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帝奋斗日常 >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以往太上皇住在宫里的时候,总是觉得除了自己的爱妃俪妃所出的两个小儿子之外,其他儿子都是越大越讨人嫌。

    不过在行宫住了将近半年的时间再回来之后,太上皇忽然发觉,以往让人觉得人憎狗嫌的儿子们,竟然都变得顺眼了不少。

    比如老大吧,以往太上皇总觉得他冲动,莽撞,不会动脑子。可现在,看着他完全不摆长兄架子,对裴清殊毕恭毕敬的样子,太上皇只觉心中十分满意。

    老七呢,以前总是吊儿郎当的,整天没个正形。现在给裴清殊做起禁军统领来,虽然只是个临时的,但看起来也是有模有样,让太上皇感到十分欣慰。

    老八因为过去曾经和谋逆造反的三皇子走得很近的缘故,这几年来一直非常低调。

    太上皇以前老疑心这个老八是不是也参与了舞弊和谋逆,不过现在,太上皇发现自己竟然完全不会那么想了。他甚至还会觉得,老八现在这样太窝囊、太委屈了。

    至于老十和老十三……太上皇知道,他们两个和裴清殊的关系一直都不是很好。

    太上皇向来容易心软,他怕裴清殊登基之后,老十三的日子会不好过,所以就赶在自己退位之前,给老十三也封了个郡王。

    只有老十,因为老十做过太过分的事情,让太上皇心存芥蒂,所以直到他退位,都没有给老十封王。

    不过现在,太上皇有一点后悔了。

    不管怎么说,老十也是他的亲生儿子。当初的事情虽然是老十做的过分,但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罚也罚过了,该是时候给他封个郡王了。

    不然以后,裴清殊都不给老十差事做了,他这个儿子该拿什么养活自己和全家人呢?

    就在太上皇为难着该怎么跟裴清殊开口之时,宴会将近尾声的时候,裴清殊主动找上了太上皇。

    “父皇,您一路舟车劳顿,一定累了吧。”裴清殊温和地笑道:“儿子送您回泰安宫歇息吧。”

    太上皇从善如流地点点头。

    父子俩许久未见,有不少的话想要说,裴清殊干脆邀请太上皇坐进了自己的暖轿。

    等太上皇坐进去之后,不知想起什么,忽然笑了:“殊儿,你记不记得你小的时候,朕就是这样和你同乘一轿,带你偷偷地去寒香殿看你母妃?”

    那个时候的裴清殊才五六岁大,和皇兄们一起住在庆宁宫里读书。

    而他的生母林氏,因为厌恶皇帝和后宫的纷争,还坚持住在寒香殿、也就是冷宫里。

    逢年过节的时候,太上皇就会悄悄地接上裴清殊,去冷宫探望林氏。

    这些事情,裴清殊当然还记得。

    不过对他来说,已经遥远得像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裴清殊微微笑了笑,颇有几分怀念地说道:“是啊,那个时候真好。”

    虽然那个时候,裴清殊还只是一个刚刚从冷宫里出来不久的小皇子,没有钱,也没有自己的势力,可那时候,还有那么多人把他当成小孩子在照顾。

    然而现在,他不得不自己负重前行,甚至反过来去照顾别人,照顾天底下千千万万的老百姓了。

    当皇帝,固然拥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力,但相应要承担的义务和责任,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

    更何况裴清殊还是从王朝末年回到这个时候来的。在知道大齐即将亡国的命运的情况下,他这个皇帝做的,自然要更加小心,也更加紧张。

    太上皇见他这样感慨,忍不住叹了口气:“殊儿啊,朕知道,父皇这个皇帝做的不怎么样。当初父皇本想着多做一些事情,再把江山社稷交给你的,可父皇真的力不从心了。楚文君的死,对朕的打击也很大……”

    “父皇放心,儿子都能理解的。”

    裴清殊没好意思直说,其实他觉得太上皇早点退位,反倒是一件好事。不然就那么拖下去,留给他改革变法的时间就不多了。

    “朕知道,朕南巡那回花了不少银子,国库现在不是那么充裕。所以你严查赋税,进行改革,朕都没有拦着你。你发配去河北守陵的那几个老臣,朕也压着他们,没叫他们再闹。还算是没给你拖后腿吧?”

    裴清殊忙道:“多谢父皇理解。儿子正想同您说这件事呢,当初儿子那么做,并不是有意针对父皇的人,而是……”

    太上皇摇摇头,打断他说:“殊儿,你不用说了,父皇都明白。你放心,父皇和那些退了位还想掌权的太上皇不一样。朕既然把皇位交给你了,就是实心实意地想让你来做这天下的主人,所以父皇是不会再插手政事的。至于父皇留下来的那些近臣,你怎么安排都好,只要看在父皇的面子上,不要对他们赶尽杀绝就好了。”

    “父皇放心,儿子省得。”

    说到这里,太上皇忽然有几分心虚地看向裴清殊:“不过……虽说政事朕可以不管,但是有一些家事……父皇还是想和你说一下……”

    裴清殊眉梢微挑:“父皇想说什么,不妨直言。”

    “那朕就直说了,你可别生气。首先是你母后娘家的事情……”

    听太上皇这么说,裴清殊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傅家怎么了?”

    太上皇摇摇头:“不是傅家,而是林家。朕听说你登基之后,给国丈封了忠勤伯,这很好。不过……你母后的娘家林家还没有爵位呢。是不是也该给你外祖父敕封个什么了?”

    裴清殊心头一突,忙道:“父皇说的是,是儿子疏忽了。明儿个一早,儿子就让礼部的人去给外祖父拟封号。”

    太上皇见裴清殊这般,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来。

    他现在很后悔,如果当初没有瞒着裴清殊十四的存在就好了。那样的话,或许裴清殊和林太后母子两个,还不至于像现在这么生分。

    但现在说什么都迟了。

    “还有就是……你十哥也老大不小的了,还拖家带口的,就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虽说他过去是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但朕今天在宴会上看见他,觉着他现在老实了不少……你说是不是也能,给他也封一个郡王呢?”

    裴清殊的十皇兄原本是在户部做事的,裴清殊登基之后不久,就把老十从户部赶了出去,让他回家呆着去了。

    所以现在,老十全家只能靠着普通皇子每个月那几十两银子份例,还有两家商铺、一座小庄子的收入生活,日子过得十分紧巴。

    这件事情,裴清殊答应得就没有那么痛快了:“父皇,大齐的郡王和亲王,向来是能者居之。十哥这些年来,可没做出什么政绩来。”

    “朕知道,只是他毕竟是朕的儿子,还是你的兄长……他是没什么政绩不假,可他除了嘴巴大了一点之外,也没犯过什么大错。要是你就是坚持不肯给他封王的话,朕怕世人说你苛待兄弟,对你的名声也不好……”

    太上皇这点倒是没有说错。

    裴清殊登基之后,老十虽然不敢在明面上说他这个皇帝的坏话,但他成天到处哭穷,说别的兄弟过着怎样富贵舒适的生活,自己又是如何艰苦度日的……

    不知详情的人,还真当是裴清殊这个皇帝是因为私人恩怨,而苛待这个和他关系不好的兄长呢。

    裴清殊看得出来,太上皇是真的心软,打算给老十封王了。虽说太上皇已经退位,不问政事了,但他如果想给一个儿子封王,还是不成问题的。

    只是如果他越过裴清殊,去给老十封王的话,只会坐实外界的猜测,说裴清殊这个皇帝苛待兄长。所以太上皇才会来和裴清殊商量,希望能够说服裴清殊。

    如果给老十一个爵位,就能让太上皇安心的话,裴清殊倒是不介意的。反正他也只是为了给太上皇一个面子而已。等将来太上皇不在了,老十还不是任他处置?

    不过,裴清殊不打算这么轻易地就答应太上皇。

    “父皇,您别忘了,现在不光是十哥没有爵位,四哥也没有呢。”裴清殊觑着太上皇的神色,似不经意地说道:“若说能力,四哥可比十哥强多了。”

    提起老四,太上皇不由一怔。

    随后,他长长地叹了口气:“你四哥……瞧着清瘦了不少。当初朕革了他的侍郎之职,又削去他的亲王之位,将他囚禁在府中那么久……他的日子一定十分不好过吧。”

    “可不是吗,不仅仅是四哥,他府里的人也因为当初之事,走在哪里都抬不起头来。儿子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裴清殊抬眼看向太上皇,“不如就趁着这次机会,将他和十哥一起封为郡王如何?”

    裴清殊这么说,多少有些“以一换一”的意思。

    其实他大可不必这么做,太上皇虽然并没有特别宠爱老四这个儿子,但老四毕竟是他的亲生骨肉。一看见老四那么消瘦的模样,太上皇就已经心软了,哪里还用提别的什么条件。

    只是……

    “朕倒是没什么意见,只是你淮阳姑姑那里,恐怕不好交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