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帝奋斗日常 >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一章

    除了慕氏之外,钟娴妃的表姐左三姑娘也在。

    卫国公夫人慕氏,是西北驻军首领慕老将军唯一的孙女。

    她是在京城出生的,在京城里长到七八岁,直到父亲去世,才被慕老将军接去西北。

    而慕家因为和左家有旧的缘故,慕氏从小就和同龄的左三姑娘玩得很好。

    就是在那个时候,慕氏通过左三姑娘认识了钟氏。

    三人打小就认识,也算是手帕交了。

    慕家三代单传,到了慕氏这一代,已是要绝后了。所以在慕氏刚刚回到京城的时候,她的日子非常不好过,根本就没有人把她当成正儿八经的世家贵女对待,走在哪里都会被人忽略。

    而左三姑娘那个时候因为四皇子和她姐姐的事情,也是自顾不暇,实在帮不上慕氏什么。

    慕氏不甘心就这么窝窝囊囊地过完一辈子,所以她干脆一咬牙,让家里同意了卫国公府的提亲,嫁给了已经五十岁的卫国公。

    而那一年,慕氏才十八岁。

    卫国公的年纪虽然不小了,但卫国公既无父母,又无子女在府中,慕氏一嫁过去就是当家夫人,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

    和同龄的女子相比,除了嫁给皇子的王妃之外,没有谁比她嫁的更好了。所以不管外人怎么说,慕氏对自己的这桩婚事都非常满意。

    卫国公的独子,在几年前因为意外去世了。自打嫁人以来,慕氏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尽快生一个儿子。

    在钟氏的父亲钟太医的帮助下,慕氏很快就怀上了身孕,并于今年二月初产下一子。

    卫国公老来得子,高兴得跟什么似的,现在简直把他们娘俩当成眼珠子疼。

    慕氏在卫国公府的地位,也再无人可以撼动。

    和前年她刚回京时,无人问津的情况相比,现在每日邀请慕氏参加宴会的帖子都能堆成一座小山,可慕氏还不稀罕去了。

    “你现在可是难请了。”钟娴妃看着慕氏,带着一丝调笑的意味说道:“前儿个我还听人说呢,定国公家的老太太七十大寿,你说不舒服就不去了,结果第二天又跑去天香楼看戏,跟个没事儿人一样。你说说你,可不是招人恨呢么!”

    慕氏浑不在意地笑道:“管他们呢!我最烦的就是定国公府的人了,仗着自己家中出过几朝皇后,鼻孔朝天,谁都瞧不起,也不想想他们谢家现在还有几人在朝为官!真当自己现在还是大齐第一世家呢?”

    许是因为在西北军中呆过十年的原因,慕氏向来快言快语,与京中贵女们的行事风格颇有不同。

    左三姑娘听了,不禁有几分无奈地说道:“云霏妹妹慎言啊。不管怎么说,定国公府在朝中还是有些分量的。不然太上皇的元皇后朱氏,也不会选择让谢氏女做三皇子妃。”

    “可别提那位三皇子妃了,我最纳闷的就是这个!你们说这谢家人怎么还敢这么狂呢?”慕氏一脸不解地说道:“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没有,当初三皇子谋逆,兵败身亡的时候,身边搂的可是太上皇的安妃!安妃是什么人呐?那可是朱皇后的堂妹,三皇子的小姨!三皇子宁可乱、伦,都不愿意碰他们谢家的女儿,你们说丢不丢脸?”

    虽说太上皇当时极力想把这件事情压下去,可还是被好多人给知道了。

    三皇子妃谢氏也在羞愤之下,选择了自尽。

    这件事情,钟娴妃和左三姑娘自然都是知道的。

    左三姑娘叹了口气道:“是丢脸不假,但要说起来,这件事情,三皇子妃也是受到了无妄之灾。”

    “现在皇上纳谢家的女儿为妃,多少也有些补偿谢家的意思吧。”想起出自谢家的那位嫡女嘉贵嫔,钟娴妃不由目光一暗,“那个嘉贵嫔,不知两位姐姐见过没有。她可是不一般呢。”

    慕氏听了,不由露出十分好奇的目光:“哦?能让娴妃娘娘说是不一般的人物,我倒是想会一会了。”

    左三姑娘见慕氏这个样子,忍不住笑着拉了她一把:“你呀,都是做娘亲的人了,也不见比从前温柔几分,还是像个小霸王一样,逮着谁都想‘会一会’,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跟人家比武呢!”

    慕氏掂了掂怀里的大胖儿子,换了一个坐姿,微微抬起下巴道:“我就是看他们谢家人不顺眼嘛!”说着她又好奇地看向娴妃,“娴妃娘娘,那个什么嘉贵嫔,真的很厉害吗?我也没听说皇上特别宠爱她啊?”

    娴妃慢条斯理地说道:“皇上现在刚刚登基不久,一门心思扑在前朝政务上,花在后宫的时间不多,所以还显露不出来什么。但依我所见,论出身,论才貌,论智谋,嘉贵嫔在后宫里都是顶尖的。她冒出头来,只是迟早的事情而已。”

    左三姑娘听她这么一说,心里不由就是一揪。

    她现在倒是有些庆幸,裴清殊当年没有接受自己了——裴清殊这后宫,已经算是历朝皇帝当中比较简单的了。但左三姑娘光是听钟娴妃这么一说,就禁不住感到心惊胆战。

    住在这样一个暗潮汹涌、充满着各种各样算计的地方,后妃们每日该是得有多么难熬啊?

    左三姑娘是真心佩服钟氏,竟然能在后宫这么复杂的地方,还活得那么舒服自在。

    三姐妹话说到一半,慕氏的儿子突然尿了。慕氏赶紧起身,让人把他抱了下去换衣裳。

    虽说她们三个是手帕交,但钟娴妃和左三姑娘才是从小一起长大、没有分开过的表姐妹,关系自然要更为要好。

    慕氏走后,许多刚才不方便说的话,左三姑娘就敢说了。

    左三姑娘环视了周围一圈之后,回过头看向钟娴妃:“妙珠,这襄乐宫住着还算舒服吗?”

    钟娴妃点点头道:“挺好的,很大,构造又很特别。”

    “说起特别,宫里没有哪一座宫殿,能比得过昭仁宫吧?”左三姑娘带有几分玩笑的意思说道:“当初你怎么没住到昭仁宫里去呢?”

    钟娴妃立马露出一个惊讶的表情来:“姐姐,你说什么胡话呢。昭仁宫可是襄皇帝住过的寝宫,我怎么敢住?”

    “是吗?最近我又重读当年那些人写襄皇帝的书,总觉得你和她有几分相像。”

    钟娴妃还是摇头:“怎么可能?姐姐可千万别再这么说了。比起襄皇帝,我差得远呢。”

    左三姑娘笑了笑说:“你最近可得闲?那几本书写得倒是有趣,你要是感兴趣,回头我叫人给你送进来。”

    “好啊。”钟娴妃和左三姑娘一样,打小就喜欢看书,“闲说不上,不过时间还是有的。裕妃妹妹近日越发能干了,叫我少操了不少心呢。”

    姐妹俩聊了会儿天之后,林太后那边忽然来了人,叫左三姑娘去永寿宫一趟,左三姑娘便赶忙跟着去了。

    慕氏回来之后就问:“遥姐姐走了?”

    钟娴妃点点头。

    “正好,我同娘娘说件事。”

    慕氏一露出那种兴奋的表情来,娴妃就知道,这是有八卦要说给自己听了。

    娴妃原本还没把慕氏要说的话当回事,结果慕氏一开口,娴妃就惊讶地抬起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