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帝奋斗日常 >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朕当然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裴清殊写完最后一笔之后,终于放下笔,看向老七,“朕想过了,四哥性格执拗,不知变通,这是劣势,但也可以说是优势。如果让他去查贪腐的话,想来会起到很好的效果。”

    老七有些担心地说道:“可是以四哥现在的名声……再让他去查别人,人家能信服他么?”

    “那就要看他自己有没有本事了。”裴清殊轻轻一笑,“如果他做不下去的话,后路朕也替他想好了——他在工部那会儿,不是带着你们改进了不少新型武器吗?让他关起门来做那个也成。”

    老七这才点点头道:“皇上英明!”

    裴清殊看老七这个样子,沉默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你……打算就这么和四哥一直僵着?”

    要知道老七打小就是四皇子的跟屁虫,裴清殊还是后加入他们的。

    比起裴清殊,七皇子才是和老四关系最好的兄弟。

    可是自打出了左氏那件事之后,老七就彻底恼了老四。除了在老四被囚禁在府里的那会儿,他去帮过几次忙之外,之后两人几乎都没什么来往了。

    老七咬了咬牙,眼睛看向别处:“谁让他……谁让他执迷不悟的!皇上怕是还不知道吧,他去年还试图找左三公子帮忙,想要见左氏一面呢!”

    当年四皇子和左大姑娘在婚前能够互相看对眼,左三公子可谓“功不可没”。

    不过在四皇子和左氏的事情闹得人尽皆知之后,左三公子就再也不敢像年少时那样,帮四皇子传递什么书信,或是传话了。

    裴清殊颇有几分好奇地问道:“这事儿你是怎么知道的?”

    “过去因为四哥和左三常在一起的缘故……我和左三公子的关系也还算不错,是他跟我说的。他还让我帮着劝劝四哥,让他别再有什么不切实际的想法了,人家左大姐姐根本就不想见他!”

    “那你劝了么?”

    “四哥为了一个女人,都快疯了!”老七有几分烦躁地说道:“连荣娘娘都劝不动他,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裴清殊喝了口手边的温茶,淡淡地说道:“当年你对七嫂,不也是思之如狂么?”

    老七摇摇头道:“那不一样。发乎情,止乎礼。如果她当真另嫁他人,我绝不会像四哥那样执着。”

    裴清殊点点头道:“你说的没错。”

    “依我看,四哥现在完全是陷入了自以为是的深情当中,殊不知他把人家害得有多惨!他以为左大姐姐喜欢过他,就得像他那样喜欢一辈子吗?真是可笑!”老七越说越生气,“但是他这个人就是太固执了,别人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还以为是左家人不让他们见面呢!现在恐怕只有左大姐姐亲口拒绝他,他能明白过来了。可是眼下这种情况,他们两个怎么可能见面呢?”

    裴清殊没想到,他这个七哥平日里看起来吊儿郎当的样子,没想到在感情方面看得还挺透彻。

    “好了好了,不说他们的事情了。朕让你和陆星野他们清查禁军和御前侍卫的事情,做的怎么样了?”

    “差不多了。过去和苏家、叶家有关系的人,都被我们给揪了出来。现在禁军里不敢说一干二净,但也是八-九不离十啦。”

    裴清殊却还是不够满意:“八、九不离十还不够,还得继续查下去,直到确保禁军里都是我们的人才可以。不光是叶家和苏家的余党,其他家族、甚至是别国安下的钉子,也都要挖出来才行。”

    “皇上说的是。”说起正事,老七便收起自己的情绪,正色说道:“禁军关系到皇上的安危,自然是要慎之又慎的。臣能力有限,不过陆星野的眼光很毒,一挖一个准儿,皇上就放心吧。”

    裴清殊点点头,正要说话,就听小悦子进来通传,说是公孙明公孙大人、赵虎赵将军求见。

    老七一听说裴清殊的两个伴读来了,便站起来说:“那臣就先告退了。”

    裴清殊“嗯”了一声,也没拦着他。其实对于老七,裴清殊是完全信得过的。就是公孙明他们和老七不像跟裴清殊那么熟悉,有别人在的话,他们说话可能没有那么放得开,需要顾忌很多东西。

    公孙明和赵虎进来之后刚要行礼,裴清殊便打断他们说:“别多礼了,朕下午还要去军中巡视,时间有限,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公孙明笑道:“皇上,臣今日收到阿煦的信,说是他们已经在返京的路上了,您应当已经知道了吧?”

    “有吗?”裴清殊下意识地皱起眉头,“朕怎么并不知情?”

    说着他便看向一旁的福贵。

    傅煦和老九这回出去是钦差,所以他们寄回来的所有信件都会不通过通政司或是内阁,而是直接送到裴清殊的手上。

    之前傅煦和老九写来的信,就都是直接送来乾元殿,由福贵呈交给裴清殊的。

    福贵连忙说道:“启禀皇上,乾元殿近日并没有收到简郡王或是傅大人的信啊!”

    公孙明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皇上,该不会是他们的信,被人给劫了吧?”

    按理来说,傅煦给裴清殊写的信都是以每日三百里的速度传送的。如果是比较紧急的信件,还会四百里、六百里、甚至八百里加急,怎么着都该比写给公孙明的信收到的要快。绝对没有公孙明都已经收到信了,裴清殊还没有拿到的道理。

    肯定是出事了。

    这样的事情,从前并不是没有发生过。

    延和二十五年,裴清殊陪太上皇南巡的时候,他写给四皇子的信,就先后被人拦截了两次。

    裴清殊当机立断,立马对赵虎吩咐道:“虎子,你带上璇玑堂的人,另外从禁军里调一百精兵,速去迎接九哥和阿煦回京。”

    “是!”赵虎知道情况紧急,也不拖泥带水,立马领命而去。

    虽说信件丢失,并不意味着傅煦他们一定有性命之忧,但裴清殊他们还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不怪他们小题大做,主要是这回老九和傅煦出去是去查税收问题的,本来就很危险。保险起见,宁可让赵虎白跑这一趟,也不能对老九和傅煦置之不顾。

    赵虎离开之后,公孙明似乎还有什么话想说。

    可裴清殊问他有什么事的时候,公孙明却不肯说,而是告退了。

    裴清殊也没放在心上,听小悦子进来通传,说是容大人到了之后,裴清殊便换上一身外出的衣裳,出发去军中了。

    小悦子口中的容大人,是裴清殊的二姐夫容漾。他与宋大公子宋池是同一年的进士。宋池是榜眼,容漾则以出色的容貌,成为延和十五年的探花郎。

    身为“京城四公子”之一的容漾,本是前途似锦。但他为了迎娶裴清殊的姐姐令仪公主,间接地放弃了自己的大好前途——大齐向来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凡是尚公主者,皆不得重用。主要是一般的皇帝,都会忌惮外戚,生怕养大了驸马的心,会起不臣之心。

    不过裴清殊是个例外。在他登基后不久,就将容漾连晋多级,封为从二品兵部侍郎。

    除了容漾在他夺嫡的时候没少出力的因素之外,裴清殊也是真心看中了容漾的能力,不想因为他是驸马,就埋没了容漾的才华。

    容漾虽然是一介书生,但他有过随军出征、在军中任参议的经验。所以现任兵部尚书、裴清殊的九皇叔礼亲王,对容漾十分倚重。

    容漾也没有辜负裴清殊和礼亲王的信任,在裴清殊登基之后的几个月时间里,他从京军入手,着重于整顿五军营、神机营、神枢营这三大营的军风。

    容漾这个人平日里看着随和,总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但他在办公的时候,对人对事的要求都极其严格。

    每回他去三大营督查之前,三大营的指挥使们提前好几个晚上就开始睡不着觉,生怕又要被这个容二整。

    就连容漾的亲大哥,神机营指挥使容潭也不例外。

    他这个弟弟现在可是天子近臣,容潭知道,自己惹不起的。

    不过容漾用了几个月的时间,让三大营看起来都比较像样子之后,才请裴清殊这个皇帝去军中巡视,也算是给他们留面子了。

    对此,三大营的指挥使们都是心存感激的。

    大齐的京军在裴清殊登基之初,共有二十万人。这个数字不是实数,而是虚数。

    裴清殊想知道大齐实际上的战斗力有多少,就让容漾替他去统计了一下。最终得出的结果是,三大营当中规模最大、号称有十万人马的五军营,实际上有八万人。

    神机营号称有三万人,实际上只有一万多人。

    神枢营说是有七万人,实际上有六万人,都比从前的官方数字要少。

    不过差距不算特别大,都还在裴清殊的接受范围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