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战歌之王 > 第三十一节 羞辱
    东云山,青云榜上。

    十个匿名,横空出世,瞬间吸引了绝大多数人的眼球!

    乐师区,很多太安乐师的脸色很难看。

    要知道,现在刚刚是青云榜的预热期,按照往年的规则,在东云山主人公布正榜开始和关键词之前,大部分放上去的都是试探性的小样或者短章。

    但是这十首战歌,虽然作者全部匿名了,但是音乐性质还是很明显的。

    没有一首是短章!

    全部都是成形的战歌!

    而且从曲牌名来看,赫然是华清市众人最喜欢用的那些曲牌名。

    第一名,《苍岭雪》,云州智脑评分七万六。

    第二名,《破茧蝶》,云州智脑评分六万九。

    第三名,《七夜血歌-序章》,云州智脑评分六万七。

    以此类推,哪怕是第十名,也有着六万一的超高评分!

    这根本不是短章或者普通战歌能达到的水平。

    大部分太安乐师根据经验判断,大部分很多二级乐师创作出来的完整战歌,恐怕都很难冲到这种级别的分数!

    “全部都是匿名吗?”

    “华清市的人,是想要玩什么把戏?”

    “直接丢了十首正式级别的战歌上来,是对后面的正榜之争有恃无恐了吗?”

    所有太安人的脸色都很难看。

    东云山毕竟就这么大,很多情报流传起来还是很快的。

    华清市众人齐齐进入战歌录制室一下午,然后刚刚才离开的消息很快便传遍了整个东云山。

    在这种情况下,很快刷新的青云榜已经印证了他们的举动。

    “他们想要在正榜开启之前,预热期这段时间霸占青云榜!”

    “然后在正榜开启的时候,一口气撤掉匿名,再来狠狠地羞辱我们。”

    “现在选择匿名,是故意给我们一点希望吧。好恶毒的攻心术啊。”

    太安市乐师界,也不乏明眼人。

    华清市众人的行为,其实已经非常明显了。

    就是羞辱!

    不按照规矩出牌!

    是,现在是青云榜的预热期,按照道理来说,没理由这么直接丢十首正式级别的战歌上来的——毕竟东云山主人还没有公布本届青云榜的第一个关键词,而历年青云榜只有两次修改已上传的战歌的机会!

    他们就对自己这么自信?

    东云山上下,太安市的乐师们已经自发地聚集在一起,开始讨论这一现象。

    华清市果然来势汹汹,预热期一开始,就直接给了他们巨大的压力。

    他们必须好好商量,应该如何来应对。

    ……

    从某种角度来说,华清市众人此刻的举动确实是有些令人无法理解的。

    要知道,根据青云榜规则,正榜开启之后,每隔五天,东云山主人都会公布一个本届青云榜战歌创作主题的一个关键词。

    每年的关键词有三个,且相互之间的契合度还是很高的。

    青云榜上的战歌,必须要紧扣东云山主人公布的关键词主题才行。

    当然,每个人可以上传的战歌数量是不限的,只是同一首战歌,想要通过修改来完成对主题的契合,只有两次机会。

    一般来说,大家都会在东云山主人公布第一个关键词之后,潜心修改自己准备好的战歌,然后确定一个主基调之后,再行上传。

    等到第二和第三个关键词出来之后,再在原来战歌的基础上,增添上新的元素就行了。

    从这个角度来看,青云榜其实是非常考验年轻乐师的基本功和战歌曲库的!

    青云榜上,想要靠一首战歌闯天下?

    这绝对是不现实的事情!

    所以,除非是真正的超级天才,青云榜的争夺,主要还是依靠那些出道已久的青年乐师为主。

    他们拥有足够的时间来充实自己的战歌曲库,面对青云榜的多变要求,才能从容修改自己的战歌细节。

    新人们过来参加青云榜,更多的还是体验一下氛围,为青云榜增加一些变数而已。

    除了男儿当自强那种令人惊艳的超级战歌,乐师协会是不会将希望放在新人身上的。

    “当初《男儿当自强》还是短章的时候,就有四万九的云州智脑评分!”

    “如果韩乐不是先天禁脑该多好啊!”

    “以他的才华,绝对可以将男儿当自强完整演绎,分数起码翻个两三倍,荡气回肠啊!以荡气回肠之作的水平,就算没有青云榜主题评分,也能在前十拥有一席之地吧?”

    看着那一系列的匿名战歌,武寿山想起了韩乐。

    青云榜的最终评分,依然是分为两部分。

    一部分就是云州智脑的基准评分,也就是现在上传战歌,后面会附带的云州智脑评分。

    而第二部分则是来自于东云山主人设计的青云榜主题评分。青云榜主题评分是根据战歌和青云榜主题关键词的契合度来评分的。

    根据往年经验来看,这两块评分大约六四开的样子。

    也不是没有那种虽然不是很符合青云榜主题关键词,但是凭借着强大的云州智脑基准评分而强行挤进前十的例子。

    要知道,当初韩乐在新芽榜上的时候,也是直接不需要武者评分,硬生生凭借着变态高的云州智脑基准评分斩获新芽榜首的啊!

    “韩乐吗?”

    曾茧皱眉说:“自我从华清回来之后,就一直听说过这个名字。那个先天禁脑的事情,你们可以确定吗?”

    武寿山苦笑说:“总不可能是所有魂力检测仪都失灵了吧?”

    “虽然鱼龙街事件好像出现了一丝意外,但那个人应该不是韩乐吧。”

    “四大家族在这方面口风很紧的,你知道的,因为那个誓言的缘故,我们和四大家族、四大公司都是保持着绝对的距离。但凡加入乐师协会的,都要斩断和原先家族的联系。我问过徐卿于了,他也不是很了解啊。”

    曾茧叹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把所有希望和所有压力都施加在一个孩子的身上,未免太过不近人情了些。”

    “看看吧,华清市的人敢这么做,是对自己的战歌非常有信心了。就看我们去年和前年实行的战略性放弃策略有没有生效了。”

    “希望……那几个人不会让我失望吧。”

    ……

    青云榜预热期首开之日,十个疑似全部是华清市乐师的匿名作品霸占前十。

    这个消息不仅在东云山上下传播的火热,而且也通过云州智脑终端的消息传递,直接影响了太安市众人的情绪!

    中央广场。

    那巨大的屏幕上,实时显示着太安青云榜的数据。

    “东云山那边来消息了,十个匿名,全部是华清市的!”

    “欺人太甚啊!”

    “怎么可能全部是华清市的?这十个匿名里,有没有可能是韩乐?”

    有人提出这样的想法:“如果是那个家伙的话,也不是没可能啊。毕竟他是有匿名前科的装逼犯!”

    然而很快的,来自东云山的最新消息就让抱有这样念头的人死了心。

    【太安日报:最新速报,韩乐一个人提着渔具去东云山顶钓鱼去了。】

    “这种关键时刻居然还想着钓鱼?!”

    “韩乐果然只能在青云榜开之前和华清市的人斗两下吗?”

    “也是正常啦,他一个先天禁脑,而且又是新人,怎么可能争得过啊。”

    “惨了惨了,往年是输,今年是被人堵着家门口羞辱!”

    “青云榜,不看了。今年太安市的乐师资源恐怕又要割让出去不少!迟早完蛋!”

    悲观的情绪开始蔓延。

    ……

    而与此同时,正在天池钓鱼,等到琉璃出现的韩乐,却遇到了一个预料之外的人。

    她从悬崖上爬上来,满脸是血。

    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韩乐的心瞬间提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