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皇帝奋斗日常 >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坤仪宫里,琥珀见皇后抚着肚子,忧心忡忡的样子,便走过去作势要将窗子关上:“天冷了,娘娘开着窗坐在这里,岂不是要受寒。奴婢不过出去一会儿,玲珑这丫头人呢?”

    皇后微微皱眉道:“本宫打发她去看冬哥儿了。屋子里头太闷,本宫想透透气。”

    琥珀合上开了一道缝的雕花窗,对皇后说道:“娘娘若觉得闷,奴婢让人把外间的门窗打开通通风就是了,可不能这么直接吹风的。不过奴婢觉着……您这是心里觉着闷吧?”

    琥珀是同皇后打小一起长大的,听她这么问,皇后也不瞒她:“嗯。”

    “还是为了大长公主的事儿?”

    皇后叹口气,一脸无奈地说道:“可不是吗。原本皇上现在只剩下这么一个姑姑还在人世,大长公主本应是皇上十分敬重的长辈才是。这个人是我们宋家的主母,原本是一件好事。可你瞧瞧大伯母做的这些事情……”

    其实,皇后私心里也是想让宋家的孩子入宫读书的。

    现在傅家这么强大,皇后就算是为了冬儿和腹中骨肉考虑,她也希望自己的娘家能够强大起来。不然她这个皇后,迟早要被傅氏女踩在脚下。

    可偏偏,她家里的人还在给她拖后腿……

    如果淮阳大长公主当初没有帮过二皇子的话,事情就会好办许多了。可是现在,淮阳的行为着实让皇后感到为难。

    这也是当时她没有一口回绝淮阳的原因。

    裴清殊来得时间正巧,她还没来得及拒绝的确是一个原因,但皇后心里清楚,如果再给她多一点时间的话,她恐怕还是在纠结。

    毕竟……淮阳大长公主说的一些话,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的。

    她倒不是一上来,就直接要皇后帮她做这个做那个的,而是将后宫里的局势分析了一番。

    可以看得出来,傅太后痛快地将凤印交给了皇后,的确是努力想对宋皇后还有自己的侄女尽量一碗水端平。

    可这都是在傅裕妃还没有怀上子嗣的前提下。

    如果将来裕妃生下了儿子,傅太后能不替她侄女考虑吗?傅家为了维持荣国公府的地位,会本本分分地什么都不做吗?

    这种可能性是有,但非常的小。

    就算宋皇后从前和傅家人没有半点矛盾,但从利益角度出发,她和傅氏就是天生站在对立面上的,这一点皇后不得不承认。

    所以在淮阳大长公主说出那些话之后,宋皇后才犹豫了一下。

    但在看到裴清殊之后,宋氏就清醒了。

    她觉得不管淮阳大长公主说的多有道理,可有一点她忘了——在宫里,皇帝的喜恶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现在,皇后替宋家要这要那的,裴清殊是有很大可能会看在皇后的面子上给,但是这无疑会损伤他们之间的夫妻情分,可谓因小失大。

    所以最后皇后才会选择向裴清殊坦白一部分淮阳大长公主所说的话,让裴清殊意识到,自己是和他一条心的。

    皇后自认为自己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可是事后,她还是忍不住地发愁,不知该怎样才能让自己的娘家变得更强大起来。

    琥珀见皇后这般忧愁的模样,颇有些焦急地劝道:“娘娘,您现在可怀着龙胎呢,哪能总想着这些伤神的事情?”

    皇后摇摇头道:“正是因着这孩子和冬儿,本宫才更加忧愁啊。”

    皇后本身并不是一个权力欲望非常重的人,但她清楚,自己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如果将来继承皇位的不是她的儿子的话,那嫡出皇子的下场一定会十分悲惨。

    就像如果太上皇的嫡子三皇子没有因谋逆而被处死的话,裴清殊也一定不会留他性命一样。

    只不过裴清殊比较“幸运”,在他登基之前,嫡出的兄长就已经死了。

    “娘娘,其实奴婢觉着,您担心的这些虽然都有道理,但您别忘了一点。咱们这位皇上,与太上皇不同,他可是一个很有主意的人。就算傅家人有了什么不该有的想法,可能都不用您来想办法,皇上自然就会出手了吧?”

    “这倒也是。”对于自己夫君的能力,宋氏还是很放心的。

    “而且都这么久了,裕妃都没有怀孕,别是有什么毛病都不好说呢。您这肚子却是一天天地鼓起来了,想那些没影儿的事情做什么呢?还不如放宽心,安心养胎。您要是能再生个健康的小皇子呀,裕妃这辈子都别想追上您。”

    宋氏知道,琥珀这般恶意揣测别人,或许有几分恶毒。但说句老实话,这个说法叫皇后觉得安心。

    她是对后宫妃嫔宽容大度不假,但她不是圣人,也会有私心。

    就在皇后眉头稍微舒展开的时候,玲珑和奶妈抱着冬哥儿过来了。

    冬哥儿翻过年就要满三岁了,小家伙很要强,已经不再哭着闹着要别人抱,一进屋就让奶娘放他下来。

    “给母后请安。”

    冬哥儿的礼仪是他的外祖父宋尧亲自教的,可谓无可挑剔。

    皇后满意地看着长子,抬起手慈爱地说道:“快免礼,过来坐吧。”

    “弟弟今天乖么?”冬哥儿隔着半个人的距离,坐在皇后身边,好奇地看向母亲的肚子。

    皇后含笑道:“还好。不过你怎么知道这就是弟弟呀?”

    冬哥儿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就是知道。”

    琥珀忍不住笑道:“娘娘,小孩子说话可准呢。殿下说是,那就一定是了。”

    “本宫倒是觉着,生个姑娘也好。看陛下多疼晴姐儿啊。”

    这点倒是不假。裴清殊的长女裴婉晴虽然是庶出,但裴清殊对这个女儿仍然十分重视。大公主的吃穿用度,完全是比照着嫡出公主的份例来的。裴清殊陪伴她的时间,也丝毫不比敬坤、敬亭这两个皇子要少。

    玲珑笑道:“所以说啊,娘娘这一胎一点儿压力都没有。若是生了皇子,那自然是最好。若是生了公主,那就是儿女双全,着实令人羡慕呢。”

    宋氏被她们几个说的,原本有些郁闷的心情也渐渐地放了晴。

    ……

    延和二十七年十二月,退位五个月的太上皇从河北行宫归来。

    由于皇后有孕,不便操劳,迎接太上皇回宫的相关事宜就交给了傅太后来做。

    因为近些年来,大齐都没有出现过太上皇,所以泰安宫已经荒废了许久。

    经过几个月的紧急修缮之后,现在的泰安宫已是焕然一新。

    太上皇回宫之前,傅太后让裕妃带人,将泰安宫里里外外又收拾了一番。

    裕妃打小就没干过那么多活,一时间忙得脚不沾地,小圆脸儿都累瘦了一圈。

    最后傅太后去泰安宫一检查,发现裕妃做的还真是不错,比她想象当中的好多了。

    看来她的这个小侄女,能力还是有的,就是之前家里人太过娇惯她,没教好。

    要是一直像现在这样,由傅太后亲自调-教她的话,傅太后觉得用不了几年,自己就可以放心地去养老了。

    太上皇回宫之后,傅太后将裴清殊的兄弟们全都叫了过来,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宫宴。

    这还是自裴清殊登基以来,他的兄弟们头一回聚得这么齐。

    之前过中秋节和重阳节的时候,由于太上皇不在宫中,裴清殊干脆让他们在各自的王府里各过各的了。一是因为他们当中的一些人,裴清殊看着心烦,二是现在国库空虚,裴清殊不想搞那么多有的没的宴会。要说联络感情的话,平时和他关系好的皇兄自然会联系,也用不着等什么宫宴了。

    不过这一回例外,既然太上皇回宫了,他们这些做儿子的自然都是要来迎接的。

    除了被囚禁在府里的老二和外出办差的老九缺席之外,就连深居简出的四皇子都来了。

    裴清殊有段日子没见到老四了。他现在诸事缠身,十分繁忙是一个原因,另外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裴清殊还没想好,现在要不要重新启用老四。

    身为与四皇子关系最好的弟弟之一,裴清殊自然清楚,老四从小的志向就不是从政,而是做一个逍遥自在的文人骚客,每天读书写字画画,就像他现在这样,做一个风月闲人。

    然而后来,为了夺回心爱的左氏女,四皇子在其母妃荣贵妃的鼓励和支持下,决心夺嫡。

    他先是研发新式武器,做到了工部侍郎的位置,再是清查科举舞弊案,凭着自己的本事,被封为安亲王,成为当时太子之位的有力人选。

    裴清殊看得出来,四皇子其实是非常有能力的。

    而他现在正是需要用人的时候。

    如果太上皇不介意的话,裴清殊还是想要重新启用四皇子的……

    就是不知道,太上皇和四皇子本人会怎么想了。