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四十三节 一不小心爆了头【第八更!】
    擂台上,激战正酣。

    只不过一开始,似乎就变成了一场另类的搏斗。

    双方的步法都很精湛,但是钟辉远的步法优秀,是建立在他强大的身体素质上的。

    韩乐可以感觉到,这家伙和之前的夏炎一样,身体里应该有轻微的电流刺激,所以才能以这么不合常理的速度躲避自己的攻击。

    否则以凌波微波的精妙程度,钟辉远不可能和韩乐保持着足够的距离。

    但现在一时半会儿,韩乐似乎拿他没有办法。

    之前的场面似乎掉转了过来。

    这次,是韩乐在追,敌人在逃。

    唯一不同的是,钟辉远的进攻手段是远程暗器!

    每一记毒针,都足以让韩乐头皮发麻。

    他必须近身,才能攻击到钟辉远,奈何这小子走位古怪到了极点,每次韩乐强行以凌波微波接近的时候,都会迎来一发毒针。

    为了躲避毒针,他只能后退!

    双方交手的激烈程度远超之前的战斗。

    不到一分钟,整个擂台以及四方屏障上,都扎满了钟辉远的毒针!

    他身上的毒针好像用不完似的。

    韩乐虽然体力真气都还行,但是这种被压着打的感觉非常难受。

    就在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的一个问题。

    作为一名武者,他的武技还是偏单一的。

    在速度没有优势的时候,同样有可能被人放风筝!

    他没有远程进攻手段。

    “远程进攻吗?”

    韩乐开始犹豫。

    ……

    擂台下。

    “毒蛇钟辉远吗?没想到是他。”

    何蔚皱了皱眉头:“他是所有我们华清的武者里,最桀骜不驯的一个了吧?”

    “昨天我的人找到他,要他杀了韩乐,他倒是给了回复。”

    湘子得意地说:“虽说没收定金,但留下一句【杀了之后再给钱】。”

    “毒蛇名声虽然不好,但是武功绝对是一流的。”

    “更何况,韩乐恐怕根本不知道钟辉远的真正绝技!”

    何蔚略一迟疑:“就在擂台上杀人?”

    湘子冷笑说:“失手杀人有什么大不了的,再说了,是毒蛇动的手,又不是我们亲自动手!”

    “我大伯那天去天池找韩乐,却意外失踪,我怀疑是东云山的人动的手。这个仇,一定要报!”

    “韩乐,今天死定了!”

    ……

    远程进攻。

    韩乐仔细思考了一遍,貌似除了压箱底的六脉神剑,他还真的没啥办法了。

    总不能双方一直这么耗下去吧?

    其实凭借生生不息的北冥神功,韩乐根本不怕持久战。

    更何况,凌波微步本身就自带真气回复和增强效果。

    但是韩乐本能地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地上和四周围的毒针越来越多了。

    韩乐可以闪转腾挪的空间也越来越小。

    “这些毒针……有古怪。”

    “总之,还是不能拖下去了,大不了认输呗。”

    韩乐心中下了决断。

    就在下一秒,他体内真气运转,脑海中闪过六脉神剑的运行路径。

    食指轻微一点!

    真气自迎昋起始,途径扶突、天鼎、肩与、曲池、手三里、阳溪、合谷——最终抵达商阳!

    韩乐的右手指间,只觉得热流汹涌澎湃,眼看一道奥妙无比的商阳剑便要刺出!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他体内的六脉剑气突然开始紊乱起来。

    “草!果然是不稳定的山寨货!”

    “没有段誉的主角光环,怕是有点难用!”

    韩乐自己都觉得尴尬!

    六脉神剑果然和预想中的一样,和段誉那个二货类似,时灵时不灵!

    他体内的真气倒是没有消耗多少,只是因为调动六脉剑气,出现了一丝紊乱的迹象。

    这让他很烦恼。

    而擂台的另外一边,正在准备继续消耗韩乐的钟辉远却感受到了一股莫大的杀机!

    他心中一惊。

    韩乐食指指向的地方,赫然是他下一个落脚点。

    刹那间,他毫不犹豫地改变了自己的行进轨迹。

    他的身体巧妙无比地绕开了那个点,稳稳落地。

    只是下一秒,他的眼中却露出了惊愕之色。

    什么都没有发生。

    “刚刚那股危机感,是怎么回事?”

    毒蛇钟辉远是一个很小心的人。

    除了是一名武者,他还是一名专业杀手。

    他相信自己的直觉和判断。

    韩乐刚刚那一指,的确有问题。

    只是在他思考的时候,韩乐又颤颤巍巍的,一指指出!

    这一次,用的是右手无名指!

    关冲剑!

    头皮发麻!

    钟辉远大惊失色。

    这种感觉,是生命危险才会有的。

    他忙不迭一个翻滚,似是躲过了一阵危机。

    然而,韩乐无名指所指之处,依然什么都没有发生。

    “什么鬼东西?”

    钟辉远眼底越发惊诧。

    他自信自己的本能绝对不会错的。但是为什么什么都没有发生?

    难道韩乐也会什么自己看不到的暗器?

    不可能啊。

    哪怕是暗器,起码要有点空气波动才对吧。

    钟辉远眼底的狐疑之色越来越浓。

    但是对面的韩乐,却依旧继续自己看似笨拙的【指点江山】。

    右手小拇指,少冲剑!

    韩乐这次是铁了心了,既然打不到别人,不如就试试六脉神剑概率学!

    在他看来,时灵时不灵的六脉神剑,自己多用几次,总有一定概率能打出来的吧?

    反正钟辉远好像被自己吓到了,自己干脆就安心站桩输出好了!

    ……

    擂台下。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

    “可以啊老王!”

    韩二拍了拍刚刚赶到的老王的肩膀,比了个大拇指:“我只是让你安排我们自己人,没想到你连华清市的人都收买了。”

    “这个钟辉远,也是咱们的演员吗?贼逼真啊。”

    赵璇的男助理嘴角一阵疯狂抽搐。

    老王倒是如实说道:“这个不是演员。”

    “那他在干嘛?原地华尔兹?”

    韩二诧异道。

    二公子心中的疑惑,也是其余所有人的疑惑。

    如果说一开始,双方的战斗虽然诡异了些,但还在正常人接受范围之内的话,但是自从韩乐开始竖食指开始,好像一切都不对劲了啊!

    ……

    “又是一个演员?”

    “演员都收买到华清市去了?韩家果然神通广大啊!”

    “韩乐是在比暗号吗?食指、无名指、小拇指……”

    “那个钟辉远,怕不是脑子抽了?”

    哪怕是太安市的武者,也是一副茫然的样子。

    场上的画面也太搞笑了吧?

    韩乐在那里虚空乱点。

    钟辉远居然在那里很配合的抱头鼠窜。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何蔚也茫然了:“不是说毒蛇准备杀韩乐了吗?”

    湘子更是懵逼:

    “不记得毒蛇有癫痫历史啊?”

    ……

    “可恶!是在戏弄我吗?”

    擂台上,毒蛇再次躲开一记子虚乌有的六脉神剑。

    他的额头上满是汗珠。

    他的内心深处,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本能了。那种危机感究竟是怎么回事?

    “迷幻手段?我身体的抗性,应该不至于中那么低劣的伎俩吧?”

    “难道是专门针对精神领域的武学?”

    “是了,听说这个韩乐还是个乐师。”

    钟辉远自以为找到了答案。

    他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是时候结束这场无聊的战斗了。”

    这是他第一次开口。

    而另外一边,韩乐也厌倦了无休止的瞎几把点了。

    什么狗屁六脉神剑!

    自己之前用了两次,都是一次性成功的。

    现在想想,果然是运气嘛。

    “所以,我之前两次是直接把所有运气用光了吗?”

    韩乐很无奈:“幸亏第二次的时候没有失手,否则怕是要装逼失败。”

    第二次的时候,是他在报名青云榜副榜的时候,那时候苏璃还在旁边看着。

    韩乐还是颇有一点虚荣心的。

    就在他犹豫要不要干脆认输算了的时候,钟辉远猛然提速。

    下一秒,整座擂台上的毒针都开始颤抖!

    巨大的危机感从心底涌起。

    韩乐猛然往一旁逃去!

    一根根插在地上和防护屏障上的毒针,竟然再次开始颤抖起来,它们仿佛激光一样折返,居然射回了钟辉远的身体里!

    那诡异而宏大的场面,看得让人心惊。

    韩乐但凡走错一步,都会被毒针擦到。

    好在凌波微步终究是最顶尖的武学步法,韩乐的感知也强大无比,总能提前预判成功。

    “这些毒针,根本不是毒针!”

    “居然是他的体毛!”

    “好恶心啊!华清市到底有多少科学怪人啊!”

    这一刻,韩乐终于看清了所谓的毒针究竟是什么东西了!

    难怪他的毒针,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然而钟辉远似乎是已经没有耐心了。

    他直接冲着韩乐扑了过来,整个身体张开,每一根毛孔都对准了韩乐!

    他整个人,就是一架毒针发射器!

    韩乐倒吸一口气。

    他想要躲开,但是鬼使神差的突然伸出了食指,对着来势汹汹的钟辉远轻轻一点!

    那一瞬间,毒蛇感受到了和之前一样的危机感。

    只不过他的眼里只有嘲讽和冷笑之色。

    “又想骗我?没门儿!”

    他觉得自己识破了韩乐的诡计。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六脉神剑。少商剑!

    此剑大开大阖,气派宏伟,每一剑刺出,都有石破天惊、风雨大至之势!

    台下众人只见韩乐右手食指轻点。

    那毒蛇。

    就被爆了头。

    血花与脑浆四溅。

    无头尸体往前跑了一阵儿,跑到了韩乐怀里。

    韩乐抱着那无头尸体,有些尴尬地挠了挠脑袋:

    “真的不是故意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