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帝奋斗日常 >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除了京军之外,大齐的主要兵马还有河北驻军六万人,西北驻军七万人,南疆驻军十万人,以及山东、河南、江宁驻军各三万人。

    但事实上,除了京军和定期被拉到京城操练的河北驻军之外,大部分的军队兵力都很弱,还要承担起守卫地方的责任,所以在战时是指望不上的。

    南疆驻军看起来人数众多,也算是兵强马壮,可他们曾经参与过延和二十四年的三皇子谋逆一案,所以基本上可以说是不可用了。

    对于南疆驻军,太上皇其实一直都是防着的,却又想不出一个很好的办法来解决。

    现在这些问题,就都落到裴清殊的头上了。

    因为三大营占地面积都很大,裴清殊一天巡视不过来,所以今天下午他只会去神机营,等过几天他再抽空去看神枢营和五军营。

    去往神机营的路上,裴清殊一个人坐着也是无聊,就把容漾叫了过来,君臣两个随意说说话。

    “朕都有好些日子没见着令仪皇姐了。”令仪是容漾的妻子,也是傅太后唯一的女儿。她和裴清殊虽然不是同母所出,但向来十分要好,“她最近还好吧?”

    “谢皇上关心,长公主一切都好。”容漾温润地笑道:“就是烁儿顽皮,免不得要叫臣和公主多操几分心罢了。”

    “是吗?但他哥哥炽儿,可是个十分懂事的孩子呢。”

    令仪和容漾有两个儿子,裴清殊比较熟悉的是长子容炽。那时候裴清殊还没领差事,还没有出宫建府,所以有时间陪自己的外甥。等到容烁出生之后,裴清殊就开始忙起来了,和他相处的时间自然就不多了。

    容漾笑道:“虽然公主不肯承认,但臣觉得,烁儿的性子要像公主多一些。”

    裴清殊一听,就忍不住笑了:“是啊,二皇姐出嫁之前,那可是宫里的小霸王一个。她还不许别人说,尤其是不许跟你说——你也知道,二皇姐向来喜欢你。”

    容漾笑笑不说话,举起茶杯抿了一口茶。

    “回头叫皇姐有空的时候,领着炽儿和烁儿进宫,一起去母后那里坐一坐吧。”

    不说还不觉得,一说起来,裴清殊就发现自己这个皇帝当的,似乎有些疏忽自己的家人了。

    当年傅太后把他从冷宫里领出来的最初目的,不就是为了让他长大之后有出息了,能帮扶令仪这个姐姐吗?

    虽说现在傅太后已经把他当成了亲生儿子,对他早就没有这样那样的要求了,但裴清殊还是觉得,做人不能忘本。

    容漾听了,自是含笑说好。

    ……

    神机营担负着“内卫京师,外备征战”的重任,主要负责操练各种各样的火器。

    假如战争爆发,神机营的将士们就会冲在最前线,与五军营的步兵、神枢营的骑兵共同迎敌。

    裴清殊这次来巡视,先是参观了神机营的几样主要火器,包括火铳、霹雳炮和大连珠炮等等。

    由容潭安排的炮兵将这几样火器分别演示了一番之后,裴清殊对这些火器的威力还是较为满意的。

    如果是太上皇的话,这个时候或许会非常高兴地夸奖容潭一番,甚至奖赏整个神机营。

    不过裴清殊却是十分犀利地问道:“现在神机营里像这样的火器,分别有多少?”

    “这……”容潭颇有几分为难地看了自家弟弟一眼,向他投去一个求助的目光。可站在裴清殊身侧的容漾却完全没有帮忙的意思,而是眼观鼻鼻观心,好像完全没有看到一样。

    容潭只能硬着头皮回答了裴清殊几个数字。

    他没有欺君的胆子,只能照实了说。

    裴清殊神色不变,只是微微挑眉,看向容潭:“怎么会这么少?”

    “回皇上的话,臣等真的已经尽力了!只是我们能申请下来的经费有限,不仅神机营这么多兵士要吃饭,维护既有的兵器也要花不少银子啊!”

    说到底,还是一个“钱”字。

    裴清殊知道他们经费有限是事实,这一点他能够理解。但也不能因此,就把这件事情这么轻轻放过了。

    “神机营本就是以操练火器为主的部队,既然现在没有那么多火器,那神机营也就不需要这么多人了。”

    容潭闻言不由大惊:“皇上这是想要……裁军吗?”

    “嗯。”裴清殊应了一声,看向一旁的容漾,“静之,上回你说神机营现在一共有多少士兵?”

    容漾不假思索地回答:“回皇上,共有一万六千八百六十四人。”

    裴清殊点点头,看向容潭:“以现在神机营的火器装备,一万人绰绰有余。朕给你两个月的时间去做这件事。两个月之后,朕要看到一支精锐部队,而不是养着一群闲人。”

    “皇上,这……”

    容潭本以为新帝继位,如果想做一番事业的话,一定是要扩大军队的规模的,却没想到裴清殊竟然想要裁军。

    其实裴清殊说的没错,现在神机营里的确是养了一些起不上什么作用的“闲兵”。但那些人大多是贵族子弟,是家里人找了关系送进来领津贴、混资历的。如果真的要把他们都裁出去的话,容潭这一回肯定要得罪不少人。

    所以容潭才会露出如此为难的模样。

    可这些话,他又不能和裴清殊直说。

    容潭没办法,只能轻轻地扯了扯自家弟弟的衣袖,心想着容漾这一回总不能装作看不见他了吧。

    谁知容漾看了他一眼之后,竟道:“皇上所言甚是。既然现在火器有限,很多人都碰不到火器,那么他们留在神机营又有什么意义呢?不如择优选择士兵,留下其中能力较强者。”

    裴清殊点点头道:“没错,他们要么就凭本事留下,要么就回家种地。总之朝廷的军粮,绝对不养闲人。慎之,你可明白朕的意思?”

    容潭见皇帝说得如此笃定,自家弟弟也没有替他说话的意思,只能擦了擦头上的冷汗,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

    神机营裁军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好似一块巨石陡然间落入平静的水面一样,在京中引起了轩然大波。

    不说神机营的那些勋贵子弟瑟瑟发抖,就连五军营、神枢营的士兵们也都人人自危,生怕下一个就轮到他们。

    但裁军的计划裴清殊早已有之,不是别人说几句闲话就能够改变的,轮到五军营和神枢营也只是早晚的事情而已。

    作为一个皇帝,还是一个明知道难免要和外族打仗的皇帝,裴清殊当然想扩大大齐军队的规模。

    只是现在朝廷经费有限,裴清殊想把每一分钱花在刀刃上。

    而且要提高大齐军队的整体战斗力的话,就必须要先把里头的老弱病残剔除出去。只有这样,大齐的京军才有可能成为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存在。

    接下来的几天,裴清殊又分别视察了五军营和神枢营。

    五军营指挥使是裴清殊的大哥毅亲王,神枢营指挥使则是裴清殊的表哥,傅太后的大侄子傅然。

    这两人都算是裴清殊的心腹,在裴清殊夺嫡时都曾出过力的。比起神机营指挥使容潭,关于裴清殊裁军、强军的计划,毅亲王和傅然他们早就心中有数。所以他们俩并不像容潭那么纠结,在接到圣旨之后就立即开始着手操作了。

    当然,裴清殊想要精简三大营,除了三大营指挥使之外,京军都督卫国公也在其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裴清殊身为皇帝,日理万机,不可能经常盯着三大营那边。如果在裁军的过程中出现了什么问题,他需要有一个人去统筹安排,这个人自然就是卫国公了。

    说起卫国公,他现在可以说是大齐地位最高的高级官员之一了。

    京军都督位列正一品,是三大营的统帅,位高权重。除此之外,卫国公还是大齐开国元勋的后裔,身份尊贵。

    现在京城里头,人人都想巴结卫国公,想和卫国公府联姻。

    只可惜卫国公子嗣单薄,膝下只有一个出嫁多年的女儿,和一个还不到一周岁的小儿子,别人就是想和卫国公府联姻都没有机会。

    倒是有人想给卫国公送几个貌美的妾室,只可惜卫国公的继室夫人慕氏本就是年轻貌美,又把卫国公管得服服帖帖的。在她生下儿子之后,卫国公简直是把慕氏捧在了手心里,眼中根本就没有别的女人了。所以那些想给卫国公送女人的,也只能打消了这个念头,生怕讨好卫国公不成,又因此而得罪了卫国公夫人。

    此时此刻,这位大齐最年轻的国公夫人,正抱着自己十个月大的小儿子,坐在钟娴妃的寝宫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