的情人或者保镖,神态轻松,似乎并没有作伪。

    额。

    这东云山上,真的还有不认识我韩乐的人吗?

    而且一下子遇到了三个。

    韩乐觉得有点尴尬。

    老子都这么装逼了,前世的超级明星也没有自己这么大的风头了吧?

    居然还真有人不认识自己?

    这特么简直有毒啊。

    他内心不断吐槽,然而实际上却抱着小猫,在一旁看好戏。

    他想要看看,这余长歌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敢独自一人面对两个疑似混元境界的武者!

    ……

    山道狭窄,那两个魁梧的人并行,其实就显得有些拥挤了。

    在他们两人面前,余长歌是显得那么形单影只,孤立无援。

    韩乐的行为遭到了小猫的鄙视,连续的喵喵出声,可惜被韩乐笑着按住猫头,难以哔哔。

    “余长歌小姐,其实我们呢,也没有什么恶意,只是想请你跟我走一趟。”

    嗖!

    那刀疤脸从背后掏出一只奇怪的麻袋,一脸淫-笑:

    “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邢凯,这是我的搭档刘丙丁。”

    “我们两人是奉了一位大人物的命令,来请你过去做客的。”

    “你最好别想反抗,不然弄伤了你,我也很难交差。”

    余长歌冷冷地看着他们:

    “东云山上下,都在东云山主人的监视之中。传说中东云山女主人可以瞬息万里,难道你们就不怕吗?”

    “这里可是粒子屏障的范围内。”

    话音刚落,黑暗的结界徐徐升起。

    不远处的韩乐居然也被黑色的结界困在里面了。

    斗篷男刘丙丁单膝跪地,手里按着一张淡黑色的圆盘,那黑色的结界赫然就是自圆盘之中发出的。

    “三分钟。”他言简意赅地说:“解决掉那小子,没办法,虽然是无关人员,但也只能当必要的指标牺牲掉了。”

    “速度搞定余长歌。”

    “三分钟内,林影不会察觉到问题。”

    黑色的结界彻底将山道覆盖,仿佛天色一下子就暗了下来。

    韩乐愕然。

    这怎么又把自己给带上了?

    我已经退的足够远了啊。

    他回头一看,得,结界的最远范畴,刚好是自己背后三步路左右。

    这运气也是没谁了。

    喵喵喵!

    那小猫发出幸灾乐祸的声音。

    韩乐松了松筋骨,神情前所未有的认真严肃起来。

    严格意义上来说,他现在仍属于九窍范畴。

    如果对面这个看上去深不可测的家伙真的是混元境界的话,韩乐是很难有胜算的。

    但他会凌波微步!

    山道虽然狭窄,但总有闪避之处。

    而那个叫做刘丙丁的家伙,似乎要维持结界,没办法出手的样子。

    这样的话,只要对付邢凯就可以了吧。

    ……

    “其实,我只是想上天池钓钓鱼。”

    “为什么非要和我过不去呢?”

    韩乐放下渔具和小猫,准备动手了。

    刀疤脸笑了笑:“小子,你只是比较倒霉而已。”

    “放心吧,哥哥下手很重,秒死,不疼。”

    他的语气真的很轻松,但身上的杀气是怎么都掩盖不住的。

    也不知道杀了多少人才能养成这样的煞气。

    韩乐冷哼一声,精神高度集中,真气快速运转起来。

    就三分钟时间,他还能撑不住不成?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差点被忽略的余长歌忽然站了出来:

    “你们好像得意的太早了。”

    下一秒,邢凯的脸色突变。

    因为那余长歌竟然不知道从哪里拉出一张透明的万维键盘来!

    “妈的!是华清那帮科学疯子搞出来的折叠键盘!”

    “别给她机会啊笨蛋!”

    单膝跪地的刘丙丁着急怒吼。

    邢凯也是第一时间冲了过去。

    然而已经太迟了。

    叮咚、叮咚。

    仿若丧钟一般的声音在黑色结界中响起!

    时间仿佛都凝固了。

    邢凯反应极快,立马蹲下,捂住耳朵。

    余长歌独自一人站在那里,长发被山风吹起,飘然若仙。

    那张半透明、可折叠的万维键盘悬浮在她的胸口处。

    她面色冷峻,十指如飞。

    悲鸿。

    一曲真正的悲鸿。

    韩乐在听到的第一瞬间,就觉得心中凄苦万千。

    “要不要这么厉害!”

    他下意识地想要捂住耳朵,却听到余长歌冷冰冰的声音:

    “我都说过了,这些年想要带走我的人很多。”

    “但他们都留了下来。”

    “你们,也留下来吧!”

    她的弹奏速度越来越快,恐怖的魂力在她四周围旋转,两个攻击性的圣环更是直接锁定了邢凯和刘丙丁两人!

    “可恶……”

    邢凯努力想要站起来,然而那圣环仿佛紧箍咒似的,将他死死困在里面!

    余长歌的额头上沁出一丝汗水。

    她的眼里也有惊讶之色。

    这是她第一次遇到能在悲鸿攻击下站起来的人。

    一般人听到悲鸿,都会心生悲切之意,如果切换成战斗音符,以圣环锁定的话,更是会彻底失去战斗力!

    她的自信,便源于此。

    韩乐不在她圣环攻击范围之内,都露出了痛苦万状的神色,可见她的悲鸿没有任何问题!

    然而这邢凯,竟然真的抗住了悲鸿的圣环!

    他的脸上充满狰狞之色,一步步冲着余长歌逼过来!

    “三级乐师!也想困住我!”

    邢凯仰天怒吼:“给我滚!”

    哗啦啦!

    圣环破碎!

    余长歌猛然吐出一口鲜血。

    邢凯脸上也不好受,看上去真气紊乱,然而他还是咬着牙,提着麻袋冲了过来。

    这个时候,韩乐其实是想动手了的。

    但是奈何刚刚的悲鸿是无差别攻击,余长歌虽然没用圣环特意压制他,但是悲鸿的效果实在让他恶心呕吐。

    这一次,他没有了大悲咒的试听机会!

    匆忙中,他也没有从无垠曲库里找到其他解除悲鸿负面效果的战歌。

    一时间,他竟然是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邢凯走向那余长歌。

    “给老子进来!”

    邢凯怒吼一声,单手抓向了余长歌,便想将她丢到麻袋里。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动作凝滞在了那里,脸上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时空仿佛在这一刻扭曲。

    余长歌嘴角挂血,双手依然按在万维键盘之上!

    她的脸上,露出了决然之色。

    “很抱歉连累了你,那位好心的先生……”

    这是韩乐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下一秒,他眼前的时空开始扭曲,天旋地转!

    世界仿佛在真实和虚幻之间来回变幻。

    东云山山道上,所有人都消失了!

    包括那只无辜的小猫。

    嗖!

    白衣女子出现在了山道上。

    “有曲境残片的痕迹……”

    “什么人,居然敢在老娘的地盘上搞事?”

    她眉头一皱,想要追溯那残片的源头,却发现曲境已经彻底消失无踪了!

    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

    耳畔是声声入耳的箜篌声。

    温暖而潮湿的夜风吹拂着他的脸。

    依稀有男女之间的嬉笑声传来。

    还有那圆润高亢的戏腔,绕梁而行。

    “公子醒醒!”

    “别在奴家身上睡太久了,小心夜里着凉。”

    一个酥软的声音将韩乐轻轻唤醒。

    醒来时,他只看见了一片白花花的胸-脯。

    那女子嫣然一笑,轻轻奉上一杯茶:

    “公子请喝茶。”

    “长歌姑娘已经在梳妆打扮了,今儿是你为她赎身的大好日子,可别光顾着睡觉。”

    “一会儿让长歌姑娘看到了,又要数落小草的不是了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