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四十四节 微澜【第九更!】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是猝不及防。

    毒蛇钟辉远的动作,所有人都看在眼里。

    那恐怖的毒针漫天飞舞,居然钻到他身体里去了——这本身就是一件极为诡异的事情。

    除了华清市极少人之外,其余人都被那毒针倒卷的现象吸引了。

    唯有那湘子激动异常,她知道,这是毒蛇发动大招的前兆。

    “快杀了韩乐!”

    她在底下声嘶力竭地吼道。

    她整个人更是挣脱了何蔚的怀抱,差点整张脸都要贴在防护屏障上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韩乐手指轻点。

    毒蛇脑浆爆裂。

    一道恐怖的剑气穿透了他的脑袋,进而穿透了那理论上坚不可摧的粒子屏障!

    嗖!

    商阳剑突破防护屏障之后,毕竟是剑气大损,然而湘子离的太近。

    尽管她已经感觉到了危机,但是她不是武者,反应能力迟钝。

    刺啦啦!

    恐怖的风声卷起,她的头发直接被割断了一半,左脸更是飘起无限血花!

    那伤痕,深可见骨,竟是生生毁了她的半边脸!

    这一次,恐怕是真的毁容了!

    广场上,响起湘子的尖叫声。

    场面一度非常混乱。

    ……

    这一场混乱的闹剧,很快在东云山执法队的压制下,平定了下去。

    钟辉远已经确认死亡,湘子也被匆匆送往就医。华清市的人则是彻底懵逼了。

    有人质疑防护屏障的有效性,然而执法队的人态度非常冷漠。

    他们检查过了防护屏障,理论上,任何九窍高手的全力一击根本不可能打破这种屏障——哪怕是混元大师,也需要废掉九牛二虎之力才有可能打碎防护屏障!

    “这根本不可能。”

    “这个韩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啊。”

    执法队的队长刚好就是当天亲眼见证了韩乐破获风息堡密室杀人案的那一位。

    他虽然表面上很淡定,但内心早已掀起惊涛骇浪。

    一种不知道什么来路的武学功法,不仅穿透了防护屏障,还让一个围观者受到这么恐怖的连带伤害。

    他不敢想象,如果湘子再往前靠一寸,究竟是什么下场!

    “这件事情,我会上报东云山主人,由两位主人亲自裁定。”

    执法队队长沉声道:“其余比赛继续!”

    他这句话,算是为这次事件暂时定下了基调。

    毒蛇的死,韩乐概不负责。

    武者争斗,本来就有生死之争的可能性;虽说潜规则是大家都会留手,但明眼人都看出来,钟辉远最后是一副憋着放大招的样子,不太可能留余地。

    如果不是韩乐出手杀了他,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只是众人看向韩乐的眼神就越发怪异了。

    乐武双修也就罢了。

    这武学技艺,简直闻所未闻!

    这个时候,他们才忽然想起来,韩乐之前在瞎点的时候,钟辉远为什么会不断闪躲了。

    因为不闪躲,他恐怕会死!

    “这究竟是什么武功?好可怕,竟然能隔空杀人!”

    “韩乐,太变-态了吧。一言不合就爆头。之前还假模假样的在那里装逼。”

    “是啊,虽然是敌人,但这下手也太残忍了。”

    “韩乐果然如传闻中那样心理阴暗,喜欢玩弄敌人,简直是变-态中的变-态!不过我好喜欢啊!韩乐小哥哥我要给你生孩子!”

    除了个别花痴少女,台下众人,看向韩乐的目光都是怪怪的。

    这个时候,他们对韩乐已经不止是尊敬和认可了,眼神里,还有一分敬畏。

    凌波微步和六脉神剑,足以震慑住绝大多数的太安武者。

    从这一刻起,他们才终于意识到,韩乐来参加青云榜副榜,不是闹着玩的。

    他是真的有实力!

    就算武道联盟的人不做演员,他们也不太可能是韩乐的对手!

    在场武者无不心惊。

    他们扪心自问,根本不可能挡下韩乐那神出鬼没、隔空杀人的本事!

    唯有擂台上的韩乐看着一身枯竭的真气蛋疼无比。

    六脉神剑是真的不好用。

    这玩意儿不是武学,是他-妈的概率学!

    他是试了不知道多少次了,才勉强撞大运把那一记商阳剑甩了出来。

    那一刻,他仿佛一个便秘者一般,得到了解脱。

    只是体内也瞬间空虚了很多。

    本来以毒蛇钟辉远的速度,那一记商阳剑,他应该是有机会躲过去的。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没有躲。

    而且还加速了。

    好死不死地,铁头功似的撞了上来。

    结果就是脑袋直接被爆掉了。

    商阳剑,本来就是六脉神剑中最为大开大阖,动辄石破天惊的一剑!

    给他留下了脖子,已经是韩乐或者段誉学艺不精的结果了。

    看着台下众人那一脸“你小子果然又装逼了”的表情,韩乐就哭笑不得。

    这种时候,说自己是不小心的也没人信了吧?

    那就干脆闭嘴吧。

    不过说实在的,最后那一刻,毒蛇的动作的确给了韩乐很大的压力。

    段誉的六脉神剑,的确也是在危机之下,才会激发人体潜能爆发出来的,双方之间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只可惜,韩乐没机会见识钟辉远的大招了。

    “由此可见,大招前摇动作太长是一件多么蛋疼的事情。”

    韩乐看着钟辉远的尸体,摇了摇头,默默下了台。

    ……

    许久,众人才从震撼中回过神来。

    第三组的情况已经很明朗。

    韩乐以小组第一的成绩出线没有问题。但凡后续东云山主人没有就申诉事件裁定韩乐的第一名无效,那么他将直接进入十六强的淘汰赛中。

    这一点,韩乐还是很有自信的。

    只是下来以后,他最蛋疼的事情果然发生了。

    三个女孩子,站在不同的角度,都是一眼我在等你的样子。

    韩二躲在远处搂着老王坏笑。

    余酒行等人早已不见了踪影,估计是灰头土脸地溜走了。

    至于湘子,韩乐真的真的不是故意的啊!

    说出来别人可能不信,是她自己把脸贴过来的啊。

    ……

    “咳咳……”

    韩乐原地干等了一会儿,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第一个是陈小秋。

    她手里拿着一份颇为正式的邀请函,脸蛋依旧是红扑扑的可爱。

    今天她传了一身白色的连衣裙,蕾丝边下是带着可爱花纹的及膝袜,一截白皙的大腿虽然不够修长,却足够细致紧绷。

    “韩乐,唔,这是我们家主夫人让我给你带的邀请函。”

    陈小秋依旧是低着脑袋,站在韩乐身前的时候,明明韩乐还大半岁的她仿佛一个初中生。

    纯真,可爱,性感,在她身上居然融为了一体。

    “这样吗……”

    韩乐随手打开邀请函,发现果然是赵莹的邀请。

    理由倒是很简单,说是要再次感谢一下韩乐侦破了之前的密室杀人案件。这次宴会,纯粹是家宴,一方面是想要感谢韩乐,另外一方面是想有一些事情想要和韩乐谈谈。

    陈家的宴请,可去可不去。但陈小秋眼巴巴的样子委实太可怜,韩乐正犹疑不定的时候,忽然感应到了那一道笑吟吟的目光。

    苏璃站在那里,不徐不疾。

    她今天穿的倒是英姿飒爽,长发挽了起来,露出漂亮的耳朵。她看上去好像一点都不着急。

    看着韩乐的目光仿佛在说:“你先处理你的事情,我慢慢等着就是。”

    这种感觉,韩乐觉得异常尴尬。

    这恐怕是他穿越以来面临的最大难题了。

    “赵莹的邀请有什么好去的。”

    相比于陈小秋和苏璃,赵璇倒是直爽许多:“再过一个小时,第一个关键词就要出来了。”

    “明天咱们这一届新芽榜的乐师会聚一下,讨论讨论新关键词的因素,韩乐你来不来?”

    “当然,没有孙萧。”

    这种相处模式,反而是韩乐习惯的。

    反正明天他也没事情,这一届新芽榜的众人,除了孙萧之外,他还真没特别讨厌的人,于是直接点头应下。

    至于陈小秋的邀请,他仔细斟酌了一下,最终也答应了。

    青云榜后,是韩乐在太安发展势力最佳的时机。

    他不可能长久在韩家住下去,一来寄人篱下不合适,二来双方只是短期合作,长远来看,韩乐并不排斥和其他势力建立好关系。

    他明白,当自己异军突起的时候,可能会招致很多人的反弹和压制。

    但当所有人都认同自己的时候,就没必要和所有人为敌了。

    为了利益,敌人也可以变成朋友。

    这世上真正的血仇,极少,极少。

    ……

    打发完陈小秋和赵璇。

    剩下的只有苏璃。

    韩乐原本以为,苏璃从柳城归来,肯定是兴师问罪来的了。

    作为他名义上的正牌女友,被韩乐杀了堂弟苏豪,如果说没有任何怨恨那才是不正常的。

    只是今天的苏璃表现的非常淡定从容。

    “好久不见了。这几天,我想了很多事情。”

    “我不知道那些日子你是怎么过的。我也有很多疏忽的地方。”

    “总之,找个时间好好聊聊吧……就像以前一样。”

    苏璃落落大方地拉起韩乐的手,一双眼睛珍珠似的看着韩乐,脸颊略有红晕:

    “我们说好的,不能有秘密。”

    “以前是这样的,以后也是这样,好吗?”

    “我想知道你到底经历了什么。在那之前,我不想说别的东西。”

    “去柳城之前我就说过了,别和别的女孩子走太近。不然我会吃醋的。那个陈小秋,喜欢你好久了吧。”

    “我现在,有一点吃醋。”

    苏璃笑着说。

    我现在,有一点吃醋。

    原本对苏璃观感一般的韩乐,心底不知怎么的,竟然泛起了一丝甜腻。

    心湖微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