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帝奋斗日常 >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不知道为什么,听太上皇这么说,裴清殊突然感到十分火大。

    “父皇,您放心,淮阳姑姑若是要闹,就让她到儿子这里闹,您只要避着不见她就是了。”

    裴清殊真心觉得,太上皇这个皇帝做的实在是太软和了,竟然还要看一个长公主的脸色。“她只是您的皇姐,又不是您的母后,您这么看重她的意思做什么?”

    太上皇颇有些为难地说:“朕只剩下她这么一个皇姐了……而且那件事情,也的确是你四哥理亏。”

    “四哥不也是被叶氏算计的吗?”话虽如此,不过裴清殊知道,在和左氏的那件事情上,四皇子的确是错了。就算他和四皇子关系好,他也不能一味地偏袒自己的哥哥。

    所以裴清殊稍微退让了一步:“不如这样吧父皇,四哥和十哥这个郡王,儿子还是先不封了。回头儿子先给他们寻一个差事做着,如果做的好的话,再提封王的事情,这样如何?”

    太上皇听了,连忙点点头道:“这样最好不过了。殊儿,还是你想得周全。”

    其实这样做并不能说是周全。

    现在谁都知道老四侵占过臣妻,老十又在皇位之争中站错了队。这两个人若是没有爵位在身的话,办起差事来一定阻力重重,难免要受人非议。

    裴清殊原本并没打算现在就给老四封王的,主要是太上皇都提起给老十封王的事情了,裴清殊心里觉得不平衡,才会这么一提。

    而且裴清殊也的确是担心,重新起用老四之后,别人会怎么说他。裴清殊怕老四顶不住那个压力。

    不过裴清殊转念一想,既然老四做错了事情,那这些就是他应该承受的代价。

    老四既然是个有能力的人,总不能在国家情势为难之时,一直躲在家里吧。

    当年老四读了那么多的书,还吃了那么多皇粮,不管是为国还是为民,都应该出来做事。

    和太上皇达成一致之后,第二天裴清殊就把老四给传进了宫。

    太上皇年轻时就是一个容易胖的体质,他的儿子们也大多像他,不是胖就是壮。裴清殊和老四,算是兄弟们当中最清瘦的两个了。

    尤其是老四,这几年他又消瘦了几分,叫裴清殊看着忍不住直叹气:“四哥不是一直在府中休养吗,怎么瞧着反倒比过去憔悴了不少?”

    老四微微地扯了扯嘴角:“多谢皇上关心,臣一切都好。许是这几年一直都在茹素的缘故,才会瘦了一些吧。”

    裴清殊缓缓点头,感慨道:“以前四哥学佛,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叫荣娘娘逼着修身养性的,现在你倒真是学进去了。只是,如今的大齐,需要的不是得道高人,而是治世之才啊。”

    四皇子眉梢微挑,仿佛明白了裴清殊的意思,却并没有立即表态。

    老四的反应,在裴清殊的意料之中。如果他急着叫裴清殊看在过去的情面上起用自己,那就不是他了。

    正是现在这样的老四,才会叫裴清殊有重新起用他的念头。

    “四哥过去在朝中做事多年,应当知道,现在的大齐局势并不乐观。北有匈奴,东有大辽,西北大宛,西南吐蕃,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内政就更不必说了,朝中贪腐浪费的现象有多严重,四哥一定都看在眼中。想到这些,你还有心情在府中悠闲度日吗?”

    老四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道:“皇上说的这些,臣都知道。只是,臣乃有罪之人,只怕为皇上做事不成,辜负了皇上的厚爱。”

    裴清殊沉声道:“正是因为有罪在身,那你就更加要戴罪立功了。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你也不为敬霄、敬炎,还有敬安想想吗?”

    提起这三个儿子来,老四不由地握紧了拳头。

    “朕还记得,你的嫡长子敬霄,曾经是多么骄傲的一个孩子啊。十四那会儿老跟朕说,说敬霄是所有皇孙当□□课最好的一个。可是现在呢?因为你和左氏的事情,他连长华殿都去不了了,只能留在府里跟着四哥你读书。”

    裴清殊停顿了一下,解释道:“当然了,朕不是说四哥你的学问不好,不足以教这几个孩子,而是说他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你想想看,读书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经世致用,报效国家么?一辈子关在屋子里死读书,又有何意义呢?”

    老四闭上眼睛,沉痛地说道:“皇上说的是,是罪臣连累了这几个孩子。”

    “趁现在,还不算晚。只要你能做出政绩,敬霄他们就可以重新回到长华殿,在所有人面前抬起头来。”

    其实老四当初虽然犯了错,但他的儿子仍旧是皇家子孙,没有人规定他们不可以去长华殿继续读书。只是敬霄他们自己受不了别人各色的眼光,才会回府自修的。

    如果裴清殊现在下旨让他们重新回到长华殿,和其他宗室一起读书的话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裴清殊不想那么做。

    老四若想让他的儿子在别人面前抬起头来,就得靠他自己的本事才行。

    “皇上说的是,臣但凭皇上做主。”

    既然刚才提起了老四和左氏的儿子敬安,老四其实很想顺势继续谈一谈敬安的问题。

    但他觉得自己还没开始替裴清殊做事,就提要求的话似乎不太好,便忍住了这股冲动。

    从乾元殿退出来之后,老四来到了寿昌宫,也就是太妃们所居住的地方。

    老四的生母荣贵妃,在裴清殊继位之后被尊封为荣贵太妃,是所有太妃当中位份最高的一个,居于寿昌宫正殿。

    听说儿子求见的消息之后,荣贵太妃激动之下,差点掉下泪来。

    她已经许久都没有见过老四了。

    主要是老四怕连累到她,所以自出事之后就很少过来。

    刚开始的时候,荣贵太妃自然是怨他的。那个时候她总想着能够母凭子贵,将来坐上太后之位。结果梦刚做了一半,就被老四生生地给打碎了,荣贵太妃怎么能不气?

    可老四毕竟是荣贵太妃唯一的儿子,这几年过去,荣贵太妃心中的气早就消散了,现在她只想着怎么样才能让自己的儿子过得好。

    见到四皇子之后,荣贵太妃忍不住神情激动地问他:“听说皇上召你去乾元殿了?你可是要起复了?”

    老四沉默地点了点头。

    “太好了!”荣贵太妃虽然高兴,但并不意外。毕竟当初裴清殊能够坐上太子之位,容家也是出了力的。就算不提小时候的情分,光是看在容家的面子上,裴清殊也应当多少照顾老四一些。

    “墨儿啊,其实你各方面的条件都很好,若不是因为那个左氏……你根本就不会沦落到如今这个地步。”荣贵太妃语重心长地劝道:“听母妃一句话,以后别再想着那个左逍了,你就踏踏实实地为皇上做事吧!”

    其实,荣贵太妃心里清楚,这几年四皇子虽然没和她提过,但是他心里还是一直惦记着左逍,从他有多重视敬安那个孩子就看得出来了。

    荣贵太妃承认,敬安很乖,很懂事,是个让人喜欢的好孩子。只是他的生母,荣贵太妃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

    因为一旦左氏进了老四的后院,那就是老四一辈子的污点。除非能够将当年知情的所有人都灭口,不然老四这辈子都别想再抬起头来了。

    所以在老四听到荣贵太妃这句话之后,犹豫着想要开口的时候,荣贵太妃斩钉截铁地说道:“只要本宫还活着,她左逍就别想进裴家的门!”

    四皇子见母亲态度如此坚决,只能叹了口气,不说话了。

    乾元殿那边,裴清殊和七皇子,也就是襄郡王也正在讨论这件事情。

    老七现在作为宫廷禁军统领,没事儿就在裴清殊门外瞎转悠。听说今天老四会来之后,他一早就在外面等着了。不过老四一来,他就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也不跟老四打招呼。等老四走了,他才进来找裴清殊说话。

    “四哥走了?”

    裴清殊正在处理奏章,见老七进来,只是飞快地瞄了他一眼,手上的笔也没停,一边写一边“嗯”了一声。

    老七松了口气,问裴清殊:“臣能坐下喝口水不?”

    裴清殊敷衍地答应了一声:“嗯。”

    老七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偷偷做了个鬼脸——他感觉裴清殊现在的皇帝架子越来越大了。不过,配上他这张无可挑剔地脸,老七竟然觉得这画面十分赏心悦目,有种说不出的气质。

    “皇上,您打算给四哥安排个什么差事啊?”喝完水之后,老七挠挠头发,想想都替裴清殊发愁,“四哥可是文臣,您要是把他放在身边,岂不是要让他和宋池对上了?”

    那场面,老七想想都觉得脑壳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